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支付巨頭Wirecard面臨生死存亡

昔日的德國支付巨頭Wirecard,如今卻面臨存亡關頭,因為其帳戶中的19億歐元(約新台幣627億元)憑空消失,追溯多日仍不知去向、執行長請辭、股價更在短短幾天內暴跌87%。

德國支付巨頭Wirecard每年經手數百億歐元的金融交易,市值曾一度高達240億美元,然而在負責審計的安永會計師事務所於上週四宣稱,找不到帳上19億歐元現金後,市值在5天內跌至不到20億美元,華爾街將其股票評等下修6個等級,現在距離最低層級的「垃圾股」只有一步之遙。

這19億歐元對Wirecard非同小可,佔該公司總資產的4分之1,等同過去8年來的所有利潤。在此之前Wirecard已3度延後公佈2019年財報,由於沒能在6月19日前發布財報,銀行有權中止高達20億歐元的貸款,可能導致支付巨頭面臨破產。

被外界視為「假帳主謀」的執行長馬庫斯.布朗(Markus Braun)在上週五請辭,營運長詹.馬薩雷克(Jan Marsalek)也被停職至6月底。讓人感到諷刺的是,布朗上週才在推特上表示,「等到局勢穩定後,Wirecard仍將是支付業界成長最快的公司之一。」

深陷假帳疑雲多時,被媒體指控膨風公司現金

Wirecard對外宣稱,公司是一場「大型詐騙」的受害者,然而從去年開始,Wirecard便不斷被《金融時報》踢爆假帳醜聞,也加深外界對該公司做假帳的質疑。

2019年1月,《金融時報》調查後指出,Wirecard在新加坡運用被稱為「往返交易」(round-tripping)的手法,涉嫌「竄改帳目」及「洗錢」。

《金融時報》又於去年10月披露,Wirecard疑似膨風杜拜、柏林子公司的營收及利潤,欺騙安永會計師事務所10年之久。接著12月,Wirecard再度被指利用交易中介人(escrow)帳戶,虛增公司的現金餘額。

Wirecard否認這些指控,甚至提告《金融時報》與賣空者勾結,試圖透過這些報導做空公司。 《金融時報》也反駁Wirecard的聲明,最終才經律師事務所RPC獨立調查證實,《金融時報》並未與賣空者串通布朗在2002年加入Wirecard擔任執行長及技術長,領導公司在2005年反向收購呼叫中心公司InfoGenie AG上市。靠著處理許多競爭者不願經手的線上遊戲及色情產業交易,Wirecard快速壯大,成為德國唯一在歐洲上市的支付公司。

後續Wirecard砸13億歐元瘋狂併購20多家公司,吃下花旗集團在美洲及亞洲的業務,將生意拓展至全球市場。 2004年至2018年期間,其營收成長50倍,市值足以與SAP、英飛凌比肩,更成為德國股票指數DAX的成分公司。

錢到底去哪? Wirecard坦承:可能根本不存在

然而這德國的驕傲,如今卻被《彭博社》形容為「國家的難堪」,不翼而飛的19億歐元,讓Wirecard過往累積的信譽毀於一旦,若造假屬實,代表這間公司嚴重誇大了交易流量,將面臨破產。

倘若無法找到人間蒸發的這19億歐元,Wirecard手中的現金僅有2.2億歐元,目前超過15家銀行正在與Wirecard談判。

Wirecard曾聲稱,公司這筆19億歐元資金存放在兩家菲律賓銀行,並失去了蹤影。然而菲律賓央行駁斥,這筆錢根本沒有進到菲律賓,且受到指控的BDO及BPI兩家銀行分別表示文件是偽造的,Wirecard甚至不是他們的客戶,沒有任何業務關係。

最終,Wirecard在本週的聲明中表示,「經由董事會進一步評估,可能根本不存在這19億歐元現金。」並聲稱正持續對此事進行調查,且不排除可能往年帳目都會受到影響。


Wirecard指出,他們正在與銀行討論延後6月底到期的貸款,以及對公司進行重組,裁撤業務及產品部門以降低營運成本。不過《彭博社》指出,延後還款拖延破產在德國是非法的,這間支付巨頭的下一步該怎麼走,恐怕沒有人知道。

作者:GM40

新聞引用自 https://www.bnext.com.tw/article/58199/wirecard-german-payment-missing-fund
資料來源:Bloomberg、金融時報、Reuter、CNBC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文斌

Take down the CCP 6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