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庇護的香港示威者

新聞來源:HONG KONG FREE PRESS

原文作者HEIDI LEE, 31ST MAY 2020

翻譯/簡評Victory

PR Roberts

簡評:

每次看到港人艱難抗爭的新聞都為之動容,不能自已。不管香港人有沒有意識到,我們都必須永遠記住,他們不單是在保衛自己的家園,而是在為全中國乃至全世界愛好民主和自由的人們而戰。如果不是香港人一年多來不顧生死,堅持抗爭,以血肉之軀和無數生命的代價捍衛香港自由之地,共產邪魔之惡就不會如此赤裸裸的呈現於世人面前,從而打開了共魔滅亡的第一道大門。同時,港人在抗爭中所展現出的堅韌、無私、無畏、團結、智慧、守法、氣節等等太多閃光點。這也是我們未來重建新中國家園過程中需要在塑造的民族精神。歷史會證明,香港是我們的耶路撒冷。

香港人去到任何民主國家都配得上最高禮遇,希望西方民主國家可以盡快接納來自香港的英雄們。

留還是走?會見逃到加拿大尋求庇護的香港示威者

Carrie 在去往香港國際機場的路上興奮不起來。雖然已經幾天沒睡了,但她還是非常警覺地注意周圍的情況,小心翼翼的往登機口走。飛機起飛後,她才隨著飛機衝入雲霄沈沈入睡。

「我只有兩個選擇」這位使用化名的26歲避難者說,「或逃離香港或面對政治迫害」

攝影:Heidi Lee

離開香港是個艱難的決定。Carrie的行動可以追溯到2012年,當時她和其他12萬抗議者一起反對修改道德和國民教育課程。她一直在參與香港民主運動,包括2019年6月份開始的抗議活動。

「有時候我感覺自己背叛了一起抗議的手足」她說。「但是我必須說服自己我離開是為了活下來,為了更大的勝利。」然後她帶著疲憊的心,被催淚煙,警棍,和水炮傷害的身體逃離了香港。Carrie現在正在等待加拿大對她難民申請的決議。

1951年的難民公約定義了「難民」是由於有充分理由害怕受到因種族,宗教,國籍,某社會群體的會員身份或政治觀點的迫害,而不願或無法回到家園的個人。

一位抗議者在尖沙咀,20191125日攝影:Joshua Kwan USP

2018年,加拿大成為世界上難民接受最多的國家,佔25個接受國家總計92400位難民,其中加拿大共接納28100位難民。環球郵報之前報道了在2020年1月1日到2020年3月31日之間有46位香港公民申請難民簽證。

Carrie擔心她在難民聽證會上不能向加拿大移民和難民委員會證明她是需要受到保護的。「我認為西方國家很難想象一個民主社會崩塌變成警察國家」她說「我想如果不是過去一年親歷了民主的消失,香港公民現在也很難相信這一點。」

Leo Shin,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和歷史教授,告訴HKFP(香港自由媒體)加拿大政府應該支持並為因在其母國由於政治觀點被迫害的人士提供難民保護。「雖然每個難民申請案例應該單獨審核,加拿大政府應該認識到香港的政治氣候已經急速惡化,政治異見的空間已經急速萎縮。

多倫多,照片文件:: VV Nincic

因為新冠疫情,加拿大移民和難民委員會暫停了所有當面聽證,直到發新的公告。Carrie和其他的難民簽證申請者的未來仍不確定。

現在Carrie專注於在網上引起國際社會關注。她也打算在拿到工作許可後開始工作,以便可以將一部分薪水捐給香港的非盈利組織,以經濟上支持仍然在抗爭的手足。

在加拿大,符合要求的難民在等待簽證獲批的時候可以申請工作或者學習許可,一些難民申請者在尋求更高的學歷過程中,因聚眾騷亂和其他罪行被迫離開了這座城市。

Irene在剛來時被暴風雪震驚了,但最讓她驚喜的是加拿大社會的多元和包容。雖然她的難民申請在暫停中,她希望繼續學業,以便她可以瞭解生活在西方民主社會是什麼樣的。

作為一個獨立運動的學生,這位19歲的年輕人相信這可以讓她學習知識,並為未來香港民主運動貢獻力量。「我喜歡這裡的多元」她說「我的伊朗鄰居願意和我聊天,雖然我們的文化背景不同,甚至我的理髮師也想更多的瞭解香港文化」。

攝影:Heidi Lee

「這裡還有同性戀社區,到處飄著彩虹旗」她說。Irene,也是化名,她說道香港人不太歡迎非華裔或者少數不同性取向者。「我認為香港還有進步空間」她說「我們應該接納個體的差異,尤其是我們在為更大的民主和自由而戰的時候」

然而,Irene的政治觀點被當作是反中共國尋求港獨的力量。北京最近推行國安法的計劃增加了之前抗議前線手足被迫害的風險,如果她回到香港的話。最近她也聽說一個朋友被指控暴動。這樣消息讓Irene非常沮喪,但沒有比分化抗議者更糟糕的。

你是泛民,獨立派,還是公民激情派都沒關係,我們都在為同樣的原因戰鬥。

攝影:Heidi Lee

雖然Irene認為自己是獨立派,她說批評其他民主派的意識形態只會阻礙香港運動。「我認為我們總是花大量時間互相攻擊的分散了注意力」Irene 說。「我們應該把不同意見先放在一邊,共同為更好的未來奮鬥。」

沒有一個地方像家一樣

對Sai來說,在加拿大感覺很不現實。「就像在一分鐘前,你和家人在一起吃晚餐,而下一分鐘,你就在遠隔重洋的異國他鄉」。這位正在等待難民簽證申請的前線抗爭者說。他出於安全考慮使用了化名。

如果Sai沒離開香港,他可能會面臨起訴,並判10年以上監禁。這個大學生就要在監獄度過他最好的年華。他因為害怕被迫害而拒絕透露具體罪名。

照片 Incendo工作室

他的同伴支持他申請加拿大難民庇護,這給了他力量堅持下去並安定下來。Sai仍然沒停止關注香港局勢。每當他看到新聞,持續的社會動蕩讓他擔心那些政治上分化的人們。「我們需要認真考慮我們如果不去投入到這場運動中的後果。——想想我們現在已經被奪走的東西和將來要失去的權力。」

Photo: Galileo Cheng. 攝影:Galileo Cheng.

「有些時候你可以為香港做更多的事情以避免最壞的情況,然而你最終沒做」他說,「當你意識到你失去什麼的時候就太晚了」

被問及除了家人和朋友它最想念什麼時,他說他想念晚上沿著海濱開車,可以去數碼港和西貢。

「香港是我的家」他說「即使我只是晚上在大街上走走,她也會給我特別的感覺」和Sai一樣的,Irene和Carrie都忍不住想念這座城市。Irene渴望坐著小巴去吃魚丸之類的街邊小吃。雖然遠離家鄉,Carrie說她的心和香港在一起。

Photo: Heidi Lee. 攝影:Heidi Lee

「我們不會放棄自己的家園」Carrie說,正如丘吉爾所言「堅持戰鬥的國家會再次站起來,而溫順投降的國家會消亡。」「我希望香港人不要放棄,讓和我一樣的難民們可以有尊嚴的回家。」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