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種疫苗後運動員體力和表現皆衰退

作者:紐約香草山 醫療部 文玥

2021年期間,媒體頻繁報導運動員在場上突然出現呼吸困難、心臟不適,緊急就醫、甚至死亡情況。運動員在比賽中出現體力不支或身體不適是有先例的,但都是偶然情況,絕非是近期的高發頻率。曾有學校的體育教練發現,接種疫苗後的冰球隊員,體力明顯大不如前,而且和同隊未接種疫苗隊友相比,運動表現下降。因此,喬恩-墨菲 和科琳-休伯就此進行了一個對比研究。他們的研究成果於2022年1月22日經同行評審後發表。

文獻作者:喬恩-墨菲(Jon Murphy), 科琳-休伯(Colleen Huber)

文章摘要:該研究針對20名高中和初中的學生運動員進行了回顧性的觀察。20名運動員中由於父母的選擇,一半接種了疫苗,一半沒有接種。該研究對兩組學生進行了如下比較:1. 兩組學生在相同的體育活動中的運動表現 2. 接種疫苗的運動員學生在接種前和接種後的運動表現。

這項研究對於瞭解COVID疫苗接種後引起的心血管變化有著重要意義。

簡介

與COVID mRNA疫苗相關的傷害和死亡資料正在不斷積累中。目前記錄這些資訊的臨床研究已達數百項。在注射輝瑞COVID疫苗後,已發現超過1500種不良反應事件,其中許多是造成永久性殘疾,總數超過158,000例不良反應。作者鼓勵讀者們閱讀文章後的連結,也是輝瑞報告的最後9頁中的列表。這份輝瑞公司的檔案之前未被FDA公開,FDA認為它應該被封存55年,後又改為封存75年。而在2021年12月,法院命令其強制公開。 COVID疫苗造成的嚴重傷害和死亡的整體風險,令全世界的醫生和科學家感到震驚。著名的免疫學家和微生物學家蘇查裡特-巴克迪(Sucharit Bhakdi)博士和病理學家阿納-布克哈特(Arne Burkhardt)博士總結了這些疫苗對接種後導致死亡的致病作用。屍檢結果顯示,接種後的心血管失調比任何其他器官的失調都多。炎症標誌物的增加與COVID疫苗相關。專家認為從大面積推廣COVID疫苗以來,於2021年期間出現的運動員的突然死亡,大多是由於嚴重的心臟或心血管病變導致。

實驗方法和結果

該研究就兩位高中體育教練的學生運動員們進行了訪問調查。學生運動員中有15人是高中生,其餘的都更年輕。教練和調查人員事前不知任何學員的疫苗接種資訊。學員們是與教練們自由地、非正式地談論了疫苗接種,及接種後的感受。由於學生們的父母對其子女接種疫苗的選擇,自然而然的形成了實驗組和對照組,非雙盲實驗資料。

基於近期喬-拜登、埃馬紐埃爾-馬克龍和賈斯汀-特魯多等政治領導人對未接種疫苗者的一系列過激言論,為保護學員及其父母,教練和學校,所有資訊都是嚴格匿名的。

在資料收集之前或收集時,沒有任何預先計畫對兩組資料進行比較研究。兩位教練是回顧性地觀察了接種COVID疫苗的學生運動員的以下情況,我們總結了他們的發現。

1)所有接種疫苗的學生運動員,在比賽中均未達到自己以前的比賽水準;在兩位教練的評估中,所有人的表現都比2020年時差。

2)所有接種疫苗的學生運動員,均無法承受與接種前相同的訓練時間和強度。

3)接種疫苗的學生運動員,恢復體力的時間比接種疫苗前更長,比未接種疫苗學員時間更長。

4) 接種後,大多數或所有接種疫苗的學生運動員,都談到了經歷以下一種或多種反應,

    a)  胸部疼痛

    b)  頭暈

    c)  看到星星

    d)  感覺要暈倒

    e)  呼吸急促

學生運動員都是自由和自發地談論以上症狀,當時沒有人做記錄,教練沒有對症狀有任何提示。

5)未接種疫苗的女性運動員,現在可在比賽中擊敗接種疫苗的男性隊員。去年她們是無法戰勝男性隊友的,這種變化是出乎意料的,教練們認為是不正常的。

1)、2)、3)和5)在疫苗接種後的幾個月,仍可在所有接種疫苗的學生運動員身上觀察到。

相比之下,未接種疫苗的學生運動員,沒有上述症狀,也沒有運動表現的缺陷或運動耐力的下降。正如兩位教練所觀察到的,這些未接種的學員,他們的耐力和表現正按照教練所預期的在持續改善中。

討論

運動員在運動時需要比在靜止時更強大的血液循環。這種增強的血液循環,是為了滿足在高強度的活動或用力時身體所增加的耗氧需求和代謝活動。

血流量的增加,需要靠增加心輸出量和動脈血管擴張來達到。隨著心輸出量的增高,對冠狀動脈血流的需求和供應也會增加。冠狀動脈血管的舒張,是受到自動調節機制的調控;以及由自主神經系統和激素經由在血管上分布的神經來調節,其作用是根據身體活動的需要,來調控血管的舒張與收縮。

mRNA COVID疫苗引發了整個身體內生成刺突蛋白的程序。刺突蛋白作用在血管內皮細胞上的ACE 2受體,引發血管收縮的作用。其結果可能會在運動時,也是身體最需要血液和氧氣供應的時候阻礙血氧供應。與刺突蛋白相關的免疫和炎症因素,也可以造成血管周圍、動脈周圍的細胞、CD8和NK T細胞的浸潤。這些因素都可以降低冠狀動脈的血管擴張。

刺突蛋白的位置和作用,可進一步惡化向周圍和冠狀組織輸送血液的問題。從內皮表面突出的刺突蛋白與ACE-2受體對接,會產生湍流而不是層流現象,從而對血流產生不利影響。 隨著停滯的血液聚集,凝結會遍佈整個身體內。這種微凝結使血液變稠和流速緩慢,將進一步損害血液和氧氣送達到心臟和週邊的毛細血管床。因此,冠狀動脈的血流會受到高粘度的不利影響,這也是由刺突蛋白經由CD147誘發紅血球細胞粘附聚集造成的。結果導致心臟要承受更大的負擔,才能在動脈和毛細血管中推動比正常更粘稠的血液到器官。

上述機制對最佳血流造成了障礙,這必然會影響到所有接種了會生成刺突蛋白的COVID疫苗的個體。 因此,我們必須建議所有目前或將來有計劃從事體能運動的兒童或年輕人,避免接種任何COVID疫苗。

原文連結 https://pdmj.org/papers/Student_athletes_perform_worse_than_controls_following_COVID_vaccines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G-NEWS立場無關

校對/編輯/發稿:雲豹

更多資訊,更多關注

紐約香草山農場 GTV–香草山之聲

紐約香草山農場 GTV-MOS TALK香草山訪談

紐約香草山農場 Gettr

紐約香草山農場YouTube

歡迎加入紐約香草山農場 Discord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