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期-金融稅務專題

汀蘭:請文尚給我們介紹一下區塊鏈以及數字化轉型,謝謝文尚。

文尚:我們今天要講的主題—數字化轉型。什麼是數字化轉型?其實就是從上個世紀40年代開始的信息科學技術革命,對實體、組織和個人帶來的一系列良性的改變。數字化轉型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其實就看這三點:第一是沒電變成有電了。之前的書是紙質的,也就是不用電的,現在變成電子書了,是有電的。這是一個轉型,是一個數字化的過程。第二是模擬的信號變成數字的信號。之前的磁帶、唱片,現在變成MP3、MP4或高清的藍光影像;第三是肉眼看得見的,變成屏幕上看得見的。類似於貨幣的數字化,包括NFT,比如你房產的契約或者你的數字貨幣,從紙鈔變成你在喜交所或各大央行、各個銀行的APP上,你能看到的一個數字。這三個就是比較具體的特徵。數字化的核心是我們這個世界的物質、信息還有能量,這三者綜合起來的東西。數字化轉型如果是一個體系的話,那麼它就是一個金字塔體系。首先是從個人的數字化開始的,80年代人們開始有了個人電腦, 90年代有了手機,到2000年的數字化手機。而組織的數字化轉型是建立在個人數字化轉型的基礎上,每個人數字化之後,才會有組織層面的數字化。所以各大企業、各大政府的轉型,要比個人慢,而最高層級就是整個社會的數字化轉型。

汀蘭:問一個小問題,從80年代到90年代,我們陸續都有了電腦和Internet,而對於數字化轉型最大的推動力是不是科技呢?還是有別的推動力?

文尚:這其實是一個綜合的結果,稍後我們有一個模型會詳細的講這個東西。科技的本身只是一個工具,我們製造或者說發明瞭這個工具,我們在使用這個工具的同時,也會改變我們自己的一些行為模式和思維方式。比如說現在數字化時代的年輕人,開始不再用紙質的名片了,國內大家都是分享我的朋友圈或微信。而國外現在年輕人都不加WhatsApp了,都加Instagram,先看你這個人的圈子是什麼樣的,就知道符不符合我的興趣了,社交的屬性都不一樣了。

科技的發生是有一定先後順序的,數字化的轉型也有一些前置條件。最開始是我們ICT科技的發展,集中爆發是在80年代前後,但發展的很慢,就是網際網路1.0;還有就是晶元技術,AI大數據和軟體業、服務業的興起。第二個階段是技術的普及和接受率,個人電腦終端、寬帶上網。還有一個就是黃賭毒這些,在接受科技進步方面是最好、最高的。有一句話說的挺有意思:如果一個新的科技連黃賭毒都不用的話,那這個科技肯定不會在社會中被發現出來。寬帶最開始的需求是什麼?是因為在網上有大量的需求去看線上色情,所以寬帶才會極速提升的。包括最早的電子商務,其實也是因為線上色情。90年代末,亞馬遜才剛剛出生,那時候已經有付費看色情圖片通過Visa信用卡來支付,它就相當於一個試金石。下一個我們講用戶群的培養。從2000年開始,70後、80後、90後,包括國外的人,都是從一個輕度在線到重度在線,其實我們已經進入了一個元宇宙的時代。下一個條件就是移動無線網際網路。從2007年喬布斯發布的第一代IPhone,到後面發展越來越快,智能手機、平板還有4G 、GPS定位。你隨時的移動,都會有很多基於Location-based Service你的位置的服務,比如滴滴、Uber以及一些在線約會的網站。

所有這些都會改變大眾對社會新結構的認可。最出名的就是個人的數字身份,可能十幾年前,Facebook是很多大學生交朋友或者跟朋友互動的一個方式。現在Facebook還有Instagram和WhatsApp,類似國內的微信、朋友圈;Twitter相對應國內就是微博。我們爆料革命體系裡,也有一個Personality notation,戰友們通過Discord、Gettr、GTV,進行相應的互動。我們每個人都隱藏在一個數字化的面具背後,你的真名叫什麼我們都不關心,我們關心的可能就是這個ID,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

汀蘭:關於用戶群的培養,記得我2010年後回國的時候,他們都說掃碼、掃碼,那陣子我還真沒有這個概念。當我第二次再回國的時候,就連我在街邊吃一碗餛飩的小攤,都在短短的一兩年內,迅速的加入了支付寶的二維碼收款,可以想像這個用戶群的成長之快。我覺得2000年以前這個腳步還是比較慢的,但是過了2000年,特別是2010年以後,無論你是在什麼群體,這個步伐都是飛速的。

computerworld

文尚:上一頁我們講的是個人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企業就更加巨集觀。這個大家一看就知道,最開始用數字化的就是OA(Office application),然後是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後來變成以服務為導向的軟體服務,像現在亞馬遜的雲服務,微軟的Azure。企業的管理模式發生了相應的改變,項目管理就應運而生了。包括後面的敏捷管理,還有去中心化的管理方式,大家瞭解下就行了。

這個圖就是幫助大家理解數字化轉型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這個聽起來是蠻抽象的,其實它的核心就是利用數字技術,比如現在的社交網路,還有萬物互聯,以及移動寬帶網際網路、AI大數據和區塊鏈技術,它都會點燃一根稻草,一個顛覆式的張力就會改變消費者和客戶的行為,帶來很多突破性的競爭並破除內捲。就像我們G系列的很多商業模式,它就是破除內捲,因為它走的是藍海的策略,而不是在現有的紅海裡競爭。然後會引發一系列的企業進行戰略性的數字化轉型,這些都是依托於數字化技術的。數字化它會賦能,會在各大企業的商業模式當中,發生極大的變化。在微信之前,你是通過紙鈔或者轉賬來付款,這種傳統的付款模式很慢。現在因為有了數據,有了相應的數字貨幣或者數字支付,所有的付款你都不需要用現金來操作,那麼就會出現很多新興的商業模式,比如Uber、美團。再比如Amazon、京東、淘寶提供的類似花唄的賒銷模式,就是電子商務的提供商、在線零售商,充當了類似銀行的角色。那麼相應的就會影響一系列結構的轉變,帶來一系列組織層面的障礙和慣性,從而產生一系列正面和負面的沖擊。如果企業或者個人能夠運用正面的沖擊,來提升自己的效率,並覆蓋它的負面的話,那麼這個企業就會在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存活下來;反之則會被消滅。就像數字貨幣這個潮流是不可阻擋的,如果還有人、還有公司拒絕用數字貨幣,或者跟這個潮流對抗的話,那麼將來肯定會粉身碎骨。

汀蘭:謝謝,我們通過講數字貨幣,能夠幫大家更好的理解,新型貨幣是一種潮流,跟整個世界環境、技術發展的現狀都息息相關,是不可逆轉的。我們G系列的發展,包括最近郭先生給我們介紹的各種情況,我們都明白這個世界未來的發展趨勢是怎樣的,也能夠看到我們G系列發展的前景一定是非常非常好的。現在回到我們的金融稅務板塊,相信很多觀眾都翹首以待共渡戰友的主持。這兩星期我們收到了很多觀眾、戰友們的留言和一些問題,我覺得非常有必要跟大家有一個互動。我們都只是義工,節目中所說的內容或建議,也僅僅只能代表個人的分享,所以我們完全不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也請您一定要根據自己的切實狀況,咨詢當地專業的律師、稅務師、會計師,讓他們給您做一個符合您實際情況的方案,這樣也是對您自己負責,非常感謝大家的理解。第一個問題,我們很多觀眾都對信托的建立,有很多很多的問題,想得到一些具體的建議。請共渡戰友跟我們講講,如果想建立信托,找專業人士應該從哪方面著手呢?

共渡彼岸:大家好,這段時間收到了好幾頁的留言和問題,留言問題都是互相有關聯的,絕大部分的問題我們在以前的節目裡面都有提到過。如果大家想深入瞭解,建議大家回看往期的內容。我們節目是在加拿大,所以法律法規也基本是以加拿大為標準。西方國家尤其是英聯邦國家的體制是基本相同,所以對澳洲、英國會非常適用,對美國絕大部分的情況也適用。我們做的這些節目,是為了讓大家瞭解我們有哪些權益?有哪些義務?然後我們在這些法律法規里,首先要知道的是什麼?只有我們做到了知法、守法以後,我們才知道如何去用,然後你才知道它會影響到什麼。我們在談論信托、遺產傳承或者控股公司的時候,尤其是信托下麵,在避稅天堂這些地方建立的控股公司或者離岸公司,應該已經到達了財務金融管理的最高層,它的復雜度也非常之高,需要用到各方面的專業知識也很多,同時伴隨的花費也是比較高的,也就是說準入門檻很高。而我們平時所獲得的知識,一般規模都比較小,大部分都是在營運公司的級別,這就是為什麼前幾期我盡可能的跟大家介紹營運公司和控股公司之間的差別。營運公司有許許多多的特色,在營運公司這一級裡面,做海外公司相對的比較多,但是達到控股公司的規模比較大,通常這些信息很難在公眾的媒體里看到,一般都是關著門,律師的團隊會直接和他們的客戶進行直接溝通。所以,信息一般在外面很難看到。如果有也僅知道大概是怎麼回事,但裡面怎麼運行運作很少能夠看到。

所以請大家理解在做的時候,不是說我註冊一個賬號、買一個股票的事情,尤其是進入私募裡面的復雜度,我這里所指的私募就是非在公共交易市場上的投資,包括了幾個人合起來做的,就是私人之間的投資。我不說這個募資,這裡面是有差別的,在KYC裡面有講到過。所以這里的幾個區域性我們要把他放開,我們大部分所接觸的是通過養老基金、互惠基金,這裡面所做的事情是單一買賣的股票。這些理財的理念已經在我們腦子里根深蒂固,我們會把這些來用到、想法都用到了現在的G系列裡面的投資,許多地方是不適合的。他裡面是私人的,不是公共的,是外面公開的投資。不像股票在外面你隨時就可以買,那裡面就有很多要求去做,區域、稅務居民、資產類、資產的多少都會受到監管,不同地方都有。在白皮書的介紹裡面也部分談到為什麼會有這些限制等等。這些都是今天我們再談這些話的前提,先和大家溝通一下。

practice

在這一頁上,我放了三個問題,把幾個戰友所提的問題跟大家一起探討一下。第一個問題是,想成立個人離岸公司GTV,可能是要持有GTV的股份,請問能否介紹一個律師事務所,最好是說普通話的,大牌的香港和台灣的分支機構。那麼,在這里第一個字就是說“想”,這里就是想成立、想是一個打算,通常在這個地方我們所說的一個“想”,我的理解會是這樣,就是說按照現有的狀況不變,我多了一樣東西要去做,所以,只有這一個因素在變。就是我有GTV,想做一個離岸公司,這件事情要做的,其他都不變。但是,你如果一旦說想要建這個公司,你就進入了一個新的地方,那麼整個情況你邊上所處的範圍的事情全都發生變化。你所接觸的人、稅務會計系統,你能不能去執行外面的那個區域性的管理法規在哪裡,都變化了,都和你現在情況變了、都和你現在的情況不同了。所以,想成立一個我們是去市場探討,但是,我們這里要明白,我們所面臨的情況已經不是現在邊上什麼事情都不動只有一件事情,按照現有的情況去做下麵一件事情。所以,這里我試著跟他分享我對“想”這個字是怎樣的理解。

能否介紹一位律師,“介紹”這裡面我們能夠做到的事情是,我們能夠說是介紹給你哪一個專業範圍。比如說你去介紹一個建立離岸公司這些類型的律師,你不會去找一個地產律師,你也不會簡單的去找一個商務律師,公司之間的糾紛這些律師,你也不會找一個勞工輸送裡面的律師。他的範圍是在哪裡?我們能夠說,他必須知道國際法、必須知道信托遺產的法律,這些法律要牽涉到你現在所在地,也就說你是這個國家的公民或者是稅務居民,你的所在地和你所要準備開的離岸公司在那邊的法律程規是怎麼回事。這就有兩個區域,那麼在這裡面他們要知道,他們有這些經驗有這些聯系和關系,他們知道怎麼去做,你要找一個這樣的律師。

至於要介紹出並提出具體是哪一個事務所或者哪一個人?這個我們就不能夠知道有這方面,你如果是去哪一個稅務天堂或者是去哪一個國家是要建立信托?像七哥講的荷蘭,那為什麼是荷蘭是不同的?為什麼荷蘭的信托它特別好?為什麼還有其他的一些加勒比海國家或者是巴哈馬?為什麼它會是相對的對於離岸公司,相對的比較適合?他有哪些優點?對於每個律師的事務所不同。在這一層,對於我們個人對這一方面瞭解的不多,直接去找一個律師或者是通過我們節目裡面去找,尤其是,我們是在加拿大,我們可能知道加拿大是有哪些律師事務所,但是如果要說是在香港和台灣,在哪個分支?哪個大牌?從我個人來講,我對這方面的信息就非常有限,所以,並不能完全知道。

在這里我能夠要考慮到的一個事情,就是說如果他們是講普通話的,在香港或者台灣建立的,他們如果是在這個具體的地方他已經能夠做建立這些公司或者信托了,那麼你就要想一下,他們建立這些從現在到這以前的多少年裡面、可能10年裡面,他們這些經驗是從哪裡來的?他們的客戶對象是誰?你作為一個G系列的投資者是不是他們的服務對象?已有的服務對象?所以這裡面需要考慮一下。下麵有相類似的,講到時候我再講一下為什麼。這個是我對這一個問題直接的回答,就是說,無論是普通話還是什麼大牌,對香港和台灣的,我們這里的信息非常有限,介紹的律師,我們只能介紹他的律師需要至少要在哪個方面,我們能夠跟大家分享這一點。至於哪個事務所?哪個人?我們在節目裡面不能和大家、沒辦法和大傢具體介紹。

尤其你是執牌的專業律師,你讓一個律師介紹另外一個律師,一般律師他不會給你介紹下麵一個律師,或者我的律師、會計師去介紹一個律師,他也不會直接介紹你一個律師。所以他們也受到了許多行規行業裡面的限制。所以請大家理解,許多的地方並不是說我知道這個人我就能告訴你去做。所以“介紹”這個字在這里,受的限制和責任是很大的,我們叫Reflow 。

汀蘭:不好意思,就是根據您剛才講的,我想梳理一下。因為,包括我收到的這些訊問,大家可能就是說找不到這個門道,我們都知道要找專業的律師,比如說我們年輕人如果要去找一個男朋友女朋友,我們可能是說我想找我的男朋友是比如身高、學歷、收入等等,我們都給個12345對不對。但現在就是說,大家不知道怎麼去列這個單子,去找這個適合的,像剛才說的找這種有資質的或者說有經驗的,比如我打算在荷蘭或BVl要找這麼一個。我們觀眾可能更希望能不能給一些建議,比如說我們怎麼去判斷對不對?那我應該去這個事務所內有半小時Consultation 的時間,我應該問一些什麼樣的問題?或是說怎麼能夠把我的這個要求Narrow down,要不然我就想找個律師,你這個太寬了沒法給你去找對不對?就是怎麼能夠幫助,看能否懂就說當地的包括BVl或荷蘭的,語言上很簡單,我當然想找一個會中文或者說廣東話等等,你看看還有沒有別的一些,如果用一個Checklist來講的話,找男朋友女朋友這種標準的話,你能不能再給我們突出幾條,讓我們的戰友們、觀眾們再去找適合他們的這個律師的時候,除了這兩點,我還應該考慮12345等等的Questions?

Lawyer monthly

共渡彼岸:好的。今天總共列了五個問題,我先把這五個問題過了以後再回過來。在五個問題回答的過程中會聯繫到剛才你提到的這幾點。然後,五個問題結束以後,我們回過來再看這個,再講的時候大家會更容易理解,與下麵幾個都有共同的地方,好嗎?剛才我講的上一個問題是“介紹”,在第二個問題裡面,有一個叫Legal Shared。這個公司是怎樣?其實這兩個“介紹”和問你知道這個嗎?可以找這個作信托公司嗎?在這里找律師靠譜嗎?這兩個“介紹”和第二個問題的整個問題是連在一起的。在這里的話,你所面臨的這個對象你要知道是誰?現在是這樣一個公司,Legal Shared。那麼在這個公司是什麼?他們是不是能做這些事情?

所以,一般你要去看這公司是乾嘛的,這個公司其實是一個會員制的法律服務的公司,法律服務它一般做的事非常普遍普通的業務,比較少會去做一個專門特別需要的,它每個月會收你幾十塊錢或者幾百塊錢。然後你可以詢問他多少時間的問題,給你出資料,但是你要去做某件事情,那麼他把一個項目就列出來了,找一個專門的律師給你做。像這一層的服務、像這一類型裡面有,還有一些許多Independent的就是單獨個人的公司,他們也會成立一個非常大的律師體系,他們在這裡面會介紹。你可以去看他的人、照片、他有哪些經驗,你也可能有半小時之內可以免費咨詢他。

你具體能夠知道他能乾嘛嗎?不知道。他大部分的情況如果有特別特別的大的地方,他說我不做這個,一般他都會說我能做。那麼這個時候就是你要去做決定,他能不能做到你要做的事情。他能不能做到你要做的事情那麼就是“靠譜”這個字。在靠譜以前,我們先講這里,在這里找律師,因為我不知道是指哪裡?是在加拿大嗎?還是你所在的國家?你在哪裡現在我不知道。那麼,我們就假設你在加拿大找一個律師,在加拿大找律師去辦海外的一個離岸公司,比較好你讓在加拿大的公司去那邊做,讓他來找那邊的公司替你建立,或者他已經有足夠的關系來建立這一層。比如說我們去那個大家有在問題裡面提到的BVl,我就拿BVl說。

它是一個避稅港,大家在那邊建公司的許許多多。遍地都有許許多多這樣公司,幾十家幾百家這樣的公司在做,你不知道哪家好,哪家能做什麼?你不知道你怎麼來查它?所以,這就變成一個你個人要去審視這件事情。我打個比方吧,你如果去天津吃狗不理包子,你可能進去以後那邊幾十家幾百家狗不理包子,都是狗不理包子,你知道哪一家狗不理包子是好、適合你?不知道。他都是這麼說,你是如何去審視。審查他的話來符合你的需要,這可能就是“靠譜”這個字。那“靠譜”這個字,每個人就可能就有不同的定義,他不會欺騙你這是最基本的一點。他的服務費怎樣?種類會怎樣?服務的質量是不是得到你的要求?這是不是都是你“靠譜”的定義,每個人的“靠譜”定義是不一樣的。還有一個“靠譜”的最基本的一點,他不要黑了你。你根本對那邊不熟悉,你讓他們建立了,建立的文件你可能也沒讀,他們的那些法律文件很大,每一點你能讀嗎?還是你需要你自己身邊的相信的律師去讀這個文件?而相信的律師他知不知道他上面所用的那個國家的那幾點每一條裡面的法律的規定是怎麼回事?如果你沒讀你簽了,那邊法律所說他可以拿走你所有的東西不需要告訴你,這文字裡面你都不懂,所以“靠譜”這個字如何來確認。如果那個公司說很靠譜,我收你2000塊錢就給你建一個公司,你這個公司的規模可能相對的普通還可以,如果說數目比較大他有沒有這個經驗?他是不是能做?這都是成為問題。所以這都是在靠譜裡面所要提到的這些。

所以從第一、第二點裡面來講,主要的事情就是如何來瞭解在那個律師事務所能做這些事情,能不能做?我們在這里所說的要非常謹慎,你自己有沒有這個能力去審視這個律師能夠做出的東西符合你的質量。現在講話的時候我想到,在去年“六四”慶祝的時候,七哥去試吃了,中午去那邊試吃,他吃了好多東西結果那天拉肚子。那天我看的時候我就是想真不應該這樣吃,七哥不需要吃這些東西,但是為了整個節目他去吃,他完全就是說Sacrifice自己犧牲了自己去試這件事情,他要來保證說他每一道菜是靠譜的,符合他的質量要求的。包括酒,他都在試喝。這些菜每一盤吃一塊那就不得了了。所以,“靠譜”這個字你怎麼來確保這件事情是能夠做好的,不光花時間、精力、知識,你要明白如何去做。這裡面講的第一和第二點的問題裡面說提到的。

Legal zoom

汀蘭:共渡,我能不能插一句,其實我覺得您剛才說了一個特別好的一個問題,就像我剛才問的,我們都知道如果是找男朋友、女朋友的話,我們很好的去識別對吧,比較好識別。但是當我們如何去判斷這個律師,我要找的這個是不是靠譜,說實話我們對這個靠譜其實也沒有一個特別明智的理解,因為這是局限於我們本身沒有這個專業的知識對不對。

我們再說找男朋友女朋友,我知道這個身高,基本上1米7或1米75,因為是跟我們生活息息相關的。但是到了律師這一塊,我覺得可能絕大部分的戰友像我們,包括許多都是草根的戰友,其實就是說不靠譜的時候,我們並沒有一個清楚的定義,靠譜就意味著身高是1米75、意味著他是一個沒有殘疾、意味著他就是一個年收入是多少,或者意味著他有一定的教育水平等等。其實,我們對這個靠譜,至少我自己覺得我們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對這個律師什麼樣才能說符合我們。比如我想建立一個離岸公司,控制我GTV的股票,或者是喜幣或者其他的G系列,我們並不知道靠譜是什麼?或者說我們怎麼能夠去衡量你給我推薦了一個律師,這個律師給我們做的這個是靠譜的、是信得過的、質量上是過關的。其實我們是沒有這種能力的,就是絕大部分的戰友我相信也都沒有這種能力,因為比較客觀的說。包括七哥打了那麼多的官司,我相信他律師也換了不少,也是在這個過程中發現,這個公司可能是他自己,那個質量並不是像他們所標榜的、律師行所標榜的這麼好,那麼要從一個行換到另外一個行等等。我覺得從我的角度來說,就是希望不管您在後面也給我們一個教育也好,給我們一個提醒也好,這個客戶我們怎麼能夠幫助我們自己,或者增加我們的這種能力能夠去判斷這是一個靠譜的。

當然,我相信因為您在前幾期也說過,如果我們抱團的話,比如說我們有幾十個戰友等等,我們人多是不是利於我們更好的識別一個靠譜的呢?或者是能夠幫我們找到一個可以代理我們的,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我們建房子的話我們可以找監理,幫我去把控這個房子的建造的過程。有沒有什麼可能性,就是說有一個第三方能夠幫助我們,找這種靠譜的。有沒有什麼小建議或者說您怎麼看待這些?謝謝共渡。

共渡彼岸:你提得非常好,這裡面一堆所有的,其中裡面剛才講的第一點的事情是,在第三個問題的第一點我要提到的,我先把這個放一下,先籠統的回答一下你剛才所講的。

第一個就是在上一期我介紹了一下具體職位的不同的人,第一個叫律師,律師是解釋法律的人。法官,他是判的人,律師不能判你,他告訴你根據這種情況法官可能會怎麼判,但是法官判的,律師去解釋的。那麼誰制定說有罪沒有罪,通常是有陪審團說了算,哪怕法官認為你有罪,陪審團說你沒罪一次通過,法官也沒法判。所以,知道每一個人之間的關系非常重要。所以在法院打官司的時候,如果需要陪審團,陪審團做最後決定你有沒有罪的。那麼在這里就是不是你認為你有沒有罪,而是他是如何來定的,然後法官來判的,這一層要知道。

我們看到,尤其在稅務前幾期裡面,我們有談到過,個人認為稅務應該是這樣的,但稅務的最終解釋權不在你手上,在加拿大稅務局。你可以請律師去跟稅務局上稅務法庭打官司。我們講過稅務法庭是聯邦法院的最高一層,所以它有單獨的法律,和軍事法律是平級的。所以不是說我們個人理解怎麼回事,是他們怎麼說,怎麼認為你的情況。所以 這一點是要非常具體,我們在這個基礎上,才能談下麵所要做的各種類型的事。 那麼你說到的⻛險是否靠譜,在這里先講一下外面比較普遍的、現有的避稅的方法和海外建立避稅港的一些方法。他們的做法大部分是合規的,但合規也很容易被黑。打個比方,這是比較普通的事情,也就是說你把財產,擁有權給了另外的實體,他管住了,他把那個權力給你讓你去做。但是你不擁有這部分,你只是有這個權力去做,他可以說你是唯一有這權力的人。

大概理念是這樣的,他可以設好幾層把這件事情做完。每一層符合相應的一段法律,但沒有一層可以符合所有的法律,所以他做了這些事情。打個比方,把這個變成一個實體。就是說你把你的財產,放進了某一個房間里的保險箱,這房子不是你的,保險箱也不是你的,保險箱不是你租的,也不是你擁有的。但是,你是唯一有這保險箱鑰匙的人,你的錢放在裡面,你可以用鑰匙隨時去打開把錢拿出來,你要多少拿多少,再把它關了,沒有任何人可以拿這筆錢,因為你是唯一有保險鑰匙的人。這件事挺靠譜吧,那麼下麵的事情,你怎麼能夠返回說,那一個給你租保險箱的人,他有問題了,他畢竟是保險箱的主人,他犯法了,或者他的設定有期限,用某些規定他可以動用,你的鑰匙可能就被換了,你的鑰匙就再也打不開了,你沒有擁有權。再或者保險箱所在的房子,他不通知你把房子給拆了,你能怎麼樣?這房子可以說成是一個國家,是一個島,都可以。你的控制權在哪裡?在法律上你根本就沒有什麼任何東⻄,你怎麼知道對方的律師給你設置的東⻄,他每一條都是完全符合你要的。

Physicians

在這一層上面, 在海外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尤其是在海外建立某些不謹慎的,建立了一些所謂的信托,或者海外離岸公司所面臨的各種問題,時常都有發生。所以,要知道裡面會有什麼,你不光知道要有好的事情,同時也有壞的事情會發生。這就是說,對我來說大家第一要註意的是,靠譜是你的東⻄,確切是你的東⻄嗎?得到了什麼樣的保障?這保障是能被確認的,這部分是非常重要。並且你所在的國家,所建立的這個信托的國家,他的法律是可以改的。然後改的時候,你是沒有什麼權利去爭論的,你可以離開,你離開的時候的代價是什麼,這都是需要考慮的。因為這已經到達了整個金融財務裡面的最高層,不是會這麼容易,這也是為什麼特別一些堅固的國家,英聯邦的國家,他們所付出的代價是非常之高的。這個是講的⻛險這方面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和下麵幾個連起來我再講。剛才你講的這個例子,是非常好的。你說的是談朋友,找對象。因為男女朋友有幾個特別的地方,這是個普遍的現象,大家都是。而不是說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人有這樣的機會去做,那麼他所做的事情,你就不知道了。那麼普遍的現象,大家都有這個知識,他能夠告訴你他基本的標準,即使這樣還是有許多問題, 離婚率還是有50%,所以,這個是大家都普遍的,有知識的地方,但是回到所有要做的事裡面,就是我們要知道,你做任何事情的目的所在,所以如果我們看第3個問題的話,他上面提到想註冊BVI公司,應該如何進行、如何選擇。我們要說的是,要從你的目的開始。你的目的是什麼?多問幾個為什麼有這個目的,這個非常重要。主持我可以來問你,我們可以打一個比方來問:汀蘭,聽說你想在海外BVI建立一個離岸公司,你能告訴我為什麼要建立嗎?

汀蘭:因為我是在加拿大,我現在想投資一個公司,他們跟我講了我不可以,因為一些法律法規的要求。所以我想成立一個那邊的公司。我現在覺得可能是BVI,因為我就知道這個地方。所以,如果我投了一個公司,比如我在當地找個律師幫我建了一個公司。那麼我把錢打到公司賬上,讓公司去買這個股票也好,投資也好。我人在這邊,公司在那邊,直接請人管理,但是,我會擔心這樣遠程操作,會不會給人騙走公司資產?

共渡彼岸:如果我的問題是你為什麼要到BVI建個公司?你的告訴我的是,你在海外建立一個公司。

汀蘭:因為我聽人講在BVI建立公司,如果公司有收益可以避稅,可以省錢。

共渡彼岸:所以你在BVI建立公司的目的是為了不用上稅,省下稅這部分是嗎?

汀蘭:這是第一,第二它可以合法的通過KYC,開賬戶,可以進來。

共渡彼岸:KYC開賬戶的時候,是特別指的是喜交易所的事情,一旦喜交易所能夠允許美加日能做了,這就不是一個問題。對你最吸引力最大的是可以不用上稅,這邊是零稅收。那麼零稅收對你的意義有多重要?

汀蘭:我是在想,如果我的收益少了,可能我也在尋找這個平衡點。因為我記得有一期你講過就是如果是在20萬之內,不如拿到加拿大。我也覺得這個是很合理的一個建議,但是我覺得G系列帶來收益不止這些,所以我覺得有這個必要的嘗試。但也不是 100%的確認這是一個好的想法。

共渡彼岸:我問的問題是不上稅零稅收的情況,對你有什麼重要性?

汀蘭:因為如果要是上稅的話呢,我擔心加拿大的稅務局會有一些問題。所以我想把它放到離岸的公司,也許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當然可能我提出這個問題不是很合適,我對這方面的法律法規也不是很瞭解。主要是我們絕大部分的戰友,沒有考慮清楚,如果是為了避稅的話,能夠省多大的稅,第二也沒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如果把公司進到那邊的話,公司被拐跑的可能性會不會很高?

共渡彼岸:我們現在在談著目的。所以你說了很多你所擔心的問題,為什麼要去做這些事情。但我看到的重要性只有一個,想省稅,想合理避稅,這是你要去那邊開公司的重要性。那麼如果你能合理避稅,省了稅以後,對你有什麼重要性?

Empathy

汀蘭:中國人傳統來講就是能省一分是一分,我覺得這跟我們傳統的思維有關系。然後再有一個,我們也希望以後如果加拿大還是在這種高壓的政策下,這個萬稅之國的情況,這個稅只能越來越高,不可能越來越低的。所以與我們越發的重要,就是從安全性,財產的安全性,人生的安全性,我覺得考量的因素在這里。

共渡彼岸:就是說,第一部分所說的,加拿大稅收很高,很多的人說加拿大是一個高稅收的國家,這個國家不願意付這部分的稅。到你主要的回答是在第一部分,就是說省稅目的是為了符合理念,省一分是一分,滿足了你的理念的需要,這是你省稅的目的。那滿足你的理念的,相信所做事情,做到了這一層的重要性是什麼?你為什麼不願意把這個錢給政府?

汀蘭:因為我對政府很失望。如果要是說我們20多年之前到加拿大的時候,我願意付這個稅,但是現在我不願意。

共渡彼岸:你不願意付這個稅,滿足你心理上的滿足感,這是所有合理避稅的主要的原因。 對你的重要性,我同時在屏幕上看到了戰友們的一些回答:每個人都不願意把收入交給政府吧? 不交給政府他是有原因的,就汀蘭他講以前願意。50年代大家在市中心停⻋,願意付錢,但是現在大家都不願意去付這個錢,原因動機起因變了。收來的錢變成是政府的員工的獎金,而不是為了能夠維持市中心的交通便利,所以不同。也有戰友回答說:省下的錢可以讓自己的生活過的更好,好讓子孫有一個更安全的未來。

汀蘭:其實我覺得這些都是代表我們普通的益處,確確實實的話。我們跟當地的居⺠也有過交流,我們願意把我的收入的一部分反饋給社會,因為我們知道政府的收入來源,是支持我們城市的建設。但是現在我們看到的是,政府把我們的每個納稅人我們最低要付26.5%, 最高45%還多一些。我們知道,現在拿著這些錢,政府都用它做什麼? 都在使勁的印鈔票,而我們真正需要幫助的家庭,得到政府的支持是什麼? 這就是一個很殘酷的現實。那我們還不如說,我省下來的可以做一個慈善機構,回饋給我們的社區和周圍的人。

共渡彼岸:關於稅務上的事情,我們有過一個比方,這是在5月份的節目裡面有專⻔講到過生金蛋的鵝,鵝吃東⻄很多,飼料和經濟和金鵝蛋之間的關系。 這是講稅務和整個系統之間關系的問題,所以如果大家感興趣可以去看那幾期的節目。我下麵把這個問題再往下問一次,但你不用回答。就說我們大家普遍的,能夠看到的是兩種情況。就是說,任何的錢掌握在我們自己手裡,要比交上去的稅,給政府變成了欺壓我們的資本,變成了買打毒針的錢等等。然後我們多餘的錢,可以直接傳給我們的子孫,有一個更安全的未來。那麼如果你把這個錢轉給你的子孫,有一個更安全的未來, 對你的重要性是什麼?

這個問題的回答會是你建立海外公司信托的目的,每個人的回答都是不同,可能還需要給三到四個問題才能回到真正的答案,但是這個問題留給每個戰友去思考。一定要知道目的,從目的開始,多問幾個為什麼? 然後來去做,所有這些事情去做的時候,是需要由律師去做,有專職的公司去做,不是專業的公司。非常重要的差別,大家認為去做這個行業的人都是專業的,我們對專業這個字有一個理解,他們能夠提供高質量,能夠為客戶著想的公司,其實這已經是一個很奢侈的要求了。那麼我們只能說,它只是在這里是專⻔做這件事情,對我們是去找一個專職的公司去做。你有好的律師的團隊,你有好的管理團隊去做這件事情,你就可以把這件事情給做下去。所以,你做這個營運公司,做那個目的開始,如何做如何選擇,一旦目的明確,下麵會是水到渠成。前面我第一個強調放大的BVI公司能不能註冊喜交所和這些?答案是可以。在喜交所的白皮書 有專⻔的提到過,關於1933年的這些法律上的事情,我也專⻔提了這個字但沒有更深的往下走, 就是他提出的是一個Nature person自然人。所以,如果是非自然人,在美國的非自然人,加拿大的非自然人也不一定是不可以在喜交所註冊。這個具體的做法不是我們每個人能夠單獨去做,那麼這個時候就需要有律師替你去完成。你回頭去BVI、百慕大的公司、香港的公司都可以去做,所以這里提到的問題是Yes,可以的。

The start

對於註冊營運公司和團體,除非有那邊的律師知道你所在地區的法律讓他們來做,不然的話由這里的律師去運用那邊的專職公司去做情況要好得多。因為這個律師對你負責,公司或團體他們要對律師負責,他們能夠去全權執行這件事情要比你單獨去執行要考慮得好。但是你同時要記住這部分花費就不是你直接去做了,你請了這里的專業律師並且這一行里的律師去做。那麼下麵的問題是BVI的營運公司及管理團隊,這是個很大的問題。並不是所有的營運公司都符合BVI的零稅率,這一點在近幾年是有變化的。你需要那邊的律師和那邊替你運作的那批人要知道法律文件變了,你需要做哪些東西才能符合這一變化。所以在這里提示一下,是不是營運公司,是不是要建營運公司還是控股公司還是哪個類型的公司,在BVI的部分要考慮,同樣的這件事情在其他的地方也是要考慮的。

在營運公司里還有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就是你要知道你所在的國家的稅法如何來看待你所建立的那個離岸公司的公司稅法。到目前為止BVI公司在加拿大的稅務局裡面會被看成是和加拿大的公司一模一樣,BVI是收你零稅率,但是加拿大人就按照加拿大的海外公司的稅率收稅,零稅率在現在這個結構情況下是不存在。可能對其他國家是存在的,但對加拿大不存在。所以加拿大的一些營運公司在離岸公司裡面不是首選,它不能做到零稅率,但是可以做到低稅率。所以這里專門提出一下,可以通過某些結構去做,但是你如果直接去控制這些營運公司,那麼在BVI是有問題的。

接下去是管理團隊,你在BVI能找到怎樣的人來做公司的管理團隊,他們有沒有這些人力資源,這會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問題。這些問題直接關繫到你這個公司是不是能被認為是零稅率的公司。公司的規模大小、人數、運作資本的多少都有關系, 對此要非常非常的謹慎。

在下麵High light的部分就是:戰友中是否有這樣專業的人士或公司可以按正常商業公司運作模式承接這個業務?那可能是相對最安全的一個,是最佳的選擇。戰友們知道我們所面臨的整個G系列和喜幣發展的規模,戰友都是作為一個主人的位置去做這件事情。如果戰友中有這樣的專業律師人員,懂得這方面的業務的,希望能夠聯系農場且能夠給戰友們分享,這對每一個人是非常有益的。

關於每年2000塊錢維護運作費用需要確認幾點:有哪些花費包括在這2000塊錢裡面,哪些不包括?哪些需要應急花費的?如果退出關閉公司會怎樣?這些都是需要考慮的。一兩千可能只是入場費,後面有一堆的東西都不在裡面,所謂進來容易。但結果怎樣,你的時間如果被耽擱了會怎樣?這是一個需要非常謹慎的部分。

今後三年財富的增值為建立家族信托基金打好基礎。建立家族基金通常是你會把你這一生用不完的錢放在家族基金至少傳下麵兩代。這是一個長期規劃的事,不是趕快做先做了再說的事情。做有做的代價,不做有不做的代價。只要明白這點,謹慎的考慮過了就可以去做。詳細的講解這個是非常非常難的,因為我們面對具體的問題才會有具體的方案。你哪怕去讀法律的都是一個個案例給大家分析,這個題怎麼做方法也可以不同,每個人做的方法也不同,很難做到一個普遍性的做法。他可能要達到什麼目的,但是設計的方案很可能不同。例如現在大家所想到的是A,我們盡可能把稅降低,但是稅低的的地方並不一定會很好的做到能夠保護住你的資產。如果被人盜了怎麼辦?你的資產損失會怎麼樣?遺產真正之間的傳承會怎麼樣?等等。

你在美國和加拿大所選保住資產的地方可能會不同。要根據你這個地方有哪些是國家非常嚴謹的被測試過的的確能保護資產的。你的主要保護目的在哪一層,如果想要每一面都要有這是非常非常困難的。有些地方像中東的一些國家,它必須是里邊的居民有51%或者是一半的擁有權,另外一半才是你的等系列。

Nouvelle

接下去是BVI信賴的公司,信賴是非常之難的。Lawstrust這家公司是不是值得信賴我不知道,它可能是那邊其中的某一個公司,在那邊做宣傳廣告。可能是一個信譽比較好的,那邊有沒有一個衡量標準不知道。可能公司規模相對比較小的實體還能運作, 規模相對比較大的話,如果有一定數目的喜幣,在幾年以後的數字或者現在的數字相對比較大的話,你是不是信賴他們能做這件事情?就算你找一個專業人士你至少問兩到三個有一定資歷的人,聽他們的介紹是怎麼回事,找到他們說他們認為好的,至少對他們不是負面的,如果負面的那就不用看了。在加拿大就有很多是Best Business Bureau,BBB。BBB就有一個衡量,即使是BBB的A +也並不一定對你是適合的。他們也不是全都是五分的評估,也只有三分四分的評估,但他們被評為A +。所以BBB裡面已經是相當好了,對你是不是值得信賴是根據你具體的情況來說。如何來鑒別,這是個非常龐大的問題。你把目的搞清了,然後你所有的鑒別從這個目的開始。有些東西你不需要去鑒別,因為這對你沒用,所以你要把這個標準列出你才能做到這一層。

汀蘭:我就是想跟我們的戰友說,當我們要向這些專業的律師、會計師等等咨詢時,共渡戰友反反復復說你要知道你想要什麼。很正確,因為我們最後都是根據這個結果來對比。

比如說我們現在第一就是資產一定要安全。如果你認為合理的避稅省稅比這個資產安全還重要,那你就應該跟律師,會計師講清楚。我第一要求去省稅,零稅率,你給我去找一個建立一個什麼公司的話就是零稅率。就是說你要知道你想要什麼。

你也可以說我第一個是資產安全,第二個是省稅,第三個我想盡可能地傳給我的孩子。讓我的孩子在得到這個資產的時候不再需要上稅。當你明白你要什麼,你再去跟律師或會計師進行半小時免費對談,你可以有針對性的去問他,讓他回答。你可以自己去考核一下,識別一下你覺得這個律師他有這個資格或資歷幫你做到你想要的。對找到的這個律師他也可以要求他提出來有些證據比如說他完成了多少個Case,替多少個客戶做了這類事情,你是可以要求他給你證明他有這個能力給你達到這個目的。

非常感謝共渡一點一點的讓我們扭轉這種觀念,讓我們中國人勤儉持家的舊觀念能夠稍微跟西方有一個很好的一個融合,能夠真正的達到於我們有益的這個目的。

希望我們的觀眾戰友們可以回看我們共渡戰友講解的這些問題,想一想怎能讓我們做的這些事情,委托的專業的人士是我們真心想要的,而於我們是有幫助的。盡管他們可能說他們都是西方律師,英法系的等等,他肯定能夠保證安全,但是他們這個“假設”又從哪裡來的呢?。

我看有觀眾問主持人你們想不想要把這個錢拿給政府?很簡單,我自己的話我希望我上的這個稅是有益於我們這個Community,有益於提高我們的醫療,有益於提高我們的社會安全,有益於幫助那些在貧困線掙扎的人,有益於幫助那些上大學但是沒有錢的孩子們實現他們的夢想。

Worlds largest

這是我願意,所有應該要付的稅,因為這是我作為一個自然人對這個社會的一個真正的回饋。包括我們新中國聯邦人都願意拿出來我們的全部,因為我們願意看到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新中國聯邦是一個民主、自強、富裕的,充滿愛的公平的一個新社會。

共渡彼岸:非常好!我這裡加一點,就是說錢留在政府還是留給自己的家人,我們在遺產傳承裡面講得非常清楚,為什麼要傳給孩子們和傳給隔壁的老王之間的不同。

同時我們以前也談到了加拿大稅務的開始,在一九一幾年的一戰以前加拿大沒有稅。稅是怎麼啟動的?當然整個國家的運作,政府的運作是需要錢的,那以前是怎麼做的?政府有印刷錢的權利,它不收稅。保持了印錢的權利同時又開始加稅,政府不產生任何東西,然後不停的花錢,變成了職業的政治人物。不停地滾,整個稅務的本質開始發生了變化,這也就是後面提到的財富稅為什麼對富人的沖擊和對整個社會的沖擊會非常之大。所以錢是在政府手上還是在自己的手上才更有能力?當然在自己的手上。按照你的意願去做,整個大部分的意願就成為社會的意願,這就是我們做的。但是現在整個政府可以說是被腐化,所以才有今天我們大家不願意去做的事情。這個是我做的補充。

我們第四點的問題是最近大家比較關心的,我稍微仔細的講一下這方面的事情。第四個問題主要是講打算投資數字銀行一萬到十萬美元的,說要加拿大會計師出具的Accredited Investor證明,有什麼建議或者有什麼模板?這個問題提得比較廣泛,但裡面牽涉到好幾個特別的地方我們需要明確。也就是說這里所說的其實是需要KYC的新信息。在這里’Know Your Custom’或者’Know Your Client’瞭解你的客戶,那麼這是有一個投資基金公司按照他所在地所要求的一個定義。每一個經紀公司的KYC是可以不同的,大致相同但是它有不同的特點,所以一樣的人或者機構能夠出什麼證明完全取決於收這個KYC的公司。也就是說他們要給出一個完整的單子說這些信息和機構是合法合理的。比如說不是每一個人的稅務都是有會計師做的,稅務可以是自己做的。那麼認證你的收入的,下麵有總資產230萬加幣,連續兩年每年收入25萬。那麼這個數字不是加拿大的,至少不是安省的。安省的要求不是這樣的,是澳大利亞的。

我們說最後一個25萬加幣,每年稅前的收入250萬加幣,這應該通過稅務局的退稅單是能夠確定的,不需要會計師來做。在加拿大是總資產或者兩年稅前收入,不是“和”,是“或者”。然後每年的收入25萬是個人的還是家庭的,在加拿大有個人和家庭的兩個“或”,個人或家庭數字是不一樣的。個人20萬家庭30萬,是不同的。總資產哪一些是符合這230萬還是都可以算?我的一輛自行車是否可以加進去?這都是有定義的。是投資資產還是凈資產?這裡面沒有解釋清楚,我不能知道他的要求。

所以要看到KYC提的要求,每一欄有專門一個說明哪些東西可以出,有什麼資格的人去做。會計師如果是給你報稅的當然可以,要不然就只能做一個認證,而這個認證他們是否接受?會計師的資格是不是還需要被認證?是否需要去大使館重新蓋章還是去外交部蓋章?這一點我們不清楚就是誰能夠出這個東西,不一定是律師。如果是總資產,那麼資產是什麼類型?什麼類型需要有哪些?只需要講明賬戶還是必須證明整個來源?許多地方只要你報了並能夠合理解釋清楚,而有的地方你要提供所有東西的來源,我給你查一遍。所以這方面差異很大。但是沒有完整的KYC,核對KYC的要求沒有明確定義,就會形成一個很長的拖延,因為每個人情況都是不同的。如果定義明確之後, KYC表是機構成立只是確定的,不是單獨另外改一份出來。

如果他們專門為一個產品設計出一個,那也已經是經過他們的監管決定了,所以只要符合就可以了。如果是在澳大利亞我們需要澳大利亞出一份這樣的東西就可以去做了。對於符合Accredited Investor認可的投資人的要求是按照澳大利亞的標準,還是按照所在國加拿大或美國的要求?這個定義就要告訴我們。我相信應該是按照澳大利亞的要求。那麼如果這個時候你還要折算一個外匯折算律,澳元突然漲了很多人就不符合標準了。所有這些都需要非常明確才能知道我們要做什麼。至於模板,一旦知道KYC公司所提出的要求,是可以為加拿大戰友專門設計一套如何來回答這些KYC要求的模板,或者是通過一些Q&A可以把這些問題解決。但是這里所說的他只收Accredited Investor 認可投資人才可以做投資,無論他的投資規模是多少,哪怕是1塊或者是10萬塊或者更高,他必須是符合認可投資人的要求。這是我對整個問題的幾個解釋,汀蘭你有什麼問題?

汀蘭:聯盟公告說數字銀行取消了10萬以下的投資,要10萬美金以上的才可以投資。如果戰友要投資到基金里,他們需要是符合KYC要求認可的投資人,還要找專業人士去做認證。戰友們要拿著KYC要求去找律師註冊會計師等專業人士,他們才能做出滿足要求的Certificate。在加拿大有沒有這種情況需要投資人出這個Certificate, 戰友們不理解KYC為什麼要求那麼高,不相信我提供工作工資收入證明,還需要再提供第三方的證明。

Next avenue

共渡彼岸:聯盟取消10萬以下投資,我覺得主要原因是數額太小會引起很多工作量,非常多麻煩,接收方可能會改變。在加拿大KYC對不同投資級別投資人的要求分三層:

1. 認可投資人一般是高凈值高收入的投資人,他的投資沒有限制,只要達到他的資產比例就可以進行投資。每個地區、每個產品、每個經紀公司定的比例都不同,非常靈活,他可以過濾哪些人可以進哪些人不可以進。這是私募經濟中很普遍的,原因是為了保護投資者的利益。 因為所有非上市交易的投資都被認為是高風險投資,政府是為了保護大眾,高風險投資只適合於你能夠損失這筆資金不影響你生活的人。如果你家庭總資產15萬,你拿5萬去投資,背著50萬房貸,你的家庭收入6、7萬,這個時候5萬的損失對你的家庭是很難承受的,所以為了保護大眾的利益可以把這些可能有高回報的給拒絕了。這是在1933年的時候建立的,只有富有的人才可以投資高風險高回報的產品。美國債券是高風險嗎?只有Credit被認可的人才可以投資高利率的美國債券,這的確有保護大眾的成分。如果你勉強去做了,這就是我在今天的節目剛開始時所提到的,如果只是在上市公司裡面投資所做過的事情的理念,你帶著這所有的理念和觀點去考慮如何投資G系列, 是沒有辦法完成的,你做不了的。這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至少現在這個程度上是完全不同的做法,不同的理念,不同的要求。

2. Eligible Investor 被允許的人,他的上限是10萬,不能夠超過10萬,無論他的資產有多接近這里的200多萬,他都不可以超過。當然每一個方面都有特例,並不是一刀切的,特例需要有特別的要求特別的審查過程才可以在監管局通過。

3.  屬於不符合規定的,上限在安省是1萬。最多只能投資1萬。產品提供商在這里是數字銀行,數字銀行願意接受不符合標準的人,他就要準備1~10000之間的投資客戶,那麼他面臨可能是成千上萬的人。對於數字銀行,任何銀行的投資要求都是非常高的,10萬應該說是相當相當低的。這是七哥給我們每個人的一個機會,所以他的要求是很高的。最低層不符合要求的在私募裡面是可以的,但是一般投資公司不會把這一層放在裡面,因為代價實在太高。中間層的符合要求的是可以做的,那麼他的上限是10萬,這是在安省可以做的。具體要求你可以去加拿大安省的監管機構公共資料中可以查詢。

加拿大總資產500萬,流動資產100萬就符合Accredited Investor,但有上限,每個這樣的投資可以投多少。通常要求是你提供最基本的證明,至少要告訴他你的投資在哪裡,在哪個交易經紀公司。在第一步你不一定要提供賬號,因為數目相對還比較小在幾十萬之間,一般他要求你是加拿大公民,你有多少收入,看到你其他的投資有多少在股票,多少在債券多少在基金,大概就知道了。那麼有一個衡量的標準出來說這是可以的,根據你的投資經驗,而不是說謹慎得一分錢都不能損失的,那他立即就把你停掉了。因為它是高風險,必須是高風險的投資者,必須是增值性的投資者,必須有一定的投資經驗,必須能夠讀懂它的招股書。那麼經紀公司就會提出這個要求來衡量你是不是符合,他認為你不符合就可以說不,你不能向他提條件。他提出多少管理費, 2%,3%,他收你最後分紅是多少,你同意就做,不同意就不做。你可以不做,但是沒有Negotiation的餘地,除非你是他們主要投資者。從資產數字上有這個規定,如果這數字相對比較高了。比如他在某一個產品里投資了200萬,那他的總資產會是上千萬,這時他要你能夠證明你的這些資產在哪裡,還要看你的債務在哪裡。

查得最細的就是你要證明這200萬從哪裡來,他需要跟蹤,關於證明他一般會有要求這些證明從哪裡來,比如收入的證明,最好的個人收入證明是稅務局的退稅單和稅務局的報稅表,兩個合在一起是最完整的。如果是公司,你最好給他Audited Financial Statement。如果不是,你要把T2給他。這是這一層的要求。那麼至於會計師,他不能認證自己的東西的,那麼是否需要Notary公證或律師,或需要大使館公證,一般的情況下還都沒到這個地步。關於海外資產的認證,他如何來確認這部分。你說了你有,如何確認?他要提供這些信息,最大的問題是語言問題,你要有什麼樣的機構來認證你這個東西是原版正確的。在加拿大,我個人所遇到過的問題是我自己的名字由於是英文的,這里只認英文的,在我的卡片上要印中文,把英文翻成中文就必須由指定的翻譯公司寫,哪怕是我自己的名字,不然是不能夠通過合規的。所以在這部分比較大的困難的是證明你的東西,和有翻譯的文件來達到這個要求,還要證明你的錢的確在,不是來了以後就會走的。這些事情如果我們早期離開中國來到西方國家,尤其是80年代、90年代初期都會遇到讓你證明一些經濟情況。你不能借錢過來做,他需要看你長期的一致性。這些是在加拿大做需要做的事。

Realtor

汀蘭:共渡你有沒有看到過這些基金真的要求潛在投資者出這麼一個證明,憑您的經驗。

共渡彼岸:我有看到過他們對你提到的投資,在哪裡有什麼投資,在哪個銀行賬號有多少錢。他要你出具兩到三個月的Statement,證明的錢是你的。這個數字這個比例非常接近或者超過了他所規定的範圍,但是還在允許範圍內,他規定的第一層的線他就可以要求。比如你一個23歲的人手上有600萬的資產,那他就很合理的要求你給我看一下這資產在哪裡?是否在你的名下?他認為在大部分情況下不可能。如果你提了三千萬的資產,那麼三千萬在哪裡?有多少在加拿大多少不在加拿大?但是如果三千萬只投資200萬,他一般還不至於,只要提供到1000萬以上他就不會再來追,但如果三千萬投資1000萬,他就要來問你了。這不光是經紀公司要做,主要是監管局,監管局要看所有的東西,所以會他對每一個投資的人要求很嚴。如果一旦被檢查,很可能是一堆甚至全部每一份都要檢查,那麼這個經紀公司所面臨的是所有的Auditing,那這個公司基本上就停業給他查了,沒有收入,完全是花費,做這件事情業務又不能運行,所以一般不願意進入,他們寧可花更多的時間來符合監管的要求。

汀蘭:還有一個小問題,如果資料存在虛假成分,後果會是什麼?

共渡彼岸:有一些是合情合理的錯誤,比如說數目沒有對上,但有一些是故意做的錯誤,比如說換了名字,這種他不至於去給你備案,但他可以選擇拒絕你,這樣的話前面所做的工作努力就都沒有了,在整個過程中只有KYC通過了,他們才會接受你的轉款,KYC沒有通過他不會收你的錢。

汀蘭:有戰友問:他們KYC已經通過了,但是在後續入金的過程中還是受到了喜交所的詢問,那就意味著盡管我們的KYC過了,但他還是管我們資金的合法性嗎?這個您是怎麼看的?

共渡彼岸:你提的這個現象和現在具體的數字銀行投資是兩件不同的事情,數字銀行投資它是你要投多少,然後就看這筆已經是先前知道了的錢,喜交所就跟銀行賬號一樣了,你開銀行賬號的KYC通過的要求是不同的,因為喜交所的做法跟具體一個產品的做法是不同的,它所要的是你有這些經濟來源、沒有洗錢、是正常稅務居民,和你的收入是多少?他給你做一個比例,你有多少投資,他大概就知道。你平時存個10萬塊錢,你轉10萬塊錢沒有問題,但如果你突然轉了150萬進去,他就會問你錢來源,不然他就承受了洗錢的風險。你可以說你去了賭場,那賭場有沒有證明你去過?當你的數字超出你平時的範圍,比如你寫了是200萬資產,結果你轉來500萬,他就有權利問你怎麼回事。轉錢的時候,有不同級別的銀行。轉錢的時候最好到你在所在的國家最高一級的直接和美元掛鉤的銀行去轉,比如加拿大的五大銀行,他們在美國直接能夠兌現支票,與其掛鉤的也必須是美國的幾大銀行,如果去了小型的銀行、二級銀行或網上銀行,這筆錢必須還要通過一個大銀行再轉,很繁瑣,還有一個數目問題,比如Western Union對數目就有限制。

汀蘭:戰友們經常交流轉款遇到的小挫折,所以如果能夠正確的理解挫折出現的原因的話,我們就能夠更耐心的去配合喜交所去解決問題。

kongartspace

共渡彼岸:我把第五個問題回答一下,這個問題的答案在遺囑信托、生前信托和加拿大的萬稅之國這三個合起來就已經有答案了,這個問題是一個比較完整的一個Case。說某人是加拿大的稅務居民,他想以後要移居到其他國家去了,可能是回老家這些,要變成加拿大的非稅務居民,那麼他現在考慮把投資的喜幣和GTV的股份轉去現在的管理公司,受益人是她的孩子,剩餘的情況跟上面的這一段一樣。

第一個就是,稅務居民變成非稅務居民的那個時候,這個很重要,在那個時候,我們知道在加拿大的任何一個稅務居民,如果一旦成為非稅務居民,如果是永久性的離開,在這個時候你所有的資產是屬於Deemed Deposition,相當於你是賣了,那麼這時候的折價所產生的稅務是要付的。這部分的資產是全球性的,不光是在加拿大,比如你把海外資產賣了也是要在加拿大上稅的,上稅的情況是一模一樣的,只是把所有的東西在這一年裡面完成,也就是我們以前所提到的離境稅。一個富有的人從一個國家移民到這里,等你離開的時候稅就不得了,因為你在以前的國家裡面的資產也增值了,這是加拿大收稅的要求,哪怕你不把你的資產賣了,都是要付稅的。所以最好放在專職公司管理家族信托,這個公司是什麼類型?它有什麼資質來進行管理?還是你的家族信托有你信得過的一個人來進行管理?這個在生前信托和遺產信托裡面都有講過,那個Trustee怎麼來選擇,所以並不是說一個專業管理公司就可以管理信托,管理信托他只是Trustee,信托下麵可以有好多公司,所以如果資產大的話你可以建立不同的運營公司和控股公司,他們是由董事會來進行管理,並不是Trustee來管理所有公司的運行,Trustee只是管理著信托收入的錢如何分給收益人,受益人在這里是自己和孩子。這里比較普通的是生前信托,而不是家族信托,家族信托會考慮到自己的兒子、孫子、孫子的孫子……所以你如果是按照安省的要求,你可以在加拿大建立一個信托,然後你人再走,並不是說你一定要在另外的地方建立一個信托,你人才可以走,你可以有多個信托分別在不同國家,也可以同一國家裡的兩個不同的信托,只要符合你的需要,尤其是符合你稅務的需要和控制的需要。比如說你去一些加勒比海的國家,他稅務上的事情不錯,但運作起來就很麻煩,在某些國家他是典型的他不願意給你開銀行帳號,因為你公司在的那個地方容易出現爛賬,是個出問題了要不到錢的地方。資產是保護住了,但是運行的代價高,麻煩大。

還有一個問題是說:想回老家,難免成為加拿大非居民。“難免”在這里就有一個非確定性,所以在做整個事情的時候一定要更明確自己的目標,要明確這個目標所帶來的後果,而不是說我為了避免這個事情我去做某一件事情而忽略不同重要的目標,所以要有一個比較完整的想法。如果你的數目足夠大,那麼另外餘下的數字是不是足夠了?哪怕你付了一部分稅,能夠保證的另外一部分完整的運行嗎?並不是說一輛跑車所有的重心都在引擎上,還有其他的東西要考慮。要比較合理的去安排並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和自己的目的,然後再從這個方面去建立自己的知識,要著重考慮的是你是哪裡的稅務居民?這個國家和另外一個國家之間稅務上面有沒有Tax Treaty?我們現在這里所談的對加拿大和美國人面臨最大的一個問題是FATCA,這是對外國投資賬號的一個要求,在各個金融機構都是互相進行交流的。所以,你在另外一個國家或任何一個避稅港去開個賬號,加拿大都會知道,所以你做不到隱蔽。那麼再有一個就是說是稅務居民,你如果沒有一個稅務居民的所在地,沒有人會接受你開賬號,所以新中國聯邦非常重要。

最後這里說:不想賣出他的數字貨幣和股票,這里有合理的辦法解決嗎?要有合理的辦法很困難,但並不是說沒有,我想指出的是,不想賣出,但你付稅了,你想想你的情況會怎樣?就打1000萬來說,你付了一半或者30%的稅,結果你3000萬的投資最後變成了900萬,那你1000萬是先要墊出去的。如果是Bitcoin的話,你的稅並不是真正從你的營業盈利裡面出來的,這個風險是巨大的。在2001年高科技泡沫爆掉的時候,有相當一部分的高科技的投資者是破產收尾的,就是因為他買下來,付了稅,結果跌了,很血腥,導致家庭分裂,這就是不想賣出的後果。最後是需要註意的地方,第一個是讓大家自己考慮自己要做的地方,然後多學多看,自己的目的要很清楚,去學習增加知識,這樣做起來會更方便,當然知識多了並不就是有智慧,需要慢慢學習培養,要齊心協力,通過農場和聯盟,我們的幣加鎖、新GTV和數字貨幣,很多事情是持續性的,不是火急火急的。

直播鏈接:

第三十八期 一 金融稅務專題

編輯/發文:藍楓法律欄目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