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洗腦教育制度下的摧殘與希望

0
259

作者:立武

  1. 這是一個學生,在一個舞臺上,嘶聲力竭地大喊“我要考570分”,周圍是為他盡情鼓掌的同學。
  • 這同樣是一個高中生,在一個舞臺上,高喊“我要上中山大學”,嗓子都喊啞了,周圍仍然是為他傾情鼓掌的同學。
  • 這還是一個高中生,在一個舞臺上,竭盡全力地高喊“我要上河南大學”,周圍還是為他加油助威的同學和老師。
  • 這是在一個教室,一個領頭的學生站在講臺上,一邊拍著桌子,一邊仰頭大喊大叫,教室裡的其他同學跟著一起重複同樣的動作,而有一排老師從中間走過,似乎在檢閱同學們的喊叫程度。
  • 這是教室裡一名學生抓著課本,用牙籤和膠布貼在眼睛上,強撐住眼皮,怒目直視手裡緊抓的課本,大喊著課本的內容,同時聽到教室的其他同學也在一起喊叫。

這些都是正值芳華的學生,靠著呐喊表達對要考上某所大學或者考得某個分數的期望,或者是靠著喊叫來達到學習的目的,這似乎反映了這些學生的激情。然而,當我們看到民主社會那些真正有活力的青少年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得出,在這些大喊大叫的學生眼裡不是那股對學識和未來的激情,更是一種被壓抑很久的一種情緒的宣洩。

這種扭曲的心理是中共體制下特別是維護這個體制相輔相成的教育體制下產生的一個必然結果,在寒窗苦讀十幾年,來自父母老師,來自成績,來自社會輿論的各種壓力,把本來該在幼年呵護和青年釋放的天性給極大地扭曲。

中共的教育體制是為了製造一個泯滅人性的知識勞動機器,為政黨服務的先鋒隊,為維護獨裁體制穩定的護旗手,只有在這種對自由嚮往的天性被抹去時,屈服和順從才會自然而然地替代一個人的天性,這種絕對的服從正是中共想要的。

這不僅僅是已經被洗腦了許長時間的高中生,對於還未形成一個成形的世界觀和價值觀的少年,中共同樣沒有放過。

  1. 這些小學生沒有高中生的怒吼,也沒有他們的嘶聲力竭,像宣誓一般一板一眼地喊著黑板上寫的幾個“拒絕洋節,從我做起”的大字口號仍然讓人感受不到一個生機勃勃的靈魂的存在。
  • 在抖音上,一個小男孩學著中共CCTV的腔調重複著相同的話,他的眼裡沒有任何一絲溫情,反而充斥著仇恨與殺氣。
  • 這兩個小孩年齡看起來更小,他們看起來都天真無邪,臉上的稚嫩與他嘴裡冒出的那種仇恨極為不服,當主持人問到,日本人也有婦女和小孩的時候,小男孩背過了頭,顯然這是一種言不由衷的表現。

當年紀還小時,尚且能有羞愧感,但中共的洗腦教育卻深深地烙刻在這些小孩的嘴上,乃至到大時的心裡,原本天真無邪的面孔,也隨著這種仇恨教育,變得極為冷血。中共洗腦教育徹底地抹去了這些小孩的常識和溫情,中共宣傳的不是愛,而是仇恨,這種仇恨教育極大地影響了小孩的人生。

但是這並非是中國人種的問題,只要有愛和通識教育和開放包容的環境,一樣可以培養出不輸於西方社會的青少年,有愛,有理想,有激情,更有抱負。當我們看到香港人走上街頭,不畏生死,捍衛家園的時候,我們看到了中華民族未來的希望;當我們看到臺灣人那種溫和和禮貌的時候,我們知道,仇恨不是中國人的標籤,而是中共的本質;當我們看到即使身處洗腦重災區,仍然能夠慷慨激昂地當堂發表常識性的言論、不畏取消成績的後果的時候,我們看到在大陸青少年骨子裡那種對自由的嚮往,和能夠包容世界的胸懷。

我們沒有失去希望,但在這個邪惡的體制下,對青少年的摧殘顯而易見,只有改變體制性的因素,祖國的花朵才能夠真正得到呵護和有一個健全的人格。

1

留言評論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