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對川普政府進行惡意政治審查

0
88

新闻来源:Raheem Kassam And Natalie Winters

作者:The National Pulse

翻译:云影Julia、RachelX 、 以恒

翻译完成时间: 2020/06/25 到 2020/06/28

简评: 云影Julia 、沐子璐璐

PR:沐子璐璐2020/06/28

Page:玄天生

简评:

在这篇文章中可以研磨掌握脸书媒体的评论自由公正平等的生杀大权在于它的监督委员会里大部分成员的认知和立场。一个国家每个公民要享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法制可恨的索罗斯基金会等财团通过捐赠收买等阴招渗透入世界各地大学和社会团体,打着伪装公平正义的旗号,实际真正实施洗脑和经济绑架文化精英,中产阶级为其所用,并且是其为扫清政治对手的民意和支持所干的坏事证据之一!川普和爆料革命的正义力量策划的惊世阴谋。

脸书的监督委员会根据国家脉冲透漏‘95%是反对川普的并且四分之三的人是非美国公民’,虽脸书自己声称保证言论中立,秉持公平和不参与政治,但是其监督委员会的人员组成已经很大程度上间接地对美国川普总统及其政府以及川普的再次选任造成很大的影响。这个不得不引起注意,引起重视。

据披露,Facebook监督委员会里负责监察的人員其中有95%是反对川普的并且四分之三的人是非美国公民

国家脉动媒体透露,FACEBOOK监督委员会是一个崭新的拥有否决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权力的新机构—由大量的,不合比例的外国左翼激进分子组成,甚至包括同为激进的超级赞助者乔治·索罗斯支付的薪资名单上的个人。

最近成立的这个委员会由一些积极活动人士组成,他们将川普总统比作阿道夫·希特勒、前奥巴马官员,并欢呼为能把川普总统从推特上移除付出的努力称之为“棒极了”。

脸书声称(监督)委员会利用其判断权“对那些(在脸书上发表的)很复杂很重要的内容做出(是否允许发表)的判断”

设立该委员会的想法本身来自哈佛大学法学教授、民主党提名的川普弹劾案的证人诺亚·费尔德曼,他在2018年坚称西方“需要伊斯兰教法”。

這里面压倒性的左倾构成正是大型科技公司具有左翼倾向的最新证明。無論Facebook和它的监督委员会是为了影响选举、文化还是政治讨论,监督委员會自己声称所谓的中立和无党派身份显然是一个诡計。

脸书“监督委员会”

下面列出的这些人在Facebook里在行使审查权力。决定用户是否能夠自由分享自己的内容时,他们站在左翼偏见者那边,可以預見这对保守派来说并不是件好事。

“全国脉搏”媒體联系了Facebook并请其发表评论,但前奥巴马竞选和行政成员、现任Facebook公关经理的杰弗里·格尔曼拒绝回答这些问题。

1、西非开放社会倡议项目经理

阿萨雷-基伊是一位“批判种族女权主义”的研究员和人权律师,负责管理由索罗斯基金资助的机构里的以平等、正义和人权项目为內容的方案组合

驻地紐約的开放社会公正倡议”的西非分会,该分会的基金会指出利用“战略诉讼和其他法律工作”来实现渐进的革新。索罗斯是一个重要的民主党成員,他的贊助经常被贴上“全球主义者”的标签——这(似乎)理所当然的,正如《卫报》指出的:

索罗斯认为,当代人类存在的目标不是建立一个由主权国家定义的世界,而是建立一个全球共同体,其成员理解每个人都可以分享自由、平等和繁荣帶來的的利益。索罗斯确实希望改变国内和国际政治和社会。”

2、数字权利基金会创始人奈特戴得

戴得是另一位与索罗斯有关联的董事会成员,她的数字权利基金会致力于创建一个“所有人,尤其是女性,都能在不受威胁的情况下行使表达权“的互联网。

该组织以“为 (通过各种方法变成的) 女性和不认为只有男女两种性别的记者和作家准备的女权主义杂志”而自吹自擂

她是‘無国界信息的記者和民主委员会’的成员,这是一个依靠索罗斯的开放社会研究所提供资金的组织。2016年,她还获得了大西洋理事会数字自由奖。大西洋理事会是一个由索罗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Facebook等机构资助的全球主义智库。

她还直言不讳地敌視川普总统并发推特:“上帝一定會阻止(建墙的事)發生,如果川普成为总统,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去拜访‘美国川普要建墙’的推。以及在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推特下发推:“世界需要建立一个墙包圍你和川普,這樣你們都不能出来了。”

2016年12月4日,戴特甚至称赞了查尔斯·布罗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

虽然她没有具体说明是哪篇文章,但时间点正好和布罗的一篇题为《为什么我们一定不能与川普“相处”》的文章一致。

这是紐約時報“一系列严厉損害川普的文章”之一,文章中布罗声称当选总统川普“欺诈且是个骗子,”他的当选是“有厌女症,种族主义、特权和反智主义的邏輯上的延伸,”還說相信川普很快就会导致美国政府淫秽不堪。

3. ANDRAS SAJO,中欧大学教授

自1988年以来,萨乔一直与索罗斯有联系,并在2001年至2007年担任索罗斯开放社会正义倡议的董事会成员。作为欧盟人权法庭的法官,他在禁止意大利公立学校使用十字架发挥了关键作用。

中欧大学(CEU)本身也是一个与索罗斯有关联的实体,不僅僅是積極巨额贊助者本人而且他的两个家庭成员被列为董事会受托人。CEU也是开放社会大学网络的“创始合伙人”,索罗斯通过向该大学网络捐赠10亿美元的个人捐款,将这个大学网络变成把他的全球主义世界观传播到世界各地大学的主要途径。

4、SUDHIR KRISHNASWAMY,印度大学法学院副校长,法学教授

克里希纳斯瓦米管理着法律和政策研究中心,该中心的重点是“跨性别者的权利、性别平等和公共卫生”。

该组织是支持堕胎组织生殖权利中心的受益者,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向该组织提供了数十万美元的资金。

5. RONALDO LEMOS, PROFESSOR, RIO DE JANEIRO STATE UNIVERSITY’S LAW SCHOOL

5. 罗·莱莫斯,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法学院教授

Lemos是另一个与索罗斯有联系的人,他是Mozilla基金会的董事会成员,该基金会与开放社会基金会合作,“致力于建立一个让每个人都能访问并从其潜力中获益的互联网。”

如何做?支持公民和社会参与的新方法,降低参与的障碍,并开发创新方法从而组织积极变革和社会正义。

他还曾在Access Now董事会任职,该组织将索罗斯的基金会列为主要捐赠者。

6. 尼古拉斯.苏佐,昆士兰科技大学法学院教授

苏佐将川普总统比作希特勒。

他还担心‘普通的嘲讽’以及虚假的‘种族主义’网络幽默所带来潜在威胁。与此同时他分享了一个链接给一遍文章,该文章宣称‘在线法西斯主义是当今世界上最危险的政治潮流’,并指出‘我们必须尽快面对这一挑战。

他在一个题为“青少年潮流对抗川普;美国潮流对抗希特勒”的博客上发推说‘ 我喜欢这个(主题)。

该文章特别指出了右翼的用户:

“这种新法西斯主义在线广泛地传播,通过幽默讽刺且貌似合理的理由召唤白人接受其观点,然后使这些白人沉浸于弥媒,伪科学教条,种族恐慌和恶劣的网络文化运动中。”

他还认为,“ 推特有权阻止总统,他们具有阻止他的合法权利。”

尽管苏佐没有恳请推特禁止川普总统,并认为这“很复杂”,但他反对社交媒体平台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社交媒体平台因干预政治进程,甚至考虑干预政治进程而受到了严厉批评。”

苏佐甚至承认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已经很大力度地影响着政治”。

7. 塔瓦科尔.卡尔曼,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也门活动家卡尔曼创立了“无枷锁女记者”组织,并在外媒中抨击川普总统是“种族主义者”。在接受西班牙‘国家报’采访时,当被问及 “川普入住白宫是否会对也门的持续内战带来变化”时,卡尔曼回答道

“很遗憾,我不信任川普,因为我通常不信任种族主义者。我不认为他会成为解决冲突的角色,他是一个受到威胁才会行动的人,但他可能使武器贸易陷于瘫痪,或进行真正的外交动员。”

8. 卡米拉.卡兰,斯坦福法学院教授

在川普总统的众议院弹劾调查期间,卡兰被民主党人选为“宪法专家”。

卡兰在2006年对美国宪法学会发表讲话时对那些阿谀奉承的自由派听众宣称:“我们必须抢占爱国主义和对我们国家的爱的制高点,因为我们比他们爱美国的理由更多。

她还发表了一篇反白人的长篇大论:“那些白人权贵们的富有,骄纵,挥霍无度,伪善,冷漠的直男后裔们在哪儿都能高人一等,而已一贯如此。可我们呢?我们这些被视为刻薄,双性恋的犹太女性我们不过是希望自由的表达我们的想法,读我们喜欢的书,爱我们所做的事而已。”

根据FEC的记录,她曾向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巴拉克·奥巴马和伊丽莎白·沃伦在内的民主党人捐赠了50 笔款项(近13,000美元)。

卡兰还利用她在司法委员会的显赫地位嘲弄川普总统13岁的儿子巴伦。

在2017年美国宪法协会的一次小组讨论种,卡兰自豪地表示了她对总统的蔑视:

“我昨天从机场过来,在杜勒斯殷范缇广场一下公共汽车,走过以前的旧邮政大楼,也就是现在的川普酒店…当然我必须过马路”她说到。

“你住那儿吗?”另一位小组讨论成员尼欧.斯高问道。

卡兰答道,‘天呐,当然不会!永远不可能!”

卡兰也在奥巴马政府的司法部任职,《纽约时报》称赞她为 的“锐意进取的法律界领军人物。”

9.卡塔琳娜·波特罗·马里诺,洛杉矶安第斯大学法学院院长

马里诺坚持认为川普政府表现出“威权主义”,坚持认为“川普唯一的在乎的就是他自己”,并在推特上赞扬了反对川普的“抵抗”。最令人震惊的是,她回应了一个经过验证的推特用户,该用户请愿 “ 举报川普的侮辱性行为:煽动仇恨,侵略和对新闻界的粗暴干涉,而不受惩罚#举报川普推文#”,并称赞此人的行为“令人敬畏”。

她还说:“川普的行为是对美国的耻辱,是对法治最基本原则的冒犯。”

10. MAINA KIAI,人权观察全球联盟和伙伴关系总监

这位前联合国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特别报告员现已与索罗斯资助的人权观察组织结成伙伴关系,该组织坚持认为美国“在唐纳德·川普总统执政的第二年,在国内外的人权政策方面发生了倒退。”

他在播客上说:“我认为唐纳德·川普是极右翼,法西斯主义,仇外心理和右翼组织皇冠上的明珠。”

这位《纽约时报》 专栏撰稿人认为,川普总统的“行为”太过恶劣,以至于“应该发动一场全国大罢工”。

他甚至赞扬左翼的美国公民自由联盟削弱了川普总统执行其2017年旅行禁令等政策的能力。

11. 朱莉·奥沃诺,无国界网络执行主任

奥沃诺是卡塔尔政府资助的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的前任撰稿人,该组织致力于建立“多元文化”的法国,反对该国右翼政党的选举胜利。

关于川普总统,她称执行川普政策的政府工作人员“不人道”,并指责他们拥有使用科技公司和社交媒体平台推动社会和政治变革。

她在推特上发表了一份请求包括脸书,推特以及谷歌在内的公司通过分享名为“告诉高科技公司:不要帮助川普建立穆斯林注册系统!”的请愿书来颠覆川普总统2017年旅行禁令的实施。

她还在推特上发表了一些反川普的胡言乱语,例如说“我希望川普的任期四年能过得像十亿年一样快”:

她甚至分享了一些文章,声称她宁愿成为自以为是的精英”也不想成为“民粹主义者”。

12. 艾伦.罗斯布里奇,牛津玛格丽特·霍尔夫人学院校长

这位极左的《卫报》前主编(1995年至2015年)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个祈祷的表情符号和手指交叉的表情符号,并配文描述了“妨碍司法公正的案件可能会对川普不利”:

他还通过分享《卫报》文章的节录来抨击川普总统,其中包括:川普并非美国政府的领导人。他什么也管理不了。他不负责管理或监督。他也不读备忘录。他讨厌开会。他的白宫永远处于混乱之中”。

罗斯布里奇是英国著名的极左运动家,他还是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于2018年从索罗斯的开放社会基金会获得75万美元的资助。

贾马尔·格林(JAMAL GREENE),哥伦比亚法学院教授

民主党参议员2020年总统候选人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的前助手格林,并不看好总统,他坚称“川普的某些品质是历史的奇葩”,而且他的“不适合担任公职”是“公认”了

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FEC)的记录,他还九次向包括伊丽莎白·沃伦和巴拉克·奥巴马在内的民主党候选人捐款

他似乎把“川普”混淆为自己的孩子,称之为“有效的纪律工具”:

正如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委员5月7日指出的,格林幻想川普被枪杀,称川普当选是一个不可接受的结果也是美国政治的失败,并要求弹劾他。

当格林被列为联邦社会的撰稿人,保守的法律协会指出,“出现在这份名单上的个人并不意味着有联邦社会的背书和关系。”

格林是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民主党法官吉多·卡拉布雷西和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约翰·保罗·史蒂文斯的秘书。

14.安迪巴尤尼,《雅加达邮报》高级编辑兼董事会成员

在大多数情况下,巴尤尼关注印尼事务,不参与讨论美国政治。

不过,他表示自己不是川普总统的粉丝,并评论说

“是的,美国可以再次伟大起来。但,新当选的总统(川普)可能做不到。”

他还认为,民粹主义者的脱欧胜利是“西方世界民主运动的又一个错误产物”

15. 赫勒·索宁·施密特(HELLE THORNING-SCHMIDT),丹麦前首相

索宁·施密特从2005年至2015年领导左翼政党“社会民主党”(欧洲社会党成员),并在2011年至2015年担任总理。她领导了一个由社会民主党、社会自由党和社会主义人民党组成的中左翼联合政府。她上任后承诺将增加丹麦最富有公民的税收,扩大社会开支,接纳更多移民。

索宁·施密特也是气候变化活动家,她抨击川普总统,因为他在该问题上有不同立场。

她嫁给了英国左派政治家斯蒂芬·金诺克(Stephen Kinnock),他是英国前工党领袖尼尔·金诺克(Neil Kinnock)的儿子。1987年拜登首次竞选总统时剽窃了金诺克的演讲内容。拜登在剽窃事件曝光后不得不退出竞选。

16. 陈凯瑟,国立澄池大学教授

陈凯瑟似乎避免对美国政治的评论,但她经常使用推特分享激进的政策和反川普内容,并表达对民主党的支持

她曾转载了前总统候选人迈克·布隆伯格(Mike Bloomberg)的推特。迈克经历了美国政治史上最昂贵但最失败的总统竞选活动。

她转推了那位抨击总统是个“酒囊饭袋” 的斯蒂芬·金(Stephen King)的言论,金在推文还侮辱了那些行使宪法第二修正案权利的美国人。

她还分享了臭名昭著的永不支持川普的比尔·克里斯托尔(Bill Kristol)的信息。克里斯托尔曾经运行《标准周刊》(Weekly Standard magazine),一个已经停运的周刊。现在他通过Bulwark博客和一群以民主党捐赠者资助的“共同捍卫民主”团体为中心的前沿团体,与反川普活动有着紧密联系,

17. 伊夫林·阿斯瓦德,俄克拉荷马大学法学院教授兼主席

阿斯瓦德向包括国会候选人丹·贝尔在内的民主党人捐款

她还参加了在瑞士日内瓦联合国召开的“伊斯坦布尔进程”,这是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与伊斯兰合作组织合作发起的一项倡议。

18. JOHN SAMPLES,卡托研究所副所长

卡托是一个支持开放边界的自由主义智囊团。

关于川普总统,Samples评论说:“我认为罢免他是他应有的下场。”他还称川普无能,并说川普“似乎反对自由民主的基本主义。”

最近,《国家脉搏》(National Pulse)独家刊登了Samples是(Google)此前未公开的“热门”影响者名单中的一员,巨头科技公司谷歌(Google)利用这些“保守党”影响者来影响华盛顿特区的政治动态。

19.迈克尔麦康奈尔,斯坦福法学院宪法法律中心教授兼主任

麦康奈尔似乎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不关心政治,也不强烈反对川普总统的董事会成员。他撰写专栏为自己辩护,反对弹劾,是斯坦福大学保守派胡佛研究所(HooverInstitute)的高级研究员

麦康奈尔是一名共和党人,坚定地站在该党的建制派中。

他被小布什任命为美国第十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并被认为是布什、米特·罗姆尼和约翰·麦凯恩政府的潜在最高法院提名人。

As Legal Affairs noted:

法律事务部指出:

“麦康奈尔可能会被保守派所接受,因为他相信最高法院在解读宪法中的教会和国家的分离已经走得太远了,因为他个人反对堕胎,并且理解罗伊诉讼韦德案没有坚定的宪法基础。他之所以可能被左派接受,不仅因为有那么多自由派教授支持他,还因为他公开批评布什诉讼戈尔案和克林顿总统弹劾案。”

20. EMI PALMOR,以色列赫兹里亚跨学科中心倡导者兼讲师

帕尔默的任命招致反以色列激进分子和组织的反犹批评,因为她在2014-2019年任职于以色列司法部。

批评者称,在她的控制下,“以色列司法部请求Facebook审查人权捍卫者和记者的合法言论,因为这些言论被认为是政治不良言论。

帕尔默领导了一个以“消灭种族主义”为目标的政府委员会,相当于左翼组织的“黑命贵运动”。

《国家脉搏》(NationalPulse)致函Facebook,征询其董事会95%由公开的反川普人员组成的原因,其中四分之三的董事会有可能参与来自海外或总部设在海外的美国选举。

另外:杰弗里·盖尔曼

Facebook发言人杰弗里·盖尔曼(JeffreyGelman)拒绝回答这些问题,而是将国家脉冲指向一个普通的Facebook网站。

《国家脉搏》(National Pulse)回顾了盖尔曼的就业历史,包括其在在Facebook内的新闻流程,查看他是否存在偏见。(发现)盖尔曼是奥巴马2008年竞选团队的研究员,并且2010年至2016年间,他是奥巴马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

虽然盖尔曼不在监督委员名单中,但他代表脸书回避(关于监督委员会成员组成的)问题,所以也可以把他看作是这个会员会的一员。

新闻链接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