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挖掘機爆料: P4實驗室第2季(3)

【DT挖掘機團隊出品】03研製CCP病毒終極生化武器的過程及條件

DT挖掘機說明:

之所以將CCP病毒(公認名稱)定義為一種終極的生化武器是基於上兩篇文章的結論,這種病毒是實驗室中製成的,具有高傳播性、低死亡率的特點,目前還沒有找到有效的解藥,(或許中共已經掌握)以及根據現在在全球感染超過幾百萬人死亡數十萬的特點,可以定義為一種高效的終極生化武器。那麼在本次挖掘中將集中討論和揭示研製終極生化武器CCP病毒的過程及條件。

以下為詳細內容:

DT挖掘機在GNEWS上發現了這樣一篇文章,作者同樣是“冠軍的親爹”。這篇文章詳細從石正麗發表的幾篇論文論證了冠狀病毒生化武器發展史,也就是研製病毒的過程:本次挖掘中將集中討論和揭示研製終極生化武器CCP病毒的過程及條件

總結:在上面這篇文章裡,“冠軍的親爹”(王岐山?)僅僅通過石正麗發表的幾篇論文就揭示了CCP的研發過程以及以石正麗為首的團隊正在研發病毒的事實。並且斷定,按照什麼是病毒學研究定義:也就是研究病毒的結構、分類和進化,感染和開發宿主細胞繁殖的方式,它們與宿主生物體生理和免疫的相互作用,它們引起的疾病,分離和培養牠們的技術,以及它們在研究和治療中的應用。正常情況下,研究病毒的目的是消除病毒。石正麗這個研究的目的不是為了消除病毒,而是製作新的病毒。

石正麗因為研究這個病毒獲得了眾多國家榮譽,僅僅因為她發現和分離了這些病毒就獲得如此巨大的榮譽,其研究發現的重要性絕對不是因為她的發現研究消滅了已知的病毒,可以斷定是因為其研究發現在整個病毒生物基因武器過程中的關鍵性作用。我們通過上文揭示的研發病毒的過程就可以得到這個答案。

一個新發病毒的研發過程,就是“A發現病毒—B重組技術—C重建病毒建立和洗白—D動物模型測試”這樣一個從無到有的過程,這也正是我們判定CCP病毒一定產生於實驗室的支撐性證據。石正麗的發表的論文嚴密地證明了這一過程。

換句話說,病毒的研製是整個生化武器研究的核心,而發現病毒是研製病毒的核心和基礎,石正麗正是由於這個基礎核心的發現的傑出貢獻而獲得榮譽,換句話說,沒有石正麗發現並分離出病毒就沒有新冠病毒這種武器。可以確定的是病毒的起始來源確實是蝙蝠,在這一點上石正麗並沒有說謊,但是那不是最終的新冠病毒,也不是豬瘟病毒,而是在實驗室裡經過加工改造後變成新的病毒,換句通俗的話,來源於蝙蝠並不等於就是蝙蝠身上那個病毒。只不過是這些科學家用詞語來愚弄不懂科學的老百姓。

在這裡,DT假想一下自己是整個生物基因武器研發的總指揮,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團隊和組織,需要做什麼,需要什麼樣的條件和研發過程,好的,DT回答你!

這個生物基因武器的團隊一定是3個團隊,“A研製病毒—B研製解藥—C傳播病毒”,道理很簡單,因為是武器,必須能夠做到“可防可控,目標明確,指哪打哪”,因為一定是“聽黨指揮的槍”。

好下面我們就對號入座吧。

DT挖掘機擁有足夠的資料來證明這種假設和佈局,在以後的文章裡我們將逐步展開,在這里首先分析幾個關鍵的時間點對這個佈局加以假設驗證。這種驗證方法很簡單,通俗的講就是你在一張紙張上發現了上千個點,用線把這些點連起來發現是一幅完美的畫像,那麼問題是這些點是隨機自然產生的嗎?絕對不是是實現設置好的,不過刻意隱藏了連接點的線。我們找到了這些點也就顯示了這個完整的佈局。

兩個關鍵的時間點

讓我們依據郭文貴的爆料資料中的“沉船計劃”的描述繼續假設吧:有兩個時間點非常關鍵一個是2003年的SARS,另一個是2016年的那場豬瘟。為什麼這樣說,我們猜測89年後製定的“沉船計劃”中的生物基因武器研究的佈局和啟動應該是在2000年前後,(也就是中科院的“知識創新工程”和陳竺的“生物醫學十大平台建設計劃”)但是佈局開始了並不意味著有把握找到甚至掌握預想中的終極武器,所以開始的生物武器的研究主要是針對國內的統治包括盜走億萬國民的財富,也就是大健康產業,一方面放毒,一方面賣藥。(關於這一點將在後面的文章中披露,什麼叫一邊放毒,一邊賣藥)

第一個關鍵點:2003年的SARS的重要性

2003年的SARS使得一切出現了轉機,我們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SARS冠狀病毒一定來自自然界蝙蝠或者實驗室,這不重要,重要的是SARS爆發使得這個團隊看到了研製終極武器的希望,看到了終極武器的效果,這正是他們需要掌握的病毒武器,於是調動幾乎所有的國家級力量進行研究,當然研究的目的不是消滅這種病毒,而是在這個病毒的基礎上研製真正的終極武器。

於是,一切從2003年SARS開始,於是開始了P4實驗室的故事。正是由於SARS的爆發,幾個團隊在北京採集充足的SARS活體毒株樣本後,石正麗帶領學生跋山涉水到處抓蝙蝠最終從一隻蝙蝠身上找到並分離出SARS病毒。至於這枚病毒是注入到蝙蝠中還是原發自帶病毒沒有足夠的證據,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石正麗找到了有人分離出SARS冠狀病毒的母體,病毒的來源被確定來自自然界的蝙蝠,製作病毒的第二步可以開始了,找到了研究病毒開發疫苗的正當理由。

那麼為什麼不能直接用SARS病毒作為病毒武器呢?在第一篇文章中我們分析過,新冠病毒的致病力和SARS病毒相比只能是個弟弟,發展為重症的比率和致死率遠低於SARS,但傳播能力卻強過SARS。而且新冠病毒比SARS病毒更狡猾,潛伏期更長。新冠病毒更符合生化基因武器的標準,要的是傳播能力和潛伏期,而不是致死率,況且SARS已經暴露直接使用意味著什麼不言而喻。

還有一個核心問題需要解決的,就是改造的技術路線問題,就是我們在第一篇和第二篇文章裡所說的怎麼最終確定修改S蛋白的技術改造方案的。從S蛋白的改造,重組病毒的建立,到體內動物實驗,乃至建立多種病毒的生化武器庫,這是一個漫長的科學實驗和研究的過程,需要人員、設備,甚至實驗設施條件,以中共國當時的能力是很難做到的,怎麼辦?尋求國際援助,主要是美國,於是千人計劃、青年千人計劃啟動。

沉船計劃是中共的絕密計劃,目前我們只能從文貴爆料窺得一點點信息,生物基因武器的研發更需要要包裝和演示,於是SARS給了他們一個很好的藉口,以人民的名義研發病毒。所以,第一個關鍵的時間點是2003年的SARS。

另一個關鍵點:2016年的10月豬瘟

第二個時間點就是2016年10月廣東清遠爆發的豬瘟,參與單位包括武漢病毒研究所、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華南農業大學、新加坡DUKE-NUS新發傳染病研究所和美國生態聯盟(Ecoheath Alliance)。參加單位還包括泰山醫學院、廣東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武漢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廣東實驗動物監測所和華北理工大學。之所以興師動眾地組織這麼多團隊進這次處於邊遠山區的病毒研究根本原因是預先知道這是一次由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引起的畜(豬)直間傳染的新型冠狀病毒而不是新發冠狀病毒,在第二篇文章裡我們已經論證過,這是一次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實驗演習,目的是獲得數據,檢驗這種病毒武器的傳播效果。

第四步動物模擬實驗中的小白鼠實驗已經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3動物實驗室中做過,哺乳動物實驗已經在中科院昆明動物所或者廣州所的猴子身上做過,現在需要的是人畜共患的傳染實驗。所以選擇一個的偏遠的山區,一個是為了保密,另一個是為了避免發生實驗洩漏。所以目前為止,我們看不到任何這場詭異的新型冠狀病毒豬瘟現場研究防疫的真實照片。而只是為了掩蓋公共輿論而發表的研究論文成果,當然這也是一項可以出名的研究成果。但是這篇論文卻洩漏了秘密:那就是CCP在2016年已經掌握了這種生物基因終極武器!

於是趙永芳的死就不奇怪了,趙永芳應該是在2016年豬瘟爆發更早些的時候在實驗室研究時接觸到了和這次豬瘟病毒武器試驗相關的抑製劑的研製工作的核心機密,或者說已經開發出來正在組裝,地點就是饒子和領銜的中科院生物化學所生物大分子國家重點實驗室,由於良心發現做出某種舉措而導致被意外死亡。不擅露面的饒子和出現趙永芳的葬禮上絕對不是領導關心下屬或者導師關心學生那麼簡單,我們已經有充足的證據證明饒子和不是趙永芳的導師。在饒子和的簡歷上,雖然顯示他2011年已經調任天津南開大學任校長,但是2014年以後的經歷很模糊,可以肯定的是,2016年饒子和仍然在主持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生物大分子國家重點實驗室的工作,而後他也成為上海科技大學的科研項目的主要負責人之一。這意味著什麼?操控饒子和背後的力量要露面了。我們不僅要問,趙永芳之死真的是這樣嗎?

2016年豬瘟病毒武器試驗(可以這樣稱呼了)只所以這麼重要是因為需要一次模擬演習獲得數據,然後把試驗數據輸入到另外一個計算機模擬系統中,來通過傳播模擬的方式檢測和預測在人群當中傳播造成的效果,包括對各個國家群體的健康、生活、經濟的影響。

這個模型的名稱我們不知道,但是它的研製者我們根據挖掘資料分析猜測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防化學院,也就是郭文貴爆料的那個防化學院,某中心副主任、教授黃順祥,這位立功多次的教授最傑出研究就是氣溶膠,換句話說就是病毒通過氣溶膠傳播的方式方法途徑及相關數據。他通過實地採集的大量數據建立了病毒通過氣溶膠傳播的數學模型,因而開發了一套病毒氣溶膠傳播的模擬系統。氣溶膠傳播就是這次新冠病毒的最主要傳播方式。所以說,這個團隊是負責傳播病毒的,或者說投毒的,他們依據這個系統,可以知道哪裡投放病毒最有效,投放者最安全,是真正的正規生化部隊。

所以說2016年的豬瘟是個關鍵點,無意中接觸到核心秘密的趙永芳必須死,雖然她有兩個未成年的孩子,雖然她的老公作為一個老老實實的科學家也在給上海科技大學那個隱藏在背後的所有人(包括趙永芳)的大老闆打工,這真是滑稽。

2016年的豬瘟是個關鍵點還有另外一層含義,除了已經通過基因武器在豬身上的實驗證實這種病毒“可防可控”具有設計的“低死亡、高傳播、潛伏期長”的目標效果,最主要的是,這幫科學家集體讓隱藏在背後的大老闆們確定自己終於掌握了生物基因終極武器,於是變得不再低調,不再韜光養晦,不再悶聲發大財,所謂的沉船計劃變成了病毒航母戰略,開始啟航吧,目標是這個世界的領導者,美國,幹掉美國,統治世界,千秋萬代,世界是中國的,是領導中國的共產黨的,不是美國的,他們要構建世界命運的共同體,那就是你們的命掌握在我的手中!

真的那麼簡單嗎?這個終極武器真的完成了嗎?可防可控的解藥在哪裡?

請聽下回分解。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mitofo
9 月 前

DT團隊出品,品質保證

+1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