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教授發論文力挺羥氯喹 在預防和早期治療有功效

1
208

目前很多項目研究拿一些中共冠狀病毒重症病人(快死的)去研究硫酸羥氯喹的作用,某些親共媒體藉此大肆宣傳報道硫酸羥氯喹無用論。這些無良媒體打擊川普,打擊爆料革命,並且希望中共病毒擴散全世界,亂中取機,渾水摸魚。硫酸羥氯喹對晚期重症的確並沒有太大效果,對晚期重症患者血漿治療才是王道。硫酸羥氯喹的主要功效在於預防和早期治療。而且很多臨床研究只是針對硫酸羥氯喹,並沒有加入鋅和阿奇黴素。所以不要看媒體的報道,要看實驗數據是針對重症還是輕症群體,是否在硫酸羥氯喹的基礎上加入鋅與阿奇黴素進行臨床試驗。

耶魯大學教授, 里奇 .哈維(Risch Harvery)的這篇論文一開始就寫到,該論文沒有收到任何資金贊助。他指出通過實驗室和初步臨床數據表明,瑞德西韋和羥氯喹是對中共冠狀病毒比較有效的兩種葯。


在重症病人身上似乎瑞德西韋治療更有效


在一個瑞德西韋臨床試驗中,在53家醫院用於重症患者,用藥患者的死亡率在13%,這和沒有用藥的組相比,死亡率要低了相當多。這個是來自中共國的研究報告,裡面明確指出,瑞德西韋試驗對象為重症,但是沒有啟用呼吸機,31%用藥患者在11天有好轉,不用藥患者15天才有好轉。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把重症患者定義為需含氧量低於94%的中共冠狀病毒患者,並且開放了瑞德西韋的使用。但是FDA沒有給出把瑞德西韋用於輕症患者上的數據。哈維教授指出,輕症和重症在病理上和臨床上有著截然不同的起因,所以同樣的治療方式,不能證明對兩種情況都有效。
美國FDA同時發表了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的使用規定,規定也明確表示,只有在重症住院的病人身上,才可以在註冊成功後的臨床試驗中獲許使用此藥物。


支持羥氯喹作為輕症病人治療方法的臨床數據


有20個傑出的法國醫生,同樣提出了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用於輕症患者。從表面上看,FDA和國家衛生院(NIH)都同樣使用了模擬的數據,對羥氯喹阿奇黴素對QT心律延長的危險提出了質疑。但是FDA和NIH沒有用當今世界的臨床數據,對此藥物經行正確的評估,他們應該重新修改規定。哈維教授能夠通過到目前所有臨床數據證明,不管短期還是長期服用羥氯喹和阿奇黴素都不會對病人造成巨大傷害。羥氯喹可以有效減少絕大多數病人住院的機會。如果放開使用,很可能挽救許多人的生命。


到目前為止,世界上一共16個註冊成功的羥氯喹臨床試驗。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的治療效果被不斷地視為不真實,但這恰恰相反。


世界第一個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同時使用的是法國的20個醫生,雖然實驗不是雙盲,但是看見了50倍的好轉。42個病人中,6個沒有結束療程,因為化驗呈陰性。他自己再次檢查原始數據,6個人不影響50倍的好轉結論。在這個組中,又分成上呼吸道和下呼吸道進行比對,好轉效果是25倍!許多同行表示,因為此實驗,沒有進行盲選,所以不足以證明效果。但是教授又指出,如果結果只是在2倍或者3倍,確實實驗設計有著巨大的缺陷,但是現在結果是50倍和25倍,因此不能忽略其結果。


第二個實驗報告為1061人,兩組人分別服用3天,和9天。沒有任何一例出現QT心律延長的副作用。更好的是92%的人被治癒,5個人死亡,其他人在不同階段的恢復中。


第三個實驗報告,醫生看了1450個病人,危險度按病人的年齡超過60歲,體重指數超過30,呼吸有些短促。與其等檢測結果出來,醫生在第一時間就用藥。其中405個歸入危險病人,6個人最後住院,2個人死亡。其他1045人在家休息,自我恢復。在用藥的405個人中沒有發現QT心律延長的病人。


第四個實驗,是巴西的,一共有636人,按照每兩個人進行服藥治療,在這些人中,224個人拒絕吃藥治療。從而歸到了比對群。類似的好結果,也在服藥人群里顯示。病情嚴重的,都是有糖尿病,高血壓,哮喘和中風的人群。但是在接受服藥治療的412個病人中,沒有發現QT心律延長的副作用。


最後是一個小的研究,來自紐約長島。他們給高危病人採用了靜脈輸液的方式。54個高危病人中,目前只剩6個住院,3個已死亡。他們表示,就算不是證據,這也是初步性結果,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在有癥狀的高危病人群里,有很大的效果。


教授談到藥物對心臟的副作用,瑞德西韋和羥氯喹都有影響。心臟科專家在多篇報道中提出警告性的建議,但是他們沒有去調查死亡率。其他的很多報告,沒有完善詳細的解釋病人的病歷,所以那些論文是有缺陷的。


一篇牛津大學的論文,對正在使用羥氯喹的306106人做了調查,所有數據只顯示病人出現心臟的病灶,並沒有出現死亡的情況。


教授最後總結,根據現有的報告和數據,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在輕症病人的使用,與FDA和NIH所說的重症病人使用是截然不同的。他說FDA和NIH的評判小組裡,只有一個有實驗室和臨床背景,一個是傳染病學家。他們提出用瑞德西韋的建議,是沒有在早期輕症病人群的數據的。從歷史角度來說,從動物到人體實驗,經常出現分歧,這也很正常。


教授最後說,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的使用之所以受到如此大的阻力,是因為業界的同行,都很保守,希望看到強有力的證據,或者政府和業內評判小組的認可和相關文件。所以他呼籲FDA 和NIH要重新審查新的臨床數據,從而改變現在對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在中共冠狀病毒中的使用。這是一個緊急事件,我們的解決辦法並非完美,但是我們要嘗試去控制病情,用我們自己的臨床經驗來治療我們的病人。如果坐以待斃,就會有無數人的死亡。


羥氯喹治療方法難以被廣泛推行的原因


由於中共冠狀病毒是新發現的病毒,羥氯喹治療此病毒是先例,所以在海外必須要通過臨床實驗來驗證葯的效果,風險評估。但所有的臨床實驗必須通過人道評判,如果風險係數太高,則不能通過審核,所以實驗就無法進行。


在突發事件中,能最快通過人道評判的臨床實驗,就是對重症病危的人群進行實驗,說白了死馬當活馬醫。但我們知道,羥氯喹對早期輕症很有效,對後期重症患者並沒有太大的幫助,就像一個滅火器,在火勢沒有蔓延的情況下很容易撲滅,當火勢侵襲到整棟大樓,滅火器的效果就捉襟見肘了。


所有的申請研究項目,在臨床實驗前必須通過所有研究論文數據為基礎,做出實驗室研究成果(動物研究),或者引用官方,或者業內數據進行學術論證。最後通過設計臨床實驗計劃,才能到人道評估組去申請該實驗項目,並且註冊。


在臨床實驗設計上,非常講究技巧,因為這關係到實驗設計是否被通過。所以在沒有先例的情況下,只有在重症患者才是危險係數最低的。其中還要包括嚴格的病人選擇篩查,比如,已有其他病症,體重,年齡等。在這些多方因素困擾的情況下,要做出雙盲實驗非常困難,而且時間緊迫。這樣才導致,目前的臨床實驗研究漏洞百出,數據都非常片面,更甚至能使羥氯喹在學術上遭到打壓。


學術界都知道,論文出來的結果不足為奇,要看是如何得出結論的,最主要的是,所有搞臨床研究的,都要為自己的假設做文章,最後數據結果都是一個幌子。我自己都說數據是可以說謊的,即使在不造假的情況下。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中共國沒有進行數據分享的後果,和所謂人屍丸的目的,導致在全球對羥氯喹的猜疑。要知道,在國外嚴格的法規和實驗標準是為了保證病人的安全,和降低風險係數。沒有這樣的構架,臨床醫學界會變得相當恐怖。


一般來說,雙盲實驗要在第三階段才可以採用,之前都是控制組,然後是隨機組。雙盲實驗最短都要在一年半到兩年以後才可以。要知道,現在的疫情,很有可能會長期服藥,這樣一來,又給羥氯喹臨床實驗增加了一個坎。


新聞鏈接 1 2

翻譯報道:匿名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john2018
1 month ago

为真不破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