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基因組監控—中國撒網採驗計劃內幕

圖片來源:Us/Corbis/Getty Images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是一個獨立的,無黨派的智庫,為澳大利亞領導人提供及時、專家級的戰略及國防建議。以下是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針對基因組監控中國撒網採驗計劃內幕的具體報告的全文翻譯。

作者:Emile Dirks, James Leibold

出了什麼問題?

中國政府正在與世界主要業界夥伴密切合作,建立世界上最大的由警方運作管理的DNA數據庫。然而,與其他法證數據庫管理者的做法不同,中國當局專門招募了數千萬沒有嚴重犯罪史的人來採樣。這些人(包括學齡前兒童)對樣本的收集、存儲和使用完全沒有控制權,並且也不能清楚地認識DNA採集對他們及其家庭將意味著什麼。

中國政府的DNA採集早期集中在西藏和新疆,但從2017年底開始,標榜著為了“全面提高公安機關解決問題和管控社會的能力”,公安部將撒網採驗擴展到了整個中國,而目標是數以百萬計的成年男子和男孩。這種大規模DNA數據採集違反了中國國內法和國際人權法則。同時,當採集活動與其他監控手段相結合時,中國可以藉維穩和社會控制之名來增強其國家力量從而進一步實施國內鎮壓。

許多生物技術公司正在幫助中國警方建立該數據庫,也許他們會發現自己是這些違規侵權活動的同謀。這些公司包括一些跨國公司,例如美國的賽默飛世爾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還有幾家主要的中國公司,例如無錫中德美聯生物技術有限公司(AGCU Scientific)和閱微基因技術有限公司(Microread Genetics)。所有這些公司都應該負起道德之責,以確保其產品和操作不會侵犯中國公民的基本人權和自由。

解決方案是什麼?

從法醫角度上說DNA的使用可以幫助破案以及挽救生命; 然而,它也可以被濫用以加強歧視性執法和專制政治控制。中國政府和警方必須停止對沒有嚴重犯罪行為記錄的個人生物樣本的強制採集,並且銷毀所有已採集的樣本,同時,從警方數據庫中刪除與案件無關的所有DNA檔案。中國必須對人類基因組數據的收集、存儲、使用和轉移實行嚴格的限制。

中國政府還必須確保遵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1966年)、《國際人類基因數據宣言》(2003年)、《世界人類基因組和人權宣言》(1997年)和《兒童權利公約》 (1989年)以及中國自己的《刑法》(2018年)。國內外法律專家對之前將無辜平民和兒童納入法醫DNA數據庫的行為已進行了譴責,同時,聯合國隱私權問題特別報告員應對中國政府目前採集行動中任何違反國際法律和規章的行為展開調查。

對於出售或共享給中國政府及其國內公、私合作夥伴的生物技術和相關知識產權以及研究數據,外國政府必須加強這方面的出口管制。中國公司和跨國公司應進行盡職調查和獨立審核,以確保其對法醫DNA產品的使用和操作不會侵犯中國公民人權和公民權利。

執行摘要

三十多年來,法醫DNA分析一直是刑事調查的一部分。數十個國家擁有可搜索的DNA數據庫,這些數據庫使警方可以將法醫調查期間發現的生物樣品與數據庫中存儲的文件相比配。中國也不例外。

2003年,中國公安部開始建立自己的法醫DNA數據庫。與其他同類數據庫一樣,該數據庫包含了罪犯和犯罪嫌疑人的樣本。但是,從2013年以來,中國當局在無任何刑事調查背景以及未告知當事者並徵求其同意的情況下,從整個少數民族地區和普通公民那裡採集了DNA樣本。中國政府的基因組數據庫極可能包含超過1億個,甚至多達1.4億個檔案,這使其成為世界上最大的DNA數據庫,而且還在繼續擴大(請參閱附錄3)。

這份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報告對中國政府法醫DNA數據庫以及中國公司和跨國公司與中國警方在數據庫建設中的緊密合作進行了首次全面分析。報告採用了700多個公開文件,包括政府招標和採購訂單,公安部門的微博和微信(WeChat)帖子,中國國內新聞報導,社交媒體帖子以及公司文件和宣傳材料(請參閱附錄1)。此報告就完備的新疆生物監控計劃如何在中國各地進行推廣進而加強了中國政府對社會的管制,並導致數百萬中國公民的人身和自由權遭受侵犯提供了新的佐證。

《人權觀察》首次報導了中國對生物數據的無章法的胡亂採集。

從2013年開始,國家主管部門以免費的年度體檢(圖1)為幌子,拿到了幾乎整個西藏自治區(3百萬居民)的人口生物樣本。2016年,相同的計劃在新疆實施,該地區幾乎所有2千3百萬居民的數據被採集。

圖1:2013年5月在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和2018年2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免費體檢項目血液採集

來源:2013年5月15日中國政府網報導:西藏:全民體檢為高原百姓保健康;2019年2月9日新華網報導:新疆全民健康體檢:覆蓋最後一公里惠及最遠一家人。

在那些少數民族地區,DNA採集只是正在進行的多模式生物特徵監控系統的其中一個環節,該監控系統還包括高清照片、聲紋、指紋和虹膜掃描,這些數據都會鏈接到警方數據庫的個人檔案。在新疆和西藏,當局故意隱瞞了對生物識別特徵資料採集的原因。當這些數據與密布的安全攝像頭系統以及對當地家庭的侵入式監視手段相結合時,中國政府得以將其控制權擴展到這些本已受到嚴格監視的社區。

然而,這些計劃僅僅只是個開始。從2017年底開始,中國警方將大規模DNA數據採集擴展到了全國其他地方。然而,與西藏和新疆採用的批量樣本的方式不同,當局正在使用一種能達到同樣效果但更節省成本的採集方法:從選定的男性公民中收集DNA樣本。這種有針對性的方法收集了Y-STR數據–“短串聯重複序列”或出現在雄性(Y)染色體上的獨特DNA序列。

當把這些樣本與警方建立的多代家譜檔案相比對時,警方就有能力將某個未知男性的DNA樣本溯源到某一特定家庭,甚至個人。

在本報告中,我們記錄了2017年末至2020年4月期間,在中國22個行政區中的(不包括香港和澳門)一百多個城市中數百個警方DNA數據採集活動。證據顯示,在一些地方,對學齡前兒童的血液採樣已經開始(圖2),甚至在新冠狀病毒(Covid-19)大流行期間仍在繼續。

圖2:2019年6月,福建省下白石鄉超過1,500份幼兒園和小學生血液樣本採集之一

來源:2019年6月4日古港黃崎微信:下白石派出所大力開展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建設工作。

該計劃的規模和性質令人震驚。我們估計,自2017年底以來,中國各地的主管部門都在設法從5-10%的男性人口(約3,570萬人)中採集DNA樣本(圖3,請參閱附錄3)。這些普通公民無權拒絕對他們的DNA採集,也無權過問對他們個人基因數據的使用。這種針對刑事調查之外的大規模強制性DNA採集違反了中國國內法和有關人類基因數據的收集、使用和存儲的國際準則。

圖3:2019年8月在四川省甘孜州藏族自治州和寧夏回族自治區中衛市濱河鄉的採血情況

來源:2019年8月20日巴塘縣公安局微信:巴塘縣公安局持續開展男性家族排查系統信息採集工作。2018年6月13日濱河治安國保網站:積極開展DNA血樣採集工作。

這個新的監控計劃使企業界受益匪淺。業界領先的中國企業和跨國公司正在為中國警方提供收集、存儲和分析Y-STR樣本所需的設備和知識產權。主要參與者包括總部位於美國的生物醫學和生物信息學公司賽默飛世爾科技,無錫中德美聯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法醫基因組學國際公司(Forensic Genomics International),閱微基因技術有限公司和海華鑫安生物信息技術有限責任公司(Highershine)等數十家中國公司(請參閱附錄4)。根據《 中國2019年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如果這些公司與公安部門合作開發新的法醫產品,其所有成果和專利都必須與警方分享。然而,這些公司持續向中國公安部門銷售其DNA產品和操作方式與他們所宣稱的旨在改善其所服務社區人民的生活品質的說法相違背。

中國國家Y-STR數據庫

2003年,中國公安部為警察的法醫工作建立了國家DNA數據庫。在接下來的十年間,警察在刑事調查期間收集了DNA樣本。

但是,到了2010年代初,中國當局開始從更廣泛的團體中進行大規模DNA數據採集。這不僅包括最先在西藏和新疆實施的計劃,還包括在其他地方更具針對性的計劃。在2014年至2016年期間,河南省公安局從530萬名男性(約佔該省男性人口的10%)中採集了DNA樣本。該省警方認為此舉措極大地提高了他們的法醫調查能力,同時加強了對河南更多人口的監控。

該項目的成功鼓勵了其在全國范圍內的擴展,2017年11月9日,公安部在河南省會鄭州市召開會議呼籲建設全國性的Y-STR數據庫(圖4)。

圖4:2017年11月河南省鄭州市公安部關於促進全國Y-STR數據庫建設的會議

來源:2017年11月10日陝西公安黨建青聯:廳刑偵局在全國Y-STR DNA數據庫建設現場推進會上作經驗介紹。

數據採集在全國范圍內迅速擴展。在2017年11月至2020年4月之間,警方主持的Y-STR樣本採集案例在中國31個行政區域(不包括香港和澳門)中的22個區的一百多個城市中都有文件記錄。

這些只是我們有直接證據的實例。考慮到該計劃的全國性,這些數字肯定被低估了。

與在男女DNA中的常染色體STR數據不同,Y-STR(Y染色體上的短串聯重複序列)僅存在於男性DNA中。它們是直接從父輩傳給兒子的,並不是與所有的後世幾代重新結合。因此,除了隨機突變外,Y-STR幾乎不會變化,一個人的Y-STR譜圖和與他有血緣關係的父系男性親屬是幾乎毫無差異的。這意味著從Y-STR數據中提取的法醫痕跡只能指向與遺傳相關的男性群體,而不能指向單個男性。

然而,當與準確的族譜記錄(家譜)和強大的下一代基因測序儀結合使用時,Y-STR分析就成為一種強大的工具。因為姓氏通常是從父親那裡繼承來的,所以擁有相同姓氏的男性很可能具有共同的父系祖先和相同的Y-STR圖譜。同樣,如果兩個男性的Y-STR圖譜相匹配,則他們的姓氏也可能一樣。因此,如果Y-STR數據庫包含大量具有代表性的DNA概況樣本和相應的家庭記錄,只要調查人員有某個男性父親、叔叔甚至第三堂表親的Y-STR數據,這個未知男性的數據就可以匹配到某個家庭姓氏或某個特定個人(圖5)。

圖5:父系男性親屬之間共享的Y-STR圖譜(英文)

來源:2020年2月25日優酷影視網:醫大女生被害案背後“功臣”: Y-STR家系排查技術是什麼。部分由ASPI翻譯至英文

對於中國政府來說,Y-STR分析提供了一種更經濟有效的構建國家基因全景圖的方法。與西藏和新疆不同,有關部門不需要採集所有中國公民的DNA樣本就可以顯著提高其基因監控能力。河南省通過採集全省10%男性的Y-STR樣本以及建立全省所有父系家庭普而達到對全省男性總數的98.71%的基因覆蓋。照此在全國范圍實施,中國當局就可以實現對全國所有男性人口的基因覆蓋。

這是非常令人不安的。在中國一黨專制體制中,整治犯罪與與鎮壓政治異議者之間沒有區別。由公安部掌控的與個體樣本及其家庭詳細記錄相關聯的Y-STR樣本國家數據庫,不僅會對持不同政見者、維權人士以及少數民族和宗教團體成員本身產生不利影響,而且對他們關聯的家庭成員也會帶來威脅。

圖6:2019年3月,陝西省綏德縣Y-STR數據庫建設會議

來源:2019年3月28日美篇網路飛報導:綏德縣公安局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建設工作動員部署及應用培訓會圓滿完成

中國政府有這樣一種悠久歷史,就是使用威脅和暴力手段對付其目標家庭以消滅任何共產黨的對立面。由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和《紐約時報》獲得的洩露文件顯示,新疆當局在當地再教育營中收集了被拘留者家庭成員的信息,而被拘留者的釋放取決於他們在外面的家庭成員的行為。對家庭成員的鎮壓遠遠超出了新疆本省。著名維權律師的父母和子女以及海外政府批評家的兄弟姐妹經常受到中國警察的拘留和酷刑。

逼迫異議人士家人為異議人士的行動付出代價,這一招殘酷但有效地增加了人們的抵抗成本。一個由警方掌管的包含生物特徵樣本和所有中國父系家庭詳細多代家譜的Y-STR數據庫極有可能增強國家對異議人士家庭成員的打壓,同時進一步破壞異議人士和少數民族團體的公民權和人權。

圖7:2018年3月,遼寧省漢家村一家庭族譜記錄;2018年8月,陝西省渭南警察正在對家庭記錄問題進行討論

來源:2018年3月15日美篇網:臥龍派出所深入開展Y庫建設;2018年8月10日華州刑偵網:落實合陽會議精神,華州區公安局赴富平實地學習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建設

我們也發現中國研究人員對法醫DNA表型越來越感興趣。這種對DNA樣品的計算分析(也稱為“生物地理血統推論” )使研究人員能夠推測未知樣品的生物地理特徵,例如頭髮和眼睛的顏色、皮膚色素沉著、地理位置和年齡。中國科學家一直走在研究這些有爭議的方法的最前沿,這些方法據稱能夠辨識出樣本是否屬於維吾爾族還是藏族,或是其他族裔。雖然科學家對此提出了發生潛在種族歧視的警告,但是中國的科學家們仍舊繼續利用這些方法幫助中國警方對少數民族人口進行更進一步的監控,與此同時,中國和外國的公司也競相向中國警方提供此類工具以方便警方工作。

圖8:2020年4月陝西省西安市和2019年2月陝西省銅川市的採血現場

來源:2020年4月2日美篇網:鄠邑分局刑警大隊技術中隊全力保障Y庫建設工作順利進行:2020年4月2日美篇網:陳家山派出所追赶超越,全面完成Y庫信息採集任務

一個包含數千萬普通中國公民基因信息的國家數據庫顯然是中國政府及其公安部已有的不受制約的權力擴張。中國公民已經處於廣泛的監控下。即使在西藏和新疆以外,中國各地的宗教信徒和公民請願者也被添加到警方的數據庫中以便對他們的活動進行跟踪,而監控攝像頭已廣泛遍布在全國農村和城市地區。強制性生物數據採集的擴張只會加強中國對其公民人權的破壞力。

建立全面的社會管控

中國當局已經為其大量採集全國各地的男性DNA樣本找出了一系列理由。其中一些說辭可在以下福建莆田市公安局於2019年4月1日發布的在線通知中看到:

從這一則在中國互聯網上發布的消息以及其他類似通知中,我們很難估測出這些活動背後的主要動機。然而,有明確跡象表明,當局是衝著這些計劃中涉及法醫和社會控制的方法(通常稱為構建“男性血統檢查系統”)而去的。湖北《人民日報》 2019年11月18日的一篇文章指出:

目前,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建設工作是當前公安部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的重點工作。通過對男性家族進行圖譜繪製、生物檢材提取、樣本採集建庫等基礎性工作,進一步了解和掌握男性人員信息,從而加強男性遺傳標記DNA技術的應用,不斷提高違法犯罪人員排查篩選效率,全面提升公安機關偵查破案能力和社會管控能力,實現刑事技術破案效率的最大化。

乍看之下,中國警方似乎正在進行法醫調查工作,因而對當地男子進行大規模篩查。所謂的“ DNA撒網”有所聞但很罕見:2012年,在調查1999年的一起少女強奸謀殺案時,荷蘭警方通過臉頰拭子採集了6600名男性志願者的Y-STR數據;在2011年一名意大利少年的謀殺案中的刑事調查過程中,採集了16,000名男子的Y-STR數據。

然而,這樣的大規模篩選是極富爭議的。法醫遺傳學政策倡議會和愛爾蘭公民自由委員會都指出,來自警察的壓力可以將“自願”提交樣本轉變為強制性行為,而美國公民自由聯盟則譴責美國警方主導的DNA撒網採檢,稱其“嚴重侵犯個人隱私”。在此類大規模篩查中,最佳方式是DNA樣本的採集應與特定的犯罪調查有關,樣本來自於該調查涉及的犯罪發生地所限區域的志願者,同時,樣本應在調查結束後銷毀。

中國政府的男性DNA數據採集計劃違反了所有這些原則。在我們研究的數百例由警方主導的大規模DNA採集案例中,無一例的數據採集被描述為正在進行的法醫調查工作的一部分。沒有一個DNA樣本的男性提供者被定義為犯罪嫌疑人或潛在罪犯的親屬。最後,中國的專制政治制度使得人們不可能拒絕警方採集DNA樣本的要求。

圖9:2019年8月在河南省開封市的採血(截圖)和2018年10月在內蒙古的鄂爾多斯市的採血(視頻的靜態圖像)

來源:2019年8月14日美篇網:花營所多項舉措完成DNAY庫採血任務;2018年10月24日美篇網:阿爾巴斯派出所積極開展Y庫建設採血工作

取而代之的是,中國政府的國家Y-STR數據庫似乎是加大全面社會管控和研發個人多模式生物特徵檔案工作的一部分。

那些檔案可以使國安人員將個人信息鏈接到生物特徵檔案,包括DNA樣本、視網膜掃描、指紋和聲音記錄等。鏈接建立完成後,這樣一個系統就可以使中國警方利用未知樣品的生物特徵數據來識別個人信息。

跟早期在西藏和新疆開展的運動一樣,DNA的採集可以在各種地方進行,包括私人住宅、學校、街道、商店和鄉村辦公室(採集過程的完整說明見附錄2)。但與這兩個地區不同的是,當前的計劃似乎針對所有中國成年男子和男孩,並不考慮其種族或宗教信仰。然而,某一案例顯示出,警察在當地文化活動中有專門針對回族穆斯林的行為,這可能是新疆反穆斯林運動的一種延續(圖10)。

圖10:2018年9月在浙江省金華市的一處私人住宅中,以及2019年10月在湖北省十堰市回族社區中心的DNA樣本採集

來源:2018年9月28日浦江縣公安局:縣公安局白馬派出所到轄區開展血液採集工作;2019年10月10日和諧湖北口微博:湖北口派出所利用回族群眾聖紀節日,給到場回族群眾做法制安全講座,並採集男性血樣

數據採集規模巨大,一個地方就採集了上萬的DNA樣本。在山西省長治市屯留縣,地方當局建議從36,000名男性中採集血液樣本,約佔該縣男性居民的26%。在河北省唐山市樂亭縣,從該縣320,144名人員中收集56,068個樣本;一份建設湖北省咸寧市咸安區的Y-STR數據庫的招標書中稱,從該地區大約30萬男性居民中收集了40,000份血液樣本。以上這些數字(僅佔中國政府當前DNA採集計劃總規模的一小部分)就已體現了警方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針對性DNA撒網採驗。

更令人不安的是,兒童被強制採集DNA樣本(圖11)。與任何刑事調查無關,警方已從中國各地學校採集了學生血液樣本,包括陝西、四川、江西、湖北、福建和安徽。在福建的一個鄉鎮,就從當地幼兒園和小學採集了1500多份學生的血樣。某些情況下,教師被徵募來協助DNA的採集。

圖11:2018年11月江西省鄱陽縣和2019年3月湖北省鄖西縣學生採集血樣

來源:2018年11月14日溪小學網:積極配合做好學生DNA樣本信息採集工作;2019年3月22日上津鎮九年一貫制學校:安全管理:上津鎮九年一貫制學校積極配合做好DNA信息採集工作

這些事實與2017年《華爾街日報》的一項調查相符,該調查發現四川省犍為縣農村的警察在不加說明的情況下採集了男生的DNA樣本(圖12)。這顯然違反了《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十六條(中國是該公約的簽署國),有關反對“任意或非法干涉[兒童]隱私” 以及警察對弱勢青少年濫用權力。

圖12:2019年9月四川省什邡市和2019年10月陝西省漢中縣的警察進行DNA採集

來源:2019年9月12日什邡市人民政府:師古初中積極配合公安民警做好青少年DNA樣本採集工作;2019年10月12日東方諮詢:鄭區這個小學,開展了學生DNA樣本採集

在無警方調查背景下取得了成年和未成年男性的DNA樣本的同時,數據樣本會永久存儲在公安部的國家公共機關DNA數據庫中(圖13)。

圖13:國家公安機關DNA數據庫屏幕(截圖)

來源:北京海鑫科金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安機關DNA數據庫應用系統

就像美國聯邦調查局的聯合DNA索引系統(CODIS)一樣,中國的國家數據庫允許將警方採集的DNA樣本與全國數百個地方和省級數據庫中存儲的樣本進行比較。為增強針對中國人口種族特徵的區別對待能力,該數據庫還包含其他核心STR基因座(染色體上的位置)。

中國政府的DNA數據庫為公安部領導的“金盾工程“旗幟下不斷發展的國家監控項目提供信息。該項目旨在將數百萬中國公民的個人信息,包括法醫和個人數據,提供給全國的地方警察。據為公安部建立Y-STR數據庫的公司海華鑫安生物信息技術有限責任公司(Highershine Biologica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Ltd)網站介紹,該公司的數據庫可以將DNA數據與存儲在全國個人戶籍數據庫系統和綜合警務數據庫系統中的中國公民非基因數據進行比對,這兩個系統都是中國金盾工程的一部分(圖14)。

圖14:海華鑫安全國公安機關男性家族祖籍調查系統

來源:北京海華鑫安生物:全國公安男性家族排查系統採集用戶端

已經有證據表明,這個新的DNA數據庫正在與其他形式的國家監控和“維穩“社會控制行動相整合。四川省的地方官員已經將Y-STR的數據收集與“銳眼工程“項目聯繫起來,該項目是一個旨在將視頻監控擴大到農村和偏遠地區的國家監控項目。中國的安科生物工程公司也說要建立一個“DNA天網”,顯然這是暗指又一個國家監控計劃。

公司合謀

中國公司和跨國公司正與中國當局緊密合作,研發新的、更複雜的基因監控模式。根據平安證券的數據,中國法醫DNA數據庫市場每年產生的銷售額為10億元(1.4億美元),總價值約為100億元(14億美元),競爭相當激烈。雖然跨國公司目前在設備銷售中占主導地位,但國內企業正在取得重大進展,中國政府的《中國製造2025》戰略將生物技術列為關鍵行業。已知有二十多家中國公司和跨國公司向地方當局提供了Y-STR的設備和軟件(見附錄4)。

國內Y-STR分析試劑盒的主要生產商之一是中德美聯(AGCU Scientech Inc),該公司是中國最大和發展最快的生物技術公司之一安徽安科生物工程(集團)有限公司的子公司。AGCU的創始人、安科的副總裁是鄭衛國博士,他曾在美國賽默飛世爾下屬公司應用生物系統( Applied Biosystems)和其他公司工作,2004年受公安部邀請幫助開發中國政府的DNA數據庫,2006年根據千人計劃在無錫市成立了AGCU。他現在擔任此次中國政府人才招聘計劃的專家評委,並多次獲得國家頒發的科學和愛國貢獻獎。

AGCU與中國各地公安局合作申請Y-STR檢測試劑盒專利,並於2018年與美國生物技術公司Verogen達成獨家經銷合作協議,在中國銷售Illumina新一代DNA測序儀。目前AGCU正在公安部組織的國內外交易會上積極推廣Illumina新一代解決方案(圖15)。

圖15:2018年8月,江西省萍鄉市公安局,一位AGCU工程師在介紹Y-STR數據系統

來源:2018年8月17日美篇網:鄉市公安機關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建設工作推進會暨“家系工匠”培訓班

其他參與者包括法醫基因組學國際公司,該公司是北京基因組研究所集團–一家業務範圍日益全球化的公司的全資子公司。2018年8月,法醫基因組學國際公司與西安市公安局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它與其他公安局已經合作共建Y-STR數據庫,這是國家計劃的一部分。另一家公司是閱微基因技術有限公司,是一家領先的生命科學公司,在哈薩克斯坦有一個聯合基因實驗室,該公司已經贏得了為公安局提供Y-STR檢測試劑盒和數據庫建設服務合同。

北京海信科技有限公司也為公安部提供Y-STR數據庫解決方案。該公司由前中國人民解放軍退役軍人劉曉春創建。公司開發了一系列大數據生物識別監控產品,用於收集、存儲和分析指(掌)紋、面部掃描和法醫DNA樣本(圖16)。其Y-STR數據庫自詡可以“與國家DNA圖書館無縫連接”,可以“提供智能家譜圖”,已被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公安局使用。

圖16:海信科技的Y-STR數據庫族譜圖功能

來源:京海鑫科金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網:STR數據庫應用系統

一些全球領先的跨國公司也在為中國各地的公安機關提供DNA測序儀和其他法醫應用技術。其中包括賽默飛世爾科技和Eppendorf公司的中國子公司。當然,賽默飛世爾科技在各公司中表現最突出。

這家企業巨頭在中國有5000名員工,佔整個公司2019年全年250億美元營業收入的10%以上。

有文件記錄顯示該公司參與了新疆生物識別監控項目。賽默飛世爾已經發誓停止在新疆銷售人體識別產品,但知道該公司廣泛深入參與了公安部的國家DNA數據庫項目的人卻不多。

在國家Y-STR數據計劃啟動前一周,賽默飛世爾的代表與中國學者和警官們一起參加了中國法醫科學會於2017年11月1日至3日在四川成都召開的會議(圖17 ),從會議現場發言記錄可以明顯感知賽默飛世爾與公安部在改善警方對Y-STR數據收集方面的密切合作。

圖17:2017年11月四川成都,賽默飛世爾代表介紹為中國市場設計的法醫Y-STR試劑盒

來源:2017年11月8日,騰訊視頻: 鍾昌博士

賽默飛世爾公司研究員鍾昌博士在一次演講中,他描述該公司的兩個DNA試劑盒–VeriFiler Plus PCR擴增試劑盒和Yfiler Platinum PCR擴增試劑盒– 是為了滿足公安部增強對中國人口民族構成的區別對待能力而專門開發的。更令人不安的是,賽默飛世爾公司的華夏PCR擴增試劑盒是為專門識別維吾爾族、藏族和回族的基因形態而開發的。

這種試劑盒在目前全國專門對普通男性Y-STR的採集計劃中大顯身手。作為構建男性血統調查系統和Y-STR數據庫項目計劃的一部分,許多地方公安機關都購買了賽默飛世爾Y-STR分析試劑盒。

賽默飛世爾公司可能會對這些銷售進行辯護,正如該公司在2017年對人權觀察組織辯稱的那樣,他們“不可能監控其生產的所有產品的使用或應用“,這個理由也許是真的,但該公司清楚地知道其產品是如何被使用的,同時他們還在其中文宣傳材料中積極宣傳與中國警方的密切合作。在賽默飛世爾前中國業務主管、現任專科診斷部總裁詹盧卡·佩蒂蒂(Gianluca Pettiti)的簡介中,該公司自詡道:”在中國,我們公司為國家DNA數據庫的建設提供了巨大的技術支持,已經幫助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DNA數據庫。”同樣,在2018年,該公司產品經理高級主管麗莎·卡蘭德羅(Lisa Calandro)談及了該公司為了迎合中國市場而”中國化”其法醫科學產品線。

即使跨國公司反對將其基因產品的使用當成是中國監控系統的一部分,新的立法也使這些公司面臨著充當專制打壓的僕人角色的風險。根據中國2019年的《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合作研究項目中產生的任何專利必須在外資和中資實體間共享。

這意味著,如果中國或國際生物製藥公司與公安部門合作,其研究成果和專利必須與警方共享。此外,《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第16條賦予中國國家實體全面的權力,可以出於“公共衛生、國家安全和公共利益“的考慮,使用公共或私人研究人員建立的DNA數據集。

這意味著,在中國的任何基因數據或運作都可能被中國當局以這些公司可能從未想過的方式使用。

侵犯人權

中國政府的基因監控項目違背了國際人權準則,不符合人類基因材料最佳處置操作。《聯合國世界人類基因組與人權宣言》第9 條規定,”在國際公法和國際人權法範圍內,出於迫不得已的原因,法律才能對同意和保密的原則加以限制“, 而《聯合國世界人類遺傳數據宣言》第12 條規定,在“民事、刑事或其他法律程序中” 收集基因數據的應“遵循符合國際人權法的國內法律“。

中國政府的DNA 撒網採驗計劃也明顯違反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有關禁止“任意或非法干涉“個人隱私的規定,同時也違反了《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中國是簽署國)的第16 條反對“任意或非法干涉[兒童]隱私“的規定。

該計劃特別在三個方面侵犯了中國公民的人權:

1、缺乏法律授權

目前強制採集非刑事罪犯生物樣本的行為未經中國法律的授權。2018年《刑事訴訟法》修訂版第132條規定只允許在刑事調查期間採集被害人或犯罪嫌疑人指紋、血液和尿液樣本。中國當局知道這個問題的存在。中國學者和專家警告說,警方在刑事調查之外採集生物特徵樣本缺乏明確的法律依據,其他學者也提醒說,強制採集會引起大規模的社會動盪。

圖18:2019年2月陝西銅川採血(截圖),2020年1月陝西西安採血

來源:2019年2月20日美篇網: 王家砭派出所紮實開展開學校園安保執勤工作; 2020年1月14日美篇網: 零口派出所結合“百萬警進千萬家”活動,深入轄區開展男性“Y”系血樣採集工作

中國強制採集DNA樣本在過去就曾引發過爭議。2013年在校園連環盜竊案發生後,警方對3600名大學男生進行大規模的DNA篩查,當時有人譴責警方過度篩查,違反了中國的《刑法》。在2018年討論建立全國性的Y-STR數據庫時,來自湖北警官學院的裴煜警告說,從普通平民身上“大規模強制採血“將違反中國國內法和國際規範,他稱,對中國當局來說,這種做法將成為主要的法律障礙。

警方通告和社交媒體上的帖子清楚地反映出當局擔心會遭到潛在的反對和駁斥。輿論宣傳敦促公眾合作,同時警方被告知要針對消除人們對採血的疑慮小心地進行宣傳工作。但網上的帖子卻顯示人們對這一計劃的法律依據仍存質疑。

2、缺乏知情同意

在刑事調查之外,自願提交基因樣本要求取得事先、自由和知情的同意。中國政府目前的Y-STR數據強制採集計劃並不是任何刑事調查工作的一環節。同時,在本報告所查閱的資料中,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中國當局在收集Y-STR樣本之前徵求了人們的同意;那些樣本提供者也無法得知這一計劃會如何將他們及家人置於更廣泛的國家監控體係以及給他們帶來的什麼潛在危害。

圖19:2019年10月江西省上饒市採血(截圖),2019年1月陝西省西安市藍田縣采血

來源:2019年11月1日美篇網:仙山小學:區公安局到校進行血樣採集; 2019年1月30日美篇網:爭創“平安鼎”藍田公安在行動: 年終歲尾春節至,公安民警守平安

警方對DNA採集計劃的目的解釋自相矛盾或含糊其辭。例如,2019年一位當地居民在一個社交媒體帖子中說他不明白為什麼採血的目標是村里的男性,其他帖子表達出了對強迫提供生物樣本的擔憂。一位網友在2018年年底發帖說,男性在申請變更居住證時被要求向警方提交血液樣本。警察權力擴張(包括法律和法律外的權力)使得在中國沒人能對採集生物識別數據的要求說不。

3、缺乏隱私

儘管有些人保證個人信息將受到保護,但警方擁有利用基因資源的廣泛權限。在西藏和新疆, 被作為免費“全民體檢“計劃其中一項而採集i的DNA被用來加強對這些少數民族人口的生物監控,而那些DNA樣本提供者對此毫不知情。法律專家和普通公民也對Y-STR樣本採集過程中缺乏有效的隱私保護表示擔憂。

圖20:2019年3月山東省煙台市和2019年4月陝西省榆林市採血情況

來源:2019年3月28日水母網:海陽市小紀派出所: 對Y庫建設工作進行查漏補缺; 2019年5月7日美篇網:子洲縣公安局三川口派出所近期工作動態

網上的帖子指出,警方在刑事調查之外的採血行為構成了對個人隱私的侵犯。一位父親在帖子中說,警察威脅他說,如果他不為他的孩子提供Y-STR樣本,就會取消他的居住許可這位父親寫道,當他對這個項目的目的表示困惑時,他被反問: “難道你不相信政府嗎?”

全國性男性DNA採集計劃不僅嚴重挑戰那些已在數據庫有存檔的人的隱私權的,而且也損害了他們親屬的隱私權,因為他們的親屬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個人信息已被納入警方創建的家譜檔案中, 而家譜檔案建設正是該採集計劃的內容之一。

當拿中國政府的DNA採集計劃與其他兩個國家的計劃相比較時,就更加說明了這些有關合法性、同意授權和隱私權的擔憂是有理由的:一是英國的國家DNA數據庫,該數據庫直到最近才存儲了僅僅是涉嫌(但未定罪)可記錄的犯罪的人的DNA樣本;另一個是科威特2015年的一項法律,該法律本想要求所有居民和遊客向科威特政府提供DNA樣本。這兩個案例都引起了很大的爭議。

在歐洲人權法院2008年的一項裁決中,英國的計劃被認定為“無法在的公共利益和私人利益競爭中找到公平點”。同樣,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16年在對科威特的定期審議時提出了對科威特計劃的擔憂,指出該計劃具有“強制性和廣泛性”、”在是否有必要製定保障措施來確保保密性和防止濫用DNA樣本方面缺乏明確性” 以及“缺乏獨立控制“。

在這兩起案例中,採集系統都被大幅縮減或完全取消。在英國,歐洲法院的裁決導致英國於2012年出台了《保護自由法》,隨後銷毀了無罪人員的176萬份DNA檔案。在科威特的案例中,該國最高法院在2017年最終認定該法律違反了憲法對個人自由和隱私的保護。

我們很容易將對英國和科威特DNA計劃的批評用在中國政府目前的大規模DNA採集行動上,但是要取得相同的結果卻是極不可能的。中國沒有能夠制衡中國政府、共產黨和國安部門權力的獨立法院。中國政府也不接受國際人權組織對其早期大規模DNA採集計劃的批評。最後,中國的專制政治制度缺乏新聞自由,沒有反對派政黨和強大的公民社會來公開挑戰該計劃的合法性。

建議

DNA分析當下被認為是警方取證的黃金標準。近期DNA測序和大數據計算方面的創新使得生物特徵樣本的分析過程更加低成本高效率。然而,法醫DNA 的採集也與警察權力濫用有著關聯,甚至商業家譜網站也可能導致那些自願上傳數據的人的親屬們喪失基因隱私。為了防止可能的濫用,對生物特徵數據的警方強制採集和存儲必須嚴格限制在那些被定有嚴重刑事犯罪的人身上。

正如此報告的詳細描述,沒有證據表明中國當局遵守這些標準。

由於不受警察權力的製約,中國政府的警察管控DNA數據庫系統正在將本已無處不在的監控擴展到整個社會,增強了歧視性的執法行為,進一步損害了中國公民的人權和公民自由。

在新疆和西藏初試鋒芒的生物識別監控和政治壓迫工具現在正向中國其他地區輸出。

根據我們的報告,ASPI建議如下:

  • 中國政府應立即停止對中國普通公民DNA樣本無差別強制性採集,同時銷毀已採集的生物樣本,並從法醫數據庫中刪除無嚴重刑事犯罪判定人員的DNA檔案資料。
  • 聯合國隱私權問題特別報告員應調查與中國政府DNA數據採集計劃和更廣泛的生物監控計劃有關的可能的侵犯人權行為。
  • 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應考慮對在中國市場上銷售的與法醫DNA採集、儲存和分析有關的設備和知識產權實行更嚴格的出口管制。
  • 生物技術公司應確保其產品和服務遵循國際最佳行為守則,不要助長中國的人權侵犯行為。一旦發現有侵權行為,就必須暫停與中國國家機關的銷售、服務和研究合作。

原文鏈接

中文版本:基因組監控—中國撒網採驗計劃內幕
英文版本:基因組監控—中國撒網採驗計劃內幕

翻譯報導:Sarathecat
校對整理:人間四月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5732 additional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2946/ […]

0
trackback
4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2946/ […]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