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顽固派利用了八九六四

新聞來源:NEWSWEEK

作者:MICHAEL PILLSBURY

翻譯/簡評:海闊天空

校對:孫行者

Page: 椰子哦耶

簡評:

中華民族真是多災多難,每到最最關鍵的時刻,總是選了那條最差的路。八九六四本來是一個很好的中國社會民主轉型的機遇,但中共的頑固派硬是把八九六四看成了一個要打倒自己的政治政變,不惜進行血腥鎮壓,最終以全體國人三十年的奴隸地位換取了少數幾個家族無法無天的政治地位。

「八九六四」,是中共當局最諱莫如深的四個數字。這四個數字表明瞭中華民族人性的覺醒,對歷史的責任,對民主的追求和對自由的渴望。這四個數字證明瞭中國人有種,中國人願意用自己的行動去追求民主自由的理想,願意用自己的熱血和青春去讓國家變得更加美好。

這四個數字同樣揭露了中共政權的無底線、無道德、無人性,這四個數字向全世界宣示中共在中國的統治沒有法理基礎,沒有任何合理性。中共就是一個偽政權,是依靠坦克、槍支維持統治的暴力集團,是依靠謊言和欺騙維持統治的詐騙集團。八九六四是中共永遠的傷疤,八九六四將中共改革開放的畫皮付之一炬,宣佈了中共革新道路的徹底失敗,讓所有寄託中共內部改良的人絕望。

所以,中共要改寫歷史,甚至要讓歷史真相消失。天安門倒下了年輕的軀體,中共卻公然向全世界撒謊,戒嚴部隊在天安門廣場執行清場任務的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六四沒有屠殺。八九六四之後,幾乎所有參與過六四的人都遭到了嚴重的迫害和清洗,就連路人因為打抱不平的一句話都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中共進行了徹底的清洗、徹底的迫害。所有反映真相的文字完全消失,人們只能按照中共規定的標準視角看待六四,只允許在改革開放後用文革的思維評論六四。在美國華爾街資本和華盛頓政客的支持下,中共一步步壯大,中共成功地用權力讓人們把記憶封存,用恐懼讓人們對六四噤若寒蟬。

六四,似乎就這樣靜靜地被中共封存,被人們遺忘。

而,人們真的忘記了嗎?失去孩子的母親忘記了他們鮮活的骨肉了嗎?失去弟弟的兄長忘記他們的手足了嗎?失去丈夫的妻子忘記她的愛人了嗎?失去朋友的同窗忘記他的兄弟了嗎?

然而,人們真的忘記了嗎?人們真的忘記了什麼是良知?什麼是正義?人們真的不再追求自由、不再追求人生而為人的權利?甚至人們已經忘記了痛苦、忘記了復仇?

人們不會忘記。

六四就像刻在人們心頭的朱砂痣,一旦想起,就會劇痛。

六四就像撒在人們心中的自由火種,一有風勢,就熊熊燃燒。

六四就像人們隱秘的精神圖騰,不斷激勵人們,為自由、為尊嚴而抗爭、而行動。

31年前,一位年輕的生命為了保護他的哥哥被警察開槍打傷,警察故意拖延不去送醫院,最後哥哥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弟弟慘死。哥哥也被投入監獄,失去自由22個月。在監獄,他目睹了人命如草芥,目睹了顛倒黑白的世界,接觸了最優秀的中國知識分子。那個時候,他暗暗下定決心,為弟弟復仇,要推翻中共,「要扭轉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非人道、不民主以及缺乏法治的制度」。

31年磨一劍,今天這位哥哥,要帶領著中國人民建立一個民主、法治、自由的新中國聯邦。31年來,他堅定不移地滅共,不捨晝夜地準備,只爭朝夕地行動。又到了64,他又會對他的弟弟說什麼?

六四精神不死!六四始終在他心裡,在我們心裡。

中國的鷹派是如何利用1989年天安門抗議的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上週五在香港發表演講時凝重地說,我們曾希望「香港能成為中國未來的一個縮影」。他的意思是,多年來,人們一致認為,中共國政府將逐步向香港政府看齊:民主、保護公民自由,並擁有一個自由市場。香港受到1984年中英條約的保護,條約有效期至2047年,屆時,中國期望可以和香港一樣。川普指責中共國違反了該條約,而中共國現在甚至否認該條約的有效性。

在天安門屠殺事件31週年之際,我們有必要仔細看看中共國的強硬派是如何利用這一事件來擠兌同情示威者的改革者的。這些鷹派人士是如何利用天安門事件,通過譴責華盛頓、改寫歷史和妖魔化政治反對派來改變中美關係的?

1989年,美國外交政策機構一致認為,中共國正走在不可更改的改革道路上。令人驚訝的是,當時有5萬名學生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紀念活動,悼念一位在當時已被「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罷黜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在7個星期的時間里,大約有100萬抗議者和學生們一起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要求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政府問責制。他們拿著獨立宣言的副本,並造出了一個「民主女神」。在之前的幾年里,一些具有改革意識的中國領導人開始考慮走向民主,但強硬派組織起來阻止他們。

1989年4月下旬,我以政府分析員的身份訪問了北京。我們的代理大使彼得·湯姆森邀請我開車去廣場。當我們接近一大群穿著t恤留著長髮的學生時,沒有人擋住我們的路。

我用普通話和他們談論我在斯坦福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作為學生抗議者的日子。一位後來將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傳奇人物很快介紹了自己。他帶著墨鏡,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他叫劉曉波,來自北京師範大學。他說,幾周前,他還是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的訪問學者,剛從紐約飛到北京參加示威活動。後來,他因為簽署《零八憲章》和倡導民主而被關進了監獄,錯過了以後20年的歷史。他在2010年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但中共國拒絕讓他參加,甚至因為挪威在沒有他的情況下舉辦了頒獎儀式而對挪威進行了懲罰。他已經被翻譯的作品預言了中國強硬派的崛起,在中文里他們被稱為「鷹派」。在1989年那個時候,西方的主流觀點是,這些強硬派不會佔上風,他們也不會對學生使用武力。沒有人會想到他們會大肆敘述出一個強權、錯誤的版本。

但在5月,這些鷹派人士說服鄧宣佈戒嚴,並派遣25萬軍隊進入北京。當抗議者拒絕解散時,鄧出動了他的坦克和士兵。數百名手無寸鐵的學生在街頭喪生。整座建築物都被子彈掃射一空。士兵踢打抗議者;坦克碾過他們的腿和軀體。在大屠殺的標誌性畫面中,一名孤獨的男子站在一排坦克的道路上。他被一群人拖走了,從此杳無音信。

天安門事件後,中國的許多改革者(包括共產黨自己的領導)被終身軟禁,另外一些逃到西方國家在巴黎建立了一個流亡政府。流亡政府的民選領導人(嚴家其)曾經是一名示威者和知名研究機構的領導,該機構研究如何給中國帶來民主。政府加強了審查,特別強調要把抗議活動從中共國的新聞和歷史書中清除出去。根據裴敏欣的《從改革到革命》,在大屠殺發生的一年內,中共政府「關閉了12%的報紙,13%的社會科學期刊和中共國534家出版公司中的76%」。

美國官員當時並不知道,1989年6月4日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向國內民眾描述美國的一個轉折點,儘管共產黨內部一直存在對西方根深蒂固的懷疑,但毛想利用西方成為超級大國的算計,緩解了這種懷疑。叛逃者後來透露,民主改革、甚至三權分立,都曾在黨的最高層考慮過。到2001年,從中共國偷運出的官方文件揭露了鷹派是如何歪曲天安門周圍發生的事情,這使鄧驚慌失措,開始鎮壓並注定了改革的失敗。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6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