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清病毒源頭是解決新冠狀病毒的關鍵所在

0
104

作者:whoisgod

查清病毒源頭是解決新冠狀病毒的關鍵所在

目前新冠病毒全球肆掠已經6到7個月了。這期間,最早病毒出現在中國武漢,接著中東伊朗、歐洲意大利,最終在整個歐洲、北美、南美、亞洲和非洲全球性大爆發。如今全世界確認感染染該病毒人數接近1000萬,因感染病毒死亡人數接近50萬。這是活在當下的人們在一生中幾乎從未經歷過的一次全球性大瘟疫。

在整個疫情發展過程中,疫區國家進行了最高級別的警戒隔離。目前有些國家雖然已經出現了抗疫的成績,正在逐步地降低警戒隔離水平,以恢復人們日常生活和國內經濟,但是還不排除疫情的二次爆發,全球各國間的海、陸、空邊境交通仍然幾乎全部處於中斷狀態。這次疫情對整個人類社會的生活和經濟的打擊前所未有。

通過互聯網平台,全世界人民也看到了各種對新冠狀病毒非常對立或矛盾的認識和對策。下面作者以普通人身份從常識出發,談談造成這些問題的原因以及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法-查清病毒源頭。一般來講,針對一種新病毒的出現,人類科學發展形成的常識性認識是從隔離、治療和疫苗三方面採取應對措施,以防止感染、避免身體損傷和死亡。

首先,我們談談隔離。隔離就是讓感染者和健康人群之間病毒的傳播通道中斷。在抗疫過程中,我們聽到或看到了「社交距離」、「個人防護用品(PPC)」和「限制群體活動」 等「物理隔離」以及 「群體免疫」兩種完全對立的認識和行動。其中一個是控制病毒傳播的範圍,避免病毒感染;另一個是擴大感染的範圍。還有一種說法是利用「物理隔離」減緩傳播的速度,以避免醫療體系的崩潰,可使感染者得到及時的和必需的治療,但是最終還是要達到病毒的全面擴散,使得70-80%的人群感染並獲得抗體,或贏得時間窗口靜候疫苗的研發成果,從而達到「群體免疫」。

「物理隔離」大到國與國之間的封閉,海、陸、空全方位;中到各國內部法律或政府的緊急狀態警戒,非必需的政府、工廠、商業、學校的業務停擺,再到醫院、診所、養老院和超市等場所醫護人員與患者、服務人員與客戶;小到個人的出行限制、社交距離、個人防護用品、勤洗手等。但是這裡又出現了「不人傳人」和「人傳人」、「唾液飛沫傳染」、「接觸傳染」和「氣溶膠傳染」、「戴口罩」和「不戴口罩」、「輕度患者居家隔離」、「方艙醫院」和「ICU病房」、「封鎖邊境」和「不應該封鎖邊境」、「復工復學」和「不能復工復學」等各種自相矛盾的、對立的認識或說法和行為或行動。

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大家對病毒本身的構造、傳染性以及治癒後的效果缺乏認識。比如說,在意大利或英國疫情發生時初期,大眾們很多是第一次聽到「群體免疫」,傳媒在解釋它時指出: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群體免疫」是唯一能在未來恢復人類正常生活和工作的解決辦法,人類過去瘟疫也是這樣走過來的。當時有的人感覺很有道理,有的人感覺就是無稽之談。但是後來這個「群體免疫」好像就慢慢銷聲匿跡了,沒人再提了。歸根結底,提出這種理論的人對當前新冠狀病毒治癒後效果認識不夠。

其次,我們談談治療。治療是對確認病毒感染者進行醫治,我們這裡把疑似病毒感染者的檢測確診和大概率可能被感染者的服藥預防也包括在內。

我們在事件過程中看到了檢測範圍到底是「疑似患者檢測」還是「全民檢測」;檢測試劑質量造成的結果是「準確」還是「不準確」;羥氯喹預防和治療是「有效」還是「無效」;治癒後患者是「完全恢復」、「部分恢復」還是有「後遺症」;病毒患者為什麼服用治療「艾滋病藥」、或「瘧疾病藥」、或「風濕性關節炎藥」、或「紅斑狼瘡藥」、或「激素」、或「提高免疫力的蛋白酶」或「韋德西維(人民的希望)等會得到治癒;病毒代碼中有無「艾滋病毒片段」等。

為什麼出現了如此多的矛盾觀點、或行動或亂象?因為我們對病毒感染人的機理缺乏認識,不管是預防和檢測,還是患者治療及愈後患者跟蹤治療都沒有非常有效的、可以對症下藥的良方。

最後,談談疫苗。人類醫學對病毒感染預防的最大貢獻就是疫苗的發明。對症疫苗是終極解決病毒感染的銀彈。在疫情發展的6-7個月中,我們聽到的是各國科學家都在緊鑼密鼓地研發疫苗和進行臨床試驗。「新冠狀病毒疫苗最快年底出現」、「疫苗研發取得新進展」、「疫苗研發進入動物試驗階段」、「疫苗研發人體測試或盲測」、「最有希望的疫苗動物試驗失敗」、「疫苗身體試驗和盲測取得階段性成果」等等。

到底疫苗的希望怎麼樣?從常識來看,有效疫苗的產生必須要對病毒產生的源頭、結構代碼、變異機理有充分和全面的科學認識基礎。在過去,針對有些病毒,比如艾滋病毒、SARS病毒及流感病毒等,即使人類對其已經有了相當長一段歷史的研究和一定的認識,但也因為人類目前科學的局限或病毒的變異特性,都沒有有效的疫苗。很多報道說這是因為這些病毒的突發和突然消失,造成研發無利可圖,無人投資,最終導致研究滯後;如果對新冠病毒,加大研發投資力度,情況可能會改觀。但實際情況是:從上述的亂象中,我們可以看到目前人類對於新冠狀病毒還是處於一種未知的狀態;從一些臨床徵兆上看,病毒可快速變異性並對人體免疫系統和器官進行破壞;實際上,一直有大基金的投資在研究艾滋病毒及SARS病毒疫苗。那麼大家想想:短期能夠產生有效疫苗的可能性會有多大?作者從常識上認為希望渺茫,要做好長期準備,除非老天爺讓它來無蹤,去無影。

前面談了這次疫情在隔離、治療和疫苗上出現的亂象及原因。我們可以把上述所有的原因歸結到一個:那就是人類對新冠病毒起源、代碼結構、傳染及變異機理、感染及愈後的結果還缺乏認識。對這些認識缺乏本身會導致在抗疫隔離行動上的混亂無序、工作低效或無效,同時也對預防、治療和疫苗的研發帶來事倍功半的不良結果。任何所謂的針對新冠狀病毒疫情「先救火,再研究」的說法,是不負責任的,甚至是誤導或別有用心。救火與研究必須「雙管齊下」、「兩手抓」。因為救火與研究是兩個不同的領域,是不同團隊的事,是解決問題的兩個不同層面,沒有誰先誰後,是相互促進的。

那如何來解決上述問題呢?目前除了各國在自己的範圍內做好隔離防護及治療的的同時,當務之急就是展開國際間醫療合作,按照冠狀病毒出現的蛛絲馬跡來追蹤病毒的源頭,研究其結構代碼、變異規和傳染機理,評估感染及愈後後果,只有這樣才能採取主動和有效的措施和行動,阻止、預防和治療新冠狀病毒的進一步全球擴展和今後的再次爆發。

如何展開國際間醫療合作呢?本來這個合作的組織應由世界衛生健康組織(WHO)來承擔,這也是WHO存在的原因。但是從6-7個月的疫情發展和結果來看,WHO沒有在第一時間承擔起這個責任,甚至傳遞了很多誤導信息。作者認為川普總統提出的應該立即對WHO進行改組或重新組織類似國際機構是非常正確的行動。

與此同時,各國政府也應該在本國抗疫的同時,讓其權威的和有經驗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及其本身迅速加入並參與到這個合作中。為了人類共同的命運,對新冠狀病毒的起源、代碼結構、變異和感染機理及治療方法及愈後後果展開調查、研究和評估。在此基礎上提出對病毒隔離、預防和治療及經濟恢復的有效對策,並加速疫苗的研發。

希望世界盡快走出病毒的陰霾,人類再次回到到正常而美好的學習、工作和生活時光。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