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為什麼要打壓銀行結構性存款

作者:文茗

 6月12日晚間,北京市銀保監局發佈《關於結構性存款業務風險提示的通知》,

對轄內銀行著重進行了四方面提示:

一是嚴控業務總量及增速。年內結構性存款業務增長過快的銀行,應切實採取有力措施,逐月壓降本行結構性存款規模,在2020年末,將總量控制在監管政策要求的範圍之內。

二是確保產品設計審慎合規。各行應嚴格執行《北京銀保監局關於規範開展結構性存款業務的通知》(以下簡稱289號文),確保新發行的結構性存款業務在保底收益、行權條件、交易對手等方面滿足合規性要求,切實杜絕“假結構”等問題。

三是加強資金來源甄別。各銀行應加強對購買單位結構性存款資金來源的甄別,防止個別企業利用從銀行獲得的低成本信貸資金進行空轉套利。

四是切實規範宣傳銷售行為。各銀行應持續關注金融市場波動加劇帶來的衍生產品相關業務風險增大的情況,加強投資者適當性管理,確保充分披露資訊和揭示風險,普及理性投資觀念,切實維護金融消費者合法權益。

北京銀保監局要求,各銀行應深刻認識存款市場公平競爭和規範發展的重要意義,積極推進結構性存款回歸其業務本質,有效平抑負債端資金價格,堅決落實中央關於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的政策要求。下一階段,北京銀保監局將持續跟蹤監測各行結構性存款業務開展情況,對壓降不力的銀行進行現場核查,並對存在的違法違規問題採取相應監管措施。

資料顯示,今年以來,中共國商業銀行的結構性存款規模在4月末突破12萬億元,創歷史最高,其中企業結構性存款遠高於個人,在今年1月的環比增長速度一度高達16.9%,到了3月,企業結構性存款規模超過個人結構性存款規模,達到6.83萬億,到了4月繼續增長8.8%至7.43萬億元。

2017年以來,中共國商業銀行的結構性存款快速增長,餘額從2017年初的不足6萬億元猛增至去年4月末的11萬億元,之後規模一直維持在10萬億元左右,去年12月回落到9.6萬億元。而到了今年,結構性存款規模有所反彈,在今年1月重新站上10萬億元大關,之後逐月增長,直到4月末結構性存款突破12萬億元,達到歷史最高規模。

從結構性存款的具體結構來看,今年以來中小銀行的結構性存款的增長速度明顯高於大型銀行,到4月末,中小銀行的結構性存款規模月度環比增長了6.9%至7.91萬億,占到結構性存款總規模的65%。

不免要問共產黨為什麼如此不遺餘力的打壓假結構性存款?

2018年以來,一方面,隨著經濟下行速度加劇,企業經營情況急速惡化,企業存款快速減少,導致銀行負債端承壓;另一方面,在中共“資管新規”嚴管之下,保本理財幾乎被徹底消滅,銀行規模擴張受限。在當前高存貸比的背景下,銀行負債端壓力與日俱增,疊加監管對同業業務監管趨嚴、流動性新規對存款賦予過高權重,銀行對存款的爭奪也進入到白熱化階段,而結構性存款憑藉其高收益等特徵,無疑成為銀行的首選吸存手段。

這裡要說明一下什麼是結構性存款:結構性存款,是指投資者將合法持有的人民幣或外幣資金存放在銀行,由銀行通過在普通存款的基礎上嵌入金融衍生工具(包括但不限於遠期、掉期、期權或期貨等),將投資者收益與利率、匯率、股票價格、商品價格、信用、指數及其他金融類或非金融類標的物掛鉤的具有一定風險的金融產品。

結構性存款就是把存款本金的一部分拿出來,買入掛鉤某個標的(常見的是利率、匯率,也可以是任意東西)的期權。隨著標的變化,獲得不同的收益,如果選擇對方向,則收益增強,如果方向錯誤,則收益變差。這個和結構性理財原理是一致的,差別是固定收益部份是銀行存款。

舉一個例子:小王買了100元1年期結構性存款,利率是2%。銀行留下98元本金作為存款,一年後算上利息正好是100元,這樣就完全可以保本。剩餘的2元本金,則會被銀行用於投資黃金、股票、期權等金融衍生品,如果賺錢的話可以給小王分紅,賠了則只是損失一年的利息。

這樣引入了一個失去2塊錢的風險,從而可能獲得更高收益的機會。相較于普通的理財產品、存款利息,結構性存款的安全性、收益率更具備吸引力,人們更願意把錢投資近結構性存款。

正是因此,結構性存款相較於銀行負面效果也在慢慢顯現:銀行存款端成本居高不下,甚至不斷上行,嚴重阻礙了共產黨利率市場化的傳導。

根據上市銀行年報、半年報披露,雖然2019年上半年銀行同業業務、債券發行平均成本在下行,但吸收存款的平均利率自2018年下半年以來不斷上行,2019年上半年格外明顯。存款是銀行負債端最主要的來源,因此,走高的存款端成本也導致了銀行負債成本的上升。這也是為什麼年初以來,雖然包括利率債等資產端收益率都在快速下行,但負債端成本的下行卻一直比較緩慢。而在銀行負債端成本下行緩慢的情況下,資產利率下行導致息差明顯壓縮。如果負債利率不能下降,那麼資產投資層面也會變得保守,資產端利率下行空間也會受到擠壓。

說了這麼多其實共產黨加強對結構性存款的監管,說白了就是要絕對控制利率,任何可能影響到利率的因素都要消滅;老百姓的錢決不能自己選擇去他們認為可以獲利更多的地方,只能是忍受著零利率、負利率(中共國實際通脹常年高於存款利率,變相就相當於負利率)的無奈繼續為共產黨服務。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6

6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