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 21世紀的芯片之戰

21世紀的芯片之戰

5
346

新聞來源:War On The Rocks

作者:STEVE BLANK

翻譯/簡評:Johnwallis

校對:Julia Win

Page: 椰子哦耶

簡評:

在21世紀,芯片就是一個國家經濟、社會活動能夠正常運轉的中樞神經,就像20世紀的石油一樣重要。控制這種高端芯片製造業的國家可以扼制其它國家的軍事和經濟力量。美國最近限制中共國華為將其內部芯片設計外包給台積電製造。作為回應,中共國可能會通過戰爭之外靈活的戰略,脅迫台積電停止為美國公司生產芯片。甚至中共國可能會對美採取更激烈措施,也可能會對台灣發起某種類型的貿易戰,或者讓這些台灣芯片代工企業遭受蓄意破壞。本文同時也探討了台積電在限制令下的選擇、中共國半導體產業的現況和雄心、及美國該如何應對中共。

21世紀的芯片之戰

21世紀控制先進芯片的製造,很可能被證明就像20世紀控製石油供應一樣。控制這種製造業的國家可以扼制其他國家的軍事和經濟力量。美國最近對中共國的做法是,限制華為將其內部芯片設計外包給台灣芯片代工企業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mpany,TSMC)(台積電)製造。中共國可能會通過戰爭之外靈活的戰略作出回應,也許會成功脅迫代工廠停止為美國公司生產芯片。如果談判失敗,中共國可能會採取激烈措施,將矛頭指向美國。在最溫和的一端,中共國可能會與台灣發起某種類型的貿易戰以確保准入,北京曾在終端高空區域防禦(THAAD)上脅迫韓國,或威脅澳大利亞,因其最近決定領導調查新型冠狀病毒起源的呼籲。在更極端的情況下,這些台灣芯片代工企業可能會遭受蓄意破壞。儘管該地區的觀察家們可能會淡化風險,但這也不是不可能的,因為這可能會被中共國用作長期以來以武力統一願望的部分理由。這就是芯片在這個時代的重要性。

無論如何,華盛頓都應該感到擔心。如果美國被剝奪了對這些代工廠的使用權,美國的國防和消費電子產業將倒退至少5年。此外,由於中共國正在投資自己的芯片代工廠,中共國可能會在未來十年或更長時間內成為世界技術的領導者。這就是為什麼看到參眾兩院的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提出250億美元來幫助美國的半導體產業是令人鼓舞的。但這應該只是一個開始。

芯片行業的半導體製造企業有兩種類型。有些(如英特爾、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在自己的工廠裡設計和製造自己的產品。此外,還有一些代工廠,製造由消費和軍事客戶設計的芯片;台積電是世界上最大的代工廠。台積電製造的芯片幾乎出現在所有的產品中:智能手機、高性能計算平台、個人電腦、平板電腦、服務器、基站、遊戲機、互聯網連接設備,比如智能可穿戴、數字消費電子、汽車,以及21世紀製造的幾乎所有武器系統。台積電生產的芯片中,約有60%是為美國公司生產的。

2012年,美國眾議院(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的一個兩黨委員會調查了中共國公司華為是否在其設備中安裝了後門,使其能夠監視設備中的數據。委員會認為,華為不能或不願解釋其與中共政府的關係,也沒有遵守美國法律,但也沒有得出是否存在這種後門的結論。不過,大多數觀察家還是認為,該公司在安全方面並不謹慎。報告建議,任何政府或承包商的系統中都不應包括華為系統。2019年,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s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將華為列入實體名單,有效地限制了向該公司出售或轉讓美國技術的行為,不過在某些情況下,該公司已經獲得了一系列豁免限制的許可。

本月,商務部要求使用美國技術和設備的海外半導體企業在向華為銷售前必須申請許可證。該命令針對的是台積電,而台積電是華為先進芯片的主要供應商;如果沒有這些芯片,華為在智能手機行業與蘋果或三星的競爭中,以及在網絡設備市場與思科等公司的競爭中,將處於劣勢。(有分析人士指出,該命令存在潛在的漏洞。)接下來,華盛頓很可能會禁止向中共國銷售用於製造芯片的設備,這些設備來自應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科磊(KLA Corporation)和泛林集團(Lam)。

台積電暫時站在了美國一邊

2020年5月,台積電宣布要在亞利桑那州(Arizona)建立一個價值120億美元的晶圓代工廠,生產一些最先進的芯片。代工廠建立起來至少需三年時間,這是世界上最貴的工廠。台積電的工廠計劃於2021年開始建設,但實際的芯片生產要到2024年才會開始。

雖然這個消息值得歡迎,如果亞利桑那州的晶圓代工廠建成後,它只能加工台積電最大的半導體製造廠約1/4的芯片產品,而且僅相當於台積電目前在台灣經營的製造能力的3% 。在台灣,他們有四個主要的生產基地,每個基地都有六七家代工廠,每年生產1300萬片晶圓–半導體薄片。相比下,他們打算在2024年在美國生產25萬片晶圓。如果美國失去了台積電,輸給了中共國,一家美國新廠並不能彌補產能上的差距。

中共國的半導體產業

十年前,中共國就認識到,作為世界低成本工廠的初步成功,即將走到盡頭。隨著中共國勞動力成本的增加,越南等其他國家可以填補這一角色。因此,中共國需要打造更先進、更複雜的產品,向美國看齊。然而,這些產品大多需要定制芯片–而中共國國內缺乏製造這些產品的能力。中共國在國內和出口市場的產品中使用了全球61%的芯片,2018年進口價值約3100億美元芯片。中共國認識到,無法製造最先進的芯片是其戰略上的致命弱點。

中共國製定了兩個計劃來解決這些問題。第一個是《中國製造2025》計劃,是國家更新中共國製造業基礎的路線圖和融資工具,從製造低技術產品到快速發展十大高科技產業,包括電動汽車、下一代計算、電信、機器人、人工智能和先進芯片。其目標是減少中共國對國外技術的依賴,在全球範圍內推動中共國高科技企業的發展。此外,為了鼓勵中共國高科技公司在中共國而不是在美國上市,中共國政府建立了自己的納斯達克版本市場,稱為上海證券交易所科技創新板(Shanghai Stock Exchang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novation Board ,STAR)。

中共國的第二個計劃是“國家集成電路計劃”,這是一個建設本土半導體產業和加快芯片製造的路線圖。目標是到2030年滿足其本土芯片需求。

別搞錯了:這些都不是那種最終不會有什麼結果的政府公告。這是一項大規模的國家努力。中共國為了成為世界上發展半導體產業的領頭羊,花費了一千多億美元。中共國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The China Integrated Circuit Industry Investment Fund),即“大基金”,募集了510億美元–2014年募集了220億美元,2019年再募集290億美元。中共國利用資本啟動了70多個半導體產業項目(如建設晶圓廠、收購外國公司、開辦合資企業),中共國的芯片產量從零到16%,雖然目前芯片的質量很低。展望未來,中共國計劃開始投資芯片設計軟件、先進材料和半導體製造設備。

中共國領導人認為,這是他們的世紀,並認為美國的行動是為了阻礙中共國在世界的適當位置。鑑於控制先進芯片製造供應的重要性,如果美國切斷他們的供應渠道,中共國將被迫做出反應。問題是,中共國是否會將對華為製裁行動視為對單一公司的製裁,還是對中共國獲得先進芯片的進一步行動的徵兆。

中共國從美國先前的行動中學到了什麼?

在21世紀,美國已經忽視了自身利益受到威脅。在一些中共國決策者看來,美國已經從無休止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中筋疲力盡,不太可能再打仗。他們看到,美國在政治上是分裂的,被COVID-19大流行病分散了注意力,不可能為了一個芯片工廠這樣抽象的東西去冒美國人的生命危險。

過去幾十年來,當中共國採取咄咄逼人的行動時,美國的反應大多是紙上談兵的抗議。2012年,中共國占領了黃岩島(Scarborough Shoal),並從菲律賓手中奪取了它的控制權。由於當時中共國還沒有做好軍事對抗美國的準備,如果美國人把航母打擊群停在那些島附近呢?這是否能阻止中共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建設計劃?華盛頓卻選擇了忽視,僅限於嚴正厲詞。如今,附近的南沙群島上,中共國的新基地佈滿了地對空導彈和戰鬥機,這改變了西太平洋戰爭的格局。美國控制該地區領空的任何企圖都將面臨嚴重的反對和重大的損失。

直到最近,香港雖然是中共國的一部分,但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和新聞自由都得到了保障。中共國正準備對言論、集會和新聞界實施與中共國其它地區同樣的嚴厲限制。除了表達關注,或許取消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外,美國能做的並不多。但中共國並不在意。它已經將美國的反應考慮在內,並決定值得這麼做,它狡猾地算計出,任何反應都會使香港變得更窮,而香港失去的任何生意大多會流向中共國的其它地方–或者說,失去其它國家的生意是對香港實行控制的代價,它可以承受。而一個更貧窮的香港,將是對其公民站出來爭取他們所承諾的權利的懲罰。

在中共國對香港動武的第二天,中共國總理李克強在提到北京希望與台灣“統一“時,就把“和平“二字給省略了,這顯然是政策上的變化。

美國對這些事件缺乏有效的回應,這讓中共國領導人看到,美國不願意強行介入亞洲事務。這將使中共國的下一步行動有恃無恐。

中共國的目標和選擇

中共國近期的目標是保證芯片的穩定供應。為了應對美國切斷華為進入台灣最先進的芯片代工廠,中共很可能正在思考下一步的動作。中共國可能希望通過與美國對話來避免任何升級,要么接受目前的限制,並承諾不會再進一步,要么通過談判接受其他的限制,恢復華為與台積電的合作。或者,北京可能會尋求與台北談判或脅迫台北(或兩者兼而有之),以便讓中共國獨占台積電,阻止對美國的芯片出口,從而確保中共國自己的供應,同時削弱美國工業。或者中共國可能會完全踢翻桌子,通過某種協同的蓄意破壞活動,甚至直接攻擊,努力確保台積電的代工廠不能被華為或美國使用。雖然這些更激進的場景看起來似乎不靠譜,但隨著始於武漢的COVID-19疫情席捲全球,中共國的行為也變得更加激進,承受更強的風險。

要恢復現狀,修復華為與台積電的聯繫,可能只需要某種形式的貿易協議談判,或者同意華為網絡裝備的銷售限制(佔其收入的34%)。如果能夠實現,這種交易將讓華為消費者和企業業務(佔其收入的66%)生存和發展。然而,這需要中共國的退讓。而中共國可能已經決定,跨越盧比孔河(即邁出了不可回頭的一步)。

如果中共國不談判,危險的是美國進一步加大賭注,禁止台積電與更多的中共國企業合作,或者禁止向中共國任何公司出售用於製造芯片的設備。這種升級可能會讓中共國認為,美國的行動不是關於華為的爭端,實際上是一場更廣泛的經濟戰爭的砲火。中共就需要想辦法迫使台積電聽話。

最不可能的選擇是執行中共國政府自1949年以來的威脅: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一個叛亂的省份,必要時中共國會武力統一。這種方案引髮美國軍事反應的風險最高,雖然有可能,但可能性極小。中共國可以在不直接入侵或封鎖的情況下,達到眼前的目的,削弱台灣。

第二條或許更有可能的道路是貿易戰,再加上針對台積電和美國的大規模虛假宣傳,這將使目前來自中共國的影響活動變得蒼白無力。這樣可以強調美國是侵略者,是在非法對中共國發動經濟戰爭。北京可以宣布,由於台灣是中共國的一個省,中共國有權限制台積電對美國的銷售,並對任何向美國關聯公司銷售芯片的行為實施禁運。這可以配合對台灣人民進行同樣大規模的造謠,指出美國不會為了一家半導體公司而戰,中共國的要求是公平合理的。鑑於中共國對台灣1月選舉中並沒有讓其心儀的候選人當選,虛假信息活動的效果如何有待商榷。中共國可以提出不入侵的承諾作為交換,同時提醒台灣政府他們已經知道的事情:即無論承諾如何,美國都無法捍衛他們。即使美國試圖干預,在與中共國的槍戰中,老式的美國平台–尤其是航母–會有多大用處,有一場嚴肅的辯論。

儘管如此,台灣很有可能仍然會拒絕,所以中共國就會加大壓力。首先,它可以將台積電在中共國大陸的兩家不太先進的代工廠國有化。接下來,中共國可能會對台積電在台灣的一家老代工廠進行精確制導導彈攻擊,以傳遞信號。中共國可能會宣布每週摧毀一家代工廠,直到台積電同意只賣給中共國。即使把台灣的台積電代工廠全部摧毀,對中共國來說也是淨胜。美國的軍事和消費技術將不再有先進的代工廠,但中共國會有。

美國應該怎麼做?

美國會不會為了芯片與中共國開戰?失去台積電,美國將倉促尋找替代來源。美國可以轉向英特爾重啟代工業務,也可以轉向三星甚至全球代工廠。但過渡和恢復至少需要三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以及數百億美元的資金。與此同時,美國在技術方面將處於二線地位。

其結果可能取決於中共國行動的時機。現任美國政府可能不想在總統大選前發動戰爭,但這是不可預知的,一個以中共國為重點的競選季可能會改變這一佈局。如果總統職位易手,新一屆政府可能會緩和並扭轉原有的限制,但從現在到2021年1月之間可能會發生很多事情。

關於華為進入台積電的爭議,凸顯了美國工業在失去其唯一的先進芯片供應方面是多麼脆弱。如果不能通過談判解決,中共國可能會將限制視為經濟戰,並迅速升級,有可能威脅到台灣。完全不清楚華盛頓是否考慮過其在此行動的後果,也不清楚本屆政府是否將芯片供應作為更廣泛的供應鏈安全和國家產業政策的一部分。鑑於中共國比美國有更多樂觀的選擇,現在肯定是負責人考慮這可能導致的結果的時候了。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5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20 days ago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9901/ […]

0
trackback
24 days ago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55143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9901/ […]

0
trackback
w88
1 month ago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9901/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