安提法的前生今世(一)

0
107

新聞來源:《零對衝》;

作者:Tyler Durden

翻译/简评:cathyr

校對:InAHury

Page: 拱卒

簡評:

擾亂美國的安提法組織是由歐洲,尤其是英國安提法組織促成發展起來的。安提法組織的叫法來源於德文,意識形態的起源追溯到一個世紀以前的蘇聯時期。安提法是以反法西斯為掩護的反資本主義激進組織,致力於常以極端暴力推翻自由民主,目的是用共產主義代替國際資本主義。高度網絡化,有數十可能上百當地組織。水平架構,成員隱姓埋名,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倡導對個人或公共財產無理性的損害,以引起政府的激烈回應,證明政府是「法西斯主義」。在美國,安提法的直接目標是讓川普政權倒台。

安提法的前生今世(一)

美國總檢察長威廉巴爾將美國各地喬治弗洛伊德抗議活動中爆發的全暴力事件歸咎於安提法——一個「反法西斯主義」的激進運動。他說:「由安提法和與暴亂有關的類似組織煽動並執行的暴力活動是國內恐怖主義,會受到相應的制裁。」

巴爾同時還說聯邦政府有證據安提法「綁架」了國內的合法抗議活動,從事「無法無天的,暴亂,縱火,商業搶劫,對執法官員和無辜群眾的公共財產襲擊,甚至暗殺聯邦僱員。」早前,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曾指示美國司法部門認定安提法為恐怖組織。

同情安提法的學術界和媒體辯稱這個組織不能被划為恐怖組織,因為它是一個缺少明確定義的抗議運動,缺少集中構架。馬克·佈雷是公開為美國安提法辯護的人,也是《安提法:反法西斯手冊》的作者,堅稱安提法「不是一個有一系列命令統領的組織。」

經驗和案例的證據都表明安提法實際上是高度網絡化,資金充足,並在國際範圍內存在的群體。它有水平組織結構,有數十可能上百當地組織。美國司法部現在正在調查安提法相關個人,作為揭開更大組織的第一步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美國,安提法的意識形態,策略和目標,完全不新穎,幾乎全部是從歐洲的安提法組織借鑒而來。在歐洲,所謂的反法西斯組織,以這樣或那樣的形式,沒有被打斷地活躍了一個世紀。

什麼是安提法?

安提法可以被描述為一個跨國家起義運動,常以極端暴力的方式推翻自由民主,目的是用共產主義代替全球資本主義。安提法在美國或以外地區表明的長期目標是建立共產主義世界秩序。在美國,安提法的直接目標是讓川普政權倒台。

安提法的敵人包括執法部門,因為執法部門被看作執行現有秩序的機構。在美國和歐洲安提法使用的共同策略是採用極端暴力和用搗毀公共私人財產迫使警察回應,然後「證明」安提法宣稱的政府是「法西斯主義」。

安提法宣稱反對「法西斯主義」,這一稱呼常常用來寬泛地詆毀有不同政見者。傳統的「法西斯主義 」在韋伯斯特詞典定義是「由獨裁者領導的極權政府制度,強調激進的國家主義,軍事主義而且常常是種族主義。」

安提法採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對法西斯主義的定義,法西斯主義等同於資本主義。根據德國安提法組織Antifaschistischer Aufbau München的說法,「只有資本主義體系被分崩離析,無階級社會產生了,對法西斯主義的戰鬥才算最終勝利了。」

德國國內情報機構BfV,對左翼極端主義的特別報告中指出:

「安提法對右翼極端主義者的鬥爭只是煙霧彈。真正的目標是‘資產階級民主國家’,在左翼極端主義者解讀下,它接受和提升‘法西斯主義’作為一種可能的治國方式,因此不盡力反對「法西斯主義」。(左翼極端主義)最終辯稱‘法西斯主義’根植於‘資本主義’的社會和政治結構里。因此左翼極端主義者在他們的‘反法西斯’活動中,首先聚焦在推翻‘資本主義制度’。」

馬修·克諾夫,《局外人的安提法指南:第二冊》這樣解釋安提法的意識形態:

「安提法的基本哲學關注三種基本力量的之間的鬥爭:法西斯主義,種族主義和資本主義——安提法認為這三種力量是互相關聯的……法西斯主義是資本主義最後的表現或階段,資本主義是一種壓迫的手段,而種族主義是和法西斯主義相關的壓迫機制。」

在《安提法和最初的法西斯主義的共同點》的這篇文章中,安東尼·米勒,這位在布魯塞爾教書的德國經濟學教授描述了安提法的激進反資本主義是怎樣偽裝成反法西斯主義,並最終暴露它本身就是法西斯主義的:

「在左翼把自由主義概念收入囊中以後,然後把這個詞變成與它原意正相反的意義,安提法運動運用一個虛假的術語來隱藏它的真實意圖。雖然安提法當把自己叫做‘反法西斯主義者’,把法西斯主義作為敵人,但安提法本身是最法西斯主義的運動。」

「安提法的成員不是法西斯主義的反對者,而且是其真正的代表。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和法西斯主義是以反對資本主義和反自由主義的共同紐帶聯結起來的。」

「安提法運動是法西斯主義運動。這個運動的敵人不是法西斯主義是自由,和平和繁榮。」

安提法的意識形態來源:

安提法的意識形態來源可以大致追溯到一個世紀之前的蘇聯時期。在1921年和1922年,共產國際發展了所謂的統一戰線戰術「以煽動和組織團結勞動大眾」……「在國際層面和在每個國家」反對「資本主義」和「法西斯主義」——這兩個詞語常常被交互使用。

1921年6月,世界第一個反法西斯組織「人民的勇敢民兵」在意大利建立,反對貝尼托·墨索里尼的國家法西斯黨的崛起,這個黨本身是為阻止在意大利半島的布爾什維克革命而設立的。這個由共產黨和無政府主義者組成的組織有2萬名組織成員,許多人後來參加了西班牙內戰(1936-1939)的國際縱隊。

在德國,德國共產黨在1924年7月建立近似激進組織「紅色前線戰鬥者聯盟」。這個組織由於極端暴力被禁止。它的13萬成員中的許多人繼續在地下,或在當地的後繼組織如「反法西斯戰鬥聯盟」中繼續進行他們的活動。

在斯洛文尼亞,激進反法西斯運動TIGR在1927年成立,以反對奧匈帝國崩潰後斯洛文尼亞民族地區的意大利化。這個組織1941年被解散,專注於暗殺意大利警察和軍事人員。

在西班牙,共產黨成立了「反法西斯工人和農民民兵」,在1930年代很活躍。

現代安提法運動的名字來自1932年5月由德國共產黨的斯大林主義領導人建立的組織Antifaschistische Aktion 。這個組織為反抗法西斯主義而建立,該黨用法西斯描述所有 其他支持資本主義的德國政黨。根據Antifaschistische Aktion的詳細歷史,此組織的主要的目標是廢除資本主義,在1933年納粹奪取政權以後,該組織1500多名的元老成員轉入地下活動。

德語宣傳手冊「80年反法西斯行動」詳細描述持續的安提法運動從1920年代的意識形態起源到今天的連續歷史線索。 文件記錄:

「反法西斯主義一直從根本上是一種反資本主義的策略。這就是為什麼Antifaschistische Aktion的象徵從未失去它的激勵作用……反法西斯主義與其說是一種意識形態,不如說是一種戰略。」

在二戰後,德國的安提法運動以各種形態重新出現,包括60年代極端學生反抗運動,70,80,90年代活躍的左翼起義組織。

紅色軍隊派系,也叫巴德爾·邁因霍夫幫派,是一個執行暗殺,爆炸,綁架等活動的馬克思主義城市游擊組織,意在給西德帶去革命,此組織把西德看作納粹時代的法西斯餘孽。在三十年的過程中,紅色軍隊派系暗殺了30多人,傷害200多人。

在1989-90東德的共產黨政府倒台後,大眾發現紅色軍隊派系一直得到來自斯塔西,這個前共產黨政權的秘密警察提供的訓練,庇護和供給。

約翰·菲利浦·詹金斯,著名的貝勒大學歷史教授描述安提法如今應用相似的組織策略:

「他們的恐怖主義戰略目的是引起政府的激烈反應,組織成員認為那樣能激發更廣的革命運動。」

紅色軍隊派系創立人烏里克·梅因霍夫這樣解釋暴力的左翼極端主義和警察的關係:「穿制服的人是一隻豬,不是一個人。這意味著我們不用和他談話,和這些人的任何交談都是錯誤的。當然,你可以開槍。」

貝蒂娜·羅爾,德國記者同時也是梅因霍夫的女兒,聲稱現代安提法運動是紅色軍隊派系的繼續。主要區別在於,不同於紅色軍隊派系,安提法的成員害怕暴露他們的身份。2020年6月瑞士的報紙《Neue Zürcher Zeitung》發表了一篇文章,羅爾還提請大家注意安提法不僅被官方認可,而且還得到德國政府的資助以對抗極端右派這個事實:

「紅色旅以中國,北韓,北越,古巴的共產極權為崇拜對象,他們被新左派美化為通往最佳共產主義的正確道路的更好的國家……」

「左翼極端主義能在西方蓬勃發展,能粗暴地在法蘭克福歐洲中央銀行總部開幕式上,每次G-20峰會上,或柏林每年的5月1日示威,這讓(左翼極端主義)在國家已經樹立了最大的威望,這當然也是得益於政黨中相當一些下院議員,記者和相關專家的支持。」

紅色旅的恐怖分子

「與紅色旅相比,激進的安提法只缺少著名的面孔。出於膽怯,它的成員掩蓋他們的臉孔,把他們的名字隱瞞。安提法一直威脅會使用暴力,而且他們攻擊政要和警察。它倡導無理性對大量財產進行損害。儘管如此,下議院雷娜特·庫納斯特(綠黨)最近在聯邦議院抱怨安提法組織近十年沒有得到國家適當的資助。她為非營利組織和安提法組織需為募集資金髮愁,每年只能獲得短期雇傭合同而感到擔憂。」她的觀點得到了來自90聯盟/綠黨,左翼和SPD的掌聲。

「有人可能會問安提法是否像官方的紅色旅,一個從國家獲得資金、以‘與右派鬥爭’作偽裝的恐怖組織。」

德國的Bfv 國內情報機構這樣解釋安提法對暴力的崇拜:

「對左翼極端主義者來說,‘資本主義’被解釋為引發戰爭,種族主義,生態災難,社會不公平和平民窟化。因此,‘資本主義’不僅僅是一種單純的經濟秩序。在左翼極端主義者的語境里,它決定了社會和政治形態以及極端社會和政治重組的願景。無論無政府主義者或共產主義者:議會制民主作為一種所謂的資產階級統治形式,無論如何都應該被「克服」。」

「由於這種原因,左翼極端主義者常常忽視或把在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極權統治下或在那些說成是被‘西方’威脅的國家對人權的侵犯合法化。直到今天,正統共產主義者和自由活動家都在為左翼恐怖主義的紅色旅或外國左翼恐怖分子辯護,贊揚和慶祝,稱其為 ‘解放運動’或‘抵抗戰鬥者’。」

同時,在英國,反法西斯行動(AFA),這個在1985年成立的反法西斯組織,促生了美國的安提法運動。在德國,成立於1992年的Antifaschistische Aktion-Bundesweite Organisation(AABO),意為結合分散在國家裡的小的安提法組織。

在瑞典,成立於1993年的激進安提法組織Antifascistisk Aktion,創下了一個使用極端暴力對待反對者三十年的紀錄。在法國,安提法組織L’Action antifasciste,以激烈反對以色列國而聞名。

1989年柏林牆倒塌和1990年的共產主義崩塌後,安提法運動打開了反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新戰線。

阿塔克,1989年成立於法國,提倡對財政交易徵收全球稅。現在領導所謂的改變全球化運動,正如全球正義運動那樣,它是反對資本主義的。在1999年,阿塔克出席了在西雅圖的暴力示威,導致WTO的協議失敗。阿塔克還參與了針對G7,G20,WTO,和伊朗的戰爭的反資本主義示威。今天,這個聯盟活躍在40個國家,有超過一千個地區團體和數百個組織支持這個網絡。阿塔克的去中心化和非等級組織結構似乎是安提法採用的模式。

2016年2月,第四國際的國際委員會推進了全球反戰爭運動的政治基礎,該運動像安提法一樣,將軍事衝突的存在歸咎於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全球化:

「新的反戰運動必須反資本主義支持社會主義,因為除了結束財政資本和經濟系統的極權統治之外,沒有更嚴肅的反戰鬥爭,他們是這是軍事主義和戰爭的根本原因。」

2017年7月,超過10萬反全球主義和安提法抗議者集合在德國城市漢堡以抗議G20峰會。 左翼暴徒把垃圾丟在了城市中心。一個名為「G20歡迎去地獄」的安提法組織這樣吹噓它是如何動員全世界的安提法組織的:

2017年抗議漢堡G20峰會的極左翼

「峰會的動員是歐洲和全世界的左翼、反資本主義組織網絡集會和合作的寶貴時刻。我們分享了經驗和一起戰鬥,參加國際會議,被軍方支持的警察襲擊,我們重組我們的力量並反擊回去。反全球化運動已經改變,但我們的網絡經受住了考驗。我們活躍在我們的地區,城市,鄉村和森林區域。但我們也在跨國家作戰。」

德國國內安全服務,在一份年度報告中補充道:

「左翼極端主義體系試圖將關於G20峰會暴力抗議的公共辯論轉向對他們有利的方向。通過散髮峰會抗議時所謂不成比例的警察措施照片和報告,他們宣傳一個公開指責合法的抗議,並用警察暴力鎮壓抗議活動的國家形象。他們說,反抗這種國家,‘激進抵抗’不僅是合法的,還是必須的。」

本系列的第二部分將研究安提法在德國和美國的活動。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