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報導冬奧會的德國女記者,招到中共的跟蹤和監視

翻譯:zzballack
上傳:追著曙光跑

據《The News 24》1月17日報道,受疫情影響,德國公共廣播聯盟 (ARD)和德國電視二台(ZDF)將在德國美因茨市的一個聯合演播室裏報道北京冬奧會賽事。但它們仍然有駐華記者直接在北京進行報道。其中一位女記者塔瑪拉·安東尼(Tamara Anthony)在接受德國《焦點》周刊的采訪時,談到了她在中共國報道冬奧會所面臨的挑戰。

圖片來源:網路

《焦點》周刊問道:“在無國界記者組織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的2021年全球新聞自由指數排名中,中共國排在第177位。作爲一名記者,你在日常工作中的感受如何?”塔瑪拉·安東尼說:“很多人害怕接受我們的采訪,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爲很多人在接受采訪後,警察會給他們打電話或親自上門。如果他們說了一些批評的話,可能會帶來大麻煩,甚至入獄。‘尋釁滋事’是一種刑事犯罪,被(中共)專門用來對付那些持不同意見的人。所以我總是要考慮,接受采訪者的風險有多大,以及他們是否能夠估量接受采訪的後果。”

在問到是否受到恐嚇時,安東尼說:“我本人受到監視和跟蹤。很明顯,我們的手機被竊聽了。采訪對象經常被提前警告不要接受我們的采訪。在許多拍攝旅行中,一輛汽車一直在身後跟蹤我們。當我們想進行采訪時,這些‘看護人’就會介入。在酒店時,他們甚至就住在隔壁房間。在中共國,我們所有的拍攝日期都需得到政府的批准,然後才能和這些看護人一起進行采訪。”

在被問及疫情是否導致采訪變得困難時,安東尼回答說:“抗疫經常被用作禁止采訪的借口。比如我們想采訪奧運場館周邊的農民,警察就以此爲由阻止了我們的采訪。不管誰要通過哪條線路去滑雪場,也都必須登記。現在我已經能夠認出滑雪區的一些中共監察人員。他們在火車站等著我並整天跟著我,不讓我進行采訪。”

在談到如何與北京當局進行合作時,安東尼說:“在與誰合作上我們受到了嚴格控制。我們不允許直接雇用我們的中國員工。我們可以申請聘用,然後由中共外交部和國家安全部對聘用者進行審查篩選。如果此人被錄取,他們將受雇于中共外交部並借給我們。近年來,這個審查過程變得更爲嚴格和冗長。有一次,我只好帶著打印好的中文提問去采訪。在這種情況下,即使是手機上的翻譯應用程序也無濟于事,因爲涉及敏感采訪時,我不能隨身攜帶手機,否則會被定位。”

安東尼最後總結說,她目前還沒感受到北京有很濃厚的奧運氣氛,畢竟冬季運動在中共國並不是大衆運動。另外由于疫情,運動會將在封閉的區域內舉行,現場也不會有任何觀衆。在中共國,新聞、互聯網、甚至聊天直接交流都會被完全審查,也沒有公民社會,每個組織都必須接受中共的監督。所以在這個意義上說,奧運會與公衆沒有任何關系,它們只是政府(自娛自樂)的活動。

信息來源:“They were already waiting for me” – ARD woman unpacks before the Olympics in Beijing how she is being followed in China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首尔天池农场

韩国天池农场官方账号 1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