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王振華猥褻看中共淫亂治國

By 2064
2020-06-21

2020年6月17日,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對王振華、周燕芬猥褻兒童案作出一審判決,以猥褻兒童罪分別判處被告人王振華有期徒刑5年,被告人周燕芬有期徒刑4年。法院稱“王振華用的是手指,與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觸;這不屬於在公共場所當眾實施犯罪,也不具有其他惡劣情節”。王振華提起上訴請求二審判決他無罪,他辯稱“我作為長輩,不能抱抱孩子嗎?“ 同犯周燕芬表示被害人處女膜破裂屬於“陳舊性破裂”,與王振華無關。一個控超700億財富的大佬花10萬元讓人從外地帶小女孩到酒店房間,只是以長輩的身份摟摟抱抱?

面對如此輕判,面對這喪盡天良的辯詞,線民憤怒了,表示有錢人真是可以為所欲為,有人甚至要懸賞在獄中將其閹割。可是屁民的憤怒有用嗎?我們一直在憤怒,但我們憤怒的聲音連個屁都不是,多少年來這種令人髮指的猥褻兒童事件不斷發生,一次次刷新我們的底線。身為律師的鮑某鑽法律的空子,對剛滿14周歲養女控制在公寓內進行性侵;安徽潛山一小學校長性侵9名女童,最小僅6歲;蘭州派出所副所長涉嫌嫖宿數十名幼女;河南鎮平縣政協副主席涉嫌強姦數十初中女生;59歲小學老師強姦11歲女學生致其懷孕;遼寧一富翁連續強姦8名少女,買通公安後逍遙法外;更有人以“童星招募”為幌子,誘騙受害女童拍攝淫穢視頻,實施“隔空”猥褻…….國家權力部門和黨媒每次都會配合我們的憤怒表示要嚴懲罪犯,但類似讓人痛心疾首的事件一再重演。

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將針對兒童的性犯罪列為重罪。在美國,家中藏有兒童色情照片都屬於犯罪行為,對性侵兒童判罰監禁最低25年,最高可至死刑。凡是涉嫌性侵兒童的罪犯,其個人資訊都會被登記在任何人都可以查閱的開放的系統中,並用電子腳鐐來限制犯罪分子的活動。相比之下,天朝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令人唏噓。反觀中共特色的 “嫖宿幼女罪”規定,與未滿14歲幼女發生性行為的男子,如果能夠“證明”自己向幼女支付了報酬或其他補償,獲得的懲罰比強姦年齡較大的女子的罪犯更加寬鬆。對此還誕生出一個中共特色的司法解釋:行為人確實不知對方是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雙方自願發生性關係,未造成嚴重後果,情節顯著輕微的,不認為是犯罪。嫖宿幼女罪不但量刑太輕,這個罪名還是對受害人的誣衊,用個“嫖”字就把責任推給了受害的幼女,指稱她們賣淫成為雛妓。如此以來,手握公權力的禽獸可以堂而皇之地姦淫幼女,即使事情敗露也可以用”嫖宿幼女”的罪名,從輕發落。 再加以佯裝不知對方是“幼女”,連“犯罪”都算不上。嫖宿幼女罪”成為權錢階層的“保護傘”和“免死牌”。除了匪共,怕是找不出更壞的幫派組織是這樣對待本國國民中特別需要得到保護的群體的了。

當世界文明發展到了今天,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仍然是一個封建奴隸制社會。在中國,未成年幼女從來沒有成為被保護的對象,她們根本就是權貴階層的泄欲物件。他們琢磨著食用在女孩陰道裡泡過的紅棗(陰棗)而吸陰壯陽,他們憧憬著與處女性交提高性能力,他們迷信著給處女破“處”而提升為處長。權貴階層玩幼女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它甚至還被美其名曰為“雙修”。 他們還有紅藍黃幼稚園為其不斷輸送處女。如果能到王教宗陳波切的俱樂部參加雙修,那不僅不是犯罪,而是一種榮譽。從這個角度上講王振華被判5年應該心有不服。王猥褻兒童肯定不是第一次,而中共對此更是瞭若指掌。根據中共的一慣作風,我推測王振華有今天的遭遇有兩種可能。一是在難以支撐的經濟形勢下,為解燃眉之急,逼王交出資產,目的不在其命。二是因為黨派鬥爭,王成為棄子,或者被另一方成為利用的突破口。

中共統治中國70年,他們為了自己的私欲,如同魔鬼一樣把中國變成了人間地獄。空氣被污染,河流被污染,人的心靈被污染,我們的下一代被污辱,中國大地上到處充斥著末世的淫亂象。推翻中共,中國人才能重生。

注: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ZI

6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