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聲援香港示威的澳大利亞學生被校方停學

0
135

• 澳大利亞知名學府昆士蘭大學的學生挺身聲援香港民主、抗議中共滲透校園,被校方裁定停學到2022年。

據5月30日《紐約時報》悉尼最新報道,昆士蘭大學哲學系在讀的20歲學生德魯·帕夫洛,距畢業只有6個月,在他挺身聲援香港民主、多次抗議中共勢力滲透校園之後,被校方裁定停學至2022年,這也是他擔任昆士蘭“大學學生議會”議員的在任期限。

日前澳政府要求中共提供病毒真實情報,遭中共反手加收大麥關稅、削減牛肉進口。這個矛盾一直存在,這場疫情使留學生滯留在海外,澳大利亞的高等學府受到很大的震蕩,不得不削減人員和研究項目,同時也向聯邦政府請求援助。帕夫洛的堅持抗爭迫使校方無法再把他看做一個普通的異議分子,而是如臨大敵。在澳中關係頻傳緊張之際,有關帕夫洛的消息仍然佔據了新聞頭條。
澳大利亞憲法沒有明確保護言論自由,帕夫洛的抗爭使他成了一個言論自由的叛亂分子。校方聽證會指控如下:

  1. 帕夫洛曾經用文具店貨架上的黑色馬克筆在一張便簽上寫字,被店員要求他購買這隻筆後他把筆放回了貨架。
  2. 還有在3月里,他曾經穿着防護服出現在大學孔子學院(中共在世界各地的校園文化前哨)。
  3. 他又曾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一條有自己照片的貼,指控中共政府“給了我們這場瘟疫”。
  4. 他在臉書里寫,如果校方不關閉校園、阻止這場病毒的傳播,只能說明相對於人命來講他們更看重金錢。
  5. 帕夫洛曾在臉書發布了一張副校長彼得·霍伊(Peter Hoj)站在孔子學院講台的照片,虛構校長參加一個“為什麼維吾爾人必須被滅絕”的講壇,影射中共一直在新疆拘留穆斯林少數人口。

該報採訪時,帕夫洛坦承對大學領導的猛烈抨擊、以及在學生留言板上的激烈評論,這些方式是不太好看、甚至激進。承認自己“不是那種優雅老道的人”。帕夫洛承認自己開始並沒有意識到會成為這場角逐中的一個主力。他指出學校做出的停學裁決實際上開啟了一場犯罪調查。帕夫洛同時積極認為:這只能是吸引到了更多人關注他的奮鬥目標。
帕夫洛認為校方是刻意阻止人權人士發聲,並採取了一切可能的措施避免得罪他們的中共夥伴。校方在29日晚間通過一個“紀律委員會”宣布的這個裁定,他們並未給出任何理由,當初的指控是基於11項 “不當行為”,主要集中於帕夫洛的另類行為方式和在社交媒體上的激烈言論。的確,澳大利亞的高等學府數十億的收入都來自於中國留學生,帕夫洛的停學裁定說明,他所抗爭的、中共勢力在澳大利亞校園裡的滲透和禁言,將持續成為爭論的焦點。
去年7月,為聲援香港民主運動,他和昆士蘭大學的同學一起組織了一場和平集會,但意外遭到了親共者的攻擊。激烈爭執中,帕夫洛被推到了前面,他本人雖然也願意挺身而出,但也因為在中共的恐嚇之下許多香港學生自感脆弱,同時還有學生簽證可能被取消的擔憂。周五晚上,在香港面臨中共新《國安法》更大威脅的時刻,很多香港學生都更加地團結地站在了帕夫洛身邊。去年曾和帕夫洛一起組織活動的心理學系香港學生傑克·姚(Jack Yiu)說,他曾為香港、以及澳大利亞的夥伴感到困惑無助,他認為帕夫洛為了言論自由和人權做到了挺身而出。他說,我們需要竭盡所能地讓人們意識到中共在澳大利亞的影響,大學已經被中共侵蝕,校方想盡了一切理由想開除帕夫洛。
帕夫洛會繼續上訴,也許最終停學裁定會得到緩期執行。昆士蘭大學副校長彼得·瓦爾吉斯(Peter Varghese)過去就曾質疑澳大利亞對中國留學生的過度依賴,這次他發表了一份聲明,表達了對紀律委員會部分調查結果和裁決的嚴重度的擔憂,他也將就此在下周召集一個大學議會的會議。作為被大學35000名學生選舉出的學生議員,帕夫洛卻將無法參與議會。對於突如其來的大量關注,帕夫洛覺得都是力量太弱。他認為這是一場鬧劇,停學裁定也許是出於中共的壓力,也許是校方暗自揣摩到中共想要把“把搗蛋分子送上法庭”,然後自己做出的決定。

原文鏈接
署名:致敬香港!

0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