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歐的黃昏

By:银河勇气星|楚天秋

图源:网路

二戰的漫漫長夜,英格蘭首先從噩夢裏驚醒,忐忑不安的度過至暗時刻,迎來黎明。日不落帝國,已不復往昔的榮光,但依然有發達的銀行業務和堅挺的英鎊,有金融中心的地位,也有緋聞纏身的皇室和持重隱忍的女王。仿佛熙攘人流中,穿著風衣、肩背長傘的束髮女子,穿越風雨和烈日,漸行漸遠,卻驕傲如初;自從女王把香港歸還給中共之後,一切都在改變,權貴子女如過江之鯽,紛至沓來,填滿了老倫敦的貴族學校,也給銀行帶來了巨額款項。吳征一樣的中共間諜,更是把騙術用到皇室成員的頭上。上中共的賊船容易,下船太難,五十年不變的中英聯合聲明,只是廢紙一張,中共踐踏的何止是香港,“大英帝國”的臉面被摁在地上反復摩擦,也只敢回應以無限的抗議和有限的行動。新冠病毒如陰雲密佈,席捲英倫半島,吞噬無辜生命,英國政府再無一點反抗的聲音。現實就像被隔離兩次、深信新冠疫苗有用的的首相、前額凌亂的頭髮一樣不可理喻。

二戰中不堪回首的西歐大國可能是法蘭西;實踐馬克思主義失敗的地方,也是法蘭西;同時受到基督文明、希臘文明、日耳曼野蠻入侵的還是法蘭西。更清晰的記憶來自王健之死,長滿薰衣草的普羅斯旺教堂後面的矮墻,究竟經歷了什麽樣的事故,仍是未解之謎。中共選擇在法國做齷齪的事情,并非毫無原因。放眼西歐,還有誰比法國更像中共囯呢?警察腐敗,小偷汎濫,謂之文化。都說法國人是昂著頭走路的,因爲他們身後是羅浮宮。複雜多元甚至對立的多重文明留下的印記,一如拉美化的語言風格,它可以是前衛的,卻也很保守,它可以是包容的,卻存在難以彌合的傷口。郭先生都感慨(大意):香榭麗捨的大街兩旁,有前沿的品牌和香水的芬芳。散發著馬糞的味兒的空氣裏,走過穿著不露脚趾的香奈兒鞋的女郎。璀璨文明的餘暉,如同殘存在老舊咖啡館玻璃上的夕陽,廣場上破舊的轉輪和象徵自由的雕像還在,來之不易的自由,卻已漸漸被人遺忘;浪漫之都,幾經中共新冠病毒的侵襲,只剩下空蕩蕩的大街和呼嘯而過的警燈,極端的新冠疫苗政策,讓法國民衆日漸暴躁,無恥的政客眼裏只有集權的欲望。

如果說德意志是歐洲經濟的心臟,它曾輸出的不僅是工業文明,還有阿道夫.希特勒的狂妄。一個理智的民族,不冷靜的時候更加可怕。這片雨水充沛的土地,是猶太人心中永遠的傷痛,不管是在耶路撒冷還是在巴伐利亞。就算黑夜已經過去,前蘇聯留下的柏林墻還在,這不僅是可以售賣的遺跡,也該時刻警醒日耳曼人的後裔,白晝如此短暫,黑夜讓人窒息。東西德合并才三十年,趕走了蘇維埃的强制隔離,卻陷入了依賴中共的經濟囹圄。製造業繁榮的背後,是難以維持的高福利。很難説清,是中共釋放的新冠病毒占領了德國,還是德國政府利用强推新冠疫苗,讓民衆習慣和順從。“要麽打新冠疫苗,要麽在醫院,要麽死去”,這是多麽直白的威脅,無視人權和製造恐懼。裝備齊全的警察現身街頭,不再是抓毒販、管交通,而是檢查路人是否打新冠疫苗,是否戴口罩。從理性思考到官僚主義到警察國家,張開翅膀的德意志,它的喙和雙爪已經不再鋒利,它刀型的羽毛也有了鏽跡,黑夜來臨,站在歐洲之巔,需要在痛苦中抉擇重生,更需要脫胎換骨的勇氣。

羅馬帝國的廢墟上,柏拉圖曾呼吸過的寂寞的空氣裏,還有充斥著中共囯小商品城的意大利。奧林匹克山的聖火還未熄滅,國際奧委會卻把機會給了反人類的中共,世界在災難中,並不需要一場毫無意義運動會,中共滲透、蠶食著自由與拼搏的精神。從希臘到荷蘭,西歐的天空霞光散盡,中共的新冠噩夢不知不覺中來臨,失去活力的經濟依然支撐著歐元,就像在無風的夜晚狂轉的風車一樣怪異。如果歐元會消失,那歐盟也會分崩離析。只有中共在黑夜裏獰笑:你的危險就是我的機會!妄圖向世界推行自己的數字貨幣;曾經輝煌燦爛、充滿夢想的西歐,曾經衣食無憂、風景與風度同在的西歐,不要沉沉睡去,睜開雙眼,保持清醒,中共醜惡的嘴臉,不能代表中國人,它一直奴役中國百姓,它親手釋放的新冠病毒是所有人的災難。在這個最後一絲光亮都會消失的黃昏,拒絕進入中共的噩夢。


作者:楚天秋
发布:骄子

日本银河系农场Discord群,欢迎各位战友加入。欢迎订阅我们的我们的G-TV官方频道日本银河系农场银河农场–勇气星球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