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6月13日郭先生連線江財神暢談喜馬拉雅農場和新中國聯邦的未來

战友之家听写组

郭文貴先生:沾上共產黨就變成香港那樣,爹、娘、老婆孩子全被輪奸,然後直接殺掉。它不讓妳窮,它讓妳死!所以共產黨這四招妳發現了嗎?過去幾年來所有的媒體對我的報道。現在我被黑、被汙辱,很多外國機構都替我說話,我連搭理都不搭理。澳大利亞當年他們出報告以前跟我聯系說,郭先生妳願不願意我們問妳幾個問題?我說我不願意回答任何問題。日本最近也來做壹個,政府的也跟我聯系,妳願不願意回答我們任何問題?我說我不願意回答任何問題。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共產黨這幾招,我在2017年我直播就說,它用6招,這6招都出來,就這麽多嘛。對不對啊?所以說今天江財神妳有什麽要說的?妳先跟戰友打個招呼,給戰友問壹聲,妳聊聊妳這兩天的感受,妳好好說說這幾個事,我來聽聽妳說說,謝謝。

江財神:好。尊敬的戰友、兄弟姐妹們好,尊敬的文貴先生好!今天非常榮幸…現在直播有點差,我盡量意思表達清楚,大家請見諒。首先,剛才文貴先生所提到的細絲潘也好,中共也好,造成的傷害幾乎是沒有的,這個大家放心。因為據我所了解,我們現在露臉不露臉的,在高科技時代已經完全裸奔。我可以負責任的跟大家說,妳現在所有的信息只要中共想知道,或者壹些特殊的職能部門想知道妳,無壹例外。所以我晚上睡覺手機絕不拿進臥室裏,因為包括我的攝像頭全部都給沾上,這是什麽意思?但是為什麽這麽多露臉的,出來天天直播的,呼喊著打倒中共的這些人沒有任何實質性的傷害。要知道,我們現在體制內,據我在加拿大這個群族裏所了解到的,越來越多的國安、警察以及他們的家屬完全認可我們的爆料革命。就跟我說,老江,我是國內國安的,我們全家都投了G-TV,請放心。簡短幾句話我就完全明白了。

另外壹點,我們也有國內戰友因為投資、捐款被抓去喝茶,問起我,說我很害怕。我說這個問題很好回答,美國吃不上飯了,Antifa攪亂社會,我的親戚在美國病毒感染馬上要死了,我捐贈他們點錢。我們中共國是世界第二,馬上要第壹了,可憐可憐美國受壓迫的民眾。如果我有600個億我要捐給非洲了,我沒有600個億我只能捐給受苦受難的美國人民,他們兩、三天吃不上牛肉了。我響應習主席的號召,所以我們國內的戰友聽我這麽壹教,馬上心裏有底了。說的也對,我們完全是跟著這個習主席和中共的大政方針來進行國際援助,對吧?我們要像習主席有600個億,我們要捐到非洲,我們要像海航有幾百個億我們也捐給慈航,我們沒有啊,我只能捐給普通老百姓。是吧?所以我想說,現在任何人妳帶有壹個恐懼的心理來參加爆料革命,我個人奉勸妳要止步,這件事情對妳自己是壹個折磨,對妳自己家人是壹個折磨,不是對身體是壹個折磨,是妳精神上的折磨,是妳在跟自己的情緒、跟自己的信仰、跟自己的理想對抗,所以妳這樣很累。爆料革命也承擔不起妳這樣的責任。所以現在看到我們這些人都裸奔,沒有任何秘密,所以路德先生說的,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話說回來,我們都是人,不是神,我們都有缺點,身上都有叫什麽瘡啊、癤子,都不是完美的人,妳怕什麽?面對自己,面對現實,我就路德先生這個事說這壹點。

再壹個對於中共抹黑這個問題,就是這些什麽色情視頻,這個妳情我願,別說是假的,就是真的,妳壹點殺傷力都沒有,妳情我願,我沒有強奸,我沒有跟未成年人,話說了,真有的話,我老婆願意,她說,妳可以,親愛的,就說我長年我不在跟前,與妳毫無關系。當然,我可以保證說我們沒有。就說這事沒有,有也說明我們身體好,也不是去什麽所謂的花錢去嫖,也不是去睡別人的老婆,也不是去怎麽幼女,也不是什麽幾代雙修,也不搞這些變態。壹點用處沒有。那麽說我們經濟困難,我們這些爆料革命的戰友,絕大多數如果肯跟中共妥協,肯去出賣兒女,可能很多人就會變得非常的有錢。所以說現在有錢也好,沒錢也好,就我老婆她是廚師也好,她是高級知識分子也好,與我們反共、滅共毫無關系。我有錢我也恨妳中共,我沒錢我也恨妳中共。我老婆她以前就是個廚師,因為她嫁給了我,我現在就把她當寶貝,可能不會再讓她重新回廚房當廚師,我就把她養著。我賣血賣身我願意,我就把她當成個寶供著,在家裏吃飯啥的,愛去做什麽…等著我給她做飯吃,把她供成個寶。當然她不是廚師,我就打個比方,就中共的這些、還有偽類這些下三爛的手段,妳看對付什麽樣的人。壹個堅強的人要堅定信仰,妳明白面對現實的人,妳放馬過來,他有什麽?大家都在裸奔,我們沒做什麽壞事,我們害怕?它們中共70年來殺死上億中國人,現在在香港搞這些惡行的這些中共盜國賊它們不害怕,反倒我們害怕?哪有這樣的道理啊?好的,我壹打開話匣子就控制不住。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非常好,我覺得我愛看妳的節目,包括很多人也愛看妳的節目。我相信有很大方面,我覺得最近妳節目不多,但是我更加理解妳,我私下裏跟妳溝通最近還算是比以前多好多倍,原來沒有私下溝通過。我越溝通越覺得和我想像的江財神不是壹個人,所以說大家不能純粹的相信視頻。我跟江財神私下溝通,真的比妳想像的要溫柔得多、細膩得多。而且人真的是,就妳原來看妳很強大,然後妳可能也幹過很多壞事,男人嘛…經歷了那麽多的事情。但是打交道我發現,我和我身邊壹個保安團隊的人說,我說我對江財神有新的理解,他更加的真實、更加的平民化,更加像我想像的爆料革命千萬個戰友們壹樣,我們就是平民老百姓,我們就是草根,我們沒做過大惡,我們也沒幹過多麽驚天動地的事。這才是我們真正的爆料革命。

我說讓我更加重新認識了老江,而且我說老江有壹堆的毛病、壹堆的缺點,但是這些缺點跟毛病我有比他多好多倍。而且這些都是常人,有這些缺點的人壹定不是大惡人。比如說江財神有時候事情情緒化啊,比如跟大家聊天比較天真,把(事情)想得很善良;如果妳天天殺人放火,天天坑蒙拐騙,妳就不會這麽天真了。有時候我覺得老江挺天真的,因為妳畢竟沒有像文貴壹樣在江湖上深水區混過。就是妳還在表面上,這說明妳沒那麽壞。

有壹個加拿大的戰友給我發了信息,他說作為男人,我看老江根本不配當喜馬拉雅農場的領導,很天真。竟然跟我們說,妳們要合作,妳憑什麽要錢啊?爆料革命;他說我們憑啥不要錢啊?不要錢妳當什麽領導?妳聽這戰友說的沒錯,這個戰友是絕對戰友。沒錯,農場不能帶來利益怎麽行啊?我現在哪能不要錢啊,是吧?這說話是那樣,老江太天真。但是我告訴這位戰友,妳這話讓我更加認識到老江很可愛。我說妳放心,王岐山絕對不會給任何壹個西方領導人說,妳幫我幹點啥事吧,我不給妳壹分錢。王岐山壹張嘴就說,我聽說妳這個銀行需要牌照啊?富國銀行是吧?妳想不想跟UBS壹樣拿全中國的全牌照啊?想啊,把那個投資G-TV的錢全都給我退回去,是吧?把那些人犯法,犯了法妳拿成本嘛,賠的錢我給妳嘛。那不就是打官司嗎?打官司的錢我出,賠的錢我出,王岐山張嘴就是這個話。他不會跟說妳免費幫幫忙吧那個富國銀行,那不會的;妳老江就很天真,妳能不能幫幫忙啊,搞點免費的事,人家會說,哎妳神經病啊。所以妳的天真和單純,或所說的,這個讓我感覺到,我更加喜歡老江,我覺得,這個人沒幹過惡事兒。就像那個路德先生似的,我倆聊天兒,我說路德先生幾個媳婦啊,我就倆媳婦,我說就這倆,原來曾經有過壹個沒有結婚,我就說有三媳婦。這不是壞人吶,這是壞人嗎?在我生活中長大的那個環境,我可以說實在話,我給大家都講過。我那個時候到歐洲去,每到下午5點多鐘,在地中海,我租了大船上,是不是啊。那幾十個全世界的模特,上船以後脫光啊,到泳池去啊,那壹天都幾十個,妳想怎麽著怎麽著。那在那地方就是自由區,那有啥怪的啊。說明路德沒錢,他也沒弄個三十個,他也沒像王岐山似的,和陳峰似的,還得搞處女啊,雙修啊,他沒有。

這是很正常的,反而我覺得路德先生是好人,就共產黨能這麽宣傳,是好人,然後說路德先生欠人家錢。後來國內的壹個說,哎呀,文貴啊,離路德遠點兒,不要跟路德有經濟來往。那時候還沒買房子吶,他還在拉斯維加斯,說這人欠了壹屁股債,然後離開了。我說欠了多少錢,他說壹千多萬,我說,哦,是嗎?我啥也沒說。後來共產黨推出來路德欠錢離開的事兒,但凡有點常識的戰友請告訴我,誰是世界上最大的債主啊,欠妳錢最多的?不就王八蛋共產黨嘛,妳欠我們壹個國家,妳欠我們所有人土地,推翻地主就睡地主老婆,就睡地主的女兒,妳讓我們睡了嗎?妳把我們的老婆女兒都睡啦。妳給人民的土地權妳給了嗎?妳給人們的自由和法律選舉,妳選了嗎?妳沒有,關鍵我們存在銀行的錢妳能還給我們嗎?70年來,妳啥時候借錢還過啊。

說難聽話,妳這些王八蛋的,是吧,妳們欠下的全世界的債有多大。所以說聽說路德才欠壹千多萬,我說路德還真夠愚蠢的,妳哪能做大生意啊。妳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包括妳老江在上這個節目上,妳從來不說這話。路德人家吹牛自己做生意,說養了壹百口、兩百口的人,妳只欠1000多萬,妳還能養壹百多個兩百多個人的公司,妳就是愚蠢至極的人。在中共的比例是什麽,基本上是養1個員工欠10萬塊錢,養100個員工這個欠數乘以10倍。

海航壹共自己稱,我有3000-5000個員工,它欠了人民壹萬多億,還不還了,而且還不破產。妳還有人說,還不破產,還不跑,然後還把錢再還給妳,把這個殼還給妳。路德才欠壹千多萬,後來我告訴這位戰友,他看到路德到美東,我又買房子,又支持他,說妳連攝像機都給人家買,而且要錢給錢。他說妳咋,什麽意思啊?我說就妳當時,妳作為壹個警察的頭,了解路德當時告訴我說他欠壹千多萬,讓我遠離他。妳壹句話,讓我對路德這人又是刮目相看,壹個在大陸出來的人才欠1000多萬。

我知道到的,可能大陸出來的,像壹幫子企業家出來,壹欠就欠幾個億,老子就不回去了。共產黨壹貸就貸幾十個億,那多了去了!路德才欠妳們壹千多萬,這天下我說哪找這麽好的人吶。那我還有啥說的啊,我說我不支持他,誰支持他。所以共產黨在害人的時候它有壹個邏輯,先把妳,他先給妳心裏邊兒,先把妳這個正義化。他說妳看,欠錢是不好的;有第二個女人是跟性生活不好的;妳有連有政庇的身份證都是不好的。妳有,妳應該拿有兩本美國護照,三本護照,這才是對的。

第二個是什麽,妳不但不欠別人錢,別人欠妳壹堆錢,共產黨欠妳壹堆錢,妳是牛的。第三個,妳從來,雖然妳有兩個太太,三個太太,但妳是處男也是處女,妳才是純潔的。大家這個標準壹出來,全是壞蛋,全是壞蛋,沒有好人啦,都是神吶,是不是啊?所以共產黨它就多年來它給老百姓,只要是美帝國主義全是壞的,只要是有中國老百姓這麽窮,幹啥事都是奉獻,是吧。睡我壹覺,把我睡了,把這個老婆睡了娘睡了,孩子睡了,妳把我殺了吧,不殺了我對不起我,我還願意為妳死。

所以,中國習慣性的,倆男倆女,壹男壹女睡完覺以後,總愛說的壹句話。經過調查,我聽某導演告訴我的,他說所有中國男性,女性睡完以後或睡中間最愛說的兩句話是什麽?我說我不知道,他說我們搞電影的,天天研究這事兒,第壹句話,在兩個人之間滾到床邊,最熱乎的時候,我愛死妳啦,我愛死妳了,這是壹句話;完事兒以後,我可以為妳去死。妳說這,好不好啊,這兒,要不愛死妳,我愛,妳死,我愛,妳死;第二個我可以為妳去死。反正就是命不值錢唄,這就是共產黨覺得,到了嗨的時候,叫高潮結束。

現在共產黨在中國人心目中幹嘛?只要是妳高興妳就得死,只要妳高興,妳就奉獻給我。妳的生殖器,妳的錢都得奉獻給我,所以中國到了壹個思維上完全,墮落到壹個連獸都不如的程度。這是共產黨的病毒啊,可怕至極!所以說剛才妳說的特別好,比如說老江妻子搞這個廚房的,路德有三個老婆,欠人家壹千萬。那天我跟郝海東先生,對不起我把門兒關上,我們保鏢剛才,說今天只能直播30分鐘,在門口盯著我。我和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那天我給他打電話。我現在壹給他打電話,我老把時間搞錯,這裏下午6、7點鐘,我給他按視頻,壹按視頻,人家兩口子在床上呢。我說妳是怎麽搞的,我說,妳老在床上睡,我這兒12點,我當然在床上啦。

我說妳倆正在床上那塊互相在摸,他說妳快去扶妳的墻去吧。每次他都讓我去扶墻去,我說妳倆有本事扶床,讓我去扶墻。這個我問他,看到國內怎麽說這個造謠?郝海東先生就很,非常有智慧,他真不是壹個運動員;葉釗穎也不是壹個運動員,她是真有思想的人。他說,他愛怎麽說,怎麽說,他說這個記者問我,妳們怎麽這樣啊,那樣啊,他說我們就問他,我們這樣和那樣,跟妳在香港殺人有屁關系啊,他說我郝海東就是垃圾,我就啥也不是,我背叛妳了,我啥也不行。

他們跟妳在香港殺人什麽關系,妳文化大革命有什麽關系啊,妳這個騙老百姓錢有什麽關系啊。這就像當年和我說的壹樣,和2017的爆料,我們是豬是狗,我們是殺人犯、強奸犯,那妳在美國,在加拿大有當地的法律處理,跟妳共產黨什麽關系?和妳共產黨在香港殺人有什麽關系?和妳制造冠狀病毒有什麽關系?啊?這不是起碼的道理嗎?對不對啊?妳不能說我們怎麽樣,妳就可以怎麽樣。餵,在幹擾我們啦,幹擾我們啦。所以說江財神,很重要的壹件事情,就我們是什麽,這個跟妳共產黨幹啥、制造冠狀病毒和殺人放火、香港運動,這個楊改蘭這樣的事件,在中國可以說還有上億的人。有什麽關系啊?沒關系嘛。這是基本的邏輯。

所以說我覺得不論是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這些天造成的…。他邏輯非常簡單,我就是為了正義站出來的。而且人家跟記者采訪說,不是郭文貴找我的,是我找的郭文貴。而且很早就找我了,我沒給人家回復。而且人太多咱也沒搞清楚是真是假,是吧。最後搞成了就在兩三個月以前,人家主動的。而且我說,不下十次告訴他,說妳不要站出來說話,太危險了。他說不行,我要站出來說話。我要不擋著的話,他幾個月以前都站出來說話了啊。這就是人家郝海東、葉釗穎女士。我們是什麽人,跟妳共產黨欺壓良民,盜取人民財富,制造冠狀病毒,香港強奸、輪奸、殺害,沒任何關系。

在中國大陸,這種邪惡體制,它的醜陋本質沒什麽關系。妳把路德先生的妻子什麽的信息給亮出來,跟妳們這有關系嗎?這個江財神老婆炒菜跟妳犯罪、殺人放火有什麽關系嗎?我們啥時候也沒說過我們自己不做飯,不炒菜的,對不對啊?這種流氓邏輯。還有海外,就這些幫兇者啊,非常可怕啊!就這些幫兇者,這時候妳會明白的,這些人沒這麽簡單,真不是三瓜兩棗為雞腿兒來砸郭的,全都是跟共產黨深度勾兌的。這不知道是他娘還是他家人跟共產黨睡了多少年導致這種結果。要不是這種奸孫、淫女,絕不可以這樣做的,這種良心壞了大大的,這種良心壞了大大的背後,這種絕對是很深的關系。現在妳發現到這個問題了嗎?他怎麽可能拿到這種美國國家(機密信息),這是絕對巨大的犯罪啊。我在華盛頓開庭的時候,就是關於郭寶勝那個庭,他自己推出來的他的護照和身份證,我給轉推了,就這壹件事占了官司三分之壹的時間。如果這個東西是我拿到的,人家法庭明確告訴妳,妳就不是在這兒審了,直接到刑事法庭,這在美國就直接到刑事法庭去。雞腿潘就憑這個100%上刑事法庭,這在西方這比偷錢還嚴重,因為妳偷了我的私人信息,妳是偷走的,妳怎麽拿到的?所以說在澳大利亞我們壹定要采取行動,這孫子是活得不耐煩了,就他那個德性,我們真不想尿他,妳知道吧,但是不尿他吧還真不行。我們大家還真得是喝幾杯水,集體對著他腦門子尿兩下子,讓他感受感受被尿的感覺。所以說江財神這個非常好。

這個妳看到斯坦福關於這個寫的報告,這個第壹、第二、第三、第四。昨天我聽路德先生、博博士還有那個剛上來的新的壹個博士是墨博士還是誰講的啊,這個路德先生講得非常好。我覺得他說到,從這壹點可以看出來,就是世界上、西方的所有媒體只要轉推,我就不負責任。所以共產黨的水軍的目的是什麽?是把造的假新聞給合法化,就是我那個0關註者,我“啪”造個假新聞。然後就是那個狗屎熊憲民還有雞腿潘、夏業良、郭寶勝、韋石就在海外就開始轉推,這是他們的壹個操作手段。第二呢,就說這些人呢,常年來這種支持絕不是砸妳郭還是砸誰,這絕對是共產黨的特務。美國RICO法案對付他們那是壹定的,而且比這要嚴重的多。但是他還有兩個觀點他沒講,昨天壹二三四結果,壹、HongKong,第二是郭,第三是郭和香港,郭和香港和郭第二個加壹起我占了48%。而且從過去幾年來看,我是全世界第壹,我是共產黨第壹號敵人,而且幾年來壹直如此。對我的恐懼超過了對香港,超過了對臺灣,更超過了對冠狀病毒。還有這個時間的問題。那麽另外壹個我覺得他沒有談到的很誇張的,Stanford這個學校的研究,美國壹個胡佛學院和Stanford的研究,是美國,在網絡上是美國政府最最認可的壹家,比哈佛還厲害啊,哈佛商學院不行的,包括哈佛學院,它排第壹。更重要的是Stanford大學跟中共之間合作是美國大學裏最深的,最深的,而且這次直接性的研究,而且它特別註明Stanford大學內部的什麽什麽這幾個機構,這全跟老共有關系的。那麽川普總統最近,還有彭佩奧國務卿以及美國國會議員都對這個非常詬病,就是現在這個社交受中共控制,而且社交絕對會影響2020年大選。據人家說啊,川普總統第壹害怕社交媒體黑他,大選的時候;第二才怕這個拜登,不是,第二是怕社會動亂,共產黨操作,然後把他黑了;第三怕所謂拜登出奇招。妳怎麽看這問題?江財神,妳給大家解釋解釋。

江財神:首先,我覺得斯坦福這個報告啊,此前咱們記在去年的早期澳大利亞情報部門已經出了這樣壹個網絡報告,這裏邊很多的數據是援引當時(聽不清),看似相似,那麽這次Stanford又把這些報告進行細化和深入化拿出來。我第壹個感覺就是美國它要做壹件事情以前它必須要做輿論性的宣導,而且它是法治國家,壹定要有這樣壹個抓手,有根有據的來對付壹件大的政治事件。所以說Stanford的報告出現以後就說明美國現在,Stanford報告只是其中的壹個點,整個環節鏈條當中的壹個節點,那麽美國現在正在集中所有的情報力量、輿論力量、軍事力量、政治力量來圍繞著壹件事情,就是證明妳中共是壹個非法政府,妳所做的壹切都是非法的、骯臟的。中共是以壹些莫須有的罪名來抹黑我們、抹黑美國。美國現在就用壹些證據、用數據、用事實來證明妳中共的邪惡、不合法和恐怖主義行徑,這是我對Stanford報告的第壹個印象,就是這樣的感覺。

那麽川普總統在意的幾件事情,恰恰中國正在集壹國之力大肆在美國背後搞得這種陰謀。川普總統那智商不是壹般的人,他能夠站在今天的位置是出了個奇招成為總統。那我們就說史蒂夫.班農先生,他是川普真正的執政力量後邊的壹個中堅。因為就像剛才文貴先生所說的對於媒體的力量,川普總統為什麽就對這個事情很重視,排在第二位,第二忌憚的事情。大家如果看到英國脫歐的那件事情,包括Brios上了英國首相,那裏邊後邊就是班農先生,班農先生當時是中流砥柱,大家如果好好看壹看叫《Briexit》的那個電影,紀錄片的形式,那裏邊找的演Brios的演員演得就非常像,那裏面有班農先生真正的身影在那裏邊。當時就是英國所謂的社交媒體,他們專門有壹個巨大的團隊在裏邊起到了決定性的戰略作用,包括了整個社會階層的劃分,普通民眾的政治傾向、普通民眾的喜好,什麽樣的人堅決投Brios,投脫歐,什麽樣的人反對脫歐,中間搖擺部分的傾向是什麽樣的?用大數據進行細化、群分,最後逐壹地進行爭取。所以說中共它明白這壹點,他在推特、Facebook、Youtube等等這些,它早就做好了大數據這方面的掌控和細分以及有傾向性的定點投放。包括我們現在提到爆料革命,提到CCP病毒,提到了相應的美國遭中共藍金黃;包括在美國上市的這些700多家骯臟的騙子中資公司的財報問題,全部進行審查。這些都是為了幫助美國的反對派,美國的共產主義、左派推翻川普總統進行的媒體戰。

所以說在這壹點上,如果意識到這壹點,我們可以預知到,我得出以下兩個結論:第壹個、川普總統他有班農先生在幕後做這個事情,他壹定這個問題(可以解決),他是世界上解決這個問題的頂級專家史蒂夫 班農先生,他的WarRoom恰恰是針對這些所進行的最有力的反擊。而且我們最近看到我們華人許多優秀的、越來越優秀的人上WarRoom,引起的轟動越來越強大,而且說服力越來越大。本身班農先生在政治上的地位,所以說這些是強有力的反擊。那麽在這個反擊下,未來的Twitter、Fackbook、Youtube將走向沒落,就像VOA 阿曼達的老公的公司壹樣,由於參與了跟中共的勾兌,他的股價腰斬之後繼續下跌,從700多最低跌到了200多,這是必然的。那麽這是我得出的第壹個結論。

第二個結論,由此給我們帶來的G-TV、我們的G-News、我們將來的G-Fashion、我們的蓋特,在防火墻推倒和整個滅共過程當中,成為海外、唯壹壹家權威的、有真實性的,反共第壹媒體。我們華人未來翻墻,他只能看我們G-TV,只能看我們G-News。因為這方面給他們的信息跟他們過去所接觸的完全是壹個反差,就給我們帶來了壹個社會政治影響力,最最主要的壹點——我所看到的是經濟影響力。所以未來如果拿Fackbook、Twitter這些的股價來評估我們G-TV那是打我們的臉,這個我只能說到這裏,文貴先生。

郭文貴先生:謝謝啊,妳講得特別好,我覺得,江財神還有壹個,我覺得,比如說頭兩天在船上跟班農先生還有幾個投行的人,他都說到妳這個問題,特別強調,特別是想投大錢的,接下來要在G-Fashion上要投大錢的,G-Club上。他說G-TV未來妳靠哪幾個方面賺錢?講了半天,包括壹個歐洲的壹個,就是歐洲的卡爾巴斯,幾個人,卡爾巴斯都很尊敬的壹個人。在跟我在聊的時候,他說Miles,妳跟我說G-TV未來的強大靠哪幾點?我說我太多我就不想跟妳多說。
我說我們即將上線的像這個discord、還有whatapp、還有包括像這個Skype,這樣壹個端到端加密的商務平臺和系統。我說然後比zoom還要好,我們可以達到將近3萬人在線,我們可能要突破這個還要。我說1萬人到3萬人,現在最多大概能在200多、2000人。我說實時在線我們可以幾萬人的,而且我們端到端的加密。未來使用的這個核心技術以後呢,商務會議、視頻都是加密的,我們也在做這個。我說這個市場有多大呢?

zoom 就在42天冠狀病毒傳染的時候,它賺了47個億美元,47個億美元cash(現金);Skype我聽說超過100億美元。我說妳想想他們的客戶是什麽呢?絕大多數都是西方客戶或者說區域性客戶。而我們簡單地叫什麽?我說我們這個是叫做多方客戶。多方客戶就是什麽?我們主要以中國人為主。但是中國人在海外包括香港和臺灣,它壹定不用共產黨的zoom,也不會用共產黨的抖音,它也做不到。

我說妳說我們值多少錢?我說不要說別的,我說我這次直播在線5600萬,5600萬裏邊壹大半都是VPN。我說沒有壹個人在家裏邊至少壹個手機和電視看著,全家人媽妳支壹個,爸妳也支壹個,我支壹個,大家背對背的看,不可能。是壹家人支壹個,大家電視上看。這壹個人的背後是多少個人在看?妳算算吧!1家4口人,2億人,我說壹家2口人,1億人。我說1億人的關註值多少錢呢?他們就傻了,他說那值1萬億美元。我說那如果1萬億美元,共產黨整個互聯網幹掉了,沒了,天空Wi-Fi開始了,防火墻幹掉了。妳說我值多少錢?他說那妳就了不得了,我說我只告訴妳這壹個功能。

我說我告訴妳,全世界上未來把情報、視頻做成經濟市場,立馬兌換成貨幣的,世界只有我壹家,沒有第二家。而且我覺得它做了也沒用,他說為什麽沒有用?我說我告訴妳,只有我們中國人需要這種市場。中國人不會在任何情況下,在未來十年、二十年,14億人都搬到海外住,我覺得這個難了。他搬不到海外住,這個中國的獨特語言,有中文和英文的世界,他永遠存在那。14億或者1億、或者5億之間的市場。妳說有多大?他說是,了不得了。包括在線商貿,包括我們G-Fashion、G-Mall。

我說我另外告訴妳壹個價值,我說現在中國人和家人和父母和家人聊天,過去是用微信,微信是價值多少?從600萬到了1萬億。用了多長時間?那僅是中國市場。那妳告訴我,中國人大多數家人都在國內呆著,大家視頻壹下,是不是見個面!然後語音壹下。最安全的平臺,妳覺得我這個值多少錢?他又傻眼了。

我說我這個跟妳說完了吧!大頭還沒告訴妳,世界上有壹個在線媒體、在線商務有自己貨幣的嗎?沒有。我說這個Library,就是所謂的Facebook搞的事情,白皮書寫的兩遍了。他有自己的穩定貨幣嗎?它和(黃金)掛鉤了嗎?它有壹個在國內出不來的或者說就是沒有了共產黨了,它也是住在那的這麽大的市場嗎?他說沒有。我說那妳覺得我值多少錢?

妳把G-Fashion、把G-Mall,啥叫G-Mall?G-Mall就是我們現代版的亞馬遜和阿裏巴巴的結合體。所有的品牌,我江財神,我想開個老婆廚師牌,去開個牌子去,妳不跟我合作,妳去到我那個G-Mall去開去,叫老江媳婦廚師牌,再開個牌子。我就扣妳的點嘛!妳賣100塊錢,我扣妳50%、10%,反正就是網上商店。我這資源信息妳隨便享,大家的G幣、G dollar都是在那用。然後呢!我的G-Mall保證妳的質量、保證安全、保證不上當、保證不受騙,妳能拿到錢。就叫G系列裏邊的G-Mall就是俺亞馬遜。飛機大炮妳都可以賣,內褲、胸罩都可以賣。水臺牌胸罩批發價,SARA內褲批發價。妳價格由妳定,但妳賣的結果,我要收妳錢。對吧!就這麽簡單。不管妳老江牌、老江媳婦牌什麽的,我都給妳、都收錢。

但是我到我G-Fashion來就不同了,G-Fashion我為什麽不放在G-Mall裏邊呢?我G-Fashion裏邊只給我用G-Club的會員來用的。就我江財神,我拿了5萬美元,我買了個會員。我壹到G-Fashion上去,我就是所有的東西打5折、打5折。郭文貴這個金色的、淡金色的西裝“不鳥妳”特制領帶,看到這這壹根線織到頭的,壹根線,妳也看到視頻了,“喘喘”就給織出來的、只有我有,打5折而且是唯壹的。別人不賣,給錢都不賣。這叫G-Fashion,然後世界名牌,妳在我這吧。妳想在G-Fashion上賣,對不起,老江同誌買的必須是5折。要不妳上隔壁G-Mall去賣去。大家認可妳,就買嘛!跟商店壹樣。是吧!那麽妳要想到我G-Fashion賣,都得5折。

我決不相信任何人傻到說我願意,我可以買五折的,我非要付妳百分之百的錢,我有病啊!是不是!那麽妳放的5萬美元買了個會員是終生的,我江財神買了,我媳婦用,我給我媳婦、我孩子也可以用。是不是!路德先生的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媳婦都可以用,是吧!全家都可以用,終生的。

G-Club是個獨立的法律體制,完全獨立的。它的身份是幹嗎?妳給了我錢,這錢妳再也甭想拿回去了,我拿走了。幹嘛去用?我在背後給妳運作所有的品牌和資源,讓他們給妳5折。G-Fashion是完全獨立的運作,我就是要收妳每年5%的管理費,然後呢!賣給妳最便宜的、最好的、高質量的品牌和我自己設計師的東西,主要絕大多數是我們自己的設計師,因為這個價格才能控制。妳比如昨天我跟我們的工作G-Fashion團隊在談論3個品牌,妳順便壹件衣服都搞個幾千美金的,我問他妳買不買?他說我想買,但是太貴。妳老江也不能給媳婦兒壹天買5千美金壹件、8千美金壹件,打了折也好幾千美金吶!

那我們最便宜的能控制好的就是壹些設計師,他授權在他的廠,我們買料,按照他的設計生產出壹模壹樣的東西。這個價格,老江妳看那個是1萬西服,我買了妳這個才3千、2千美金。妳穿著還挺舒服,覺得我沾了便宜了。這才是我們G-Fashion。絕大多數是設計師、特別設計師,最牛的產品是我們G-Fashion用的。

這三塊,我跟那個投行的哥們說,我說我給妳講G-Club,不要說咱先上十萬個人,500萬美元,100萬個人,5千萬美元。1千萬個人,就是5千億美元。1億個人,5萬億美元。我說我告訴妳,妳覺得我這個G-Club能賣多少錢?他傻眼了。我說這次G-TV投資6萬多都是絕對性的符合捐款條件者進來要投資,6萬人,2萬人買是多少錢?妳說我的G-Mall、G-Fashion值多少錢?G-Club,然後我說,唉!關鍵問題我有兩個貨幣。

那天班農先生,妳知道那天在船上給我聊的時候,班農先生出了壹堆的主意。為什麽?現在我開會,我說班農先生妳得說說,得讓這些老股東,特別咱兩個大股東國家機構給這些沒有投進來的,被威脅退款了的,還沒買進來的,我說這些戰友們,給點老股能不能轉讓給他們。哇!他幫我說服這些老股,結果說著說著呢,理由不說,我說我需要錢吶!是吧!我也需要錢吶!我也幫助我戰友。結果是他當時,他就說了,郭先生這樣吧!妳發可轉債,妳發20億美元,我全買了。班農先生說,我也買。班農先生好幾個基金,妳知道,我也買。可轉債,成本低嘛!是不是!未來妳可以變成股,妳也可以變成這個,我可以把錢還給妳,幾乎是很低的利息。他說妳幹嘛把這麽好的老股給壹塊錢壹股給妳的戰友啊!他當然不同意了。我說班農,妳能不能別出這些餿主意啊!班農說,妳不要忘了,我幫總統選舉,我那是業余選總統。我是真正的哈佛出來的專業的搞金融的,我在高盛是搞了多少並購的,這是他的專業。

然後那壹家銀行要跟我們合作,銀行說郭文貴先生,妳壹毛錢不拿,妳控股70%,我只留30%,沒有任何人再可以說所謂來設計妳了。這個超級的銀行,創始人剛剛過世,胰腺癌過世。他的孩子沒興趣經營,說經營權也給妳,他說經營權也給咱。我說為什麽妳這麽好事要給我們呢?他說因為我相信妳任何壹個板塊都能超過萬億美元。更重要的是看文貴在6月4號那個,他說我相信妳們是受天助之人,未來了不得。他說更誇張的事情,說我的女兒就是搞虛擬貨幣的。他說妳這個虛擬貨幣,兩幣:公幣跟母幣,母幣是穩定、穩定幣是跟美元可以及時兌現。母幣可以跟黃金掛鉤。哇塞,這可了不得了,要做多大有多大。這個的答案告訴我們什麽?這西方人想事情是以事實為根據的,從事實出發,合理化、邏輯化,確實能發生。為啥共產黨它這個流氓,它所有說話都以政權、拳頭來說話,不管這合不合理,也不管符不符合邏輯,我就是說假話說黑話,但我有權力,我可以殺妳。所以妳聽共產黨的任何壹句話都要反著聽,它完全是反常理、反邏輯、反人性的。

所以妳看我們為啥G-TV這回私募讓它恐懼到如此,G-Dollar, 它沒有想到G-Dollar被退回這件事情,我們接下來的行動壹會咱們談談,它對我們整個爆料革命的影響有多大?戰友們真正的看到在國內的錢,原來妳和路江談,最牛的就是換錢換錢,很多人都換了錢啦。但是他沒有意識到錢花不出去這個事;他也沒有意識到說我有了錢我更麻煩了。這回我們G-TV、G-Dollar讓所有人看到我們有壹個未來,大家都看到了,都是聰明人。但是更看到了壹個威脅和多個威脅,就是我有錢我拿不出門去,我花不出去,我拿到國外去我都花不成,我花出去以後銀行能被王岐山威脅,強迫妳退掉投資,這是戰友們從來沒有想象的,這個利益大到什麽程度?可怕至極啊。江財神妳想過這事會發生嗎?作為江財神,妳給大家講講對這幾個事的看法,謝謝。

江財神:好的,首先呢,我就想說“財神”這兩個字兒啊,我簡短壹點啊。我第壹次跟文貴先生通電話的時候,文貴先生叫我“財神”,我說我都窮成這樣子了,怎麽能叫我“財神”這兩個字呢?趕緊改壹改。文貴先生說壹句很經典的話:我說妳是“財神”妳就是“財神”。

後來我就查壹下“財神”我發現,財神不是自己有錢,他是有能力合理的把財富公平的再分配,分配給應得的這些人,把不應得的這些錢拿出來。因為財富是固定的,不能在兜裏壹掏就憑空造出錢來,所以這件事情我認了,認不是為我自己,是我要做這件事情,我哪怕能做壹部分或者壹點點,我要想辦法把這個財富用我自己的能力,我的學識、我的經驗和我的利他之心,我要做這件事情。所以說我就“財神”這個事情我接了這個帽子。

那我們就說中共整個把錢給封鎖住了,就是完全在意料之中,但是沒有想到會嚴控到整個海外世界,尤其在加拿大,壹個西方完全民主、自由、法治的這樣壹個國家,妳竟然沒有支配自己錢財的權利。就是非常非常可怕的!現在我跟我們加拿大的戰友群說,滅共和我們自身未來的生活質量和我們未來的財富,我們孩子未來生活的空間是緊密結合在壹起的,妳分不開了。就是無論妳未來想要什麽,妳想過什麽日子,妳想賺多少錢,包括妳投了G-TV投了G幣,已經和滅共這件事分不開了,緊密結合起來了。就是說妳中共滅亡,我們壹切都有,妳中共不滅亡,無論有什麽,有G-TV沒有G-TV,妳有黃金萬兩,妳有這個股票那個產業…。昨天我跟我們溫哥華壹位很牛的戰友通過話,也是意識到這個問題,只要中共存在妳什麽生意,什麽財富最終都將化為零,連數字都不是,都可以把妳給抹掉。

:我打斷壹下江財神,共產黨在國內剪羊毛,沒的剪的時候,把羊剪死的時候,壹定把手伸向海外來,接著講。

江財神:現在是壹定的,現在是CCP病毒給海外帶來的這種惡性的通脹和債務的高企,我們海外妳覺得妳1萬加元1萬美元,妳過去1萬加元1萬美元是什麽概念,現在1萬加元1萬美元相當於過去七千、八千、六千美元都不止。所以說這方面就是說整個的財富掠奪,它通過壹個杠桿效應進行撬動妳全球的經濟,撬動妳全球的這種債務和通脹,撬動妳個人的財富…

CCP病毒以來,我們在海外不用說別的,做各種生意的華人,沒有壹家能免於這種打擊的。實際上中共利用這種“我不好,我沒錢了,妳們也必須跟我窮,我就是損人不利己我也要做這個事情”。這就是中共盜國賊的邪惡在哪裏呢?就是妳看那個城管,那些警察,我把妳攤兒給踹了,把妳西瓜給踩碎,誰得了?誰都沒得。我就是跟人民為敵,我就把妳西瓜給妳踩碎了,就是禍害妳,我們沒吃到這個西瓜,妳也別想賣這個西瓜,消費者也不要買這個西瓜。就是這麽壞,大到國家對海外財富的掠奪也是這樣。

所以說我認為我們對戰友,每天早上起來,大約有平均780多條短信都在問,我們G-TV老股啊,SARACA老股啊什麽時候能夠再投資?G-TV退的錢怎麽辦?G幣退的錢怎麽辦?這裏就說明我們越來越多的兄弟姐妹已經意識到這個財富安全的重要性,這個無可厚非。很多人說,哎,妳這個人怎麽講的G幣可以生錢,G幣可以賺錢,這話說的不對,沒有人不想賺錢的,沒有人不想過上好日子的.通過正確的投資,通過滅共財富增長,無可厚非。但是現在存在個問題,妳的理想妳的條件妳的平臺都存在,妳居然達不到這樣的投資,妳的錢給共產黨拿去,禍害,唯壹合法,它所認為的合法.這多可怕!

所以說我跟我們戰友說,這兩天文貴先生也知道,我是三天跑了2500多公裏的開車,就要解決壹件事情。想辦法要讓這些上壹次退回錢的沒有投資成功的;還有現在哪怕妳只要承認我們新中國聯邦;妳支持新中國聯邦。都要帶上這部分戰友,尤其是那些只能拿出幾千美金的兄弟姐妹。這是我們重點重點的,要壹定帶上他們。不然的話在未來等著中共滅亡或者壹年兩年三年G-TV上市的時候,這部分人會罵死我們,會指著我們脊梁骨撅我們八輩祖宗!因為將來是天翻地覆的壹個變化!我跟我們的戰友說,妳現在賺錢唯壹的成本就是時間,妳只要熬過這壹兩年。或者妳覺得時間成本太高,大家都壹起努力,把中共給它滅掉,早日實現新中國聯邦,妳這個時間成本就降低,妳能賺錢的利潤就高。

另外妳像我們要搞實體的時候,農場實體的時候,將來可能要有壹定的運營費用,各種管理利潤,200萬300萬計算在內。很多人就對這個200萬300萬下很大的心思,就說老江,我跟妳合作,妳這200萬歸我支配;老江,妳拿去投資做黃金這個交易,做黃金有把握,又怎麽著的。這個想法啊,我不能說人家不對,妳要站在更高的高度去想,妳壹個小的公司,兩三個人開工資,兩年有20萬40萬足夠了,妳把剩下的錢重新拿給郭文貴先生去投資,妳能賺過郭文貴先生…妳今天就坐在郭文貴先生的位置上了。妳拿200萬300萬重新投資到G-Fashion、G-News上給妳兩年的時間,妳要賺多少倍的利潤。而且這個錢是屬於所有參與老股投資的戰友的,他們要感謝妳的,因為妳老江再有本事妳賺錢賺不過郭文貴先生。這很簡單的道理。所以我們戰友壹定要明白,妳無論是過去投資的,馬上要投資的,未來要投資的,時間成為妳唯壹的投入的成本。文貴先生,我說的有點跑題了,不好意思。但是這裏面還有壹些…

郭文貴先生:謝謝,妳說,妳繼續說完。

江財神:所以說現在回到咱們的話題就是說,現在經過對加拿大的上次G-TV投資的回款,就是被打回來的,不讓投資G-TV的統計數字來看,加拿大銀行給出的解釋說:由於美國的銀行被凍結、被關閉、被調查而退回的是50%;說美國的收款銀行,就我們的SARACA也好,VOG也好,說是涉嫌欺詐不合法占16.5%;沒有給出原因的占24%;其它的沒有原因。

那麽根據上面的66.5%的比例來計算,未給出原因的其中至少也有14%是說美國銀行問題的。加在壹起呢就是超過80%的解釋說是美國銀行的什麽不合法,把G-TV這些投資客戶、我們戰友的錢全部打回來。所以這方面呢我想,我們計劃在加拿大對於這種銀行要提起起訴,這種起訴可能是個體起訴,也可能是集體起訴。這個具體要看我們這個SARACA總部啊,法治基金總部啊怎麽來統壹安排這個事情。
但是我想問壹下文貴先生:對於這種百分之八十幾認為美國方銀行被凍結,被關閉,被調查,並涉嫌欺詐不合法,我們在這方面,我們的律師會給出什麽樣的解釋和真正的原因?謝謝文貴先生。這是替戰友問的。

郭文貴先生:謝謝江財神,我相信妳問的這個問題是很多人都想問的。首先我們了解的數字啊,所有的這次G-TV投資要求被退款或者根本未征求本人同意把錢打回的,都涉及到美國只有壹家銀行,叫富國銀行。富國銀行作為壹個中轉行,它幹這個事情。就所有這些壞事,包括澳大利亞的NG,加拿大的皇家銀行,各種銀行,所有的被退錢都涉及到這家銀行,叫富國銀行。

富國銀行是這些所有這些事情的罪魁禍首之壹,我們已經搞得很清楚了。那麽並不是妳們當地的銀行怎麽樣怎麽樣。剛才妳說的百分之八十幾,說賬號涉嫌犯罪,涉嫌洗錢,被關閉。大家都知道,從開始有問題到昨天都還有錢進來,到昨天這個賬戶也在用,投資款,其它錢都還在用。這個現在五億美元的投資款,裏面80%的錢都已經花完了,都花完了,妳們投資的錢都已經花完了。

所以說,現在被退回的錢有多少筆呢,大概到賬以後被退回去的,大概200筆到300筆,現在還在要求退款中的,大概不超過100筆。所以我告訴妳是壹個什麽概念呢?它在的數目還是小數目,但是可怕是在哪裏呢?可怕的是很多人拿錢往裏進,匯進來,就在中間富國銀行就給攔住了。這壹串有多少錢呢,富國銀行帳上留賬上的錢,現在大概在7000萬美元。

富國銀行就完全沒征得任何同意,也沒到我們帳,也沒跟妳商量,就啪地把錢給弄回去了。大概在50億到60億美元。

就是說如果戰友們當初是順利地投進來的話,咱們的2000萬美元,得到的資金可能是60億到美元到100億美元。這些戰友們失去了是多少錢呢,那失去的就大了去了。就某些人投資承諾過,妳不是100億的投資者,是10億的投資者的話,那妳知道到10億的時候,公司市值超過大概在300倍到500倍之間了。那麽這個損失大到什麽程度妳現在就可以算得出來。

按照現在總收到的錢,大概在5億美元的情況下,就30倍到35倍。那妳要是拿到10億美元的話,那就是60倍到70倍。那更多的話就更多倍。所以說這個是很懸殊的,就戰友們失去的機會,

(江財神斷線下了)

好了江財神我就不給妳打回去了,我就在這兒說完,時間差不多了,我就說完。

大家要看到的事情,戰友們失去的機會是巨大的。接下來江財神問的問題,接下來我們怎麽行動?我告訴大家的事情,關於起訴。

(江財神閃退,文貴先生語音回復江財神)

我跟律師在談啊,請大家看接下來的公告。第壹個問題,江財神現在聽著呢。就我建議啊,在不同的國家,我們分兩種步驟。第壹個,咱們某些戰友,比如說妳幾十萬,幾十萬投下來的。妳找壹個律師,或者找當地喜馬拉雅農場的負責人安排好的律師,迅速地個人去起訴這家銀行,在美國更要這樣起訴。因為美國個人起壹個案子和大家起訴壹個案子,還是不同的概念。

所以說我們有兩個的啟動方式。集體起訴壹定會發生,比如喜馬拉雅農場和戰友們達成了起訴的協議,代理,共同代表律師和訴訟當中的責任和義務,包括訴訟完以後的索賠,肯定成功。這個分成,把這個協議達成以後,兄弟姐妹們,妳們就可以被當地的喜馬拉雅農場。我說到的是澳大利亞的安紅和木蘭,新西蘭老班長和Bill,日本的Peace和心語,俄羅斯的瑪莎,還有圖桑的Sara和面具先生,美東的長島哥和路德,還有法國的小皮匠,意大利的地山謙謙,還有英國的大衛,還有誰啊?其他國家,例如的香港、臺灣的,妳可以選擇任何地方的聯系,加拿大大家都知道啦,是江財神和卡麗熙。還有誰啊,我沒有說到的?那麽國內的戰友妳可以選擇不同的人,妳可以跟他壹起合作。就是提供這些文件和中間的配合,然後簽署壹個責任義務委托書。

另外第二個方式。妳們可以直接在兩個地方起訴。個人:壹在美國。我們美國,有壹位女士,我壹會兒公布她。我現在還沒征求她的同意,壹位叫婷婷的女士。她有公司,她在美東,她有訴訟經驗,而且她本人就是訴訟律師,她有這個集體起訴和個人起訴的律師(資歷)。可能未來我會公布她的身份。

美東也可以找她,就我個人,壹個人,壹個人委托。不要集體委托,我壹個人,壹個人委托。委托以後,妳跟這個婷婷這家公司的律師達成條件,打贏了,我拿多少,妳拿多少。我打不贏,這個律師費就妳自己付了,我不能再付律師費。那麽這種情況下,她可能會同意代理妳的案子,代理妳的案子就壹個壹個起訴。

因為昨天和前天,我和美國前五大金融訴訟律師談的話。他說:這個案子贏是沒有任何問題,只是贏多贏少的問題。另外壹個,如果更多個人案子起訴,實際上效果更好。就是集體訴訟,它有它的優點,每個人都壹個案子,100個案子,到法官那,法官就完全不壹樣了。原來妳幹過這麽多壞事啊,那就不壹樣了。

這兩個共同打,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希望澳大利亞,新西蘭,還有日本當地的呢,大家有戰略,有戰友壹部分是委托讓妳去打的,壹部分是個人去打的。當然啦,大家可以用共同的律師,共同的資源。但是我告訴大家的,我的建議不壹定作為要壹定執行的。希望大家和當地的代表去談。就這個打官司的費用,妳們沒有錢的,可以到我這來,是借給妳,妳是壹定要還的。律師說妳必須還,不還是不合法。妳是壹定要還的,而且妳們都要簽名,要還這錢。

第二個就是說,妳們自己出錢打官司,就是大家出的錢。但是呢不管如何,我建議大家,打官司當地的農場,打贏了官司5%至10%留在農場作為經營管理費用。剩下的35%至50%妳就拿出來作為農場大家的投資。這兩塊的錢都是所有的參與者,官司參與者和投資者共同擁有。另外50%還給本人。我覺得這是我的建議,當然啦,調整比例還是什麽的,都是妳們可以自己商量。

另外壹個就是我們說的G-Dollar,G-Dollar今天我們要跟大家回復啊。我們這周就會開始起訴。當起訴完以後,我們強烈建議,當我起訴書公布以後,戰友們要開始跟我合作。所有人把妳有的文件,買G-Dollar的文件要發給我。我要把這文件給律師,我都會在稍後公布,發給誰,要什麽,都會在email中。接下來我希望買G-Dollar買多的人,大家壹定要個體起訴,或者委托當地農場起訴。

因為我們找了律師,世界上最牛的,關於那些方面的律師,已經論證過,而且出了法律文件。我在爭取人家同意的情況下,把法律文件能否公開,不能公開的話我們壹對壹的發給妳。就是很明確:這不是虛擬貨幣。只要這壹條明確它肯定輸。Stripe,Capital one所有退錢的,它壹定輸,會輸大錢。

所以戰友們妳們要想好,這是妳壹次難得的機會。投資未成,卻搬回家裏,放在妳在家門口壹個大的阿裏巴巴的金礦。妳敢不敢拿?妳想不想拿?大家壹定要記住啊,這是非常非常關鍵的,想明白。
所以我建議妳們G-Dollar也和當地農場壹起合作,分成方式妳們定,同時妳們也可以個人身份起訴。投大的人,我建議超過十萬的,買五萬美元以上的,壹定要自己起訴,因為這事太大了,這錢太大了,贏的機會也太大了。當然妳可以選擇不起訴,也可以選擇給農場起訴,或者跟別人起訴。

稍後我們,大概今天不可能了,明天也不可能,在下周壹以前,我們會公布以下三個消息:

第壹個:G-Dollar我們開始起訴,並且希望大家提供信息,包括傳遞信息的E-mail,千萬別往以前的信息裏傳,千萬記住,壹定看信息。

第二個:起訴GTV投資被強制退款和已退款的戰友,給我們提供信息,然後我們這邊起訴。記住:我們GTV在美國起訴,和妳們每個和每個在喜馬拉雅農場當地起訴沒有任何關系,我們各起訴各的,有不同的。因為我們是投資人,投資者,妳們是被傷害者,我也是被傷害者,是不同的。

G-Dollar壹樣的事,妳們在當地起訴,妳們個人起訴,我們起訴我們的,完全不壹樣。這回是全世界的最驚天的壹件事情。所有的律師接手完以後,這將是壹個巨大的對金融系統是重大的案子,全世界都參與進來了。沒有壹個律師說我們不能贏的,到現在為止沒有壹個說不能贏的,都認為這是發財的機會。所以很多律師都說,我不想要律師費,我想要這個成功費。所以大家妳們要自己定,這是我下周壹前要公布的。

另外壹個,我想告訴大家,G-TV的投資。很多人在問,有沒有其它投資機會?我想告訴大家,包括我們江財神剛才說的,我在公共場合現在不宜說太多,我正在努力中。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機構投資是肯定沒問題,老股轉讓給機構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比如說俄羅斯的某個投資公司;比如說日本已經存在的某個投資公司。我不管妳這錢哪來的,人家錢是跟妳合股,他現在不做老股,我轉過來是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我壹定要確認妳不是在過去壹、二個月新註冊的公司,或者說妳是個賣襪子賣內褲的公司。然後大家壹看妳把我們當傻子,妳們幾個拿了錢成立壹個公司,那不行的。這個公司必須有存續經營,有投資經驗,有確確實實他有投資需要,然後和我們的老股東簽訂了投資協議。然後老股東轉讓給他,還是1美元1股。至於這個投資公司和妳什麽關系?怎麽簽?那是妳們的事,我們不能問也不能碰。到底怎麽做?未來在我們群裏面我會給大家說。

這是關於投資這壹塊,我大概先介紹到這裏。

我最近壹個感受,我們有戰友的幾個群,壹建群以後,讓我真是感受中國人的優缺點都出來了。就說我們中國人,壹個人是狼,壹群人是羊;人家說美國人、日本人、蒙古人或俄羅斯人,壹個人是羊,壹群人是狼。我現在就發現中國人就不能抱團,也不能團結。我發現單獨幹事的時候,壹對壹,每個人都是了不得。可壹到群裏面,壞了,大家看笑話了,說話不著調,然後就是互相之間沒有支持團隊精神。再壹個,壹入群都成了羊,然後離開這個群都覺得自己是王,而且覺得自己無所不能,誰都不行,團隊精神很差。而且在群裏當羊的時候,每個人都想看笑話,別人死與我無關,這種感受特別明顯。還有壹個就是,批評大於支持,批評大於鼓勵,挑毛病多了去,看到對方優點很少,這是讓我很驚訝的。

我希望我們的戰友未來,能改變共產黨帶來的余毒。每個人都要有團隊精神,每個人都要有奉獻精神,還要多看對方優點。

另外壹個,大家要記住,我們在任何壹個群裏邊說的話要負責任,不要背後老告黑狀,動不動就是誰誰不行。我特別不喜歡誰老在背後說任何人壞話,我沒有時間聽任何人說壞話,我也不想聽任何人說任何壞話。文貴是個成年人,我有辨別好壞的能力。

就像剛才我說江財神壹樣,他出去跑了幾千公裏,給我發來的信息多了去了。恰恰的很多人說他的壞話,讓我更加堅信江財神能幹成大事,他更加稱職在加拿大能領導喜馬拉雅農場。我對他昨天、前天以前,很多人跟我說……我說老江確實很弱。很多人說他是搞二級市場的,然後沒有什麽實際經營,我說恰恰不是。他的缺點我都看到了,他的優點我更看到了,而且我相信他能當壹個合格的財神。我還沒看到現在加拿大這地方除了老江之外誰行?我認為老江能行,而且我會全力支持,這是肯定的。

另外,大家要記住,接下來,新中國聯邦的事,它是我們第壹大、天大的事!我們正在起草新中國聯邦聘用的五個部長和壹個副總理,正在公開聘請。我們新中國聯邦將在美國西部建立壹個新的基地,主要是負責新中國聯邦系統的整個在海外的運作的初期。包括新中國聯邦馬上,大概在十二到三十萬美元之間基礎來招聘,男女不限,年輕、形象好,必須是中英文,有長期的廣播經驗,就是主持人,建立新中國聯邦的英文、中文電視臺主持人。

基地會在鳳凰城和紐約康州這兩個基地。這幾個電視臺會聘請主持人和電腦工程師,和專業直播和電視臺操作的工程師。戰友們到時候看,我們會發出來公告,包括總理、部長。部長壹般都是在30萬美元薪水;要求中英文好,五個部長,新中國聯邦的;要求壹個副總理,200萬美元工資,條件大家看公告。

這壹系列的新中國聯邦公告之後,我們會給更多戰友帶來更多的發展的機會。希望國內的戰友,如果妳覺得具備這種能力的,妳應該全力參與。這也是妳們到達美國,我相信妳能待在美國,能獲得合法簽證最好的方式之壹,當然需要妳先做出決定。

接下來在美國鳳凰城,我們將有壹百五十人到二百五十人的壹個基地,主要是電腦工程師,新中國聯邦的電視臺所有相關的工程技術人員;還有壹個就是,我們建立了的爆料革命受殘害的戰友支援會基地,會跟新中國聯邦連在壹起,也在鳳凰城落地。在那個地方,願意當義工,願意為爆料革命受殘害戰友們做工作的,也可以到那兒去,到鳳凰城。

還有壹個,今天我要給戰友們說的事。新中國聯邦成立之後,各國各地的城市跟我們聯絡的人特別多,希望我們各地的政府還有壹些社會組織,願意站出來支持我們新中國聯邦,願意跟我們合作。請戰友們記住,當和我們連新中國聯邦的時候,壹定要記住,新中國聯邦很慎重,不會隨便和任何人結盟、合作。我們不能走臺灣這種失敗的路,搞了幾十年,花這麽多錢有屁用,買壹個虛無縹緲所謂的承認的官,有用嗎?沒有壹個戰略性的、互相幫助的,這種實際上的功能的關系,或者說這個關系能配得上我們新中國聯邦實際的關系,我們也不想參加。

新中國聯邦我們會在世界上最起碼二到三個地方,買島買地。我們買地的條件很清楚,低於二百萬公裏的我們不考慮,大家要記住。包括我們建立新中國聯邦的這些國家基地。我們希望很多當地的這種所有的氣候、地理、人文、歷史、安全,還有人文文化確實能建立美麗富饒的新中國聯邦,這是關鍵。為未來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在海外做好準備永遠的、永恒的諾亞方舟。同時成為第三方力量,監督沒有共產黨的中國真正的走向壹個法治自由、信仰自由、依法治國、與西方和世界可以創造壹個千年和平的,這麽壹個關鍵的監督和推動的這麽壹個機構。大家認真學習我們中國聯邦當時的宣言。

說到這呢,我們在歐洲會建立多個基地,現在全面運作中。會在意大利有我們G-Fashion的生產、設計基地。我也正在考慮把班農先生那個班農學院那個建築給拿過來,他已經答應了。我們要在米蘭建壹個建築、藝術、服裝、文化大學。妳看我們加拿大的文可女士,我就讓她跑去組建這個去了。這個地方就是把壹整個意大利的設計,包括建築設計、服裝設計、首飾各種設計,建築,還有我們說的文化,包括飲食文化、包括現代的各種文化。然後我們會在裏面有壹個宗教大學。這個宗教的學院會在那裏起,叫愛的學院也好,還是宗教學院也好,我們在研究,因為意大利太唯壹了。

那麽這個大學的在山頂上非常之漂亮,非常漂亮,很美,非常之棒,很獨特。我相信很多中國人會喜歡,接下來這個大學會成立。那麽現在呢,鳳凰城也找我,希望在那塊建大學,我們正在考慮當中。包括現在的德國我們最好的合作機構,未來妳會看到的,共產黨會嚇傻的!德國有個大學願意和我們新中國聯邦聯姻,在它大學裏邊專門建壹個新中國聯邦系。

所以說,接下來整個新中國聯盟需要大量的這種各樣的教育人才、藝術人才、工程技術人才。還有壹個,包括涉及到國防、安全、國際關系、外交、各方領域合作,特別是金融。我們這個金融這塊呢,接下來G-Dollar、G-Coin會在歐洲建立兩個基地,會在日本建立壹個基地,美國建立兩個基地。主要是負責,包括澳大利亞,澳大利亞肯定會建立壹個基地,我們會主要是把G-Coin、G-Dollar在這些國家全面地進行運作。現在得到了各國全面的支持,這真是超出我們的想象。新中國聯邦成立到現在10多天的時間,大家都看到了,無論在哪個領域的影響,都超出了我們的想象。我們不想再太多,咱們往前走著看。

這是非常重要的金融機構,所以大家有這個對區塊鏈、貨幣、還有傳統金融、國際金融有了解的也可以跟我們聯系。大家記住,接下來壹步壹步所有的公告和招聘都會在蓋特上,咱們會公布出來。
那麽說到這的時候在宗教人士上,我相信這次我們的六四建國宣言,對世界上最大的震撼就是宗教人士。這要是在過去,我昨天跟壹個戰友聊天,耶穌當年被殺害以後,被放到了山洞裏面去了。結果有壹個村裏的女孩說,她壹看耶穌第二天沒了,說耶穌上天了。這就是耶穌啊,耶穌就成了神了。

那麽如果那天64宣言,那壹天發生的事情,整個的閃電,兩次閃電,咬手指頭“啪”壹次閃電,放下手“啪啪”閃電。而且非常祥和,主要是閃電。放在任何壹個宗教,放在任何壹個大人物,放在達賴喇嘛如果那天講話發生這事,那就成神了,是吧?就馬上成神了,完全符合這個條件。如果從早上開始錄像,陰天、霧天、大雨、霹靂閃電,最後祈禱以後天就打開了。然後整個水上,那個水上大浪,然後水浪“啪”平靜下來了。然後開始朗讀,朗讀完以後然後壹咬手指“啪怕”那個閃電,後面閃電,自由女神的臉在那塊兒看著妳們,祥和的。然後放下手,又閃電,很祥和。放在任何壹個宗教……美國東部的壹個大主教跟我聯系說,Miles這要我們做這件事兒發生了,那我們就了不得了。那梵蒂岡要搞的話,教父搞那了不得,全世界就壹下改變了。對世界的宗教界的影響太大了,太大了,得上天的加持,上天的護法。

這幾天全世界各地,臺灣的,日本的,包括那個塞班島主教都跟我聯系,夏威夷的,巴西的。巴西最積極,巴西強烈要求我到那兒做壹次演講。然後梵蒂岡,梵蒂岡更加震撼。梵蒂岡的我那幾個朋友,不是最高的級別的,中上級別的說,妳有沒有興趣到我們這兒來演講兩次?我說我去那不閃電咋辦呢?他們笑。我說我到哪演講都是閃電,那多麻煩呀,我也做不到呀。(他們)說妳來了就會有閃電。巴西讓我到耶穌山上去,到那去。還有美國西部的猶他州邀請我去,到猶他州去做演講,然後說在什麽山谷上。我說我站在那個什麽演講臺上去。我發現這個事兒很多啊,就是對宗教界的影響。

這次我們的建國宣言,最大的影響,第壹是在共產黨黨內。就共產黨是最迷信的壹個黨,這是為什麽它不讓妳有信仰。我們其中的壹個臺灣的壹個朋友跟我說,他也是跟國內的很多,我知道他的很多關系。他說,國內所有人反映,最讓他們感到震撼的事情,是這次六四宣言三件事讓他們感到震撼。第壹個是那天的天氣和閃電;第二是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讓他們感到震撼;第三個事情,是得到了美國曼哈頓這麽多人的支持。他們感到震撼,這麽多人在線那是不用說的。這三個震撼讓黨內影響巨大,可以說黨心已經崩潰了。

大家覺得我們新的新中國聯幫代表了天意,代表了民心,這壹點毋庸置疑。另外壹個就是宗教界,臺灣的佛教界很多人跟我聯系。他說文貴我們願意站出來和妳怎麽樣。某個佛教領袖都說,文貴我們願意站出來和妳如何如何,很多人。我說實話,我恰恰的,我告訴他們所有人,我百分之百相信我們是得到上天加持和護法的,否則我不敢在那麽多人面前吹牛。我們的保鏢說,郭先生妳在開玩笑吧?我跪在地上是水呀,這點我發到我們壹個群裏面,設計群裏邊,我們看到班農先生地上全踩著是水呀。我跪在地上,那時候我是瘋了,我真的是祈禱,陰天,烏雲密布的時候,因為我相信了。

這個時候已經第三次告訴我了,說飛機不可能起飛了,然後呢直升機也不能起飛了,旗幟也不可能起飛了。已經告訴我了,我說放心,壹定會發生,由我來。我深信,我信我就不感覺到奇怪。很多人覺得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是因為妳們不相信文貴和爆料革命得上天加持,我是有感覺的。妳看我過去這三年發的推特,有多少次我說過相信爆料革命是得天庇佑。我每次都祈禱,我那不是擺形式的,我沒有任何時間擺形式。我說的每句話都是發自內心的,我是真心覺得祈禱是有用的,而且得上天加持,我們確實得上天呼應的。

所以我告訴那個臺灣的,還有日本佛教界的,還有梵蒂岡的,巴西的,美國的,華盛頓的,還有加州的,芝加哥的,費城的,還有這個塞班島的,梵蒂岡的,還有那個巴黎的。我都告訴他們,我說共產黨這些年在中國做的惡,是上天已經不能再允許了。我說我現在最大的感受是什麽?我說那天宣言的時候,我不想發表什麽“我有壹個夢”。像馬丁·路德金壹樣,還有像習近平先生搞壹個中國夢。哎呀,然後演講動人啊,像林肯演講,不是時候。我就是告訴壹個,我是個普通人,讓大家看到我們的組織能力,和真正得到了中國多少民心和世界民心的支持,和我們在美國的能力。更重要的事情,上天給我們做了加持。我不想做所謂的那個精彩歷史演講。

我告訴他們,中國人現在是什麽概念,我們的精神世界,已經被共產黨變成了騾子。我們是人類上精神世界的騾子,就已經被閹割了,完全沒有生育生存的能力了;我們在生活中,已經成了人類的驢。我說的是人類的驢呀。

他們說為什麽妳要說是驢呢?我說我從小影響我特別大,我老家我大伯當年沒錢花的時候,就種完農地了,他要賣豆腐,做幾個豆腐,做豆腐怎麽辦呢?要在老家那個小磨上放進去,他要叫驢來轉磨。他那時候沒養驢呀,我大伯他沒養驢呀,他就自己推,他自己轉,然後往裏邊舀,豆漿下來,然後熱,熱完後,豆腐賣給老鄉們。然後他賺壺灑錢,買點醬油鹽錢,很苦的。

那時候我小,才八九歲,七八歲的孩子,我就幫他往這戳豆腐。我大伯有幾次就借人家驢來拉,借來驢覺得借壹回不容易,我大伯就把那豆子多磨點,做兩三個豆腐出來。然後他騎著自行車,喊著豆腐,豆腐咯,豆腐。我大伯做豆腐很有名的,他當兵的時候就給首長做豆腐。指點豆坊,首長吃那豆腐,做完熱碗那豆漿,豆漿上面有豆腐皮,拿筷子壹挑,首長全吃了。那王八蛋共產黨,從來不為人民服務,為自己服務,壹口全吃了。然後豆漿領導全喝,喝夠了妳才能做豆腐。做的熱豆腐,首長拿來切開先吃,拌點什麽東西吃。

壹說口裏邊流口水,喝點水,我就饞,壹說吃的就受不了,壹說吃的渾身就來勁,妳沒法辦,沒辦法,就饞。熱豆腐,吃熱豆腐,對不起,熱豆腐不是吃別人熱豆腐,熱豆腐。

那個驢就幹嘛,就拿那個把眼睛蒙住,把眼睛蒙住,然後驢就自動磨,自己走,不停歇的。有壹次就是我們家旁邊他家有驢,我大伯老借人家驢,那個驢在那,這家人老不餵它料,那驢特別特別瘦,我大伯經常拿我家東西去餵餵他家驢去。結果有壹天,這家人就每天,壹個借給別人來做做豆腐拉拉磨,壹個自己老做豆腐來拉,那驢越來越瘦。大概我回老家兩年,第二年的時候 ,驢把這個主人,吧壹下把主人給踢翻了,差點給踢死他。驢餓慘了,餓瘦了,天天幹活,還老打它,吧壹蹄子給彈飛了。這個驢眼罩壹掉下來,喔噻,發現這個人被踢翻以後,還不拉倒,拿這個前蹄子,咣嘰咣嘰,把這人壹陣拍。這個人給拍慘了,給拍殘廢了給。這是我親自經歷的事兒。

我告訴這所有外國人,我說我這語言溝通有問題,我覺得中國人就是那個驢,就啥事也不幹,每天蒙上眼睛,啥也不知道就在那磨上轉轉轉,還不給飯吃。共產黨就把中國14億人當成驢了。我說這個時候,我們壹旦把眼罩給它摘壹下來,眼罩拿下來,老子壹腳就把妳踢壹邊去,踢瞎妳也不拉倒,我得踩妳幾下子。這就是我說中國新聯邦就把中國人當了這70年驢的這個眼罩給拿下來。哎呀,外國人覺得聽懂了。

他問精神上的騾子啥意思?我說我們妳看中國人現在,只要誰家死人,我們比誰都高興。誰家著火了,比誰都高興。中央電視臺美國亂了,我們聽了幾十年了。美國快完蛋了,幾十年了。歐洲又發大水了,幾十年了。日本這個國家又出事了,那首相換了壹個又壹個,幾十年了。我說我們這個民族就愛看別人家死人著火,看別人家出事,天下越亂越好。

我們還相信什麽?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天下大亂我們就好了,這個世界上別人家下雹子下火才好呢。別人家都是混蛋都是窮人,我們是富人。我們唯恐天下不亂,還有個什麽呢?讓我們自己去幹幹去,啥也幹不成,啥也做不成。看別人家生兒育女老不高興了,為什麽?自己做不到,我是騾子不能有生育能力。所有想要的事,自己都做不到。也沒有後代, 被閹割了,天然閹割了。因為共產黨,共產黨已經把中國人精神文化全閹割了。

我說我們出來的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這個事情太大了,妳越跟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打交道,妳越覺得這真是優秀的中國人吶。那不是開玩笑,壹天那幾斤汗,流了壹輩子,從來沒服過,從來沒跪過,從來沒跟這幫共產黨王八蛋們勾兌過,心裏那團火,那個人性沒少過。他不是騾子,他是真正的是壹個完全堅強強大的壹個人。

我說但是可悲的是,14億中國人,我捋了半天,有幾個郝海東和葉釗穎女士?願意把眼睛那塊蒙在拉了壹輩子磨的那塊布給摘下來,或者有勇氣壹腿把自己快餓死打死的那個踢壹邊去,踩上兩腳。不可能。他自認為他自己就是驢,我就應該被蒙上眼睛,我就應該被打。而且打它那人特別壞。我說這個驢是個母驢,被踩的被打這個我們家鄰居這個,這個人就是光棍漢,被踩這個,妳到我老家壹問都知道,他沒事還拿棍子,驢鞭子去戳人家驢那個生殖器,這個驢不踩他踩誰,是不是?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妳甭戳我了,老子還踢死妳呢,對不對?這是人的本能。

我們精神上已經成了騾子了,完全沒有反抗辨別真偽,更沒有延續萬代,我們已經被徹底閹割了。所以我說精神上的騾子,生活中的驢,這就是我們中國人的現狀。跟外國人講,我們新中國聯邦宣言,建立新中國聯邦,就是讓中國人當人不當驢,更不能當騾,精神上不能掛上騾子。

妳看我們中國的文化藝術界悲慘到何種境界,張嘴三字經,閉嘴就罵人,不說三字經不說話。我說到什麽程度,而且都是仰著臉,鼻孔朝上,覺得自己能得不得了,實際連個屁都不是。從壹生沒幹過利他的事,壹輩子沒幹過壹個讓自己真正驕傲的事,壹生都在牢騷,自負,瞧不起別人,實際上極度自悲,頑固不化。

我說這就是我所說,新中國聯邦宣言在全世界上最大的作用,告訴他們:世界上,我們有天。

壹年四季,人類幾萬年,幾億年的地球,地球在天上漂著,從來沒掉下來過。而我們地球是個圓的,壹天壹兩萬公裏。太陽、月亮,銀河系跟地球比,我們連個毛都不是。銀河系跟太陽系比,壹根毛都不是。太陽系跟宇宙比,咱不知道有多大。毛是多大那是不知道,我們要定規矩,與宇宙鬥,與太陽鬥,上月球,上土星。妳算老幾?所以我們人類的無知,被共產黨無限地誇大,把我們圈在壹個無知的籠子裏,讓我們活得如此可憐。

但是我們知道,我們人類之外有更多的超自然力量。我不知道的力量創造了我們人類,管理我們人類。人類是有秩序的,大自然是有規矩的,大自然是有密碼的。大自然和人類之外是有天,有上帝的,有神的。這就是我說的萬佛萬神。

我們新中國聯邦宣言得到了天的法證,天證,神證。真的是德天證,德,德道德的德,德到天證。這個力量太大了。這是中國人活到今天,中國人類歷史上第壹次是直播,第壹次是親眼,親自參與的,共產黨之外的壹種巨大的力量,巨大的力量。而且是在全世界面前。

感謝上天啊,給了我們直播,這為什麽我要直播,給了我們這個攝像頭,讓我們看到了,原來啊,真是上天有神啊。那個是閃電,可不是打雷,是閃電。欻欻欻,三下;我壹咬手指頭,啪啪啪,歡喜,鼓勵;放下手,啪啪啪三下。自由女神那個臉特別歡,就在我們後邊。在這之前,雷雲密布,天空漆黑,大海裏邊那個水,妳們看看那個直升機,那水拿那個小船推著,因為浪太大。壹開始宣言,全部停下來。

所以戰友妳們看啊,整個這次的得天助,天象,是人類有史以來親自經歷的。中國人在全世界面前將永遠講不完這個故事。這是為什麽西方宗教界巨大的影響,很多人都說這事兒太大了,太大了,因為他們親自經歷了。

班農先生在那塊兒講,在那塊兒說,說我們戰友啊,希望把以下的這個事情,我認為得天象,得天助這事兒廣泛傳播,各種語言,拜托了,各種語言,要多講多說。妳像G-News應該很多人寫出壹些感觸,采訪不同的宗教人士對這件事兒的理解。我們在西班牙的戰友,在巴西的戰友,在法國的戰友,在日本的戰友,在俄羅斯的戰友,德國、希臘、美國、加拿大,西部的,非洲的戰友,都應該不同的語言,用不同的方式壹而再再而三地說。而且我希望最近大家多做壹些這方面的視頻,把壹些中國和人類歷史上有這些事情的連在壹起來說。這個事兒太大了,這對我們中國宣言是巨大的力量。

另外壹個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不當中國的騾子,不當中國的驢的這種偉大的勇氣,應該在全世界廣泛傳播。要找不同的人談觀點,做視頻,做直播,做文章。

第三個,我們要讓全中國人、全世界人看到G-TV私募和G-Dollar在美國的和世界的藍金黃、耍流氓巨大對人類的傷害。讓他們看到這些本質,讓大家小心,更加跟我們站在壹起對付共產黨,盡快地消滅他。

最後我要告訴大家,香港,我那天直播之前,咱們建國之前說過,100小時發生什麽事情。我現在可以告訴大家,對香港交易系統、香港官員、香港港幣、香港銀行將全面制裁。這是我在三年前我開始爆料到前年2018年我告訴的,壹定會把中國中資企業、中概股壹定會踢出踢出紐約證交所,做到了吧;壹定停止退休基金投資中國,做到了吧;我說香港自貿區壹定會取消,做到了吧;對華為等中國重要的科技企業全部停止供應,做到了吧;包括臺積電,我說它死定了,現在臺積電已經成了美國絕對目標,必須幹掉它,壹定會幹掉它!做到了吧。這都2018年2019年說的,現在我告訴大家,我說過,中國銀行壹定完蛋,中國的金融機構在海外壹定完蛋,中國港幣壹定消失,人民幣會變廢紙,港幣會沒有。

大家記住,從前天開始起,這個啟動死亡的時刻已經全面開始。香港交易市場和上海交易市場那全都是假的數據,全都是操控,美國已經做了深度的研究。接下來美國會限制到香港投資的美資必須撤回,高科技企業必須撤回,不管妳是誰,立法讓妳撤回。然後所有在香港交易所的美資企業全部撤回。凡是在香港交易所的替共產黨充當假搟面杖子的企業,曾經跟美國有投資的必須停止。所有殘害孩子和學生的壹定會受到個人制裁,家族制裁,包括資產查封。壹定會發生,直到港幣消失,香港政府完蛋,香港的孩子正義得到昭彰。妳記住我的話,這就是共產黨的死亡,驚天動地!

美國這個決定,已經得到了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全力支持。大家看著,我們對待香港絕不是說,是要行動,包括臺灣。美國政府官員現在壹個壹個的法案都會立起來,在8月份以前基本上可以明確,基本上事實。或者說完全可能宣布允許臺灣獨立,而且美國會明確臺灣關系法的條款。就是共產黨壹直打擦邊球,臺灣要獨立,美國會不會參與,臺灣要自己算獨立,美國不參與,等等等。美國給了最後的答案,只要妳任何理由打臺灣,我就壹定揍妳,壹定消滅妳。

前天美國的壹個媒體記者采訪我,他說中美之間可不可能開火戰,我說完全可以開火戰,而且共產黨非常有可能主動把核導彈扔妳家來。這是我第壹次說這話,我說妳不信妳試試。妳只有消滅共產黨,妳們才能安全。

再壹個我要告訴大家,還有對所有的在國內的,妳看現在像海外的,大家看到這個斯坦福這個(推特數據調查)不是開玩笑的。戰友們妳們要在G-News、G-TV上多直播,多說,這個意義很重大,要發給所有的美國官員和西方的官員,斯坦福的調查。所有在海外的像什麽曾宏、雞腿潘、夏業良、郭寶勝、韋石、熊憲民這些,驢臉,凡是轉這些推的,還有什麽莊烈宏這個爛孫子。壹定記住啊,美國壹定會讓他們進監獄,壹定會把他們抓起來的。但是大家壹定不要小看他們,背後是共產黨,壹定要小心,好吧。而且壹定要舉報,還有那個Inty,恐怖分子Inty啊,他不跟共產黨勾兌他不可能活到今天。

這天壹定會到來的,兄弟姐妹們。稍後呢,關於壹系列的G-TV起訴和行動、喜馬拉雅農場啟動和G-Dollar的起訴和行動,包括新中國聯邦壹系列的招聘和行動,都會啟動。請大家關註G-TV蓋特。

壹切都已經開始。現在我和大家壹起來為新中國聯邦、全世界人民、全中國人民、香港、臺灣、西藏人民祈福。阿彌陀佛!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