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2020年6月10日緊急直播-關於G幣GTV投資者被澳大利亞等銀行非法強迫退款的各種事宜

战友之家听写组

就是說我們中國人有時候真的太懦弱了,太懦弱。我們跟自己人特別較勁,跟外國人或者跟其他勢力的時候吧,就太懦弱了。

還有壹個就是我們的戰友,過於善良地理解別人。還有些戰友比如說,這個是錢財身外之物,不爭啦,無所謂,不在乎。

是的,這很偉大,但這不等於別人就可以搶妳的東西呀,這不等同於任何人可以搶妳的東西,這是不可以的。特別是這種中國人為啥老在外國受欺負啊?就是妳任欺、任騙。任欺、任騙的。

妳看我這個肩上老掛著的衣服。這個是跟BRIONI是同壹個料子,昨天是黑色的,洗了幾遍了,這個是綠色的啊,同壹樣,同壹樣,也是我們中國戰友100多美金的料子,賣1800。哇塞,夠黑的!

安紅美女妹妹來啦!

(和船長交流了幾句)

所以說戰友們,任何情況下我要給大家說的事情,就是千萬要記住,必須大膽地保護自己的利益和自己的尊嚴,這是必須的!

安紅女士:剛才不好意思,郭先生稍等啊,我把這個(鏡頭)固定壹下稍等。剛從路德節目下來。我們在我們的團隊裏發了壹個通知,discord和各大團隊。現在有很多人在線,大家都非常關註。

文貴先生:要先上廁所嘛?不要憋得難受啊,哈哈。
這衣服好看啊,北京姑娘,這有北京大妞的感覺。哈哈。

安紅女士:謝謝!

文貴先生:這頭型和這眼鏡、衣裳配得挺好的。

不過我覺得等過兩天,G-Fashion 開始的時候。我已經給妳們這幾個女的,女孩兒們,給妳們設計了壹套專門妳們才有的衣服,多少錢都不賣的。

妳啊,木蘭啊,Sara啊,還有艾麗啊,專門給妳們設計的。然後呢我讓他們這個料子是比我這個BRIONI的料子還要好的料子。

就是當妳們上節目的時候,給妳們壹整套的不同的色系的,全是最棒的衣服。然後我最喜歡的那個牌子就是slim(?),讓他們給做的。

slim是愛馬仕旗下的壹個品牌,現在跟GUCCI那邊有壹部分的合作,還有GUCCI的壹些很軟的料子的東西,給妳們幾個做,我已經給他們說了。未來就是妳們壹上來以後就穿咱們的G-Fashion的,這個最特別,只給妳們做的料子的衣服。

安紅女士:謝謝,現在先代大家感謝壹下,太棒了!

文貴先生:好,現在這樣。我今天為啥跟妳連線呢?我本來今天沒有直播的,為啥要緊急直播呢?就是今天,我大概從三點鐘到大概將近六點吧,我的手機上就過去的投資者手機上收到了好多都是來自澳洲的戰友們發的信息,都已經是幾周前,壹個月前付款投資的。然後呢,這個當地的像澳洲聯邦、澳新銀行啊,剛才木蘭發給我的。

安紅女士:對了,澳紐銀行、國民銀行,然後還有其他壹些銀行都有這種問題。

郭文貴先生:對,這澳新(澳紐銀行),他們(銀行)就給他們(戰友)發信息,幹嘛呢?說妳投資錢被退回來了,人家(戰友)說我不退啊?她說我沒有退錢。他說(銀行):我們就幫妳退了,幫妳申請了,她(戰友)說:我不退啊!?

妳說天下還有這種事情,哪有銀行我投資了錢,我把錢給妳要回來了,(戰友)說我不要,(銀行)這是商務決定!妳要聽了這話,這個話戰友跟我說的,把我嚇壹大跳,我真的覺得這有點瘆得慌了,妳知道嗎?

郭文貴先生:戰友們就說,我還要繼續投資啊!哎,妳幹嘛給我退回來呀?
(銀行)說我們的商務決定,給妳退回來啦!
她(戰友)說:我不要啊!我要投資啊!
(銀行)那不行,我給妳退回來了。我已經跟妳們這個recall了,我打電話GP摩根銀行,把錢給妳退回來了。

妳說這裏面嚇人啊,然後呢?這個戰友,有的戰友說,我要錄音,他(銀行)說:妳不能錄音,因為澳大利亞的法律是妳不同意,我不同意,妳就不能錄音。但對方告訴戰友說:我在錄音!

哎,天下有這道理沒有?問咱們戰友說,妳不能錄音啊
然後我要錄音。說如果要投資,妳不能投資,我已經把錢給退回來了。哎,安紅,妳們這澳大利亞是黑社會國家,
這什麽狗屁國家這是!

安紅女士:所以您之前說過澳洲被中共滲透得很厲害。

我們現在其實有壹個,就是外援調查組,也有壹個貿易投資組。還有壹個這個就是專門管這塊的,就是大家暫時把手裏的證據都保留好。但是我們壹開始前期的時候,其實歸結起來大概也有數百例。就是平時戰友,當時他們報名參加那個農場團隊的時候也說過,我是在哪個銀行、哪個銀行有這個被拒付的,那時候我們統壹壹個口徑。就跟大家說:妳把妳所有的資料,能提供的全部都準備好,我們到時候集體行動。這是第壹條我想說的。

第二條就是,我在節目裏、其實在小組團隊裏開會的時候也提示過,我們調查也發現了,就是ANZ銀行(澳紐銀行),它是在中共偽中共政權下的大陸,它有它的銀行分支機構的。還有包括其他的, 我忘了是不是國民銀行也有。那麽目前比較集中的反饋,就是在ANZ銀行(澳紐銀行)跟這Commonwealth 銀行,它都有,當然其他壹些小銀行也有。

但是,我們就是好消息也有,就是,不是特多吧。戰友們通過其他的方式,他也把這個錢寄出去了。那是當時,但是目前我們能做的,我正好也想跟郭先生碰壹下頭,就說我們到底是先把資料全部都大家準備好,然後壹聲令下,
大家把那資料發給我們團隊裏的專門有負責的人,然後因為我們的戰友其實已經做出壹個最初的這個表格來,每壹個人什麽原因,什麽情況都已經寫得非常好,那至於是否這個集體訴訟還是說,當然我也想跟妳商量壹下。謝謝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謝謝安紅女士!這就為什麽我說,因為是木蘭在幫助我,她是投資委員會成員,她是幫助回信息的,
就是這個,我看了我另外壹個手機上,我接到了今天早上大概五點多,壹位咱們澳洲的壹個女性是壹個年齡比較大的,咱們戰友,是通過自己的女兒,投了七十萬。她是最早投的,她要投150萬,我說:妳投太多了,少投點吧。分了三次投了七十萬。她今早上錢全給打回去了!她就傻了,妳知道,她英文也不行,人家打電話說妳的錢,已經被退回來了,老人家都快氣瘋了,妳知道嗎?跟我說:哎,把我氣的啊!因為老人家說:我這壹生就幹了這麽壹個正事,我就這壹個希望,投資咱們這個G-TV。而且老人家說了,我這老年,還有我老年想幹的事,都寄托於這個希望了。妳說這混蛋,直接把錢給人退回去,算什麽道理啊?我現在我覺得很多,還有很可怕的就是澳洲,我發現普遍咱們的老移民英文都不太好,那銀行就欺負她,英文也不行。

安紅女士:沒錯!

郭文貴先生:他們都說我錄音了啊,妳這錢涉嫌犯罪啊。把老人家嚇得半死,我怎麽犯罪了?我犯啥罪了呀?說我們把錢給妳退回來了,我們安全部門認為。然後老人家就問:妳這啥安全部門啊?中國人壹說就安全部門、情報部門,就是我銀行屬於安全部門。妳放狗屁呢!妳有啥權力?

我現在說到這,我告訴妳啊安紅,我剛才跟律師通了電話,我們律師當時都真的不敢相信,他說整個澳洲銀行做這個就是找死呢。他說我可以告訴妳,可以告死他(銀行),他說絕對贏百分之百贏!

所以我現在要告訴妳的事情,有很多戰友沒有跟妳聯系,比如說昨天那個阿明老師,跟妳聯系兩天了聯系不上,妳沒給人家回復。後來我就趕快,今天早上我把阿明老師的號碼給了木蘭了,木蘭聯系上了。妳和木蘭妳們兩個第壹個事,馬上把戰友們……澳洲所有的戰友們妳們就是由安紅來主持這個訴訟,妳們的聯絡人就是安紅和木蘭,目前為止啊,拜托大家了。現在由安紅馬上組織法律團隊。這個法律官司是這樣,我就是覺得安紅妳主持全面打官司,全面馬上啟動。妳在當地找最好的律師,壹定找最好的。妳可別找那個咱們華人律師,壹看中國人他就欺負妳知道嗎?

安紅女士:明白。

郭文貴先生:找最好的澳大利亞律師,壹開始的時候,啟動的錢沒問題,我這邊全部給妳支付。知道嘛?但是打官司用的錢是我借給妳的,錢是必須要還給我們的。因為我給妳錢打官司是不合法的,我借給妳錢是合法的,妳懂我意思了吧?前期的費用要多少?100萬、200、妳馬上跟我說,我馬上給妳打過去。我借給妳錢正常的,寫個借據我個人借給妳們,然後妳馬上找最好的律師,然後咱戰友成立壹個集體訴訟的團隊,24小時工作,馬上把他告了,下周壹能把他告了就不能等下周二妳知道了嗎?這幾家銀行壹個都不能逃了它。

這是壹個,然後我們的團隊準備在美國也起訴他們,這不是開玩笑的。妳像咱們的老大姐,70萬的那個,這70萬塊錢,現在它現在是多少錢了?它是變成2100萬了,妳(銀行)把人家2100萬給整沒了。如果這個法官他不是神經病的話,他最起碼得判他賠1個億,5倍吧?最起碼的賠償吧?妳得1個億美元吧?然後呢妳制定另外壹個政策,就是這次打官司贏了,知道了嘛?我就是贏的錢10%—15%留給當地喜馬拉雅農場大家集體所有,所有參與者集體所有,好不好?

安紅女士:好!

郭文貴先生:然後呢,我覺得50%就是給個人,另外的35%由大家來商量,索賠的所有的錢投到喜馬拉雅農場去。所以説我覺得得到索賠的錢的人,50%妳拿走,然後扣掉所有的費用啊,借我的律師費妳得還給我,妳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如果賠了打官司沒贏,錢我出,跟妳們沒關系,好不好?律師費全是我出。

安紅女士:好

郭文貴先生:這行了吧?大家只能贏不能輸,這買賣有的做吧?安紅女士,支持妳了吧?

安紅女士:能,必勝!

郭文貴先生:這回不整明白了,妳就到澳大利亞山裏找袋鼠去吧,妳別回來了。趕快全面啟動。然後呢妳和木蘭妳倆,趕快聯合起來,全力地配合把這個事做起來,好不好?

安紅女士:好!

郭文貴先生:妳來領導,妳主領導啊。澳大利亞的戰友們記住,全部由安紅領導幹這件事,資金前期我來支持妳。回頭我跟雁平說,妳跟雁平妳倆也熟,妳倆聯系上,需要資金就借給妳們。找最好的律師,然後我的建議就是,所有贏回來的錢15%留給喜馬拉雅農場,大家集體所有啊,參與者所有,然後35%投到喜馬拉雅項目去,50%給個人,這就是我的建議。

安紅女士:好!

郭文貴先生:贏了錢就這樣分配,輸了我拿,行不行?

安紅女士:謝謝!我立馬就團隊開會,剛才跟您連線之前我已經通知我們團隊了,只要還有沒睡覺的,我估計今天澳洲的戰友們大多數應該都沒睡覺,我們連線結束我就馬上去開會。

郭文貴先生:行了,妳現在就結束吧,妳快去吧,好了行了,去吧去吧。

安紅女士:齊活!謝謝郭先生!

郭文貴先生:快去吧,壹會我也結束了。

安紅女士:好的好的,沒問題。再見!

郭文貴先生:哎呀!這澳大利亞……戰友們,我再說壹下其他地區的啊,日本、加拿大、紐約,剛才都參照這個條件。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現在各自也好,法國小皮匠那也好,日本的Peace也好,英國也好,不管什麽地方,不管任何地方,美東、美西的都可以的,華盛頓,還有我們阿炳,阿炳啊,華盛頓有阿炳和雅吉娜,這兩位戰友,我老是忘了說,希望大家馬上全面開始,妳們把所有這些戰友的索賠都攢在壹起。

我現在說的是G-TV退款的事,還沒說G-Dollar,G-Dollar咱們回頭再說。所有戰友們集體行動,我建議大家就是這樣,前期妳們啟動,錢我來支持妳們,贏回來的錢50%退回個人,另外50%的15給喜馬拉雅大家所有,可以支付建設使用,另外35就要投資了,歸當地喜馬拉雅農場,當地,好不好?壹定會贏的,馬上行動。如果下周我看不到任何地方沒有行動的話,我就找人來替換妳這個代表的作用。

維護新中國聯邦和共產黨根本的不同,誰敢欺負我們中國人,我們就跟他幹到底,絕不妥協,壹定跟他幹到底。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天下哪有這個道理啊?我投資錢,妳不讓我投資,這天下的王八蛋道理啊?妳跟共產黨勾兌了,妳就這麽黑啊,還有天理嗎?還有戰友們竟然說,哎呀算了,我身外之物。千萬不能這麽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妳掙錢容易嗎?好不容易逮著個機會了,他給妳扼殺,他今天能這麽整妳,下回整妳會更狠。

千萬記住,戰友們,當共產黨得手了,它發現這招靈,它下回還整妳,妳下回再放棄,它更狠,直到要妳的命!我告訴戰友們,這次妳敢退壹步,妳將跌入萬丈深淵,絕對不能退!這就是新中國聯邦,堅決跟他們幹到底,堅決幹到底!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絕對不能讓步,咱現在G-TV有律師文件,有美國專業評估,這G-TV股票值多少錢?現在是30倍,不是17倍,將近30倍。妳把錢給退回去了,那這個事大了,百分之百他得賠,賠多賠少他賠上個10倍、8倍,妳們有什麽吃虧的?妳們為什麽怕啊?

中國人那個怕事,就怕出了共產黨這個流氓機構,怕成了家人被人家強奸,被人家殺害。我們要以香港人為榜樣,妳看人家香港人的勇敢,就是不怕、就是不妥協。我們中國人真的不能當豬狗任人欺啊,絕對不是這樣,我們生出來是當人的,不是當驢當馬當羊的,當豬當狗的,妳誰想摸摸就摸摸?妳誰想騎妳就騎?我拿錢我投資,妳銀行王八蛋幫我給拿回來?妳憑什麽呀?還有這天理嗎?合法的文件,是美國的法律保護,妳把我錢給退回來,妳再不吱聲,那妳這不是找欺負嗎?
這不是嗎?

我每天妳們老說我頭發白,兄弟姐妹們,妳們想過沒有啊?那新中國聯邦容易嗎?兄弟啊,那背後多少事兒啊,我要壹步妥協我就完了,妳知道嗎?我壹步退就完了,我讓壹步就完了。中國人就是老實得任人欺負、任人宰割,我覺得這真是不行,妳知道嗎?哎呀兄弟姐妹們,妳們也太軟弱了吧!戰友們居然壹聲不說,算了,郭先生,我們支持爆料革命,我真的很感動,錢財是身外之物。這不是那回事,這是尊嚴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現在我說完了,我等待著咱們各地的戰友們集體全面行動工作,全面行動工作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壹起為新中國聯邦所有的我們的公民,還有為14億中國人,全世界人民、香港人民,為西藏、臺灣所有的同胞們祈福,壹切都已經開始。 阿彌陀佛!

戰友們戰鬥!絕對不能妥協,絕對不能妥協!不會讓的。

這回能看出來誰是戰友,誰配當戰友的領導。別老壹說那個買G-Dollar,買G-TV股票妳上來妳爭了,然後當地區領導人妳爭了,妳有沒有本事給戰友保護戰友啊?妳有沒有這個智慧、這個能力呀?咱大家看看吧!

下壹周見分曉,下壹周如果這個地區代表人,如果妳沒有這個行動力,妳也沒這個能力來主持捍衛戰友的利益,妳基本自己該隱退了。安紅去找袋鼠去了,瑪莎去俄羅斯找大白熊去了,跟大白熊去這玩去吧,美東的長島哥我估計直接到海裏遊泳去了,找魚去吧?好不好,拜托了。所有的戰友們,日本的Peace啊,還有這個心語007,加拿大的老江,卡麗熙,我們N個戰友。Sara就不用說了,Sara絕對是頂上去,Sara的行動力超壹流的,好吧。

行了,兄弟姐妹們,今天就直播到這兒,樓上還在戰鬥室直播,我還要健身。然後今天接著好幾個視頻會。我這白頭發白,大家別擔心,沒問題,太正常了,太正常了,我能多工作壹分鐘,多工作壹分鐘。我覺得新中國聯邦,我們已經走到這壹步了,已經走到這壹步了,我的白頭發白,那太正常了,不白就不正常了,放心吧。我昨天晚上還睡得很好的,雖然是工作時間很長,昨天睡了將近4個多小時,分了三次睡的,特別舒服,特別舒服,挺好的。

關鍵是這個心境妳得到,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我們心中每時每刻都想著消滅共產黨,每天睜眼閉著眼都是消滅共產黨,夢裏都是消滅共產黨。除了偶爾去壹下玉米地之外,偶爾去到玉米地,這夢老發春夢之外,基本都是消滅共產黨。所以說完全身心已經到了壹個完全的狀態,這種感覺很享受。身體上,還有錢財上,各方面的付出那是必須的,那必須的。

我覺得我很幸福,我非常幸福。因為我給大家過去說過,我曾經這個蓋完裕達以後,壹下子從監獄出來,迅速地幾億美元蓋了五星級飯店裕達,前呼後擁。當時那錢已經很多錢了。全世界那麽多國家富豪都跟我站壹起,我當時就是很迷茫,繼續滅共呢?追求我心中的信仰和理想呢?還是說就沈淪於這種富豪生活之中呢?我也曾經到過地中海,當時是租的船,也去了全世界最好的俱樂部,男人俱樂部都去了,包括紐約同性這種展示俱樂部,我都去了。在船上也是每天,幾十個模特,大家能想像到的,那時在那塊都是合法的,專門有這種節目,啥樣都有。全世界的明星,什麽樣的人都見了。非洲也去了,南美洲也去了,古巴也去了,北朝鮮也去了。俄羅斯那就不用提了,去多了,白俄羅斯,哈哈,白俄羅斯,那什麽地方?日本經常去洗啊,洗這個光腚浴啊,光腚浴。啥都經歷了,想吃的都吃了。

非常痛苦,非常痛苦,越享受越痛苦。就感覺這個人活著,早晚燒之前我就這麽過下去嗎?那不就行屍走肉了嗎?我就把我的信仰、理想就忘了,我弟弟就白死了?我許願就忘了?在清風看守所同壹號所裏所有人寄予我的希望,我能活著出來的話,去幫助他們復仇、滅共。6月4號,還有5月6號,到6月8號這個期間,我從東北到北京、到河南、到濮陽,最後抓進去。然後看到看守所裏全都是抗議的人,是從五月份最早的時候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欽立本被抓等等這些事,歷歷在目。然後呢,當時天安門所有的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已經在看守所裏邊了,進去的人告訴我外邊的情況……妳能忘了嗎?忘不了。

想起來馬上渾身就不舒服,就是看守所裏邊的壹幕壹幕,還有所有人跟我說的話。再就面對著這種行屍走肉的生活,我覺得人活著,只要妳能動的時候……大家想想啊,妳累,現在是很累,妳睡覺,妳睡去吧,連著兩天讓妳睡,妳第三天還能睡?妳睡不著了。但是妳睡足了兩天,妳睡夠了兩天,第三天妳還想幹啥?妳還想幹啥?吃,天天吃。現在咱就怕吃得多啊,吃多不行啊。性,異性,男女,妳說有夠嗎?那不就那回事嗎?說難聽話,不就是折騰兩小時、仨小時,壹個小時、半小時,稀罕稀罕,沖動沖動,忘我壹下。那壹會兒裏邊啥也不要了,命也不要了,臉也不要了,啥也不要了,是吧?死都行。完了以後,妳還得穿上褲子,妳還得洗洗澡,妳還得面對,還得活著,妳總不能光著腚跑酒店大堂呆著去吧,對不對啊?

最後妳發現不就那麽回事嘛!值得嗎?不值得。性也不能讓咱失去自己,酒肉也不能讓咱失去自己。多大的房子算大呢?啥大房子我都有了。妳說飛機,我那朋友最多有六架飛機的,海航妳看到人家那上百架私人飛機,那能咋的?那船,遊艇,咱這遊艇世界最好的,不是最大的,但是我覺得是最好的。班農先生在這遊艇上說:“Miles,我在這遊艇上呆壹星期,我死了我都認了”。他是在海軍出來的,他懂這個,超級牛的,他愛死了,每時每刻都在摸,還有這麽好的東西。車我都有了,衣服最好的,妳說我再不白頭發,我還是人嗎?

老天爺給了妳郭文貴壹切所有的,還給了妳個那麽好看的臉是吧?——這有點不要臉了啊。是不是?幫妳成立新中國聯邦,幫妳打雷是不是,幫妳天打開。然後妳郭文貴說,我還要該睡睡,該吃吃該喝喝,頭發還壹頭黑發,長長的、朗朗的黑發,還有天理了沒有了?那怎麽可能!所以說,大家看到我白發的時候,妳要看到我得到了什麽,我得到了什麽?我得到了上天的眷顧,上天對我的信任和加持。更重要的是,我得到了億萬個戰友的信任,和可以說是托付的希望。

大家妳們沒有感覺啊,我當時,過去這幾周對我的感情觸動太大了,就是我覺得中國人太偉大了,我每和壹個戰友,妳想想我跟6萬多個戰友壹對壹地聯系,妳想想什麽感受?最後確定投資的才1000個戰友,6萬個戰友幾乎沒有人不哭的不激動的。幾乎都是說80%吧,都是跟了三年爆料的,那是拿命信任了我文貴,妳想想我文貴是什麽感受?我壹個人活壹輩子我值不值啊?我夠值了,這麽多人信任我,為我哭啼、為我失眠、為我冒險,把身家性命交給我,我心裏有誰我現在?

我現在跟大家說個實話,頭兩天我跟我太太搞了點不愉快,我太太就覺得我太累了,快累死了,就特別不高興。我很嚴肅那天跟她說,我說妳以後不要在這麽說我,過去我就告訴妳我不會屬於妳壹個人的,我屬於很多人,我說那時候妳也不太懂,小,十幾歲的孩子。後來咱家這事是吧,我屬於這個家的,我首先是爹娘、孩子,還有老郭家壹家人家,還有我那麽多員工,還有朋友。現在我真的是戰友是我第壹,妳壹定要明白。如果妳覺得我現在我影響了妳的生活或者什麽,妳可以跟我離婚,咱現在可以離,沒任何問題。妳壹定要懂得,我的命屬於戰友的。因為老娘已經不在了,我說妳也到這個年齡了,孩子兒女也長大了,我屬於戰友的,我不可能屬於任何壹個人的。

妳看我跟戰友開玩笑哇,玉米地小妹呀,日本美女Peace啊,我可以告訴妳戰友們,我和任何戰友都不可能有情,或者身體上的接觸,是不可能的。我要跟任何戰友有身體上接觸的時候,老天爺壹定會打雷劈死我,壹定,我深信不疑。跟任何人,我相信只要我發生跟任何戰友了,妳聊天聊到多深都行,妳曬光腚照都行。但是我相信如果我跟戰友跨過那條紅線的時候,老天爺壹定雷劈死我,我相信啊。因為老天爺讓我不是幹這個來了,我不能幹這個。我也想啊,誰不想啊,我想啊,我分分鐘都想啊。但是我絕對不能,時刻告訴我自己,就是妳不能跨過那條紅線,妳跨過妳就回不來了。

就像跟共產黨那麽多年,只要跟共產黨,妳只要給他壹把錢懟過去,或者妳跟共產黨壹起,妳殺了人了,妳想再回頭是不可能了。我敢爆料革命三年,共產黨隨便拿出壹個我殺人的證據,或者是行賄的證據,我早就完了。所以說這是不可能的。

開玩笑說到哪我都無所謂,打打口炮可以,大家都娛樂娛樂,但是身體什麽樣的接觸,那就是遭雷劈呢,不可能。所以我跟我太太當時說,妳也不用擔心我任何事情,我的身體就是交給了這場爆料革命,就是滅共。我說我的命已經交給上天了,該活啥時候就是上天決定。我說我身體如果妳擔心我疲勞、累呀,我說妳記住:上天會比妳還擔心我,上天比妳關心我,另外壹個戰友們比妳關心我。這話讓我太太壹下就楞在那了,我太太就傻了。我太太這個人是個不愛說話的人,就楞在那了。她說妳再說壹遍,我說我再告訴妳,上天比妳關心我的身體,爆料革命所有我真的戰友比妳關心我的身體。我太太楞在那了。兩天沒說話。大概十幾天吧,也沒怎麽跟我說話,反正很客氣啊。

說實話妳說我們兩口子,妳說這個從這個大概七、八年了都是分居,她住壹個房,我住壹個房,不可能住壹個屋。妳說我這每天半夜不睡覺,我太太這個年齡了怎麽可能啊,她得睡覺。我這天天晚上電話能打的把她心臟都能打散了,每次她聽到都嚇得不行都,吃安眠藥都睡不著我太太,那時候壹聽到我電話嗷嗷的喊。所以說已經將近七八十來年了分屋住。

我太太那幾天,哎呀,每天我看那屋裏給我收拾的比平常都好,然後在我床頭寫了個條,說妳的話我記住了,上天比我還在乎妳的身體,妳的戰友比我還在乎妳的身體。我也不知道她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啊,俺倆也沒在交流過。但這就是……戰友們,我知道妳們關心我,因為就像我說的壹樣。就是妳們,我相信妳們比我的家人還關心我的身體,我頭發是白了。不過我又可以說了,頭發不白公平嗎?不要看我失去的,妳要看我得到的。

我有那麽多戰友,拿命、拿錢、拿時間、拿失眠來支持我文貴,就是為了我們共同的理想,幹掉共產黨!大家妳們想過沒有,咱們到了啥時候了呀戰友們?妳還想著黑頭發吶!我們拿掙的錢躲到了澳大利亞,躲到了加拿大、美國、英國、法國、日本,王八蛋的共產黨就因為澳大利亞這些銀行在中國有分行,就為了掙錢,它能把妳的錢投資給妳拿回去,它竟然不讓妳掙錢,妳還有這天理沒有?黑社會也不能這麽幹吶!這是什麽不要臉的邏輯。

我們還要想黑頭發白頭發的事?甭想了,直到幹倒共產黨,其他啥也不想。所以我每天告訴我自己,累不累?累;快樂不快樂?快樂;幸福不幸福?幸福著呢。這就是我的壹切。

我是裸體的,如果是需要,我可以24小時往腦袋上架壹攝像機直播,我的每句話、每個事都可以是公開的。我跟中國共產黨的情報部門打這麽多交道,我難道不懂嗎?對待共產黨最好的方式就是透明,妳就透明,妳透明妳就是最強大的。共產黨情報部門這群傻叉們報告,郭文貴在家裏面和班農念宣言。傻了吧?現在又騙共產黨,我們可以把澳洲銀行黑掉,叫他們投資全都弄回。

他殊不知道,他這個行為給我們戰友們帶來了無限的團結和致富的機會,只是我們抓不抓住;只是我們堅不堅定;只是我們團不團結;妳願不願意活得像個人樣。就這麽簡單,壹切取決於我們自己。

新中國聯邦幹啥的?不是說非得大家找個地方,大家現在都在西方世界過得好著呢,幹嘛去妳建的那個聯邦去啊?我們的聯邦就是壹個保護所有的爆料革命的戰友們的、中國人的利益的壹個這樣的平臺。有沒有國號、國旗、權力都不重要。是妳有沒有能力造福這些中國同胞們;妳有沒有能力保護這些同胞;妳有沒有能力團結這些同胞,這才是重要的!妳沒有國土,啥也沒有,大家都尊重妳。

以色列人多少的耶路撒冷,在全世界團結壹起。如果我們中國人能活得像以色列人這樣,猶太人這樣,無處不在,因為信仰相連。49個信仰之星,大家知道我七芒星的含義,慢慢我跟大家說,好多沒說出來呢。七芒星的含義,就是再造華人的信仰星。我們壹定要達到這幾千年來最高的境界,中國人的信仰的最高的高峰。用信仰把中國人連在壹起,而不是用土地;而不是用金錢;而不是用利益。

現在很多爆料革命的戰友都不懂,就看眼前那壹點,整點錢整點事,妳會失去壹切的。當妳看得遠的時候,用信仰把戰友連在壹起的時候,妳會找到我今天的感覺,時時高潮,遠遠超過妳床上的高潮。大家別亂折騰,別胡扯,沒事的時候妳左手扶著墻,右手忙壹忙,妳就把這災難過去了。別老想著上床,上床會讓妳失去壹切的,該上床合法上床。別因為上床而上床,別讓因為上床失去尊嚴,失去妳的夢。忍不住的時候,左手扶墻,右手忙壹忙,啥事都過了,千萬別犯這個錯誤。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們壹定這次要在G-TV投資所有被黑掉的戰友這事件上,和G-Dollar被退回這事情上……。美國的最權威,全世界比特幣的律師,已經正式給我們開出法律文件,我們所銷售的所謂的G-Dollar,說是虛擬貨幣為由給退回去,100%的是錯的,壹定會告死它。Stripe 和各大銀行,它只要敢退錢,就會告死他,G-TV這個壹定告死它。

謝謝兄弟姐妹們!今天的直播到此為止。哎喲我的媽,18萬人了,謝謝了!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