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來到了美國

翻譯:TCC、風起雲湧

引言:TCC

PR:Patrick

引言:

最近看到Antifa在全球肇事,在英國毀壞代表自由的紀念碑及雕像,現在又在西雅圖霸占街頭,成立了個CHAZ自治區。這是什麼世界?難道大家忘了什麼是真正的自由與法治,難道真的要倒退60年,回到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時代嗎?如果大家都能自愛自律,當然不需要警察,如果少數人自由聯合,當然不需要政府,但是在現實中,這只是個烏托邦情境。一般老百姓,一定希望有警察保護,一定希望有政府制訂保護國民的法律。這篇文章語重心長,美國歷經風風雨雨,走到今天不容易。這次事件是一個警鐘!這次事件敲響了人類文明的警鐘!雖然美國Antifa背後的主謀並未查出,但其組織手法、口號標語、運作模式與中共擅長使用的“發動群眾鬥群眾”如出一轍。中共在運動治國、以亂治國方面可謂經驗嫻熟、老到。希望美國能快點認清真正的敵人,美國真正的愛國者以及全世界熱愛民主法治,重視自由的人們能重新獲得主導權,讓共產主義這個惡魔永遠從世界上消失。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來到了美國

邁克爾·沃爾什

2020年6月9日更新:2020年6月9日

評論

在大多數時候,我們看到的事件都如同聖保羅在《哥林多前書》(Corinthians)一書中的名言,“光亮(看清楚)前的黑暗”, 但美國歷史上發生的一些事件,往往讓我們能撥雲見日,不再盲目。在那些時刻,我們可以在事實的照映下看清我們敵人的本質。

我們認為2001年的911攻擊就是如此的一個歷史時刻。美國剛剛在幾個月前,經受了為2000年漫長的競爭和選舉結果而進行的爭吵(民主黨拒絕接受他們在弗羅里達和及其後總統選舉團的小敗而陷入的紛爭),就出來了個危及美國存亡的大敵。

當民主黨與共和黨手牽手高唱“上帝保佑美國“時,愛國心讓這個國家短暫地團結了起來。但是很快,民主黨內的朋黨敵意回來了,然後再也沒有停止過。

同時,儘管美國在中東和阿富汗的軍事承諾持續了很長時間,但恐怖襲擊仍在繼續並且從未真正停止過。這是非常清楚的(事實)。比如上月在海軍德州柯柏斯克里斯提基地發生的槍擊,數不勝數。

暴動

現在我們有另一個類似的事件。在過去的幾周中,我們看到了一系列非同尋常和不幸的事件,從對於中共病毒的過度反應開始,始自於一個主要影響老年人口,尤其是高度密集的養老院的病毒,最後對整個西方世界的經濟造成嚴重損害。

僅聽了一些先前名不見經傳的醫生的建議,許多州政府發布了無視權利法案,甚至違憲的駐足在家命令。“社交距離”(不如說是“反社交”)的實行,讓恐慌橫掃美國大地。糾察隊員對著路過慢跑者或海邊閒逛的人歇斯底里吼叫隨處可見。

然後,喬治.弗洛伊德,一個前科累累的慣犯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局羈押時去世了。瞬時間,“ 黑人生命也是命 ”的運動和大批白人為主的“安提法”運動機會主義地達成了共識(Antifa的旗幟正是1930年代殘暴德國共產主義“反法西斯主義運動”揮舞的旗幟的翻版)。然後搶劫開始了,“駐足在家”被忘記了,民主黨和媒體給了搶劫者們通行證。

川普總統調動聯邦部隊,來平息這次將弗洛伊德的非法死亡做為外衣的明顯的暴亂。很多民主黨——和有些共和黨人——令人費解地和暴力示威者站在一邊,眼看著他們的城市被燒掉。

毛主義

媒體則完全跟著無政府暴亂團體的風向,幫他們宣稱大多數人是和平抗議者——完全忘記之前如何批評監察員跳出來指責違反禁令而處罰在街上集會的普通美國人。他們堂而皇之地宣稱,種族歧視比中共病毒更會對公眾健康造成威脅。

當《紐約時報》不知天高地厚發表了參議院湯姆.克頓的評論(阿肯薩斯州共和黨議員),為總統使用1807年平叛法按來控制騷亂辯護時,報社的黑人和其他少數族裔職工表示了抗議。結果紐時公開道歉,解雇了兩名責任編輯。

當《費城問詢者》也甘冒大不諱刊登了“建築也重要”並附上建築被燒毀的圖片。結果主編立刻走路。後來《問詢者》又卑躬屈膝的刊文稱,“本刊週二刊登的標題有冒犯性,不恰當,我們不應該刊登的。我們為此深感遺憾。”關於它哪一點是“令人反感”的內容,仍然不太清楚。

史上第一次,美國人嚐到了毛在中國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的滋味:毀掉一個人的生計還不夠,你一定要把他打趴在地上像蟲子一樣爬,吞下所有的羞辱。

由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領導的民主黨領袖像宗教中的懺悔者一樣向“黑人的命也是命” 運動(Black Lives Matter)進行了集體“團結性”的屈膝下跪,這也一切變得雪上加霜。一些國民警衛隊也支持抗議者。警察也屈膝了。馬薩諸塞州韋伯斯特市的一名警察局長甚至在暴民叫囂面前全身俯地投降了。

同時,“保釋改革”意味著在紐約和芝加哥等城市,那些被捕的人就像通過旋轉門一樣,又回到街上,準備向玻璃窗再扔一塊磚。

驕傲地挺身而出

亂和權威的消失是新馬克思主義左派的必經之路,自從上世紀60年代的學生抗議和種族騷亂以來,他們就一直在尋求這一目標。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在2008年做出的著名承諾——“我們距離從根本上改變美利堅合眾國祇有五天之遙”——被一些善意的美國人當作“改變”的陳腐同義詞,這將在總體愛國的背景下解決一些遺留下來的種族和社會問題。

但是,激進左派聽到的是,美國在根本上是個非法國家,而以報仇形式的改變正在逼近中。

現在到了這個地步。共產黨人及其盟友驕傲地挺身而出。他們不再覺得需要隱藏自己的身份,或隱藏一旦等今年憎惡的川普被擊敗或被趕下台之後所做的計劃,或者隱藏為“美國人民”所做的計劃了。

他們將相當大比例的“千禧一代"武器化來對付他們的父母和國家,現在控訴年齡較大的人,因為他們對“黑人的命也是命” 運動的熱情不足;芝加哥著名的第二城市喜劇具樂部的負責人安德魯·亞歷山大(Andrew Alexander)前幾天為自己辭職辯護,“對於未能創造出一個反種族主義的環境,以讓有色人種可以蓬勃發展,我深表歉意。”

這些沒經驗卻暴力的年輕人和那些很高興地操縱他們的人現在宣稱“言語就是暴力”,同時也宣稱“沉默就是暴力”。出於對其國家摧毀的熱情,他們很快就會推翻整個憲法以及他們討厭的所有雕像,他們正在加速進入喬治·奧威爾在其反烏托邦小說《 1984》中描述的世界。

“每項記錄都被破壞或篡改,每本書都被重寫,每幅畫都被重新粉刷,每座雕像和街道建築都被重新命名,每一個日期都被修改。這一過程日復一日,分分秒秒地持續著。歷史已經停止。什麼也不存在,除了除了“黨永遠是正確的”無休止的存在。

自我厭惡

但這始終就是極權主義所使用的方式,從法國大革命到布爾什維克革命再到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世界必須重生。

因此,我們現在不僅在明尼阿波利斯而且在全國各地都聽到要求取消警察甚至解散警察部門的喊話。警察向黑人發動戰爭的謊言終於得以停止了,但這並沒有阻止“黑人的命也是命” 運動對在波士頓的紀念碑的破壞,這是用來紀念在內戰中表現出色的全黑第54馬薩諸塞州志願步兵團的,而其英雄事蹟可見於1989年的電影《榮耀》。

總而言之,美國陷入了一個自欺欺人的特殊地獄,在這個地獄中,沒有什麼想法太荒謬,而且“變革”的步伐(他們指的是毀滅)的速度必須不斷加速(正如所有左派革命的),秀場審判開始了,羅伯斯庇爾去了斷頭台,托洛茨基的頭被斧頭砍了,毛女士(江青)被捕了,齊奧塞斯庫站面對著牆壁,被槍殺了。

左派稱之為“改革”,但事實並非如此。這是革命。正如他們半個世紀前試圖做的那樣,他們的意思是要按照他們的口號“以任何必要的手段”摧毀這個國家。我們會讓他們嗎?

之前,我們曾經歷過暴力無政府狀態。1863年的紐約市徵召暴動本身就是一個內戰。在1865年和1901年之間,三名共和黨總統被暗殺:被南部的民主黨人(林肯總統),社會主義的奧尼達性犯罪組織成員(加菲爾德總統)和無政府主義者(麥金萊總統)。然後是從瓦茨(Watts)到肯特州(Kent State)的近十年騷亂。

但是,那時我們的(政府)機構仍然運轉,並且有足夠的愛國美國人重新獲得主控權。問題是:這些都還在嗎?在上帝以外的任何人面前跪下是要表現出屈服。

是時候仔細看一下,認清那些想要結束你的面孔了。

文章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9673/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9673/ […]

0
trackback
7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52768 more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39673/ […]

0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