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郭先生5月21日GTV直播

0
775
战友之家听写组

尊敬的戰友們好,5月21號亂聊,大家早上好,大家看壹下早餐很簡單很健康,最近我體重大漲。

我今天發現壹個問題,電腦版就壹直往上竄著人數,手機版還是500在那擱著就不動,但直播間蹭蹭的往上跑。所以現在平臺什麼問題呢?上人數太慢,而且APP版不顯示。APP版不顯示的,不包括在內。

我今天完全明白了,那天為什麼顯示7萬多呢,6萬9、7萬2、7萬9呢。是因為那天螃蟹和張偉在偷資料的時候,把後臺關掉的“叭”那壹刻,把真實的數字顯示出來,所以顯示出來7萬9IP。因為那壹塊控制被拿掉了,因為換服務器嘛,對吧。那麼現在大家看到的2898、現在2905了,這是所有的在擠進來的戰友,所有的PC版根本不含APP版,完全明白了。

為什麼我說咱們國內內部沈默力量的戰友告訴我說,這些數據都是假的、全都是假的,這就是當年江蘇廳說絕對保證觀看數字能控制在範圍內。完全明白了,現在3029,3106人。

喜馬拉雅大使館,還有未來的喜馬拉雅農場,第1件事就得吃好。我們現在有壹個喜馬拉雅農場籌備群,正在寫喜馬拉雅農場的合作憲章、合作章程。

憑啥戰友去妳喜馬拉雅吃飯去,我憑啥不去五星級飯店吃飯去?同樣的壹塊錢花,我憑啥去妳喜馬拉雅農場對吧?妳不能說我們是哥們、戰友,那不行。

畫面卡住不動了,肯定是妳的網絡問題。戰友們壹定要記住,是妳的網絡問題。

所以說喜馬拉雅農場壹定要給出N個理由,為什麼戰友要去妳那吃飯?為什麼要住在妳那裏?為什麼要用妳的會議中心?要給出N個理由來,才能去的。首先壹點就是安全,不安全絕對不行。

咱這真叫亂播、亂吃啊!大家有事真的去忙去,千萬別再看這個,這純粹跟戰友們聊天亂扯。哎呦!這人數噌噌的,就壹直往上走。

我點都點不住,姐妹們,我咋加妳呀!所以在那個手機上加,這塊加不了。所以說別說加我、加我,浪費妳們的時間,今天誰也不加了,得了,咱不浪費時間。跟我們的挺郭小妹在玉米地回來,捎來壹棒玉米回來。小妹,給帶七哥去玉米地,回來吃玉米了。

哎呦!這玉米真嫩,這跟小妹在玉米地之後帶回來的。哇!真鮮。流不流口水呀!想不想去玉米地呀!F戰隊、墻國人。哇!牛。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兩天,這社會很有意思呀,很熱鬧呀!好胃口。對,我就是胃口好,胃口非常非常好。妳說外國人怎麼這麼做青菜呢?妳說這玩意。哎呀!這青菜做成這樣,妳說真是服了他們了,做出了肉形,太嫩了,炸青菜呢!

好,這個共產黨真是徹徹底底的完了。不僅它要死亡,它那個精神已經完了。這王岐山被軟禁期間,還聽說被強迫的出席會議,真的是挺可憐的。所以王岐山被軟禁,他到昨天已經多少天了?40幾天?從來沒讓他去過中南海,壹直在點上雙規,偶爾回家壹次、偶爾回家壹次。

吃不吃!吃不吃!戰友們,好吃。

這真是看不了,太多人了兄弟姐妹們。現在在線壹定是、最起碼在6萬人VPN,那最起碼看的人100萬壹個VPN的話,很多戰友還給我發信息,說郭叔這個不對。妳們是不對的,不是我不對。我那天告訴妳了,妳看著當時“嘩”下子換服務器,直接給能成了七萬多。最起碼現在國內的在看的、最起碼在2千萬人,沒人擋得住。

這個世界上有三樣東西是造不了假的,第壹個是時間妳造不了假;第二個錢,有沒有人拿出錢來?錢這個東西它不會為假服務的,它是最真實的情感表達;第三件事情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那種感覺——第六感,絕對造不了假。

我們現在戰友多少?從現在給錢就能看得出來。聽說SARA都快7千多萬了,不可思議呀!壹國之力要封掉SARA,結果SARA現在是7千多萬。戰友們,妳能想象的到嗎?壹個被共產黨給、在網絡上沒錢了,SARA沒錢了,SARA也精神不正常,然後被騙了又被郭文貴騙色了,我到現在跟SARA連親密接觸都沒有啊。然後只要共產黨想要抹黑的人,第壹個妳沒錢。妳看共產黨所有抹黑的,第壹個妳就是沒錢,它衡量壹個人的好壞和有妳的行動,壹切都是錢。這個王八蛋政黨,天下可恥至極的共產黨,這個王八蛋,妳這個畜生黨,天下邪惡之黨!天不滅共產黨,老天都不公平!是人,它就覺得妳沒錢了,妳看妳沒錢了,路德,路德也沒錢了,路德沒錢跑了。

妳看看路德這個能力了嘛!妳看SARA這個能力了嘛!造謠人家木蘭,木蘭也沒錢了。人家木蘭這孩子,人家嫁給日本人,人家那麼好的家庭,人家不需要錢,到現在掙得錢全沒地方花,現在要全給七哥了。現在想想,本來說郭文貴是郭騙子,現在成了天下最可信賴的人。郭沒錢說了妳三、四年了,我這遊艇沒了,飛機沒了,飯也沒得吃了,妳大爺來的,妳要點臉行不行!老子TM隨便拿出點錢砸死妳們。

這幫不要臉的東西,這種造謠。假錄像、假劉呈傑、假孫瑤、假貫君,然後就是人家沒錢了,然後就是路德沒錢了,然後郭文貴又騙色了,我這樣我還騙色?妳把妳全家人拿來我都不碰她,不要臉的東西這幫畜生!我知道妳在看直播呢,這兩天又造謠人家專家博士呢,妳要點臉行不行?專家博士我去要人家啥?要人家色?我連見都沒見過人家。

每次被打完臉以後,妳大爺的,妳都沒有壹點臉,妳的強奸案進行啊,郭文貴強奸案,妳咋不進行啊?那九家建築公司進行啊,潘石屹、張欣妳進行啊,妳大爺的!馬雲妳進行啊,妳們這幫孫子簡直卑鄙到了可恥。妳們撒完謊以後妳們看過去的三年撒的那些謊、編的那些謊言,妳們還要點臉不要?還代表了十四億中國人民,妳把中國人民真當豬狗了?妳這幾年說過壹次真話嗎?共產黨。

孟宏偉呢?王健呢?陳峰呢?孫力軍呢?孟建柱呢?王岐山呢?傅政華呢?妳不要再裝了,妳把王岐山擺得跟個木偶似的,還有傅政華。妳以為我啥都不知道嗎?妳演妳使勁演。

薄熙來這個人可惜了,當年薄熙來說過壹句話,說共產黨誰能滅了共產黨?只有共產黨滅共產黨,共產黨裏邊出來個大惡棍、大流氓,才能滅了共產黨。有道理,但還是出現個袁世凱吧。

天啊,快吃完了這波,今天早上做的飯量不夠啊。我昨晚告訴人家我減肥,少做點,結果好…真聽話了,真少做了,太少了吧?嗯…吃完了。

最近有戰友跟我聊天,說郭先生為什麼?為什麼?這個話題很重要——共產黨要滅了,咱為什麼還要搞什麼這個外國的國中之國呀?還有喜馬拉雅農場啊?還有咱們這個平臺啊?海外的這些基地啊?我先給大家說壹下,請大家聽著點,我今天在這兒亂聊。

我剛才跟壹位日本的我的女朋友,就是我們的魔女Peace,我跟她講,剛剛跟她聊天說幾句,我說現在整個就共產黨下壹分鐘這些壞蛋全消失、全死幹凈,然後啥都沒有了,妳讓我回中國,我絕對不回的。為啥不回啊?就像壹個船壹樣,這麼漂亮的船、幾個億的船——全世界獲得冠軍的船,如果這個船被人上船了拉了壹堆屎,而且在這個船上拉了七十年屎,這個船被汙染了七十年,妳把這個船收拾幹凈了,把船上拉了七十年屎的人也處理了,我讓我再回到這船上住,我是不會回來的,我壹定不會的。

我從小到大我買的汽車,我從來沒有壹個賣的,我都留著。凡是車出去了再回來,我再也不坐,我再也不坐了。我的房子沒有賣,我自己住的房沒有壹個賣的,有幾套房子給我家人了,我從來不賣,但是房子給過去我從來沒有壹次回去的,我再也不回去了,因為那不是我的東西了。整個中國神州大地已經被共產黨強奸、蹂躪了七十年,整個中國的人心、空氣、土地,還有到處挖的坑裏的所謂的豪華基礎設施、到處陷人的陷井,以及餐廳裏到處的地溝油,還有大街上無處不在的所謂的特警牌。到每個省、每個縣都有縣長的牌、交管局局長的牌、公安局局長的牌、派出所所長的牌,妳從中國妳都往下走了,沒有壹道路沒有壹個環境…

妳說整個中國,妳像到西藏,妳走到西藏這麼美的地方,進了各個廟,全部都是所謂的以穿著消防武警的身份攔著妳,到處吃、拿、卡、要。妳要老老實實排隊弄個門票吧,妳得排幾個小時,還不壹定能排得上,所以妳必須走後門,妳走後門妳要跟那些人吃飯、喝酒。跟他們吃飯簡直是天下最遭罪的事情,壹幫神經病。憑啥呀?對不對啊?整個中國沒關系,上哪兒不找個關系好像妳就不夠上層次似的。那種優越性實際是人類上最醜陋的東西!

我吃了壹半飽,妳看這傻家夥,昨天我說我要減肥少吃點,妳也給我做得太少了吧?壹共五、六片面包?六片面包,沒吃飽。咱有位法國的女戰友混血兒,是壹個雙胞胎龍鳳胎,姐弟兩個,媽媽法國人,爸爸是中國人,說七哥我就愛妳吃飯,妳每次吃完飯,我們都是全部去沖出去做飯吃去,太搞笑了,我說妳七哥成什麼人了。

是班農先生來信息,這班農先生,哦不是不是不是,Oh my God,(郭先生用英文給手機信息聯系人發語音信息)。現在郭氏英文橫行天下,哈哈,妳不讓橫行也橫行了,咋滴!哈哈!妳看這大海啊戰友們,妳看這大海呀戰友們,妳看看,漂亮不?妳說中國哪有這大好河山,妳去大連嗎,妳去海南嗎,那海水那什麼呀!好的地方全被共產黨給霸著呢,到處哎呀,整個中國的山河被共產黨是徹底毀了、徹底毀了,沒法看。

啊吃太多了,是嗎,我不是啊,沒吃多少東西呀,我吃壹半兒飽,中中中中中中中中。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妳說這共產黨,妳說它不要臉到什麼程度這個共產黨,所有的出手low到了極點!是個人壹說,只要它罵的人,過去的共產黨員壹抓進去,道德敗壞、包養二奶、對黨不忠誠、不誠實、失去了黨性,然後那這個生活極度淫亂。妳說王八蛋的共產黨,妳就是黑社會呀!結果抓住了,各個黨所有的黨員全是什麼二奶黨、淫亂黨、不誠實、對黨不誠實,昨天在主席臺呢,抓起來就不誠實了,然後把全家人全弄起來,家庭什麼道德敗壞,人類所有的臟詞兒全給冠上去了。

現在這些年爆料革命壹開始,只要是爆料革命的抓住,沒錢先沒錢。共產黨妳大爺的,妳都在這塊兒聽著呢,妳去看壹看這回是多少錢。我沒錢啊,郭文貴沒錢但是妳看看跟郭文貴壹起爆料革命的有多少錢,妳們自己知道。

昨天下午美國的壹個銀行家給我說,他說郭文貴這次妳在美國創造的這次的這個驚天之作!大家妳未來妳會看到無數人寫這壹段,壹個公司到這個時候,竟然在全世界quarantine(隔離)的時候,幾百億美元蜂擁而至,砸垮了幾家銀行,砸垮了幾個金融付款模式!是妳共產黨出動全國之力,想制止這種所謂的資金。

妳能想到嗎?妳當年妳花了三年宣傳的郭文貴是個騙子、郭騙子。郭騙子變成了現在中國最相信的郭真人、郭希望、郭有錢、錢必去的地方。妳大爺的,妳徹底破產了吧!錢不會騙人的,這些拿錢的人不會是傻子。第二郭三邪,挨著郭文貴的全得進監獄,挨著郭文貴的全倒黴,挨著郭文貴的全都沒有未來,或者被上床、被騙上床。

現在郭三救,救錢、救命、救未來。妳聽聽多少人聽了爆料革命和路德訪談節目,買糧、取現、離開中國,救了多少人。郭三邪變成郭三救,不是我說的,是當事人,是真正的中國人的感受。妳這個王八蛋的共產黨現在是什麼?妳是典型的他媽妳是共萬邪!

妳抓了多少人?香港死了上萬人被妳強奸輪奸,妳是多大的邪惡!是我郭文貴說的嗎?全美國、全歐洲、全世界120個國家要調查妳。妳問問中國人心聲,讓他舉手、說心裏話,十四億人要能有壹百萬人說我愛妳,我郭文貴我願意粉身碎骨。都是要滅了妳,妳坐在那個哎呦坐在主席臺上,坐在那塊兒駕著,妳大爺來的,妳能活幾年吶?

我2017年爆料的時候,其中就有江家的人跟我說“文貴妳贏不了,是不可能的,螳螂擋臂、螳臂當車。”我告訴他,我說我今年多大?本人才四十多、四十六七歲,我再等妳十年,我都能把妳等死嘍。記住我說這話,我等妳十年我把妳等死嘍。我當時說那誰還在上面呢,中央那個所謂的主席臺上誰在呀?現在還有人幾個人在呀,我坐這兒等都把妳等死嘍。為什麼?天意!

看看這個兩會,跟那個追悼會有啥不同?妳告訴我每個人,每個人壹個追悼會,妳看看壹個個的老臉橫秋,把王岐山擺在那兒還演這把戲,妳能演多長時間?明年妳還能演嗎?壹個是郭三邪、郭沒錢,現在打死妳們臉了啊,郭三秒說郭三秒,我現在倒是真的,我現在誠招啊、誠招。我那天跟我們的英雄說,到時候有妳了來出演這郭文貴,證明郭文貴是不是郭三秒。哈哈,這得有人配合呀,我自己證明不了,哈哈。這的找人配合啊,依法證明是否郭三秒。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為什麼說我們現在,妳把共產黨都要幹倒了,妳還搞這幹什麼?幹倒了我不會回去的,我永遠不會摻和中國的政治,我永遠我希望大家記住,我不會再在中國長期居住下去,不可能的。我寧可真正我當美國的,在這塊兒我當流浪狗,我在大街上要飯吃,我也不回當中國所謂皇帝去。我對政治沒有半點興趣,我對中國的大好河山被毀,痛心至極,痛了幾十年了。

中國人心裏的心霾,還有中國的霧霾、水霾,還有中國現在整個壹切的汙染,我是我接受不了。包括到了宗教場合,這個宗教場合裏邊那種眼神、那種貪錢,無論是道家什麼出家人,盯著女人的這個胸部,那種齷齪、那種低級下三濫的模樣,我看不慣。到處搞的什麼豪華的廟、豪華的道場,到處捐款,太可怕了!

整個到所有的地方,就是權力的崇拜、生殖器的崇拜、錢的崇拜、暴力的崇拜、謊言的崇拜。壹說馬雲,哎我跟馬雲認識啊。跟馬雲認識,礙妳個屁的事啊,怎麼著啊認識啊!我跟我們的縣長誰誰誰認識,哎呀那誰當年那個那個習當年我還見過吶,王岐山當年。老是當年,活在意淫,壹個極不正常的社會。看著那些要飯的,好像就理所當然大街上,我看著每個老人在要飯,我心都難受。

整個社會沒有什麼善良、沒有什麼公平、沒有任何真正的慈悲呀!都是欺負軟的怕硬的。楊改蘭女士,楊改蘭死了以後,中國有幾個人覺得楊改蘭能把幾個孩子——四、五個孩子壹個當媽的給砍了,砍完以後自己再把自己砍死,然後老公回來守墳,守七天自己再死,就為了300塊錢!

當地的政府官員竟然說什麼“她腦子不正常,然後她就把她孩子殺了。”妳說這是什麼王八蛋政府?什麼樣王八蛋文化才能這個樣子?怎麼活呀?

我們加拿大有幾位朋友,這是兩三年前聽我爆料出來的,全家出來的。在某省當地也算是壹霸了,家人在什麼工商的、稅務的,也在政府裏做的官,也不是多大的官,絕對是家族是壹霸了。這個修路、弄錢、市政設施、天然氣賺了不少錢,聽了爆料革命毅然全家都到加拿大來了,全都出來了。

頭兩天跟我說,他說文貴,我幾個月以前回去轉了壹圈以後,我這壹輩子不再回去,沒有共產黨我也不會回去。他說我走到各處,就是早上醒來,大家妳看著吧,就開始竄騰午飯,午飯睡個午覺,就是竄騰晚飯,晚飯還沒吃呢就想著晚飯後去哪夜總會。他說除了吃就是那個、還是那個,除了吃就是那個。他說這惡心死了,回不了了。再個他說所有人都顯擺,我弄了個新車,然後當官的就顯擺自己要升級了,就是那種虛誇、浮躁。什麼天地呀、信仰啊,明天發生什麼、旁邊人誰死了、誰被吃了、誰家孩子被鍋燉了,跟他沒關系。

共產黨這個王八蛋的流氓黨,就把整個14億人民、正常的人,變成了人間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壹群人類。這就是流氓共產黨幹的,沒有共產黨了,妳覺得明天就好了?不可能的!

妳看看香港大街上,壹萬人孩子丟失了、壹萬人死了,都死了、被自殺了,無壹例不正常,都該死、都是自殺。大陸人有幾個說“這正常嗎?這會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沒有。妳沒有想到,就是香港人當年,在幾十年前,大陸在搞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是人家容納了妳。人家掙著錢,人家遊過去,冒著生命危險,人家出去以後,又把省下的錢,從嘴裏掏出來,又給妳反哺到大陸去。

妳的當年唯壹的精神音樂——鄧麗君、海外國際聲音,妳像在糞坑裏壹樣,人家給妳弄點新新空氣過來。還沒感恩呢,還沒說完呢,現在就開始殺人家了。不但殺人家,殺人家幾代,還讓人家閉嘴。要點臉不要點臉吶!香港人現在發生的事情,如果但凡有壹個人有壹點點人性,妳們要知道,就是天地壹定會報應妳們的。

當時咱們大陸牛仔褲、港衫、搖滾樂、臺灣的靡靡之音、日本的三洋錄音機,後來是招商引資最多就是港商。這些年妳大陸的所有招商、對外開放,百分之七、八十是用的是人家香港。現在是殺人家爹、殺人家娘、殺人家孩子,強奸、輪奸人家的孩子,輪奸後再殺!

共產黨這些年,從來沒打敗過日本。日本是美國打敗的,妳大爺的妳啥時打過日本吶,共產黨?妳不要臉!大陸人要相信共產黨打過日本,那妳真的是豬狗不如。它什麼時候打過日本吶?共產黨是跟日本勾結最多的,它是利用日本和國民黨的鬥爭把國民黨給滅了,他才搶了這個政權——這個流氓政權。

結果現在中國大陸拍了幾十年,最多的殺日本人的電視劇,這是天下之荒唐。結果妳殺日本電視劇唄,妳現在日本人怎麼著怎麼著妳了,妳把日本人怎麼怎麼滅了,妳編這謊言。大家現在有壹個事實,妳發現了沒有?最親日的就是共產黨。現在共產黨最多家人去的,美國不敢來的全去日本了。最親日的就是中共,而且對日本、日本文化、日本制造,最迷戀的都是共產黨員。骨子裏佩服日本人的,也是妳共產黨。妳吹啥呀?就這都騙老百姓。

結果香港,當年香港、還有日本、臺灣、海外華僑,幫過共產黨多少啊,幫過中國人多少啊?這幾年這個土豪勁還沒上來呢,就把全世界人都踩在腳底下。所以妳說這樣的國家,妳讓我回去。我在外邊我當狗、我要飯吃,我也不回去呀,絕對不回去。妳甭說盤古大觀妳給弄走了,妳不弄走我也不回去。

所以呀有沒有妳共產黨,郭文貴的事業、郭文貴的追求,永遠不會改變的,滅妳共產黨,然後郭文貴自己過郭文貴的日子。沒有共產黨了,我立馬消失,就到我的農場和戰友們相聚去啊。

所以我們會建設壹個國中之國呀,梵蒂岡似的也可能啊。是吧,弄塊地、弄個島,咱肯定不叫桃花島是吧,完全叫戰友之島是吧,喜馬拉雅之島都可以的。郭文貴的智商、郭文貴的勤勞,我的涵養多大、我能做多大,我就做多大。反正就把我的快樂、把我的智慧,把我的任何的勤勞的結果分享給戰友,這是我終生的、永遠不會改變的。

然後我覺得共產黨中國這些年最可怕的,就是沒有監督,外界不知道真相。喜馬拉雅海外農場,喜馬拉雅我們未來的所有的,包括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和戰友們海外所有戰友們咱們的這些平臺們,就是最大起到壹個監督作用。絕不能讓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再來壹個比共產黨還壞的流氓。不管它有多好,它都應該接受世界的監督。最後壹個底線就是,我們喜馬拉雅革命的戰友們決不能再讓第二個共產黨再混個70年,造妖怪。

前35年,全西方社會89之前全希望中國共產黨富裕起來搞民主之路,89之後覺得給它共產黨個機會,WTO,它就會改?在兩個所謂的35年——70年,把中國蹂躪了70年,把整個14億同胞、全中國人幾代人、幾十億、五六十億人變成了奴隸,變成了讓我們過的豬狗不如的壹幫奴隸,沒有監督,沒有真相。

中國只有未來就是壹人壹票選出的政府,和中國壹人壹票投出的憲法,然後獨立的媒體、獨立的法治和信仰的自由。信仰是救人心,獨立的法治是讓妳有道德,這個獨立的媒體要接受監督。妳這還得要世界相信妳,妳才能跟世界上合作,這是個起碼的必然。這還用說嗎?

權力絕對不能私有化,私有財產絕對不能公有化和被家族化,私人財產絕對神聖不可侵犯。天賦人權,每個人都享受這個上天賦予人的尊嚴和自由和安全。這是起碼壹個人類社會的現在基本有的東西。這就是我們要捍衛的,我們要追求的。但是我們絕對不參與政治,更不會謀求在那裏那塊什麼利益啊,這決對不會的。

我們在這裏用事實證明想掙多少錢掙多少錢,想掙多少錢掙多少錢。再過個兩三年,妳看我們壹萬億的企業,那都是謙虛的說、謙虛的說。
我們的G-Dollar,我們的G-Dollar把stripe付停了以後,就這幾天每天收到的現金、買G-Dollar的,每天都能在曼哈頓買壹個大樓。我相信妳共產黨也知道吧?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甭說妳共產黨就更不可能了。羨慕吧妳吧,妳在家裏廁所就哭吧。妳這些王八蛋,妳共產黨能找出壹個郭文貴這樣的人嗎?不但是我們買,日本的、臺灣的、新加坡的大量的買G-Dollar,瘋狂的買,澳大利亞的瘋狂的買。當我壹說這個可能要把那個優惠價要取消的時候,哇,壹天漲了兩倍,壹天漲了兩倍呀,這只是預購。

共產黨妳學學,看郭文貴怎麼弄錢的,我把錢能弄成壹個天下最有信用的貨幣。妳那是啥?妳那就是搶劫,妳是綁架。我這是不對機構開放,不對社會開放,我要對機構社會開放,增加1000倍那不是壹分鐘的事嗎?最起碼是1000倍吧。我壹個人在這塊聚集的財富是妳壹個省的財富、壹個廣東省的財富、壹個整個香港的財富。我不揭發妳們啊共產黨,孫力軍也進去了。妳們這幫王八蛋,安全部的,妳們找出、有人來故意假冒買我的船、買我們的船。沒想到被我釣魚了吧?妳來啊,妳來呀妳。

哎喲,妳們那些小齷齪招。未來啊讓我們的科學家、英雄站出來說,從她開始跟我們聯系,到現在到我直播前壹個小時發生的事。我告訴她共產黨會做什麼,妳們會說什麼,要有壹件事我沒說對的,我讓這英雄拿腳丫子踹我的臉,怎麼樣?妳能不能別讓我猜對妳壹回?共產黨妳大爺的,妳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呀!妳能不能不讓我猜對妳壹回呀?

三天前跟她父母通電話,他接下來會幹什麼?我說接下來共產黨開始了,路德的待遇就有了——妳的視頻,妳沒錢了,妳精神有毛病,妳被郭文貴又騙色了,妳被路德也騙色了,被雙修了,出來了。壹定先把妳的私隱出來,把妳照片放出來,把妳家隱私出來。然後妳啥都不是,精神病、沒錢。我還沒見過這個人呢?

據我所知啊,據我所知,如果她現在就跟美國說句話,我需要錢、我要1億美元,美國人舉手的會壹排的給她錢。1億美元,她要說我要1億美元,壹排給她。現在她所享受的待遇,是今天的習近平、王岐山在美國享受不到的。共產黨,她是來揭發妳的,妳說啥都不能成為證據。她現在跟美國人說啥,美國人的反應是真實的。也別相信我郭文貴的,也別相信路德的,她過去這兩三周見到的,在美國的牛人和美國未來的牛人,是妳們加壹起中南坑都見不著的。

咱走著看。我特別高興妳們這麼做,因為妳會把她變成第2個郭文貴。我咋不高興?妳會把她變成第2個郭文貴,咋樣?我就知道妳會出這個招。妳出這個招就好了,現在她好多東西都還沒說呢,我跟妳說,是不是?馬裏克,那馬裏克幹啥的?那病毒不就是跟妳們壹起合作的嗎?還有那個人、那個人是吧?是吧?她還沒說呢?妳這壹弄,她非說不可了。我知道她留著呢,我從來不勉強她。她留著呢,留著後手呢,我知道,想為爸爸媽媽、為馬裏克是吧?留點余地。

最近幾天妳還找什麼?紐約教授跟她約見面?出去只見三秒就行。妳們怎麼迷戀三秒去了,我還發現?只跟她見三秒就行,三秒妳能幹啥,見她三秒?三秒搞雙修?三秒把她殺了?所以我告訴她,路德妳就傻呀妳,英雄,他見妳三秒,只有壹種原因,殺了妳。把妳身上放了毒,或壹槍把妳斃了。只有殺人拿槍可以三秒鐘,要不要妳三秒幹嘛呀?

約了壹個紐約的教授,還有什麼她什麼什麼人,要在公共場合見她三秒鐘。這三秒鐘見這麼壹個專家、科學家能幹啥?妳好嗎?妳好啊?How are you,這三秒都過去了。唔該噻啦,這三秒也過去了,啥意思啊?約這科學家到公共場合,唔該噻啦,How are you,是不是啊?哈嘍,三秒然後就走了?他能讓妳走嗎?不就想殺了妳嗎?這個流氓共產黨簡直是……。

中國人這個人類歷史上我覺得最可悲的是什麼?就是共產黨在中國統治了70年,賣掉妳家土地、賣掉妳家子宮、賣掉妳家未來、賣掉了妳的空氣啊。它叫改革開放,本來就妳的,是不是?14億人每人放個屁,這天上都會變成霧。14億人每個人去抓壹把土,就可以壘成壹座山。多大的生產力呀,就這中國現在是6000萬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它還天天叫脫貧。

王岐山“奧,我相信我們2020年脫貧,是不爭的事實吧。”我真R妳八輩祖宗。 妳在這塊70年了,妳現在才讓人家脫貧。妳要是個管理公司的話、管理物業的話,妳管理了70年,說“這個樓終於可以打掃打掃衛生了。”妳說妳這物業公司在幹嘛呀?妳早該弄死妳,把妳送監獄去了,不要臉吶!

就這,被管理的人也很享受。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把黃色的歌、山西性愛的歌,唱成了“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來個毛澤東。”哦天吶,我們中國人有這麼賤嗎?有這麼可憐嗎?動不動郭文貴壹說話就下三路,我真R妳八十輩祖宗。

妳共產黨、妳啥時候知道有上三路啊?說下三路,妳共產黨就是便宜妳了,妳這個王八蛋的流氓政黨啊!妳啥不是下三路啊?妳見到主席臺有幾個把拉鎖拉上的?主席臺上的。都忘了拉拉鎖了吧?男的女的,剛在電梯裏搞過吧?剛在後面沒有攝像頭地方搞過吧?

所以說這共產黨這個流氓簡直天下少有,瞪眼兒說瞎話,壹個七十年的謊言能延續到現在,中國人的悲哀,中國人的悲劇呀!所以說我們啊,把我們的戰友,把我們的海外的革命,永遠要記住,中國人這個被共產黨的七十年的病毒,那可不是說沒有共產黨了妳就,妳就,妳就能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真不是。

中國現在妳告訴我上任何地方,妳告訴任何地方還有自然嗎?還有幹凈的地方嗎?連全世界都被感染了都被傳染了,還有哪個地方是好的?這個,妳說這個壹個Sara,妳說壹個Sara妳能想到嗎?都七千多萬了快上億美元了,我的天哪。兩三年來多少當時所謂的戰友給我打電話發信息把Sara說的壹文不值,多少人給我發信息說路德不是好人不可相信,如何如何啊不專業,口吃。

戰友們,文貴這個人,妳記住了,我第壹天爆料我就說,妳想讓我相信妳,妳做給做的妳說的妳做到,第壹;第二個妳做這個事情比他做的好,我相信妳。我最恨的就是背後八卦,如果我聽了這些人的話,所謂的當時的戰友,有今天的Sara嗎?有路德嗎?有木蘭嗎?有安紅嗎?哎呀那安紅跟我說的那安紅的特務大了,這安紅那簡直就是中南海派出來的特務頭子的頭子了。我相信澳洲多少人跟我說,從來沒過半點兒猶豫過,安紅就是絕對就是我們的姐妹兒戰友。

現在妳往回看,東京爆協,東京爆協這王八蛋,哎妳甭說啊,這袁白冰,還有袁白衣、郭寶勝這幫孫子,還有那個,日本那個禿驢那個叫那個那個叫什麼,那叫潘,那叫什麼相林吶,他這看出了爆料革命的價值,先搞東京爆協去了,但這幫神經病他沒想妳爆啥啊?成了全世界的笑話。當時多少人來挑撥離間,但今天妳看我們這些戰友,妳看我們這些戰友,了得了嘛!我們英國的大衛,說大衛也是什麼間諜;鳳凰九天,間諜。然後這個這個,現在最慘的就是美東了,哎呦我說這,美東確實是,人美東就幾乎是全面淪陷,我這兩天找那美東的搞喜馬拉雅農場的竟然找不出來,這美東全部淪陷。這美國紐約是重災區我跟妳說啊,還有華盛頓呀。所以說戰友們,壹定堅持自己相信,不要人雲亦雲。如果我郭文貴要是不站,挺得住,被這個說壹說那個說壹說不完了嗎?

這兩天兒所謂的民運代表,老資格代表,當然了咱不能說那名字啊。給我這個托人捎信兒,說給我通個電話,說六四來了,我們這些兄弟覺得跟爆料革命啊,也經歷那麼長啊,這個這什麼酸甜苦辣。誰跟妳酸了,誰跟妳甜了,誰跟妳苦,誰跟妳辣了呀,經歷了酸甜苦辣,我們絕對跟文貴站在壹起,共同的目標,六四願意跟妳壹起搞活動,我們要帶著這幾百號弟兄跟妳站壹起。這位哥們我先告訴妳呀,妳把妳六四那套東西妳拿壹邊兒去,妳的六四經歷跟我的六四經歷完全不壹樣!妳對六四的理解和我對六四的理解也完全不壹樣;妳對六四人的回報和我對六四人的回報,完全不壹樣。誌不同者道不合,謝了,您忙吧。我們爆料革命不跟妳們摻乎的,啊,不會跟妳們摻乎的。

然後我們那個六月四號,本來說咋安排呀,是吧?原來我整動靜挺大的,就是朱利安尼,幫助我們。哎呦,我這鼻子,這花粉。這個自由女神給租下來,搭壹個壹千尺的壹個大的那LED屏,然後呢有幾個,包括美國的前元首,包括海外的幾位都答應了,到現場來。我們租上五百艘,整個的曼哈頓的那個那個遊輪,然後戰友們都來,在遊輪上有吃的,然後啪——到時候哎歡迎紐約的戰友紐約的這些這人都來,然後燈啪壹打開。然後我們是在六月三號下午,六點鐘開始,六點半就是這個啊中國大陸那個太陽起來的時候,然後的我就開始宣布,這個喜馬拉雅宣言,這個叫中華聯邦也好,華夏聯邦也好沒定呢,這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宣言,然後呢就是kua就開始了!而且國內呢有兩個人說,我寧可進監獄我也參與念,絕對的最出名最牛的大家尊重的人之壹啊。哎呀結果這個,隔離啊,病毒啊,它整個曼哈頓,六月十六號才開呢,沒水警,沒警察,我們這船過去不行,就船我的船能過去的話,給妳特批,說可以讓妳的船Lady May來,但我們這些人不允許聚會啊,包括這些元首、前元首不能來啊。

所以說這個六四啊,(七哥加我我是莘縣嘞,妳是莘縣嘞,我加不了妳),所以說這個樣子就啊,所以說基本上,六月四號會很低調很低調,也就我們幾個人,連連線就算了。

才五千七百多人,這不胡扯呢嗎,完全胡扯,這是完全胡扯的,這純粹胡扯呢!

所以說,這幾天在忙活,在忙活這事兒。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到底是我看這個這個今天上午啊,今天上午幾號?哎呀,這敏感真這個花粉真難受,等壹下啊。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妳說六月四號啊,我這個我剛剛沒找到那個信息,啊這個有叫這個中華聯邦的,大中華聯邦的。我看楊潔篪是完了,楊潔篪啊,楊潔篪和王岐山是徹底完球蛋了。

多維又發(新聞)了,多維不發正常嗎?妳這開玩笑,多維就是共產黨的流氓口舌,路德路波切,多維不發正常嗎?多維不就是共產黨的狗嘛。

“郭式瞎白呼這個我認同不過還能看壹樂兒,這個作者不是瞎白呼我就不知道……妳大爺的!壹幫子神經病傻叉妳姥姥的,壹幫子傻叉動不動“郭文貴壹手好牌沒打好”說這話的那個人呢?妳見過牌嗎?妳上過牌局嗎?“郭文貴壹手好牌沒打好”妳大爺的,壹幫傻貨愚蠢至極妳啊!動不動瞎評論,路德上次說多維……多維算個毛兒哇!多維呀!看多維的不是腦子有病的嗎?看它幹啥呀?

什麼多維、萬維、什麼維呀?維就是安全部在外的就像那個什麼中華神州哇、中華神油哇是吧?神華啊,凡是以華字帶中國頭兒的全是國家級的外部的情報和炒外匯的,情報機構,凡是這維那維的全是大外宣安全部的口兒,這壹定是這結局的,別聽他們瞎說了。

如果現在還有人看那什麼郭寶勝啊、雞腿兒潘吶、莊烈宏啊還是看明鏡啊、博訊、妳趕快去看那個去吧快去看那個去,我們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救了,不可能的!都好自為之,妳有生命時間去看去,我們是騙子別被我們騙了啊,可別被我們騙了!妳也別被郭文貴騙嘍被路德騙嘍,被安紅、被Sara、被木蘭、被老江財神、doctor博、艾莉、是吧?都這樣的人給騙嘍!妳可千萬別讓我們騙了!妳去找那些人去啊,他們不騙妳們的,去吧,對吧?被郭三邪?對對對我們是三邪千萬別讓我們三邪上!共產黨不三邪共產黨都是三好,去跟共產黨好去,我們三秒共產黨有三個小時去找共產黨去,我們不行的是吧。

大家看壹看如果過去幾年誰能在西方世界能把中國人和共產黨都分的清楚,咱就別說國內了被共產黨打的已經遍地找牙了;誰要能讓外國人能在嘴裏說出來不把中國人跟共產黨並列,妳給我找壹個人出來;誰要能找出壹個人能世界上認識到共產黨是邪惡的獨裁政權、中國人是受害者、妳再給我找壹個人出來;誰在這次冠狀病毒面前誰能讓中國人在海外不受到生命威脅、財產威脅還能保留尊嚴誰能做到?妳給我說壹個出來。咱就甭說國內了,多少戰友攜全家出逃成功?我每天聽到多少戰友的哭聲!爆料革命救了太多太多人了!國內多少共產黨的內部人清醒離開了,多少企業家被救了,誰能做的到?給我找出壹個出來!

在這種歷史前所未有的,這種和平的、改變人類命運的、改變中國人思維的、看清真相的爆料革命面前還不清醒!還在那塊糊塗,妳愛去哪玩去哪玩去,沒心情跟妳扯這個。

哇!現在才5700多(在線人數)。

6月2號我們最後壹天,那個那個那個……這個平臺就結束了是吧?結束以後我要給大家直播好好說說我的這個感受。我們真的是,真的很幸運中國還有這麼多有良知的,腦子清楚,還有這麼多心中有他人的我們的同胞,我們還有這麼多有錢有實力的這些戰友們,還有真的都有感恩之心的,我每天真是盡量壹個不落下。我特別感謝Sara!Sara能合法的幫助那麼多人,這個事兒這麼大的數額我半點感覺沒有,因為我花過太多錢了。她創造再多神奇我壹點感受沒有,最讓我感觸的是Sara每天從早到晚Sara都在為所有的人在奮鬥,她讓很多戰友有了壹線希望。

戰友們妳知道人生活在世界上最可怕的是沒有希望啊!妳沒有等待沒有希望,不論男的還是女的,人活著那口氣就是念想就是希望!就是上天給妳的那壹口氣!投資這個東西當妳真有那壹口氣是妳相信的時候,它已經不是投資了,它是個希望,它是壹個期許。未來它給妳的回報它是有多層次的,壹個證明了妳是正確的,哇!那個感覺,我對啦!我對啦!這個被認可,妳不但掙到了錢,我首先肯定了我的眼光、我的判斷力,這個是太興奮了。因為我是這麼多年投資賺那個錢我到沒多大感覺,說“郭先生分錢了”在說分錢前我都高興不起來,說壹個億吧兩個億吧,最後說分完了錢到妳賬了,哎呦!我噻那個興奮!高了壹下子就高潮了!不行了!不行了就高潮了!

戰友們高潮可不是光在床上,如果妳沒有體驗過另外高潮妳這回妳可以體驗體驗。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我跟我所有成功的人(朋友)他都同意都有這種感覺,羅斯柴爾德家裏面仨人我跟他們聊天,我說有沒有這個高潮?都有這個高潮。這個高潮就是妳被認可了,妳被認可不是任何人給予妳的,妳不需要感謝任何人是妳自己做出的決定,得到了這種認可,妳自己這種高興、興奮、壹下子等到了認定,哇!那個感覺!

妳像那個某基金分錢的時候,說,郭先生這個…,妳本來是應該分到1億7千萬,但是呢所有的股東認為在臺灣這個項目上,做的這個什麼什麼六清啊這個項目上做的太好了,我們大家覺得應該把妳的錢、股份和妳這個家族基金的錢,我們應該,最後決定然後怎麼怎麼著,3.5億給我。這個錢打到賬上的時候啊,到日本賬上的時候,分了好幾筆。那時候不像今天在哪花個錢也不像今天比掙錢都難,在共產黨那花錢,要命!那錢到了日本大概是壹周吧,我在日本的那個半島酒店總統套房,我們幾個人,我那時候壹天三喝,壹天不喝就難受,簡直是。妳們沒看過郭文貴喝酒喝醉的德行,妳們要看我壹次喝酒喝醉就知道我那簡直是……是個魔鬼啊!魔鬼啊!我現在想想我喝醉酒那個德行我都惡心吶!哎呀惡心死了,我喝醉酒就不是郭文貴了就是個魔鬼就是個畜生,但是天天喝。說實話是因為我這些年……最重要的是對我八弟的事情對我們家的這些事情吧!還有滅共還不能踐行這種郁悶吧,但又不能說,所以天天喝。

那天準備好喝酒,結果人家銀行過來了。郭先生,妳得簽壹下啊,這個錢啊,到了,哇!壹下子興奮了,就當初投資了,加壹起吧,還不到三千萬美元,這麼短的時間賺了幾個億回來,十幾倍現金啊,而且還是稅後。

當時我要投這個錢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說,這絕對是傻子,騙子,不能投,所有人。當時美國在華盛頓壹個最大的(英文聽不清)公司,李登輝的好哥們兒。這哥們跟我說,妳不能投,Miles,這絕對是騙妳的,妳不能投。

我跟這哥們很好的,在華盛頓的那個洲際酒店啊,就在那塊兒聊,住總統套房。那不是在總統套房聊的,在下面那個餐廳聊了兩個小時。我啥也沒問他項目的事,我就跟他聊聊。這聊完以後,我覺得我能投。我說壹個合同我都不要,不要妳合同。我說我這錢現在就壹個(要求),妳要接受我的投資,我把錢打給妳,妳掙了錢了,妳覺得我這個錢是占妳的份額是多少,妳就給我這些利潤;沒掙錢,妳最好別讓我把本賠上,別讓我賠本,我就算感激妳了;如果是妳讓我得掙了錢,我就當意外收獲。但是這個項目我覺得太有意思了,我就中國人需要這個項目,我覺得能投。

結果投了分完錢了,我最大的興奮、高潮來自於什麼?是這個人的想法。他壹再告訴我,他說Miles,妳真不要投,他說風險太大了。他說我們失敗的機會在90%,成的機會是10%啊,而且就是賺錢也可能拖個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那時候幾千萬美元,這個錢很大啊!因為第壹批只拿三百萬,然後分別就是call-in、call-in,然後就給妳打電話,再往上加。最後這個項目真的是巨大的成功。未來我有機會就說說這事兒,就那個高潮的感受是我對我自己的認可。

我為什麼在大陸從來不投股市?因為大陸的股市就是騙局,就是賭場。什麼叫內部消息?啥叫內道消息,它都是騙子,它這個企業就不會賺錢。像馬雲在海外弄的這種事情,永遠輪不著妳老百姓,妳誰有機會能參與到馬雲和馬化騰上市前私募?永遠不可能!就是輪到四川的縣,什麼科長,廁所的所長他家也輪不到妳去。這就是醜陋,對不對。

那麼投資最大的快樂是什麼?就是妳投對了,判斷對了,然後才是錢的回報,然後錢這回報給了妳壹個希望、信心。更重要的事情妳還有個可能,繼續下去啊。給我壹個繼續下去的理由,這就是人生啊。

我們這次讓我感受太深了,就是VOG,Sara無意之中,人家當年支持爆料革命,人家註冊了這家公司啊,然後就開始在那兒有廣告費,有經營。不但有經營,人家依法,法人存在。經過審核,完全合法。結果她能幫這麼多戰友,很多戰友妳根本就沒有機會進來的,幫太多人啦!

Sara這幾天讓我感動的真的是不行了。Sara到今天,沒跟任何人提過壹個報酬,沒跟任何人提過要壹樣東西,就這樣無私的在這塊兒,就這麼做著,真是不簡單,這個女人太不簡單了!

所以說妳知道法治社會,文明社會。像Sara在國內這樣,她哪有這機會呀。妳說現在看她漂亮啊,Sara現在真的是壹天比壹天漂亮。她在國內就想被人家雙修,人家都不雙修她,是吧。人家有更多處女雙修呢,誰雙修她去啊!對不對。但是現在人家真漂亮,是不是!妳這些常委想雙修,都不跟妳雙修,對不對?妳看Sara現在,警長跟她雙修呢。警長啊,哈哈,開玩笑!Sara聽到說七哥太沒正事了。人家現在跟警長玩,跟妳七哥不玩,人家不跟同族玩,跟夷族玩,這境界高的。但是現在人家越來越漂亮,越來越年輕,這是有信心,有期望,有希望啦!妳看這個女的變成啥樣?

妳看路德先生原來啥樣。壹說口吃,郭,郭,郭先生,我口吃。我說,妳沒有口吃啊,妳很好啊。現在妳看路德,重磅中的重磅,天下聞名!妳說妳見到過他口吃嗎?沒有人覺得他口吃啊,妳看他現在講政治比我都厲害呀,妳咋弄啊,這玩意。但是這路德真好色,真好色,妳知道嗎?我跟人家壹美女開會,人家這視頻壹出來,人家買了壹個露胸的,心形的衣裳啊。我壹看這個,咱趕快這樣啊…裝作很正經,在視頻上。路德同誌進來了,就馬上,就這樣啦…我說,路德先生能不能往後收壹收啊?還好小蔡沒看見,看見了還不得揍他。哎呀,這路德太可愛了!好色,這眼神直接就鉆到鏡頭裏邊兒去了。哎呀,都這樣了。哎呀!這路德同誌這個好色不要命。這後面小蔡拿搟面杖子砸妳兩下就老實了。

現在路德在國內統稱小彌勒佛,在網絡上,那彌勒佛講啥啦?我才知道叫彌勒佛,外號彌勒佛,長的叫佛像,妳看確實長得像佛像。過去妳看路德挺好色的臉,妳知道嗎?現在妳看他的臉,現在特別正派啊,特別正派,像個小彌勒佛似的。

妳可以問路德啊,我這壹點兒也沒誇張。(我本來是站著,壹看就往後靠了。路德本來是靠著椅子,馬上身體像前靠了)這男人啊,這好色說明身體好。哎呀,真沒辦法。這路德料,我爆料也得爆好幾集,也是重磅中的重磅啊!我說那絕對是啊,絕對是事實,負責任!路德可以告我誹謗去啊。

我們在娛樂中,快樂中,賺錢中,成長中,滅共!這事兒多偉大啊,多偉大!這個我也好色,不好色不男人,這真是,我真發現了啊。我現在真不是男人了,我真不好色。我現在不好色,我不是男人啦,哈哈!

開開玩笑,人要幽默壹點兒。妳看我們中國人走到哪去,看那臉。咱本來這臉吧,本來就長得像燒餅似的,是吧。燒餅臉,沒有任何雕塑感。咱們現在中國人再坐沒坐相,站沒站相,再晃蕩晃蕩,然後男人穿著牛仔褲。妳看莊烈宏那個孫子啊,生活中妳看他那個腿啊,走道這樣撇拉,他的腿不能打直,說他家族好像什麼遺傳基因啊,有病,還有那個雞腿潘,小個到這,抽吧了,這樣…,妳就覺得咱民族沒希望了似的。

真是妳看路德生活中,老壯了,非常男人啊。真不壹樣,確實不壹樣。妳看他生活中的人,太不壹樣了。咱們中國人燒餅臉,再壹個沒有雕塑感,然後呢咱們再不幽默,耷拉著臉,再抽點煙。手還被煙給熏黃了,也不洗牙,牙也是黃的。妳想想到哪去,怎麼會招人喜歡,招人尊重,不可能的。

花粉癥,剛才我日本女友Peace,加拿大女友小妹,玉米地裏的小妹,澳大利亞的精神雙修者木蘭,這木蘭聽說他老公要揍她惹他生氣了,告訴我說,這花粉是幾十天以前的花粉進了身體裏才能長時間敏感。是的,我們家那個房子忒大了,那哥們傻乎乎的花壹、二千萬美元種花,種樹,多少花、樹?我那花粉能不嚴重嗎?

路德內心清高,真的,路德挺清高的,玩音樂,玩雙修,其他不玩。我也好色,我加不了妳,我看看,還是五百,這個手機上,CK7,加上了,點不進去,我這又不靈了,加不了,抱歉!好色真是,好得鼻子都敏感了。

另外壹個,我給兄弟姐妹說,六月二號我們就截止了最後壹天,然後G-Dollar優惠是七月壹號結束。

有些戰友匯錢當中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這個很正常。首先壹點我再呼籲戰友們註意幾個問題:壹個就是有些銀行得能聯絡到妳,這很正常。不要說妳們,就平常美國銀行是全世界封控最嚴重的,定期的抽選選中妳了,它就要KYC,讓妳提供資料。妳壹定要讓它聯絡到妳,所以每壹個人付款後壹定有信息被聯絡到,有聯絡方式,有聯絡的時候壹定要回復。妳所有拿到手的文件給銀行看是合法的,不傷保密協議的,給銀行看是沒問題的,這是壹個;另外壹個,國內有VPN往外付錢,付完以後,特別是華美銀行,絕對被共產黨藍金黃了,華美銀行基本上是不行了,把妳的付款票據,記錄都給妳消失,這肯定犯法的,留著證據以後跟他打官司。因為妳損失了賠錢,如果哪天這股份漲十倍百倍千倍,妳找它告它去,因為妳把我的錢弄在這,我失去了這個機會,去告它這個華美。但是這個銀行不行,妳找別的銀行,這個渠道是有的,說句難聽話,這麼多人都匯來了,不能匯的人是占百分比都沒有,能匯的人人家都匯了。有的戰友根本不是問題,為啥?咱們很多人得問問自己,這麼大的機會,妳連這都辦不成,那不是妳有問題嗎?

我不希望落下任何法治基金捐款的人,但是我不能包辦妳壹切!Sara現在都快累死了,就是壹句話:“七哥,我就記住妳壹句話,不要落下壹個法治基金捐款的戰友、老戰友。”我說是的。但妳不能讓我什麼都包辦。妳在家往床上壹躺,有人幫妳雙修,還有人幫妳天上掉月餅,掉餡餅,放妳嘴上,壹口壹口幫妳吃了,那咱做不到。有些不正常的問題恰恰需要妳去解決,這是壹個問題,壹定保持銀行能聯絡到妳付款;還有壹些就是壹定記住,那些認真看文件的導引,都說得很清楚。

現在我們已經在準備G-Fashion、G-News下壹步私募的整個計劃都在做,下壹次會非常的快,非常的完整,都在做。G-Dollar在七月壹號肯定是原價出售,不會有20%的優惠。

這兩天有路德先生喜馬拉雅CCTV,我不就想說了,彼得·納瓦羅、彭佩奧的講話大家沒有註意到吧?戰友們要記住,這個背後的故事可大了去了。

我告訴大家。大家準備好了嗎?還要聊幾個小時呢,有時間嗎,沒時間就不聊了。我帶大家看看外面,看看外邊,多漂亮!我帶大家看看這,妳看這大海,看到這船的美妙了嗎?妳看這塊玻璃,就這塊玻璃壹百多萬美元,戰友們,為啥要壹百多萬美元?因為船身是變形的。妳看這漂亮嗎?

妳看我現在正面對著的房子就是川普總統住了十幾年的家;這個白房子是羅斯柴爾德在這裏的房子;正對面很遠很遠的那個房子是美國最大的雜誌出版集團老板的房子。

妳看這個,咱們現在很多搞設計的戰友們,妳們要把這船搞明白了,妳設計就搞明白了,妳看看這個,看看這個…,所有的船妳都能看到窗戶框,這個沒有窗戶框,是壹個整塊的玻璃。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希望未來,我跟大家不是開玩笑的說,我希望真的是很快啊,我希望未來咱們的戰友們很多人都擁有這樣的船。我最想的事情,我今天第壹次說出口來,我就想我們這麼多戰友當中,誰未來能擁有文貴壹樣這樣的船,我們會把十艘、二十艘、五十艘停在這大海上,停在長島,是我們爆料革命的船,大家幾十艘Lady May,或者妳叫什麼妳家裏人任何人的名字。當每個戰友都有這樣的船的時候,幾十艘放在壹起,妳想想那是啥感受戰友們?讓跟共產黨混的那幫混蛋東西們,後悔死它們!這個世界上千萬記住把敵人搞死不是壹個最好的方式,把敵人氣死、窩囊死那是最好的辦法,再壹個招把它累死。

妳看現在砸鍋的,大驢臉,不能說她地方了,我答應過戰友不說她地名了,還有曾宏這個太監王八蛋,哎呀這鷹太漂亮了,抓那麼大魚。還有雞腿潘這幫孫子,累死他,妳看郭寶勝打壹場官司累死了快,累趴下了,累死他,讓他砸,砸咱累死他!妳看看,這麼大魚,這個鷹厲害。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把敵人累死是壹個辦法。現在要想恨壹個人,就讓它去砸鍋吧,砸鍋把它累死,耗費它的生命,它怎麼可能有任何收獲呢?共產黨給它點米錢、狗糧錢,能幫它啥呀?最後就累死他了。所以說戰友們不要讓仇恨占據了妳生命的時間,不要這樣,我們有大把的好事情需要去做呢。花粉是真誇張。

彭佩奧還有皮特納瓦羅的這個大家不知道啊,這背後的故事大了去了,未來會有人解讀的,大了去了!他們倆能講出這些話出來,這些天行動,是背後我們的支持爆料革命的所有的力量,包括今天正在看視頻的很多戰友。為啥說跟妳們有關系呢?法治基金的捐款是合法的遊說讓這些人為我們發聲的,所以說今天能達到這種效果,是跟妳們很多人都有關系,所以說妳們是真正的功臣。我跟人家花錢,我不合法,我犯法。妳們捐的錢,班農是主席,卡爾巴斯是主席,他們合法,我連簽個名的權力都沒有,我說100塊錢花哪都不行。

誰能把我這個過敏癥治好,我馬上給妳壹億美元,妳馬上說我馬上給妳壹億美元。

所以說戰友們,妳們每個人都在直接或間接的在拯救者我們中華人民,拯救者整個中華人民!不是開玩笑的戰友們,法治基金的捐款是合法的在美國進行院外遊說,和支持為中國人民發聲、為中國人民捍衛自由、安全、法治和信仰自由,這都是很關鍵的。所以說法治基金和法治社會當初成立,我們成立了七劍護法之策,什麼叫七劍護法?大家未來看看吧,G-Doller就知道了,七劍護法就是護佑我們爆料革命達到這個境界。

現在離六月四號沒有多少天了,壹兩周了,很多人說共產黨還在那呢,我告訴戰友們,共產黨是還在那呢,但共產黨的死期已經定了,妳覺得它還會活下去嗎?妳看到美國了嗎?壹年前我在華盛頓,我說共產黨的時候,每個人都跟我說,impossible、impossible,現在是什麼情況共產黨,人人喊打!對不對?現在共產黨成什麼了,全世界共產黨能走出國門,任何壹個國家,能得到正面看它們嗎?共產黨現在成了全人類的公敵!共產黨怎麼死亡,已經大家心知肚明,64快到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共產黨是時間是死亡倒數時間,誰能擋得住?誰能擋得住共產黨已經進入死亡的倒數時間,可能就是下壹分鐘,可能下壹小時,也可能下壹年,但是沒有壹個人會相信,共產黨能永遠在那裏執政,再搞壹百年,在搞兩百年是決不可能的,這決不可能的!所以說兄弟姐妹們,好日子真的是剛剛開始。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64到來之際,我們真的要好好想想,64當年為什麼失敗?為什麼被那麼多人利用?為什麼那麼多人吃64的血饅頭?這就是我們壹定要記住,我們有實力,如果當年64在海外有真正的力量,有個基地,有國際合作的力量,然後讓共產黨的大屠殺,成為國際上公審共產黨的壹個行為,也壹樣能贏。既沒有國際合作者,還是壹幫叛徒,壹幫吃64血饅頭的人,拼命的出賣64,結果被共產黨藍金黃了,64死的人白死了,這太可怕了!想起來心都疼,真的是心都疼啊,太可惜了!64這個失敗,又給了共產黨三十年,又是壹個不幸中的不幸!

現在妳看到香港,香港同胞的這個犧牲,在多大程度上讓全世界看清了共產黨,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就是在香港這個事件讓更多人看清楚共產黨的邪惡,才能堅定地跟我們站在壹起,這是香港人做出最大的貢獻,最大的貢獻!這壹次很多香港的讓我很感動啊,堅決投、投、投多少錢,有的人真的是把全家現金都要投,好多人都是買了G-Dollar,有的人都是幾百萬、幾百萬的買,讓我非常的感動。

他就說共產黨最不喜歡的是讓郭文貴的爆料革命擁有財富,他說我們就要讓妳擁有財富。我發自內心地說我壓力特別大、特別大,昨天我跟壹個團隊開會的時候我說,我從來從小到大我從來沒伸手向別人要過錢,我也沒有任何壓力,投資者給我從來沒有壓力的。但是現在讓我真的有壓力,我發自內心地說,這每個人對我的信任,如果到未來我讓大家失望的話,真是那個我真是生不如死。這是壹份責任,我不但要幫助戰友們滅共,還得幫戰友們賺錢,這個事有點大、有點大!這要是賺不了錢,我這個就完蛋了,很多戰友不得罵死我呀,妳這個騙子郭文貴,大騙子。然後就是很多人就開始出來了,當時我就知道郭文貴是個騙子,怎麼樣、怎麼樣,我勸妳。所有我不會讓這幫王八蛋得逞的,現在戰友們和共產黨之間的較量,郭文貴郭騙子變成了郭信任、郭真人、郭三邪變成了郭三救,郭三秒還沒有人參與測試。

這個很有意思啊,現在這麼多戰友對我這種信任,我現在讓我這更加有動力,怎麼能把這個信任變成財富還給戰友,這是我要做的。戰友們妳看看這船牛叉到啥程度,妳看看牛不?戰友們妳們想想,這個全世界都在quarantine的時候只有我們在搞什麼,搞投資,只有我們在大海上享受這樣的陽光。全美國沒有壹個像LADY MAY的船,壹個沒有,美國的船都很差的,很多很多,全世界船最多的是美國,但是船壹般,這種級別的船沒有。歐洲有,歐洲很多,這種船絕大多數的擁有者都是俄羅斯人還有歐洲人。兄弟姐妹們這個今天這個亂吃亂聊已經時間很長了,占用了大家很多時間,我得趕快去了,我要現在該開視頻會議去了。然後我這掛兩耳機,壹邊這個開視頻會議,那邊開始視頻會,這邊手機給戰友回復信息,這是我的工作方式。

好吧,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壹起為全世界人民、14億中國人民、香港人民、西藏人民祈福,阿彌陀佛。謝謝了親愛的戰友們,壹切都已經開始!

0

留言評論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