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史關口,是否真的要等待多數民意的支持?

作者:Jupiter

一般情況下人們在聊曆史關口的重大變化時,習慣于將民衆覺醒帶來的民意支持視爲變化成敗的社會基礎,容易得出民意支持則事成,不支持則事敗的結論,甚至常見早先一步覺醒的人有著被未覺醒者拖後腿的情緒。

可事情並非如此,自古以來,真正投身去改變曆史的永遠是一小部分人,絕大多數人在曆史的分叉口就是打醬油的存在,而且這個醬油打的也並非那麽簡單。

以明末爲例,史料記載明末人口約6千萬附近,而徹底攪了大明朝局的李自成號稱百萬大軍,真正的作戰部隊50萬頂天,而且主要由流民組建,戰鬥力低下,內戰造反可以,外戰清軍只能潰敗,造反的農民軍只占總人口的1%不到,剩下的99%除去體制內官和軍,其它總人口9成超過5500萬人都在打醬油,醬油派組分複雜,有忠于朝廷的,有純過日子沒啥政治意識的,有對現狀很不滿但不想造反的等等,他們都恐懼改變,指望別人去改變,被動的接受一切結果,而且可以在這種狀態中生存很久,直到某一天一覺醒來,發現天變了,僅此而已。

明朝有點遠,清末民初看的更清楚點,武昌起義之前的10年,除了光緒和慈禧去世的次年1909年沒有行動,其它年份都有革命人士發動武裝起義或者諸如刺殺政要的武力行動,這些武裝行動規模都很小,都很快失敗,反映出當時革命黨的特征是聲音很大、名聲很響、力量卻很小,武裝活動主要依靠幫派力量,典型的有組織無紀律,戰鬥力弱不成大事。此時主要社會資源和力量還是掌握在朝廷、制憲派和改良派等少數社會精英階層手中,而絕大多數的平民依然處于未隨革命節奏覺醒的打醬油狀態,魯迅的阿Q正傳將這種狀態刻畫的入木三分。到1911年武昌起義成功,中國近代革命才由點到面全面開花結果,各路軍頭、精英、大佬、幫會瓢把子見時機成熟紛紛登場迅速跟進,多省新軍宣布起義成立軍政府宣告地方獨立,至此清廷中央權威徹底粉碎,而此時這個國家9成以上的人口還不明就裏,很多人都不能確定天是不是真變了,純純的醬油派。

所以說,曆史的關口,民意是否覺醒轉而去支持變革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可以改變曆史的人有沒有站出來,掌握大量社會資源的少數階層是不是磨刀霍霍准備在合適時機出手,借“革命”潮流拿到新時代政治版圖的入場券。

那是不是說民意就不重要?當然不是!民意重要,而且是決定性因素之一!民意重要之核心不在于多數人覺醒去支持變革,而在于不再爲專制統治集團殉道,不願意爲專制者去死。換言之,即使民衆不支持變革也不會成爲曆史的絆腳石。讓專制者自己去死是打醬油的終極殺傷力!當沒有人爲朝廷去死時候,那只能專制者自己去死,甚至連被軍法綁架的軍隊都指望不上。美軍突入巴格達就是一個很好例子,突擊之前,中國軍方包括張召忠、喬良等在內的號稱中國新軍事思想變革的新生代佼佼者,透過電視屏幕都散發出那種難以掩飾幸災樂禍,等著看美軍落入巴格達軍民巷戰大坑裏的笑話,結果…..,沒有人願意爲薩達姆政權殉道!所以薩達姆死了。

那麽這種打醬油的狀態是不是麻木、冷血、腦殘….等等表示中華民族低劣到無藥可救的代名詞?當然不是!這涉及到種群生存能力的概念,是幾千年漢文化中的生存哲學寫進基因的結果,是中華民族這個人口基數龐大的種群特有的生命力,但是這種生存能力缺少血性,抗爭精神以韌性和忍耐展現而非表現爲戰鬥精神,雖然看相很差,但我們依然無法忽視大量思想自由明白事理的沈默者如火種般存在。在冷兵器時代,當種群規模龐大到敵人殺不光時,就是最強大的曆史生存力,比如元滅宋,人口減一半,蒙古人再也沒有殺漢人的信心,這是人口基數小的種族無法承受的,小民族需要更有血性,因爲他們不反抗不戰鬥分分鍾就被滅族,即便如此湮滅在曆史中的小種族也是多如牛毛。所以中華民族的生存方式是一種沒有被曆史淘汰的大種群生存法則,看上去雖然很弱雞,但是種群連續的生存爲政治和經濟的演變打開時間和空間,只要種群不滅,沈默的火種就有點燃蠟燭照亮四周的時候,只要種群不滅,就可以一直看各路政權如過江之鲫一樣更來替去,簡言之:打不過你,但可以熬死你!整個中華文明的進步因此也顯得緩慢和往複曲折,但是前進的趨勢卻也無人可檔。

總的來說,民意對于變革者和專制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對于變革者而言,只要專制者失去民意即可,對手失去的血是否流進自己的血管並非成敗的決定性因素。對于專制者而言,民意的根本在于必須有很多人願意爲了自己去死,並且不是嘴上的支持和忠心。實事求是的說,這是難到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從專制政權成功的那一天開始,腐敗、官僚、貪婪、血腥等專制固有的頑疾就在無時不刻的縮減殉道者群體的規模,爲了維持此規模則需要窮盡手段來宣傳欺騙洗腦。近代以來,科技的迅猛發展爲專制者提供了更多樣化的宣傳洗腦手段來對衝殉道者日益減少的天生缺陷,但科技是不以意識形態爲改變的雙刃劍,能洗腦欺騙,也能啓迪求真。以韓國瑜爲例,從80+萬票上場到90+萬票下課,民意變化之迅及堪稱翻雲覆雨,翻臉比翻書還快!這說明利用科技手段忽悠民意的效率很高,但科技同樣傳播真相,傳播真相的能量可能比不上忽悠欺騙者的大成本投入和大能量輸入,但真相對民意反轉來說就像是化學反應的催化劑,只需要很少的量就可以極大的改變反應效率。所以先一步覺醒者根本無需心存大衆怎麽還不覺醒的思想負擔,當真相降臨的時候,民意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改變。

當多數人開始打醬油,沒人願意爲一個政權殉道的時候,就是這個政權終結的開始,這個政權就象一個遍布明暗裂紋的瓷器,此時少數人凝聚的變革力量就是最後敲碎這個瓷器的錘子,並不需要全民力量就可以破局。對民意而言,真正重要的是真假和現實的生活。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6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