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軍官要求調查武漢軍運會期間爆發的新冠疫情

一名加拿大軍官擔心,在中共國正式承認中共病毒疫情之前的兩個月,他就在中共病毒的“爆發原點”,他要求對那裡爆發的可疑疾病進行調查。 這位長期服役的軍官因仍在服役而不能透露其姓名,他是2019年10月,在參加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後患上令人衰弱的疾病的數十名運動員之一。 他說,外國選手發現這座擁有1100萬人口的城市“像一座鬼城”,加拿大隊許多隊員受到神秘病毒的感染,以至於在他們回國的軍用飛機上設立了一個隔離區。

軍方指定的醫生後來說,他幾乎肯定是感染了中共病毒。 他的披露加劇了人們對中共政府掩蓋疫情的擔憂—其造成了災難性的後果。 中共當局說,第一個確診病例是在12月8日,三週後,世界衛生組織得到了台灣的消息來源。 幾名參加了軍運會的歐洲運動員說,他們在武漢出現了類似中共病毒肺炎的症狀,這次軍運會吸引了來自100個國家的9000多名選手參加。 報告還顯示,伊朗參賽者在回國不久後死亡。

圖片:加拿大代表團

“我百分之百相信,當我們在武漢時,病毒就在那裡,”這位加拿大官員說,“舉證的責任在科學界和情報專家身上,而不是由運動員來證明。我承認我不是科學家,也有可能不是中共病毒,但為什麼每個人似乎都不願意進行適當的調查呢?感覺我們就像在這場大流行病的爆發原點現場,病毒對每個人的生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有數百萬人因此而死亡,經濟發展停滯,那麼為什麼不進行盡職調查。難道是事實大到無法處理嗎?”在團隊中流傳開的關於軍運會期間存在病毒的說法,很快就被加拿大武裝部隊的頂級醫生否認了。 然而,一位人脈廣泛的加拿大消息人士告訴我,他們的情報專家懷疑,這場大流行病可能要追溯到武漢的一個實驗室事件,那裡是幾個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中心所在地。

圖片:中共國病毒學家石正麗在武漢的P4實驗室內。

這位爆料的軍官說:“由168人組成的加拿大代表團10月15日抵達武漢,卻發現這個城市空無一人。你能看到的地方都是高層建築物,但是所有的學校都關閉了,起重機沒有移動,周圍幾乎沒有任何汽車和任何人。當團隊成員問起這些冷清的街道時,他們被告知這是為了他們好。但我曾經參加過的軍運會中,從未見過這種情況—在一個諾大的城市裡,只有我們9000名運動員。”

他說,“8天后,加拿大運動員開始感到不適,出現類似流感的症狀,如發燒、噁心和疲憊。我在運動會快要結束前開始出現症狀。因為病例太多,以至於在返航的飛機上有很大一部分病人不得不被隔離起來”。 他感覺非常糟糕,從機場開車回家時,他不得不中途停下來在一家酒店昏睡了三天–並在此後六個星期內都疲憊不堪。 將近兩年後,他說他仍然在遭受他認為是中共病毒後遺症的折磨。

資料圖片:開幕式現場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消息一傳出,許多運動員就開始相互議論他們是否是中共病毒的早期受害者。 然而,儘管有人向軍醫提出擔心,但是沒有進行血清抗體檢測。 1月22日,加拿大武裝部隊總外科醫生安德魯·唐斯(Andrew Downes)少將發出一份備忘錄,告訴參賽者他們在武漢感染中共病毒的風險“可以忽略不計”,因為他們“早在病毒開始傳播之前”就已經離開了武漢。 加拿大武裝部隊說,在軍運會期間沒有意識到這種病毒,而且“在這個群體中沒有發現任何中共病毒病例”。 然而,在2020年1月之前,加拿大無法對該中共病毒流行病進行檢測,因此參賽者在返回時沒有進行檢查。 爆料者說,在唐斯少將的備忘錄之後,公共事務部門發來電子郵件,命令他們不要公開談論他們所擔憂的事情。 他承認不服從這樣的命令讓他感到不安,但他認為現在有責任公開說出自己的看法。

圖片:中共國軍人運動員出席2019年武漢世界軍人運動會開幕式

世界衛生組織顧問傑米·梅茨爾(Jamie Metzl)說,儘管不能確認軍運會是否是早期的超級傳播事件,但對這種線索進行跟踪是至關重要的。 他說:“在我們知道這場可怕的危機是如何開始之前,不求甚解的調查是不明智的,也是弄巧成拙。大多數人得知國際上沒有對這一流行病的起源進行全面調查,他們會感到震驚。這是不可接受的,它使整個世界和子孫後代處於危險之中。

去年1月,美國國務院表示,情報報告顯示,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於2019年秋季發病”,其症狀“與中共病毒肺炎和常見的季節性疾病一致”,儘管後來總統喬·拜登(Joe Biden)下令進行審查,但對病毒來源沒有定論。

這位加拿大軍官的敘述與《星期日郵報》(Mail on Sunday)在2020年5月首次報導的法國、意大利、盧森堡和瑞典的一些運動員聲稱,他們在軍運會中感染了一種病毒的說法相吻合。 英國沒有參加那屆世界軍人運動會。

補充說,“我從來沒有感到過如此的不適。要么是非常嚴重的感冒,要么就是中共病毒肺炎。我認為是中共病毒肺炎。意大利擊劍運動員馬特奧·塔格利奧(Matteo Tagliariol)說,他們在武漢公寓的每個人都生病了,他出現高燒、嚴重咳嗽和呼吸困難,他說這些症狀與中共病毒肺炎一樣。

圖片:2019年在武漢舉行的第七屆CISM世界軍事運動會標示建築

不少人”生病了。31歲的五項全能運動員埃洛迪·克盧維爾(Elodie Clouvel)後來說,她和她的伙伴瓦倫丁·貝勞德(Valentin Belaud)都生病了。官方的說法是,這種報告是高度推測性的,沒有確鑿的證據支持。塔格利奧爾的說法後來受到了一名隊友的質疑,來自瑞典五項全能運動員梅麗娜·韋斯特伯格(Melina Westerberg)說,雖然她的團隊中有幾個人在軍運會上生病了,但他們的病毒檢測結果是陰性。“這只是一個巧合而已”。軍運會結束後,美國運動員們回到了全國各地的200多個軍事基地。在2020年3月底之前,其中63個基地出現了確認的感染病例。共和黨議員試圖確認感染病例是否與軍運會有任何联系,但他們發給政府高層人士的信件沒有得到答复。但是拜登上週簽署的一項法律包括一項披露武漢感染人數的指令。諷刺的是,中共政府指責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隊將中共病毒帶到武漢,這是虛假宣傳活動的一部分,目的是轉移人們對其壓制數據的注意力。

簡評:

中共病毒在全球爆發2個月前,參加在武漢舉行的軍運會的參賽者就相繼出現類似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多起病例。 可以說,病毒開始早於武漢病毒大爆發。 由於,當時參加軍運會的各個國家都沒有意識到危險的來臨,所以,對感染的病例都忽略不計。

感染了中共病毒的參賽者返回各自國家後的結果如何不得而知。 從加拿大軍官的爆料來看,所有參賽者都被封了口,因為其收到了來自政府的軍令“命令他們不要公開談論他們擔憂之事。” 從中共病毒全球大爆發後其高傳播性和嚴重性來看,如果事態可控又不嚴重,為什麼不讓談論?

如果可能不是中共病毒,那又是什麼讓如此之多的軍運會參賽者相繼感染生病? 這種具有高感染性和傳播性的在武漢開始的“神秘的病毒”已經算是流行病,如果只是季節性的嚴重感冒,為什麼沒有世界組織機構出來澄清?

反倒是,賊喊捉賊,中共政府指責是參加軍運會的美國隊將中共病毒帶到武漢。 並在中共病毒在武漢大爆發後,組織牆內大外宣,通過新聞媒體網站和公眾賬號視頻,發布虛假消息,洗腦民眾,讓他們深信扭曲的報導,企圖轉移對老百姓因被病毒傷害所產生的負面影響,將中共病毒來源轉嫁給美國,進而挑起仇美情緒。

截至今日,全球感染中共病毒人數超過3.05億,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超過548萬。

中共病毒對世界造成的傷害並不僅限於病毒本身,因其導致的疫苗災難,全球的經濟危機,各國百姓因病毒所遭受的痛苦,等等。 這一筆一筆的血債都會記在中共身上。 中共以為銷毀了病毒原始證據,以為藍金黃國際組織和一些背後的勢力,就能掩蓋罪證嗎?

銷毀了的證據不會消失,真相終究會大白於天下。 待到世界真正醒來,所有正義力量集結之時,不僅會使中共別無選擇地接受世界人民的審判,更足矣令其灰飛煙滅!

新聞鏈接: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0382127/Canadian-military-officer-calls-probe-ground-zero-Covid-outbreak-Wuhan-games.html

翻譯/簡評: JS

PR:Julia Win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