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共國軍方將美國視為真正的敵人

新聞來源:The National Interest

作者:Ian Easton

翻譯/簡評:Hemingway

校對:海闊天空

Page: 椰子哦耶

簡評:

這篇報導,找到了中共軍方將美國視為敵人白紙黑字的證據,卻沒有很好地回答題目中“為什麼中共軍方將美國視為真正的敵人”這個問題。

回答這個問題,就要回到中共政權的性質,和中國解放軍的性質。共產黨只能建立徹底的寄生性質的解構性政權。他們最善於運用陰謀、間諜活動過進行破壞,卻無法在其控制的社會裡真正建構、創造出新生事物。他們只是所控制社會的寄生蟲和掠奪者,也必須有可以造血的社會有機體,給其提供養料,才能維持政權的存活。因此,我們才能理解,CCP以美國為其軍事假想敵,並不是CCP戰略選擇庫中的一個選項,而是唯一選項。

半個多世紀的掠奪已經快要到了燈枯油盡的地步——一胎政策讓中共國勞動力銳減,新一代年輕人生育意願低迷,半奴隸性質的三億勞動力的“人口紅利”即將消失殆盡。在作為CCP唯一可以用來詭辯的政權合法性來源的經濟發展無法持續時,CCP必須要去更廣闊的世界尋求可以掠奪以維持其統治的養料。因此擴大政權控制範圍,進行軍事擴張,是其唯一可以續命的選擇。因為現行國際秩序,是二戰以後,美國主導下建立起來的世界秩序,所以對外擴張,實際顛覆現有國際秩序的嘗試,必然也只能以美國為假想敵。

另一方面來說,經濟發展停滯,中共要凝聚黨內力量,中共黨魁又缺乏政治家的基本素質,因此也只能更加依賴“大國崛起”的意識形態,來維護自己在黨內的地位和統治。因此,任何打擊其所為“民族自尊心”的“軟弱”和“妥協”,都會成為黨內敵人打擊他的理由。因此,在外交上,中共黨魁也沒有斡旋的選擇,“戰狼外交”是其唯一的選擇。這就加速了雙方軍事敵對的不斷升級。

從技術層面來講,本文提到了中共利用已退休或半退休的高級將領,以公開卻非官方的方式,向民眾灌輸反美意識形態。但在受到批評時可以甩鍋給“個人言論自由”。這種借刀殺人、操縱民意的伎倆,已經屢見不鮮。比如這次疫情中,在“追查病毒源頭”的媒體輿論大戰中,也是同樣的操作。用自己在海外BGY的個人、媒體、雜誌、甚至學術機構,放出不同的聲音。一是試探民意,扔一塊石頭把水攪渾。一是一條路走不通,還有佈局的其他道路,便可以輕易甩鍋,以混淆世界人民的視聽環境。只不過操作舞台,由牆內變為牆外而已。

因此,任何寄希望於中共能遵守任何文明社會規則,變成正常政權的認知,都是天真且脫離實際的。中共對美的敵對,是由其政權性質決定的。只有消滅共產黨一種選擇,才能真正解除西方社會的威脅。任何綏靖色彩的政策,都是養虎為患,將更大的難題丟給後人罷了。但若是等不到那一天,全世界已經被CCP滲透蠶食殆盡,那麼也就是現代文明消亡之時。

在這現代文明生死存亡之際,更凸顯出文貴先生領導的爆料革命的偉大。爆料革命不僅是被CCP奴役的十三億中國人的“吹哨人”,也是全世界人民的時代“吹哨人”,為世界及時敲響了警鐘。因此Gtv,Gnews,也在這個媒體已經不再報導真相的時代,肩負著“揭露真相”,“匡扶正道”的使命。

為什麼中共國軍方將美國視為真正的敵人

實際的情況就是,中共黨衛軍軍官接受的軍事訓練,便是以美國為假象敵。他們以此為前提和基礎,計劃並採取行動。

你需要記住:對中共國軍事著作的初步評估表明,中共黨衛軍正在開展針對美國政府和軍方的,長期的且集中部署的戰略欺騙行動。儘管中共的宣傳塑造了一個相對溫和友好的中共國的形象,但中共黨衛軍內部的著作,則是擁護一種從根本上與美國的價值觀和利益敵對的原則。

2017年12月,美國政府發布了新的《國家安全戰略》。這份引人注目的文件稱中華人民共和國(PRC)為“修正主義政權”,旨在“塑造一個與美國價值觀和利益相相對立的世界”。一個月後的2018年1月,五角大樓發布了非機密版本的國防戰略,其中指出“中共是戰略競爭對手”。由於有了這些文件,我們現在得以知曉,美國軍​​方以及更廣泛的國家安全界如何看待中共。

這就是中共軍方作為一個機構看待美國的方式。的確,北京有許多穿制服的不同官員發出不同的信息。這些信息很混雜,甚至有時自相矛盾。他們似乎想傳達的總體信息是:中共軍隊對美國懷有良性而和平的意圖,但有時,他們也必須對其他國家造成的破壞穩定的事件做出積極回應。

對中共權威消息來源的初步評估表明,北京正在利用國際上對其軍備的更多關注(以及與其的接觸)來精心策劃戰略欺騙行動。儘管中共軍方的對外宣傳往往會否定或淡化中美之間的戰略競爭,但其內部的敘事筆墨,常常是尖刻且反美的。現實情況是,中共黨衛軍(PLA)將美國視為對手並以此採取相應動作——同時,也盡其所能誤導美國官員感到安心而不是威脅。

中共統治的透明度從來都是個問題。在最新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World Press Freedom Index)中,《無國界記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將中共描述為“地球上的主導審查者和新聞自由掠奪者”,並給北京打出了176分(總共180分),位居倒數第五。然而,儘管可能很難評估在中共宣傳中出現的特定信息的有效性,但想要找到寬泛的敘事主題相對容易。不僅中共官媒體不會告訴人們國內外發生的一切,還會告訴他們如何解釋和選擇報導的事件。

中共的軍事著作提供了許多觀點。與美國不同,中共沒有專業的國家軍隊。解放軍是中國共產黨(CCP)的武裝力量,也就是黨衛軍。自1949年以來,中國共產黨組織一直在中國行使權力的壟斷。因此,解放軍的著作都必須經過嚴格的審查程序,以確保它們能“正確”地反映出中共官方的立場,然後才能發表。這一過程可確保共產黨官員在所有重要問題上保持一致。

像任何軍隊一樣,中共黨衛軍也有內部的野戰手冊、技術研究和其他書面材料。與外部的宣傳著作相比,中共黨衛軍的內部材料通常更為坦率和詳盡。中共黨衛軍對美國的官方看法是什麼?中共軍方在公開聲明的關於美國的報導,和在內部報導的內容之間有區別嗎?如果有,這意味著北京有什麼意圖呢?

中共黨衛軍的宣傳

提給普通群眾閱讀的中共黨衛軍權威著作裡,有時會對美國發表不切實際的評論,但卻避免將美國描述為其對手。這些著作沒有將美國描述為戰略競爭對手,敵對力量或敵人。而是通常使用中性或溫和的術語描述美國的行動。當它們變得更至關重要​​時,中共的軍事著作經常會間接提及美國,而不是暗示武裝衝突的可能性。

例如,中共國防部發布的最新白皮書標題為“中國的亞太安全合作政策”。該報告於2017年1月發布,暗示美國和中共之間可能存在問題,但又強調了雙邊安全關係的穩定性和建設性。在此之前,“ 2014年中國軍事戰略”中,提到了美國對亞洲戰略的重新平衡,但沒有表達任何明確的關切。

關於中共黨衛軍的立場,2012年中共國防白皮書的內容則更加直白。在對美國的間接批評中,白皮書裡說:“有跡象表明霸權主義、強權政治和新干涉主義正在增加……某些國家加強了其亞太軍事同盟,擴大了在該地區的軍事存在,並且經常在那裡製造緊張局勢。”

中共國在其2010年國防白皮書中再次提到美國:“國際軍事競爭仍然很激烈……一些大國已經在外層空間,網絡空間和極地地區製定了戰略,發展了即時全球定點打擊系統,加快了導彈防禦系統的發展,增強了網絡作戰能力,以佔據新的戰略制高點。”中共國2008年的國防白皮書也使用幾乎完全相同的間接語言,表達了對美國的類似擔憂。

與中共國國防部的官方聲明的溫和態度相反,許多已退休或半退休的解放軍將軍和海軍上將,公開表達強硬和反美的態度,其中許多人具有政治戰爭和情報背景。許多這樣的人經常在中共官方電視節目中擔任評論員。許多人還經常在中共官方媒體和黨衛軍出版物上發表尖刻的社論。但是,當其言論受到挑戰時,中共當局又可輕易地聲稱這些人是非權威人士,他們只是在自由地表達個人觀點。

內部觀點

中共黨衛軍的權威著作表明,中共軍方對美國的體制性觀點與鷹派評論員更為接近,而不與國防白皮書相近。對中共黨衛軍資料的研究調查顯示,中共國內的軍事出版物常將美國稱為“強敵”。該術語廣泛用於各類著作。除此,解放軍的權威出版物也竭力將美國描繪成敵對力量,並經常論證在戰時情況下對美國發動第一次打擊的可能性。

例如,中共黨衛軍在2006年出版的,由南京陸軍指揮學院的一組人員編寫的《信息化聯合作戰》教科書將“強敵的”戰略描述為“挑釁、進攻和擴張主義”。其中還寫道,美國“無視國際關係規則……利用砲艦外交,依靠自己的軍事力量擔任世界警察,以各種理由和藉口在世界範圍內推進其霸權政治。”

該書聲稱美國軍方的戰時目標清單包括中共國的主要城市、核電站、化工廠和水壩,這些目標可能會導致大量平民傷亡並給中國社會造成嚴重破壞。然後,這本書詳細描述了中共黨衛軍將如何抗擊此類襲擊並擊敗戰爭中的“強敵”。

根據中共黨衛軍軍事科學院的2013年戰時政治工作教程,因為“強敵欲尋求世界霸權並努力遏制中共國的崛起。美國對中共國的軍事干預是“不可避免的”(尤其是在針對台灣的局部衝突中), ”為了應對這個問題,該書討論了針對“強敵”的媒體、法律和心理戰的應用。若這些行動不能阻止美國的干預,作者也指出對美國航空母艦集團發動進攻的重要性。

同樣,2014年中共黨衛軍空軍教科書《空軍戰略問題研究》專篇討論了美軍對中共國構成的“威脅”,篇幅超過60頁。值得注意的是,許多被美國人視為軍事能力中的防禦能力的部分,例如預警衛星、監視雷達和導彈防禦系統,都在該教科書的威脅類別中。作者主張通過擴大中共國的洲際彈道導彈,核彈頭和戰區導彈庫存來應對“美國威脅”。作者還主張提高中共黨衛軍使用戰區導彈,電子攻擊和破壞活動的組合,對美國港口設施,空軍基地和導彈防禦工地進行第一次打擊的能力。

解讀

儘管未經證實,但我們對中共國軍事著作的初步評估表明,中共黨衛軍正在開展針對美國政府和軍方的、長期的、集中部署的戰略欺騙行動。儘管中共的宣傳塑造了一個相對溫和友好的中共國的形象,但中共黨衛軍內部的著作,則是宣傳一種從根本上對美國的價值觀和利益進攻且敵對的原則。無論中共軍方宣傳人員在國防白皮書和公開聲明中怎麼說,現實情況都是,他們以美國為假想敵,訓練中共黨衛軍的軍官,也將基於此,制定計劃和採取行動。

儘管新的美國國家戰略報告對北京的意圖進行了清晰的評估,但迄今為止幾乎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但這也表明華盛頓實際已經在對共政策上達成了共識,並準備進行長期的戰略競爭。但想將明見付諸行動,將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共黨衛軍具有重要的領先優勢。他們在很久以前,就決定成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但如果其“強大的敵人”甚至沒有察覺正在發生什麼就更好了。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