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留兩難的香港抗爭者

近日,《香港自由新聞》採訪了三位前往加拿大尋求政治庇護的香港抗爭者以及他們複雜的心里路程。以下是採訪內容的翻譯。

香港抗爭者嘉莉Carrie(化名)

“我面臨兩種選擇”26歲的嘉莉說,“我要么逃離香港,要么面臨中共的政治迫害。” 離開香港是一個艱難的決定。

嘉莉的抗爭可追溯到2012年,當時她與12萬多名抗爭者一起反對中共的道德和國民教育課程。此後,她一直參加香港的民主運動,包括自2019年6月開始的“香港反送中”的數次大規模抗爭活動。

她說:“有時候覺得我背叛了一起上街的同胞”,“但我必須說服自己,選擇離開,為了更多人而活下去。”然後,她懷著無比複雜的心情,拖著被催淚瓦斯、警棍和水砲傷害的身體逃離了香港。嘉莉現正在加拿大等待難民申請的結果。

《環球郵報》此前有報導, 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期間,有 46名香港公民在加拿大申請庇護。

令嘉莉擔心的是,她無法向加拿大難民局證明自己是需要保護的人。她說:“我認為西方國家很難想像,香港作為一個民主社會,會敗壞成一個黑警橫行的地方”,“而且我認為,如果我們沒有親身經歷過去一年中香港民主的倒退,對普通香港人來說仍然令人難以置信。”

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亞洲研究和歷史學教授萊昂·辛(Leo Shin)告訴《香港自由新聞》,加拿大政府應該支持那些因自己的政見不同而遭受迫害的人,向他們提供政治庇護。並且加拿大政府應當知道,香港的政治氛圍正在迅速惡化,政治異見​​空間正在迅速縮小。

由於中共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加拿大難民局暫停了所有現場聽證會,直到另行通知。嘉莉和加拿大其他政庇申請者的未來仍不確定。

香港抗爭者艾琳Irene(化名)

在抵達加拿大後,最令19歲艾琳驚訝的是加拿大社會的多樣性和包容性。儘管她的難民申請尚未得到答复,她也希望繼續接受教育,感受西方的民主制度和生活方式,使她能夠運用自己的知識,為香港的獨立運動做出貢獻。

艾琳表示:“我們需要擁抱個人之間的差異,尤其是在我們爭取更大的民主自由的時候。”

但是,艾琳的政治觀點被視為挺港分裂主義的反共力量。中共最近通過的國家安全立法增加了前期的民主先鋒人士返港被起訴的風險。

最近,她還得知她的一個朋友被控暴動。像這樣的新聞使艾琳感到不安,然而,沒有什麼比民主抗議者內部的分歧更糟糕了。

儘管艾琳認為自己是讚成獨立的,但她說:“無論您是泛民主主義者,贊成獨立的地方主義者還是公民熱情的地方主義者,都沒關係,因為我們都在為同一事業而戰。 ” 艾琳表示,抗爭中的他們經常被鬥爭分散,花了很多時間互相評判。大家應該拋開分歧,為共同的事業而努力,以期擁有更美好的未來。

香港抗爭者Sai(化名)

逃到哪裡也不如回自己的家–對於沖在前線的抗爭者Sai來說,躲在加拿大會感到不切實際。如果Sai不離開香港,他可能被判入獄十年或更長時間–這名大學生將不得不在監獄裡度過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由於擔心受到中共起訴,他還拒絕說明他可能受到的指控。他的同齡人支持他在加拿大尋求政治庇護。

不過,Sai從未停止過關注香港。每當讀到關於香港的新聞,持續的社會動盪都使他更加擔心那些不關心政治的人們。 Sai說:“如果我們還不抗爭,我們就要仔細考慮後果,考慮中共已經從我們手中奪走了什麼,我們將失去什麼樣的權利。”

Sai說他想念晚上沿著海濱兜風,想念香港。

與Sai類似,艾琳和嘉莉都非常思念這座城市。艾琳渴望街頭小食(例如魚丸)和小巴觀光。嘉莉說,儘管離家很遠,但她的心依然在香港。

最後,嘉莉希望香港人不要放棄並且引用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一段話:“我們不會放棄我們的家,因戰鬥而失敗的民族會再次崛起,但溫順投降的民族已經結束了。”

原文鏈接

翻譯報導:Wenyin文因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6月 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