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NIH、FDA停止羟氯喹臨床試驗看利益對人性的摧殘

作者:亞倫

6月20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簡稱NIH)宣布已經停止羟氯喹的臨床測試。研究院稱,根據測試結果,羟氯喹即使沒有副作用,但對治療新冠肺炎也基本沒有(unlikely)效果。

WHO世界衛生組織也宣布放棄團結試驗的執行小組決定,在試驗中暫停使用羟氯喹類藥物,同時對安全數據進行審查。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15日取消了羟氯喹用于治療新冠肺炎的緊急使用權,理由是缺乏證據證明該藥物對治療新冠肺炎有療效,且該藥物的潛在風險較大……

我們知道中共挑起的超限戰早已拉向到了學術界,WHO早已淪爲中共的爪牙,譚書記爲病毒的傳播是立下汗馬功勞的。

這次NIH跟WHO步調一致,抹黑羟氯喹對新冠無效。關于羟氯喹的真實戰績是印度4300多名一線醫護人員吃羟氯喹作爲預防藥物,其中有45名測試呈陽性,後來康複了,剩余的沒有一個人感染;埃及衛生部長也驗證了。川普總統仍然是羟氯喹絕對擁護者也是藥物有效最大的見證者,試想一下,在中共一波又一波精准投毒的前提下,無數政客名人中招感染,反而川普總統一再的測試結果成陰性。

羟氯喹真的是面對新冠病毒的神藥,而且價格低廉,因爲是老藥專利保護期已過,未來羟氯喹會有巨大市場(據消息稱中共已經開始開始對羟氯喹大量增産),對其他所有的新藥産生巨額潛在利益損害。美國醫師和藥師協會聯名起訴FDA因其阻撓羟氯喹的使用,只有在最前線的醫護人員,廣大的從新冠病毒康複的群衆才是最知道事情本質。這是NIH和WHO故意在政治上打擊川普總統,要將疫情的鍋甩給川普總統的卑鄙伎倆。

《路德社》分析這是國際組織和美國專業組織的行爲在政治化,這些領導人因爲巨大的利益關系而蒙蔽了自己的良心,而且和中共搞利益輸送搞勾兌。羟氯喹的有效性,羟氯喹的廉價親民,嚴重打擊了相關藥企和機構的利益,因爲圍繞病毒未來將是巨大産業鏈。 NIH有巨大利益鏈,新冠項目研究,NIH要進行相應撥款。如果承認羟氯喹有效,利益鏈就斷掉,便宜的羟氯喹是相關集團的絆腳石。WHO世界衛生組織對于羟氯喹是停止後來又恢複,就是這麽翻來覆去。

不管在哪個國家,哪種信仰,沒有制度和輿論的監督,人性是經不起利益誘惑的。

NIH無論從經濟利益還是政治利益上都腐敗極深,一開始就在各種政策建議中誤導川普總統,比如建議無須旅行禁令等。WHO是玩學術花招,進行有傾向性地引導,比如“羟氯喹會導致心律不齊”的副作用,定量問題,病人選擇方面的傾向性(比如選擇晚期病患的治療效果)等。FDA不讓醫師在新冠病毒上開羟氯喹,給醫師執業造成了很大麻煩和法律風險。

羟氯喹是一個新的殘酷戰場。包括學術的腐敗,利益鏈的打破,白左的政治利用,配合中共投放並擴大病毒搞死美國和世界的野心。

要堅決杜絕學術機構被中共深度的滲透和巧妙的利用,變成中共和其幫凶散播假信息的舞台,利益的驅動致使人性的摧殘。

小知識補充:

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隸屬于美國衛生與公衆服務部,是美國聯邦政府中首要的生物醫學研究機構。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爲美國衛生與公衆服務部直轄的聯邦政府機構,其主要職能爲負責對美國國內生産及進口的食品、膳食補充劑、藥品、疫苗、生物醫藥制劑、血液制劑、醫療設備、放射性設備、獸藥和化妝品進行監督管理等。

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在瘧原蟲對氯喹仍有療效的地區,會使用羟氯喹預防及治療瘧疾。此外,羟氯喹也用于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紅斑性狼瘡和緩發性皮膚病變紫質症。 羟氯喹在 1955 年核准于美國治療使用。此藥名列世界衛生組織基本藥物標准清單,意即認可爲醫療系統中最有效且安全的必備藥物。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41816/ […]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