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共如何應對近在眼前的經濟雪崩?

作者: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丁過

yanming talks

中共國在加入WTO後,出口量和貿易順差逐年遞增,每年都獲得數千億美元外匯。由於緊盯美元,這些外匯又成了發行人民幣的錨,從此中共國進入了貨幣嚴重超發時期並一直延續至今。

資本泛濫和廉價勞動力成就了中共國的“世界工廠”,一度製造了令世界稱奇的虛假繁榮。

但近年來中共國的經濟疲態暴露無遺,去年8月初,全國31個省份發布了2021年上半年財政收支情況,僅上海市出現“財政盈餘”,其餘30個省份均存在收不抵支問題。

下麵的一組數據更能說明中共國已經敗絮其中:

經濟學家通常把M2(廣義貨幣供應量)增速超過名義GDP(貨幣GDP)增速的現象稱之為貨幣超發,中共濫發貨幣到底嚴重到什麼程度呢?

據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提供的數據,過去50年即1971年後,美元紙幣增長了21倍,美國經濟實際增長只有2.7倍,黃金存量只增長了1.1倍,美元則貶值高達97%。

而人民幣對美元的貶值幅度達50%以上,對黃金的貶值幅度更大。

中共國2020年末的M2餘額為218萬億元,與GDP之比為215%,而美國2020年的M2/GDP為91.6%,估計到明年中共國M2餘額將超過美國和歐盟的M2餘額之和,而美歐的GDP是中共國的近3倍,足見中共國貨幣濫發之嚴重程度。

其根源是中共各級政府嚴重依賴賣地收入以及房地產上下游產業稅收。

國有銀行將大量貨幣投入房地產市場抬高房價,長期吸血房奴,實際上是在執行中共的政治任務,億萬房奴是在為中共的邪惡又失敗的統治買單。

20年來的貨幣超發摧生了上億人的公務員隊伍,滋生了數不清的貪官污吏和裙帶白手套,同時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實際收入不斷下滑,甚至陷入生存困境。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最新發布的美國財富分佈情況報告顯示,截至2021年第二季度,收入最高的1%美國家庭總凈資產首次超過占總數60%的中等收入家庭的總凈資產。

這無疑是濫發貨幣的惡果,美國的基尼系數創下歷史新高,但中共國的真實基尼系數只會比美國更高,而貧富懸殊往往是社會動亂的主要根源。

為了轉移矛盾,近來中共以“共同富裕”的名義大肆搶劫富人,但解決不了因為大部分人返貧導致社會整體消費水平下降的問題。

由於製造業是唯一產生價值的部門,消費不足意味著企業開工率不足和稅收下滑,當存在有效需求不足的結構性問題時,就會出現資金空轉的情況,其結果必然是泡沫破裂,直接動搖中共的統治根基。

citynews

不會坐以待斃的中共在經濟上將釆取什麼具體措施呢?

去年12月初的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罕見對外表示:中國面臨需求收縮、供給沖擊、預期轉弱的三重壓力。

“需求收縮”除了指國內消費下降,還包括因為中共(新冠)疫情放緩國外工廠開工率回升、國外疫情補貼停止及通脹率上升等因素導致對中國商品需求的轉弱,在這樣的情況下資本只會逃離中國製造業。

但中共自去年上半年開始降準降息,其目的是由銀行向市場註入流動性。李迅雷認為,未來只要放水,無論是水往高處流(導致資產泡沫)還是水往低處流(導致通脹),都會帶來系統性風險。

“供給沖擊”包括中共(新冠)病毒破壞全球產業鏈造成的大宗商品供應短缺及價格上漲特別是能源危機的爆發,以及西方進行晶元封鎖對中共國工業體系的沖擊。

幾乎所有的中共媒體都宣稱“貨幣寬松周期沒有結束”,因為他們都十分清楚,面對全國普通發不出工資的局面,中共確實沒有更多的辦法,除了狂印鈔票,各地政府、央企國企只能瘋狂發債。

中共一直通過貶值人民幣爭奪國際商品市場份額,美國今年將有三次加息,中共肯定趁這個機會進行反向操作,通過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增加商品輸出,從而最大限度保住稅收和就業,另外通過貨幣貶值,可以減輕各個部門的還債壓力。

這個被囯內學者稱為“逆周期調控”的貨幣濫發,必然隨著中共財政的不斷惡化而朝惡性通脹演變。

在惡性通脹來臨時,中共將對生活必須品及糧食進行價格管控,就像之前對房產價格進行鎖定一樣。隨著各種商品票證的出現,中國人的消費水平及社會狀態將倒退回毛屠夫時代。

郭文貴先生在最近的大直播中指出,眾多投資者正在將投資從風險資產中撒出,即使管理上萬億美元資本的雷伊.達利奧等中共的白手套如何公開粉飾中共,都改變不了投資者對市場及中共的悲觀預期。而中國的民企及老百姓對中共不是失望而是絕望,怎麼可能有好的預期呢?

筆者堅定認為,世界決不會放棄對中共放毒罪責的追究,中共也知道總有一天全球聯軍肯定兵臨北京城下,因此習大神除了一手準備和朝鮮一樣閉關鎖國做皇帝之外,還會尋機發動戰爭,將國內外矛盾轉移到戰爭上。

參考:

李迅雷:2022年能否靠超預期舉措來扭轉“預期轉弱”

編輯/發文:Kent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