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0日郭文貴先生《郭媒體》直播

視頻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SsZTSOzxBw

郭文貴先生:10號啊……尊敬的戰友們好啊,現在是美國紐約時間7月10號上午11點整,文貴在《郭媒體》跟大家聊天,今天要聊得很輕鬆,很輕鬆啊。哈哈……

我不知道現在聲音怎麼樣,聲音怎麼樣?畫面怎麼樣啊這畫面?這畫面有點斜啊。哇塞……昨天我這襯衣給搞,我這領帶沒問題吧?我就直播沒問題,我現在說我這領帶有問題沒有?OK?你說完美?我咋覺得不完美!戰友們怎麼樣?聲音怎麼樣?我看,(郭文貴先生看戰友留言)哦,聲音小,沒事大家,今天輕鬆聊天。聲音大小沒問題,好的好的。好……好,好,收到了收到了,聲音大小沒問題,好好好好。

還是右邊聲道大於左邊聲道:“Rush,the right side……yes,more……yes,you need balance.”視頻效果怎麼樣?真好!(問工作人員)“It is good“? 現在怎麼樣?現在怎麼樣?“it is not enough。”“我看我領帶有點斜?沒有吧?你看我看著有點斜嘛,你不要看我你看攝像。”

郭文貴先生看戰友留言)大河老師:應該沒問題,這咋跟嫁新郎似的?結婚似的呀。OK,好。哎呀戰友們,昨天跟大家聊天聊的特別開心,聊天聊的特別開心。這個從昨天到現在發生了好多事啊,哎呀很熱鬧。

  • 3:13郭文貴先生派出的兩組人員去法國調查王健之死,證實在內部得到的資訊是準確的王健和家人早已被監控,調查人員被到威脅

郭文貴先生:我先給大家報告一下啊,兩三天前,我送去了兩組人員,到了法國普羅旺斯還有巴黎,去瞭解一下王健先生“拍照”死整個這一行程的更多的細節。在昨天我播節目之前,我沒給大家講,很多事情我經過瞭解,發現了很有意思。但是昨天晚上到現在,發生的是有意思了,就是我們去的兩組人員,去採訪當時王健先生,到達這個法國以後所見過的人,包括在7月1號還有6月30號這個法國巴黎這個高爾夫公開賽,跟他接觸的人,還有他的活動,我們掌握了一個核心的資訊,證實了我在內部得到的資訊是準確的。

就是王健先生在這一年多時間出國,都必須經過國家特殊部門包括安全部、中紀委批准,都是有人跟著的,包括陳峰先生,還有他們現在幾個核心官員,核心領導吧,他不叫官員。都是出國要經過申請,要有安全部或中紀委指定人員陪同。也就是過去的這爆料一年多來,他們所有到海外,都有國家情報人員、間諜人員跟隨,也就是他們24小時他們和家人都是被監控狀態,這是今天可以說這是百分之百的。

那麼這件事情有意思了,當我們的人去查,這個巴黎的團隊啊,其中一個小組去查的時候,在基本上瞭解了一些資訊以後,突然間,決定的繼續採訪,所有當事人全部取消,而且當事人有兩個人打電話給我們的這個採訪的人,或者瞭解事情的人打電話威脅,如果你敢把我們的採訪說出去,如何如何如何,按照法國法律如何如何如何。

而且不但如此,我們的採訪人還發現了被跟蹤,在昨天晚上就發生了,在紐約時間昨天晚上的時候,發生了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在普羅旺斯Bonnieux,咱們叫奔牛村,我們在那塊旁邊瞭解的人,跟所有的在那塊的小組瞭解的人和瞭解到的資訊,和我們看到的報導完全不是一回事。

  • 5:41種種跡象表明王健之死很不尋常,沒有腳痛,拒絕別人救助等,絕對不是“拍照”死

郭文貴先生:有人看到王健先生在下車前就大發脾氣,發脾氣、打電話,狂罵,然後他想離開旁邊去接電話的時候,旁邊有幾個人試圖去跟著他,有女的有男的,但是他要往前走的時候,這些人還要跟著,他想單獨講話。

而且王健先生的出門陣勢很大,說這次的陣勢並沒有那麼大,車輛車隊也沒那麼豪華。人很憔悴,所有人見到他的人都說從巴黎從普羅旺斯見到他,包括他見到的一個飛機運行公司的,私人飛機運行公司的老總,還有一個總裁,這也是一個法國人,這個公司在瑞士,他們也搞的很不開心,很憔悴。

旁邊人證實他情緒不好,身體狀態不好,而且好像大中午的,就像喝多一樣。那麼這個我們採訪的人同樣是在昨天打電話說:“所有你給我打電話的資訊都不能使用,要使用如何如何……”更重要的事情,我們這位朋友香港來的,他有家人在大陸,昨天在跟我通電話的十分鐘後,他又給我打回來,說剛才跟你通電話期間,我另外一個手機響,在大陸的家人和親人全被抓了,一個表親在海南的也被抓了,在廣州的家人被抓了。在被抓以後在被抓期間,在關押的時候給他打電話,讓他不要摻和這種事情,說不要被郭文貴所利用,不要被海外勢力所利用,有意思了。

他們怎麼知道是郭文貴派去的人呢?我咋就成了海外敵對勢力了呢?王健先生的事情,他的死難道不應該……這個真相怕人家知道嗎?不應該讓人家知道嗎?所以啊,這個昨天晚上我覺得這個事大了,這個事大了。那麼據我們所瞭解呀,其他的媒體,其他的媒體也有去採訪的,同樣的是被制止,被威脅,不敢再報導了。

所以說什麼叫媒體啊?大家要搞清楚,啥叫媒體呀?中國這個媒體啊,那個“女”字加一個“某”,這是什麼?就是“八卦”的意思,這叫媒體;如果用不好就是“倒煤”的“煤”,“倒煤”的“煤”,一個“火”一個“某”,“煤”體——“倒煤”了;也可以是“發黴”的“黴”,一個“雨”字一個“每”——“倒楣”的媒體。啥叫政治媒體啊?就是為利益權力服務的叫政治媒體。就財新胡舒立這號的,完全第一知道第一報導但完全假像。

根本不存在醫院的什麼腳疼啊說:“我腳疼!”到了醫院,醫院說:“絕對沒有這回事。”而且恰恰相反,說人這個整個面部,還有這個身體狀態他們認為根本不是王健,所以昨天有人就跟我說:是不是摔死的不是王健啊?因為當時認為有看到人說他們認為跟照片上的人不是一個人。很有意思,說可能就不是一個人,說太不像了。

而且都是神色慌張,說有一個中年男子,微胖,指揮著,根本不讓管不讓碰,而且是身體冰涼,後邊有大攤的血跡,後邊大攤的血跡。我憑直觀我感覺是被鈍器所傷。還有演戲的說有血。身上根本沒血,就上面有血跡。所以根財新的報導說什麼到了醫院:我腿疼。根本就不存在,就不可能說話,人已經都涼了還說什麼話呀?

而且說現場有幫忙的人他們訓斥不讓碰,“嗷嗷”的叫,大罵。我就納悶人要是摔下去為啥讓人救還是不讓救呢?現場一滴血跡沒有,為什麼只有上面有血啊,還是潑的那個番茄汁啊?為什麼不讓人看呢?這為什麼財新第一時間就知道了?財新什麼時候知道的啊?

7月1號的上午,王健還在巴黎呢,2號幹嗎去了?跟誰見呢?去瑞士銀行簽的什麼檔呢?去瑞士四季酒店裡面跟誰見的面呢?為什麼這旁邊這幾個人這麼樣的就把王健跟挾持一般,不允許別人接觸,然後王健跟人見面的時候,旁邊有人,不要說打電話了,連看都不讓看,站著擋著去完成什麼手續去了?是過度什麼手續去了?而且中間跟德國人見了面,還有俄羅斯人,幾個俄羅斯人見了面。而且這中間有最起碼兩到三次,就在見面的時候,中間,就在四季酒店旁邊那個酒吧裡面,就有喝藥的這個過程,他是得了什麼病喝藥呢?這些都成秘密了,能成秘密嗎?在中國能成為秘密,在西方不可能!

那為什麼我們的人去查去,要抓起來啊?怕郭文貴知道,郭文貴能知道這些那大家都能知道,你怕什麼呀?這個事情,從現在來看,那絕對不是所謂的“拍照”死,絕對不是所謂的這個沖上矮牆,從矮牆摔到了圍牆,從圍牆摔下去摔死了十幾米,根本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郭文貴先生:而且根據目前王健先生這一年多來出門全有國保、安全人員的隨從,那事情就更不簡單了,那就是隨時可以讓你死,各種方式死。他為啥不選擇(在)美國死?為什麼不選擇西雅圖讓他死?為什麼不選(在)巴黎死?而跑到普羅旺斯呢?Bonnieux,這個教堂我太熟了,這教堂旁邊全是薰衣草,特別漂亮。

據瞭解,就那個區從來沒有人爬(牆)躥牆死,跳過圍牆死,王健先生自殺的可能性根本沒有,不可能。而且他的妻子和他的弟弟去到法國的時候,全部都是有人跟蹤的,全部都是跟蹤的,十幾個人,說最起碼一半的人是國家政府派出來的。為什麼王健先生之死享受了党和國家領導人待遇?是被挾持狀態,這裡邊的文章可大了去了。

  • 13:20女孩在上海所謂被腦控潑墨習近平,說明習根本控制不了中國的所有權力;黨內鬥爭正在白熱化中國的情報機構海外間諜系統和沉默力量特別是社交媒體不在習100%控制之中

郭文貴先生:那麼我們再結合一下上海中國女孩說拿著墨“啪”潑上去了:“我恨你!” 這不是,“海航這個是習近平的,我恨你們腦控我!”是腦控了,這個女孩被腦控了,叫董什麼瓊瑤,董瓊瑤?不是董瓊瑤,還有什麼瑤?潑上去,沒人(阻攔),如入無人之地,那個時候的海航大門還是被關閉狀態,她怎麼進去的?這個不知道,她是被腦控,被腦控?誰腦控她的?那是肯定共產黨。

中國沒有國民黨,也沒有民主黨,那是國家安全部人或者二部的人這些人腦控她,讓她去潑習近平。能不能腦控她在指定的時間、指定的地點說指定的話呢?她既然被腦控了,她說的話我們還能信嗎?腦控她的人一定是國家權力機構,習近平今年在中國已經超過50(%)的權力了,他怎麼讓人腦控董瓊瑤潑他自己的墨,然後把海航說成是他自己的?有意思!

那說明黨內現在很多人要反習近平啊,這個海航是不是習近平的我最有資格說,這咋就沒有王岐山的事了呢?咋就沒有姚明珊的事呢?咋就不能腦控說出劉呈傑的爹是誰呢?咋就不能腦控一下說出貫君的爹是誰呢?有意思啊。

那腦控為啥不腦控一下王健、陳峰、他孩子、還王偉、譚向東、楊光?把海外的帳號的錢給遙控、腦控一下不就完了嗎?就腦控這個小女孩讓她說出這個海航是習近平的,而且是在習近平的政府範圍內?!

她要在法國被腦控,那是習近平幹的;在上海被關掉的大門,上海海航的總部,在王健死的同時指出海航是習近平的,這有意思了,王岐山的本事和孟建柱的本事超出了我的想像。這就叫多年來海外罵習鋪天蓋地,沒有人罵王岐山,更沒有人罵孟建柱。

誰都知道709律師誰抓的——孟建柱抓的;百萬貪官被抓的最起碼一半被冤枉的吧,或者是一大多半是被虐待,一大多半是被酷刑的嗎?誰幹的?——王岐山幹的,當然受益者是有習近平了,整個不是哪都受益啊,盜國賊受益,可是為什麼沒有人說王岐山、孟建柱呢?傅政華也沒人說,孫力軍沒人說,709律師也沒人說。

高智晟全都已經丟失了多長時間了?消失了,王全璋消失了,沒人管沒人問,為啥不腦控一下呢?幹嘛讓他消失呢?腦控他就完了嘛,歌頌習近平歌頌王岐山,這女孩她就(被)腦控了潑習近平,什麼邏輯呀?什麼邏輯呀!這麼能腦控,腦控一下川普總統嘛,跟中國貿易做個交易嘛。

昨天我跟班農先生我們是吃午飯,我們吃了五六個小時,國際形勢正在發生巨大變化,英國現在要彈劾,要把這個MAY總理要幹掉,日本也要彈劾,川普總統正在發動……班農先生跟川普總統發動一場巨大的世界級的革命,那為啥沒有人腦控一下班農先生呢?腦控班農和川普先生把這個貿易戰停了不就完了嗎?把美金都送給咱們中國人去,送給盜國賊。

但是由於這件事情跟昨天一結合,我跟幾個朋友聊了聊天,打聽了一下,我茅塞頓開,中國要出大事,我們好日子來了!為什麼?說明習近平根本控制不了中國的所有權力,不像他想像那樣,他都控制了。這一系列的事件證明黨內的鬥爭正在白熱化,這一系列的事情證明中國的情報機構、海外的所有的間諜系統、海外的所謂的沉默的力量不在習近平100%控制之中,特別是社交媒體。

啥叫社交媒體?社交另外一個社啊——社交媒體。社交媒體基本上是廣告媒體,還有一個真相就叫真相媒體,不是政治媒體,不是專門為政治利益服務的,叫社交媒體,為政治利益服務的那叫政治媒體。

所以這個有意思了,這回咱可真看到希望了。也就是說他們掐得越好越厲害,那王岐山和孟建柱最好拿著刀拿著槍跟習近平去打架去才好呢,全中國這墨都潑給習近平才好呢。如果有人敢去潑墨,問我拿錢去,你潑的墨到我這報銷來,我願意。

  • 19:20王健死是爆料革命的新紀元,將提早結束盜國賊盜國計畫,提前收割爆料革命的果實王健讓大家看到了真相,看清楚了海內外誰真正的反盜國賊誰是盜國賊及其幫兇

郭文貴先生:但我從來沒想說今天那麼興奮啊,這昨天在法國發生的事情讓我感受到海航事件要“爆鍋”,這個“鍋”要爆炸了,不是“砸鍋”是“爆鍋”,要出大事,海航事件真相要出來了,估計劉呈傑的爹不用我說都有人說了,這個有意思了!

這說明了什麼問題?戰友們,我們的爆料革命將要開花結果,我們的爆料革命比我們想像的、知道的還厲害,就對盜國賊的威懾、對烏托邦對共產黨帶來的影響超出了我們的想像。

就我們的人,國際上那麼多媒體都被幹掉了,不敢說,不敢採訪,拒絕採訪。但是我們派出兩個、幾個小毛孩子可以說是竟然是大動干戈,海南安全廳、廣東安全廳出馬把遠房親戚都抓了,作為綁票不允許讓郭文貴爆料,提醒了什麼事情?——這裡邊有大問題,有大貓膩,有大故事,更有真相!

所以王健先生的死,就像我兩天前和幾天前在群裡說的,是爆料革命一個新的開始,爆料革命的新紀元,將提早結束盜國賊盜國的這個計畫,會提前收割爆料革命的果實。但願袁紅冰、賴建平、郭寶勝你不要來了,相林先生、東京爆料中心——“爆協中心”,你們就別收了,這事實證明沒你們的事啊,你們要都拿走也中,都拿走,你們連個毛都摸不著,你去採訪去,估計人家都說趕快採訪,趕快採訪。

,知道你們是幹啥的,10萬美元把郭寶勝就給買下來了是吧?郭寶勝不就是個騙子嗎?袁紅冰不就是個騙子嗎?賴建平不就是個大騙子嗎?你們這幫騙子,你們這幫人咋不說話了?爆料啊!王健怎麼死的?爆啊!不爆啊?你去巴黎你買得起機票你?你去普羅旺斯見了薰衣草你可能不回來了,定居在那了。

所以這次王健先生的非正常死亡——“拍照”死,對海內外誰真正的反盜國賊、誰是盜國賊、誰是盜國賊的幫兇,大家都會看到真相。從所有的社交媒體、真相媒體,真相媒體既能找到反盜國賊的真相,也能找到幫盜國賊的真相,從這個事情大家看得很清楚。

這麼大的事情多少人不說?不管是海外哪家(媒體),包括這《明鏡》。我這好久都忘了《明鏡》了,昨天晚上我上去《明鏡》看了看挺慘的,這《明鏡》我看幾乎沒人看了,說的這事都是雲裡霧裡邊,雲裡霧裡邊。頭兩天有人跟我說了《明鏡》的事,我還有點不信,但這個海航的事情,我還真是有點……

我一看報導,這個事有意思了,《明鏡》沒有把這個事情的重點(報出來),也不想說重點,更不要追求真相。我們的“小斑馬”先生(注:陳小平)現在也不去,我怕“小斑馬”有點變了,“小斑馬”變了想變成“小豹子”了,好傢伙,了不得了。

所以大家應該看明白了,王健先生的事情要“炸鍋”,王健的先生的事件要“爆棚”,要爆掉。王健先生的事件——“拍照”死的事件將使中國所有的人都感到恐懼和害怕。我們是“羊”的民族——但是羊有時候看到血的時候真的害怕,不光低頭吃草了。

  • 23:46中共國所有巨額貸款的老闆本人和家人不允許隨便出國;王健之死讓海外的很多資產處理加速化,而且把失控導致的亂局歸因於王健突然而死,最後海航猝死,幾萬億不用還了

郭文貴先生:王健“拍照”死事件絕對是一個分水嶺,中國的私營企業家看到了自己的未來。我相信從王健先生“拍照”死,像馬雲、許家印、王健林。大家都知道王健“拍照”死了,王林被“癌”死了,現在就剩下(名字)加一起叫王健林先生,還有什麼盧志強先生,是吧?這麼多人這麼多大老闆,未來誰還敢去普羅旺斯?誰還去法國?誰敢隨便出門呀?

更重要的事情,據我最近才瞭解到,是所有巨額貸款的老闆,剛才我說這老闆家人和他本人不允許隨便出國,所有出國都要有國家指定人員陪同,而且不允許全家同時出國。哎呦,這有意思了,這個有意思了啊,這不叫文化大革命,這是新一種形勢下的中國的具有社會主義特色的“綁架革命”,有意思!

文貴這個情報工作沒做好,這幾天我才瞭解到,原來所有這些人在過去一年裡出國全部都有指定的國保和國家指定部門人或者當地大使館派出的駐地情報人員陪同,而且家人不能共同出國,必須一半是留在國內。

實際上已經傳達什麼?過去的歷史當中叫什麼?——質子。質子把自己的王子派到對方國家去,作為一個質押的王子,表達我對你的和平和對你的善意、和我的承諾。現在已經什麼?所有這些富豪的家人全變成質子了,全變成人質了。

王健先生在這種情況下能“拍照”死、跳圍牆死,這裡邊有意思了,是共產黨派出人的失職還是(被)他們給殺掉了呢?還是給做掉了呢?還是陳峰先生要滅掉(王健)?最近這半年內和他已經是撕破著臉、在海航內部大打出手爭董事長席位,爭股權你死我活;還是他買通了內部人員?或者是王岐山認為他的秘書陳峰更可信?把他(王健)幹掉了;還是王健先生過去幫助養的這些私生子和後面這些盜國賊利益不平衡導致的結果呢?而殺人滅口。

更重要的事情是為什麼不要把這個股權都轉回香港完成之後的幾天內他就死了,而且是7月3號,這種帶有懲罰、警告、威脅性的這種必殺、秒殺,這是宣告式的,誰有這本事?——只有王岐山和孟建柱。王岐山、孟建柱、傅政華、孫力軍,安全部都沒有這號人,現在安全部不存在這號人,這就是這件故事,現在太有意思了,戰友們想想這有意思啊。

更重要的,大家也要看到海航的所有的貸款和最近人民銀行、中國銀行給它發佈的要限期交回、還回多筆已逾期的款項,這是昨天我知道的,這是在一個月以前發的,並且海航的多個在香港間接和操縱的控股的股票都是暴跌。

就像我昨天說的,幾個盜國賊私生子的原來的帳號———海外帳號的錢全部轉走了。包括在對面的那個房子、資產,我這兩天才查,我才發現房產的控股公司也變了,原來在這個61街買了一個2億多美金的房子,這個房子也轉完了,轉給別人了。

但是據我瞭解,海航和給人民銀行給這個貸款行給安全部給中辦寫的,還有國家安全委寫的《關於海航資產處理的方案》和最近處理方案的進程這個報告中完全沒提這些事,它也不可能提。

那說明了什麼?再一次在昨天跟今天證明王健先生很可能是因為他知道的太多以及和海航陳峰先生和王岐山的有親有近,他屬於遠外邊人,他的代孕的功能已經完畢——孩子該生下來了,該剪臍帶了,他完成了他的工作,同時帶的都是威脅,而且叫他“滅口”,可以減緩甚至是制止美國及歐洲即將展開對他們的一系列的調查。

國內他們的政治對立面,我相信是習近平先生要針對海航全面調查,派專案小組的,這是一個最好的一個制止、止血。我上星期才知道習近平先生這是第5次簽署了對海航進行全面調查的指示,就在他簽署了這個指示之後,海航王健先生“拍照”死——關鍵證人操盤手。現在陳峰先生安全了,他和王岐山先生成了海航為國家海外情報工作、海外“一帶一路”工程所做巨大貢獻的中心和可信度,什麼壞事都是王健先生幹的。

另外一個,王健先生的“拍照”死叫海外的很多資產的處理加速化,而且失控,失控的責任不在陳峰,也不在現在活著的海航及任何人,是因王健突然而死導致的亂局,最後是什麼?——是因為你習近平的批示導致了海航的猝然死亡,突然的“拍照”死導致了在國際上的信用度降低,然後中國政府的內部調查導致了海航的授信、資金鏈的脆斷,最後海航集團也猝死了,海航一猝死,這幾萬億不用還了。

高啊!高!盜國賊,我小看你們了,你們是盜國神呐!王岐山先生我能想(到)現在(他)捋著手,這樣(注:模仿王岐山用手捋下巴的動作)得摸三下啊,(豎)三下,然後再(橫著)拉一下,就 “7”“3”,就這樣。想(到)你一定說:“丫挺的想跟我鬥?我整死你丫挺的!”我在想,然後那邊“啪”抽著煙,高興啊,高興。

我能想到孟建柱先生,手“鐺鐺鐺鐺鐺”敲著桌子,現在肌肉少了,肌肉已經也少了,想:“誰跟我鬥?誰?誰?哪個力量可以用?”好啊!王岐山先生,希望你身體健健康康的,孟建柱先生你身體健健康康的,棒棒的,傅政華現在旁邊多了好幾個警衛,多了幾個拿槍的。孫力軍現在天天待在香港保護劉特佐呢,孫力軍幫助孟建柱養著他的私生子劉特佐,在香港、澳門、上海,大家都看到報導了吧?

  • 32:52海航資產重組的時代即將到來,這就是海外分贓、資產分贓、盜國賊依法分贓,滅掉王健給所有的分贓帶來了一切可能

郭文貴先生:所以王岐山和孟建柱,大家所有的行為看到了海航的事件竟然猝死,現在的王健“拍照”死將導致海航的猝死,海航的猝死就是爛帳,爛帳就是一塌糊塗,糊塗了,混水不但能摸魚,還能摸鯨魚,剝奪走的全都是老百姓的財,錢,錢財。

海航裡邊廁所的一個馬桶賣了都能買100個楊改蘭的家,海航門口一個旗杆賣了就能把楊改蘭女士那個村給買回來,一個車軲轆卸了都是你們國內的這些中產階級的全部的家產,那787飛行一個小時是你一輩子的工作的時間賺來的資產。

但是這回都要給你掠奪完了,分了,看著吧,脆斷,最後國有化,最後所謂資產剝離,啥叫資產剝離?資產剝離的代名詞就是分贓。房地產姚慶拿走搞養老產業,金融板塊王岐山拿走給其他幾個人、劉呈傑、貫君分了;把飛機給國航、南航,海航的優良地塊,貫君拿走善於搞地產,厲害了!

然後海外資產(被)絕大多數現任幾個常委還有公檢法幾個拿走,厲害了,真厲害了!看著吧,所謂的海航資產重組的時代,郭文貴今天把話撂在這兒,即將到來,海航的資產重組就是海外分贓,就是資產分贓,這盜國賊的分贓,依法分贓!

還得習近平先生批示同意、經中共中央國資委還有中國人民銀行、銀監會、中國證監會核准這個上市公司給誰、地產給誰、這個服務板塊給誰,全分完了,瞞天過海啊,遮天蔽日啊,可憐了就是我們這些草根,我們這些百姓啊!

  • 35:29 王健之死是盜國賊滅口, 王健的葬禮就是給海航送葬

郭文貴先生:我一看昨天和前天發生這事兒,這原來是一盤大棋呀!滅掉王健,給所有的分贓帶來了一切可能。是盜國賊盜國成功的滅掉口證最好的,我真的現在懷疑王健死沒死,我深刻懷疑,啊,我深刻懷疑。一種可能是真被、被弄死了,他肯定不是正常死亡,100%是被弄死了,他要是死的話。再一個有可能沒死,因為這個太蹊蹺了。

在法國這樣的國家,竟然是,呃,連搞高爾夫的人都被閉嘴,連個高爾夫球場的服務員都被閉嘴。在Bonnieux的奔牛村教堂旁邊的一個旁觀者都被閉嘴,醫院就更不用說了,扯淡的事兒。

然後我出來唱戲的,又是財新胡舒立。這所有的跡象表明這是一場大戲,設計好的大戲。所有的大戲就是給海航“送葬”,不是叫王健治喪委員會,這是海航治喪委員會,只有兩種可能:做掉王健把海航“送葬”,“送葬”海航就叫分贓,依法分贓。

第二個王健假死,詐死,藏起來,也造就一個海航分贓。現在這個所有的股市,所有的地產板、金融板塊,統統得完。然後所有的海外的現在面臨的國際上調查全部結束。最終保護了海航的背後的盜國賊的私生子女和盜取的國家萬億財富和繼續控制幾十萬億資產。

牛、牛啊、牛,我興奮,我非常興奮。你們遇到了一個你們想像不到的郭文貴,你們看不起我吧?陳峰先生,郭文貴在這兒跟你說話呢,一年前你在香港辦公室對著人家介紹:郭文貴說的100%假的,1000%假的。一年後證明,全世界證明:你說的是假的,我證的都是、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沒有1000%是真的,我100%是真的。

今天我看出來你要玩什麼戲了陳峰先生,你要玩兒真的是“金蟬脫殼”啊,你是“屎殼郎脫殼”啊,你呀。你不是“金蟬脫殼”,你是“屎殼郎脫殼”,你這回你給我演、演砸了。法國、巴黎、普羅旺斯、瑞士,還有你身邊這些人,還有你們的787,還有你們的多架飛機,交叉的飛行,還有這回你們綁架了我們去調查人員的家屬,暴露了你們核心目標。

王健的死是一個陰謀,王健的死是海航“送葬”、依法分贓的開始。同時要幹掉習近平,也可能習近平先生也是參與者啊,也是有可能啊!有點興奮、有點興奮,相當興奮啊,相當興奮。

(七哥跟工作人員說:)給我來個冰的水喝。我給大家聊聊吧,哎留言呢?我再看留言呢?(跟工作人員說:)Where’s comments?(看留言,笑) 我跟大家聊聊,該睡覺的睡覺去,咱們現在開始正式聊天時間啊。(看留言,笑)留言好啊,高智商。(跟工作人員說:)你幹嘛跑那麼遠幹嘛啊?人家都想看你啊,真是!大美女不敢出鏡!這個好,這個好,這個好這個好。有冰塊嗎?來一點兒。

哎呀我看看啊,該睡覺的睡覺了,該睡覺的睡覺啊。(看留言)這個、這個,董瑤瓊,啊不是瓊瑤呀,看瓊瑤小說看瘋了啊——穿紫衣的女人,啊,日落夕陽天!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天賜良機啊!(跟工作人員說:)Yes I see this 。Yes comments。(看留言)郭叔,我要郭戰服。這會兒要郭戰服了,咱這說大事了,戰友們你要郭戰服。(跟工作人員說:)Yes good good I can see.Yeah。Why You don’t prepare before? OK. good.

哎呀聊興奮啦,今天我是真興奮啦,雖然沒怎麼睡覺,我是真興奮啦。這個……我這兩天一看這事兒有意思啦、有意思啦。這場大戲他們出場了,他們一出場我們有機會了,他老不吱聲吧,不採取動作吧,我沒機會。頭兩天美國的幾位朋友跟我說,他說:中共咋不派幾個大動作來搞你呀?他說。我說:你們美國人就希望這事兒發生。結果發生了,現在發生在普羅旺斯。

  • 43:00郭文貴先生和戰友關於海航、王健之死及共產黨內鬥的互動聊天

郭文貴先生:(看留言)阻止他們分贓。最後一定能阻止得了啊,他分不成,他們越分贓,分得越快越猛烈,他們最後,結果一定是分贓不均。海航內部會出現N個郭文貴,啊一定的。然後這件事情最後就是習王大戰,習孟大戰,習江大戰,習曾大戰。

江老爺子絕對是高手,那是真正的,現在也就是黃蓉吧黃蓉也就是今天黃蓉啊、梅朝風啊這角色在外面鬧騰,東邪西毒啊,周伯通那人物還是屬於江老爺子這號的。最後你放心,王岐山就是劉伯溫的下場,“哢嚓”還有那叫什麼?東廠西廠那個叫王什麼呀?也是幹掉,孟的權力還大得很呢。

你看看劉特佐為什麼他住在香港?為什麼在澳門和上海轉?全世界都要抓,動不了他。孫力軍管著呢,港澳辦主任呐。這才是核心呐,對吧?習沒想開始打王,習本來想安穩王,是王要打習。跟工作人員說:Give you please,工作人員說:thank。跟工作人員說:You are welcome。

(看留言)澳洲留言:木蘭訪談正在直播中。太好了,在直播啊。你說我昨天播個視頻才2萬多,路德先生吧四、五萬。人家卡麗熙,還有昭明,你們這都比我多,你看看,這多好,我特別愛看到這種情況。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咱們這個爆料革命的收穫,有意思了,那些東京爆料中心,啊,(河南方言)袁白風啊,袁白風,袁白衣“啪啪啪啪”;還有郭寶勝,啊騙子啊,大騙子啊;賴建平,假律師、噁心、騙子。

一堆爛人,還有偽民運,欺民賊、愛國賊們,咋不說話了呀?現在說呀,有點行動啊。還有什麼博訊,一個爛博訊,這個博訊的這錢,我又忘了那兩個州的帳號。

對了,你們戰友們說要求法國保留DNA,我告訴你:醫院裡邊連一個字的檢查記錄都沒有。甭說DNA,連個毛都沒有。我們這跟你說實話,我叫人沖過去,就是要王健的DNA,因為我們有王健的DNA的所有的資訊,只要我找的一樣就可以。我開的價格一開始就給10萬美元,最後一看難,我說給你50萬美元,結果50萬,我這100萬美元。我就要拿到DNA,一個毛都拿不著。我讓、我可以讓全中國同胞保證,在那個醫院裡邊沒有王健先生留下的一根毛,哈……厲害吧?咋死的呀?歐洲如果政府被“藍金黃”,唯一最可能就是法國,法國是要錢不要臉的,我告訴你。很多人太親近中共了。

(看留言)咱的留言挺好啊,不是你的SG,郭郭郭說;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郭先生記住我是kmc;kmc我記住了,km記住了。神探柯南:詐死吧;秦群(音);中國恐怖教:我要郭戰服;我是獨立的外交政策:我要郭戰服,到底是死沒死?

是,歐洲國家裡邊最要錢不要臉的就是法國,我告訴你這是非常不要臉,而且每天的硬著個鼻子在那裝,“嗷嗷嗷”,自由——什麼玩意兒啊!非常糟糕的,他們是最大的一個民主騙子現在,我告訴你。我經歷的太多了!

政事小哥:懷疑王建炸死。有可能的,有可能的,這個事兒有點兒玄乎了,就是現在一個就是把王建搞死的這幫人,只有王岐山和孟建柱能做到這個全世界封殺、然後轉移視線、然後搞“潑墨門”、然後在海外所謂的那些社交媒體的假的那部分亂來,然後替他們辦事兒。那麼另外一個就是只有王建本人配合演這個戲才能演這麼好,這事兒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太不正常了!我在英國剛剛幾個小時前我派去幾個人啊,我讓英國人去了,看啥結果吧。

我提前給你們爆料盜國賊們、陳峰先生,我的英國團隊去了,你有本事你把他們的家人也抓了,我就不信我整不出你真相出來,有意思啊,有意思啦,有意思啦!我整不出真相不拉倒。我也知道你們派出了三波人馬又來了,又到美國來搞我來了,我清楚咱先不說透,過兩天我再爆你們的料,你看我咋陪你們玩這場戲,跳這個魔鬼的“探戈”,跳魔鬼的“探戈”。給我玩兒這個,哼!

就你那點兒操性勁兒陳峰先生,你在中國你靈、在海南島靈、當“東邪西毒”靈,你跟我玩這個正道主義、玩兒國際化你差遠了。金蟬脫殼(qiao)我念錯了,是錯了,但是曹長青老先生不是說了嗎?中國那字兒不都是,那咱們老祖宗有人故意坑我們老百姓嗎?金蟬脫殼(ke)就殼(ke)和殼(qiao)有什麼不一樣啊?這還繞嘴舌頭,沒啥意思嘛。

  • 50:21共產黨加大了對郭先生的暗殺、威脅、陷害,讓郭先生有戰鬥的感覺,共產黨這個組織就是大流氓組織、就是大黑社會組織,流氓黑社會到了極點。

郭文貴先生:他們最近加大了對文貴的暗殺、威脅、陷害,新的一波來了,但是我興奮啦!最近有點兒平靜,有點兒平靜啊,相當平靜,這平靜的我有點兒不舒服,不舒服啦,現在讓我感覺到有戰鬥的感覺。哎呀,很好!哎呀,這個有意思了!這個有意思了啊!

“咬文嚼字”,郭too,我看曹長青老先生講的關於咬這個字,又是袁白風,他是個神經病、他是個瘋子,我說他是個騙子和郭寶勝都對不起“騙子”這兩個字,流氓加騙子,低級騙子啊。郭寶勝害人家那麼深,真的是不要臉到了極點。

一定我給大家你記住,我一定把郭寶勝騙你們的錢我一定給你拿回去。我給被騙錢的朋友捎信兒你們收到了沒有啊?加拿大的朋友,郭寶勝騙你的錢,如果是就你指定他是因為他挺文貴爆料你給的錢,這錢你給我帳號,你可以跟路德先生聯繫啊,路德現在我把錢還給你,我替他還了,我一定讓郭寶勝把這錢給吐出來。

他不說買了房子,他買了棺材我也讓他把棺材板給他賣了,決不允許他打著郭文貴的名義去騙錢。這就是我從頭到尾一直說的,任何人打著郭文貴的名義騙錢我決不允許,決不允許!我發現一個我要跟你起訴一個。郭寶勝你記住我說的話,你記住我說的話郭寶勝啊。還有這個袁長風你這個神經病,你就是個爛人,爛到家了。我一聽北京說的袁紅兵這個爛人簡直是爛到家了,對我人身是個侮辱,竟然提我那麼多郭文貴。

你說我跟盜國賊戰的正酣之際提你們多無聊你說,突然我從幾萬米的高空感覺突然間落到地上來了,還沾了一身泥巴、沾了一身屎,啊不提你們了。

所以說親愛的戰友們,這個事件真是太有意思了啊,就是他們跑到法國玩這一把,詐死也好、這個真死也好、真謀殺也好,它都開啟了海航不可逆轉的依“法”分贓,那個法打引號,他們的黑法以黑治國已警治國。依“法”分贓的計畫,他想聽的停不下來了,股票能恢復的了嗎?

王健明天能拿著扇子:我又回來啦!能嗎?不可能,他裝死他也得死下去,他真死他就真死了。真死他就內戰,假死他不敢出來,假戲得真做,但這個戲得演。盜國賊的錢他得要,盜國賊愛錢比愛他爹媽都厲害,得要錢、要資產。所以說他們都內鬥是必然、分贓不均是必然、最後導致上層內鬥是必然、最後大打出手是必然,這多好!這就是我要追求的定點爆破其中一個功能——讓他們內鬥!好,太好了。

哎呀,我看淩波蝴蝶:五毛不得好死。德國也是,德國現在靠不住,完全靠不住。高空的文貴“探戈”,哈哈,謝謝!袁長瘋,不是那個長,是腸子的腸。屍體回美國了,又是明鏡先知道的,好傢伙!這明鏡快成了美國《財新》雜誌了,快估計他們要聯姻了吧。運到美國就更有意思了,咱們得拔幾根毛弄點兒DNA去啊,太好了!

所以親愛的戰友們,咱今天太興奮,我在往下說我不該說的話我不能說啊,有些話不能說呀,我答應好的這些東西都不能說啊,先擱這兒吧。

(舉起一張圖片)這個圖啊,大家看一看啊,我給大家看一看啊。大家都看這張圖了,這個教堂的上邊兒是一個斜坡,這個斜坡是法國,每年他們有很多自行車賽和奧林匹克自行車賽都在這個上邊兒斜著下來,那個坡是很高的,一下來以後這個後邊兒是個最大的薰衣草的一個種植地,很有名。

這個教堂大家從這只是從山上照的,山上照的他那個房子附房子側面兒,它是有一圈兒宣土,然後他跳的那個地方啊,這是胡扯了這個,我們人到那兒去看的時候,他說跳的那個地方旁邊兒有人說,他說我們就聽著吵吵就“嘣”沒事兒了,結果去的幾個人被幾個中國人來攔著不讓拍照、不讓靠近,他說以為他們在玩兒遊戲呢,以為幹什麼?就結束了。

所以呀,大家記住它這個walk road地方所有的這些發生的事情,當地人比我們現在還有興趣要知道原來沒有,現在都知道了,當地人想知道,醫院現在也被那麼多人折騰,醫院也想鬧清咋回事兒,也要弄咋回事兒了。

參加巴黎高爾夫巡迴賽的人也想知道,參加巡迴賽有我兩個最好的哥們兒去了,我不好意思說,這是中國安全部絕對最專業的長期的家族、一個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的前字帶個“白”字,海南的公司。他們在木蘭島,海南木蘭島有個高爾夫球場跟中信搞的,然後後來跟海航有合作,還可以說是海航前五號家族吧,這是我多年哥們兒,他們也在。

我這個事兒搞明白了,這一下我搞明白了,原來這個安全部十二局的局長陶局長就是海南安全廳的廳長到了十二局,他去十二局以前是誰呢?是林弟——我們林強局長的哥哥林弟是安全局安全部的十二局局長。安全部十二局號稱企業局,也叫社聯局,專門聯絡馬雲呐中國企業家什麼的,我們的盤古的專案就是被他給代管。

所謂的社會的社聯人事,就是非安全部的正式成員,但跟他保持關係,實際被他綁架的人叫十二局。十二局的局長就是林弟,林弟後來到了五局當局長——保密局,就是每天給中央領導搞保密檔,中央情報局。本來要當安全部的部長助理的,後來他因為他小舅子,他太太叫蔡曉紅(音),她是司法部長蔡誠的女兒,因為他的小舅子在香港——蔡小蘭(音)發生了間諜案,就是英國駐港的發生間諜案,結果把他就給抓了,誰抓的呢?

就是我的領導馬建同志給抓的,號稱領導代管我們的給抓的,高飛先生和白永明先生抓的,因為他和林弟先生是死仇,結果林弟先生因為這個事兒沒當上部長,馬建先生當了副部長,馬建先生當了安全部的部長助理,然後當了部長。

所以這個我很難,因為我這邊兒老朋友是林弟和林強兄弟倆,那邊兒是馬建副部長又代理了盤古告劉志華的案子,在這兩個事兒上我選擇誰呀?很難受,最後發生這樣的結局。但林弟先生絕對是我見過安全部非常非常好的人,林強絕對是我見過中國共產黨內部家人被害最慘,他爸爸是在監獄裡拿塑膠布自己勒死的,等毛主席365天沒來救他,拿塑膠布自己勒死了,林則徐的後裔。林強的哥哥叫林弟,林弟的老丈人叫蔡誠——司法部長,最後司法部長因為要把兒子救出來氣死在床上,和當年二部的部長姬勝德的爸爸,當年情報頭子姬鵬飛一樣的下場,兒子被抓最後氣死在床上。

所以共產黨這個組織就是大流氓組織、就是大黑社會組織,流氓黑社會到了極點。

  • 01:00:00習近平本身我深信他比我們還狠共產黨,他只是利用共產黨,他要把共產黨變成習幫,我深信不疑

郭文貴先生:……習近平的姐姐——她爸爸前妻的一個女兒,文化大革命不也是上吊死的嗎?習近平本身我深信他比我們還狠共產黨,他只是利用共產黨,他要把共產黨變成“習幫”,我深信不疑。所以呢這個林弟呢是當時十二局局長,那時候我認識他很早,那時候我不認識馬建副部長,馬建副部長是在八局,管八局當局長,安全部的八局是緝偵局,這個三局五局全都是情報局,然後七局也是情報局和技術局。

那麼後來就是海南省安全廳警長陶警長到了安全部接任了十二局局長。十二局裡邊有四五個中國巨大企業都是這個海南的,包括海航,那個時候王岐山還沒那麼厲害呢。那麼這個安全部的十二局勢力是非常大的,包含了我剛才說的白什麼公司,我給大家說吧,白馬廣告!那都是安全部的企業,絕對安全部的企業,他們是玩高爾夫的,玩那個PG的,老朋友啦!老朋友啦!

這事我一提熱鬧啦,原來十二局那麼多人去巴黎去參加了巡迴高爾夫。連八局不出國門的技術局都出人了。那五局是寫檔的,那五局根本不出安全部,那五局也出人了。安全部五局、十二局、八局、還有十七局的退下來的人也出現在巴黎了。

熱鬧了,這可是熱鬧了。這就是海航他牽動著中國的情報機構、高層政治、中國金融多家上市公司的命脈。海南要搞這所謂的特區,經濟開發特區,完全是失敗的,只有搞地產特區。特什麼特啊,媒體不自由,技術根本沒優勢,你特啥啊。中國人上等人去美歐,最上等人去“紐倫港”,現在沒“港”了叫“紐倫”,就我原來說的紐約和倫敦。高等往下一等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這些英國國家。中等人就到了什麼西班牙、法國,這些非英語主流國家,也有人去日本。

  • 01:02:40這次海航把所有海外過去這些年,這些盜國賊分髒的利益群體“裙帶”關係、“生殖器”關係和“代孕者”關係緊緊地連在一起,成了一個爆發點

郭文貴先生:下等人就是出了國的下等人,在國內還是上等人,那就是去了周圍的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這些,也有去臺灣的。那麼在安全部裡邊,對外派出的特務和工作人員也分級別。我們可以看出來,這次海航把所有海外過去這些年,這些盜國賊分髒的利益群體“裙帶”關係、“生殖器關係”和“代孕者”(代持)資產,共產黨的“代孕者”關係緊緊地連在一起,成了一個“爆發”點。所以這場海航的分贓叫以他的黑法分贓,畢竟牽涉到中國的老常委、新常委、老政委、新政委過去情報系統的千絲萬縷。有的人打著國家的安全名義,有的打著情報部的名義,有打著中聯辦的名義,有打著中聯部的名義,有人打著二部三部的名義,各地方廳安全廳全面參與。

因為說白了都是共產黨的一家“飯”嘛,現在誰都想吃第一口,都想吃最好的,不想光喝點“湯“,但是在分贓過程當中,很多人喝點“湯”也是好的,那個“湯”畢竟是大錢嘛。所以親愛的戰友們,海航的這個王健非正常死亡,拍著所謂的“拍照”死,真正地開啟了盜國賊的內鬥,已經大打出手,不可收回,這是他的核心意義。這是他的核心意義,所以親愛的戰友們,這個有意思了,這可是真有意思啦。

這個昨天和前天發展的事情,然後海航的前書記、前幾任書記、前幾任省長、前幾任的紀律書記基本上我都認識,最近都很忙,哈哈,都很忙,家人在外面很折騰,說白了都等著分海航這碗“湯”,這塊“肉”呢。所以說法國是一個重要人士的“死亡之地”,戴安娜王妃也選擇巴黎死,為什麼?但凡去過法國都知道,法國這個國家的法律系統簡直天下最奇怪的。

  • 01:05:32七哥說一個法國女孩的故事,說到法國的司法太爛了

郭文貴先生:我這給大家說一點分享輕鬆點,該睡覺的睡覺去咱聊點天。我跟你們說點這個“豔聞”吧,說點私生活的事。我認識了原來一個法國的女孩,法國女孩。不好意思了說,喝點水!不好意思了!這個認識個法國女孩很漂亮,很漂亮,這個女孩呢,跟我認識了,我們也沒有什麼男女關係,很含蓄啊,都非常好。這個她是做雕塑,雕塑的,她認識我大概17歲吧。

然後呢我是在一個她爸爸的朋友的船上認識的,然後呢就有一次她爸……她爸很愛喝酒,那時候我天天喝醉,我們幾個朋友就在這個船前面的艙喝到半夜,這女孩突然說:“哎呀,郭先生我喜歡你。”我嚇一大跳,我說:“我兒子都快比你大了,你說什麼喜歡我。”然後這女孩她爸說:“喜歡你,你有你的太太,她有權利喜歡你呀,你為什麼這樣?”——法國人就這樣,啊……就算過去了。

但是,這個女孩後來發生的事情讓我瞭解了法國,她的爸爸後來就整個賠錢了,家裡很有錢原來,賠了很多錢,這也賣了,那也賣了,她沒辦法,她也不能玩她的藝術了,也不能老穿得有品味了,房子也賣了,她嫁了一個穆斯林的這麼一個丈夫。這個穆斯林的丈夫他們生了仨孩子,後來搬到了南法,我還去看過,那個小房子整得好漂亮,不大,

她這個丈夫我一看就覺得有問題,就精神不太正常,很帥,不上班,天天在家念叨:“啊……”天天在那祈禱念經,後來就是這個恐怖份子在法國越來越猖獗,結果這個哥們他有家虐家暴,哎喲啊,把這個女孩啊,有兩次我見到,把這個女孩打得啊,哎喲這個臉真的都是青的,都是黑的,然後那個胳膊打得哎喲……

我當時我每次去南法我都住在那個Hotel De Paris最好的酒店,這是我朋友的,最好的酒店。然後呢在那個法國南法的海德角(音),那會,哎喲!我說:“這是太瘋狂了”我說 “那你趕快報警啊!”她說:“我都報警報一年啦!”我說:“那員警不管嗎”?她說:“對不起,員警每次來:‘打了嗎?’ ‘打了!’跟你問完口供走人!”每次報警員警都在兩個小時後到,到法院去打官司去,哇噻!那個簡直那個程式就別提了,那個複雜到,你一般人打官司能打死你,這囉嗦那個效率。

這個事在三四年後判決結果下來了,他丈夫繼續住在家裡,房子歸他丈夫用,她可以把孩子領走,你看這有多慘,這是什麼法律。後來我這兩三年我不知道了,頭幾年,我這個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整個人都變了,一個超級美女,變成一個老太婆,被這個打得臉簡直不成形了,就這沒辦法。這是一個其中我親身經歷的事情,所以在法國這地方你要想員警幫你說點話,跟你主持公道,難得去了,還不如中國的城管呢。

  • 01:09:21七哥告訴家人什麼地方都可以去,買房就唯獨法國不可以,那裡是殺手的天堂

郭文貴先生:比中國法律壞,真的是。所以我告訴我所有的家人,什麼地方你們都可以去,度假休息啊,你們也可以說在那考慮發展買房,但是法國不允許,法國絕對不允許,義大利、法國絕對不能去。義大利黑社會太多沒有效率,太慢了,法國更不要去,完全的法律一塌糊塗的。所以戴安娜皇妃的死和王健“拍照”死這是大家不知道,在中東,你看看有多少人是在法國死的,歷史上多少中東人是在法國被殺的,法國是一個殺人的之地,是一個政治陰謀殺手的快樂的天堂。

大家去看看那個巴黎的聖母大教堂門口,有多少人那個寫著小牌子,誰誰誰當年被殺在這,誰誰誰被殺在這,看看去,第一就是法國,第二就是義大利,殺手的“天堂”。當然了,現在已經包含了莫斯科啦,所以說這個戲有意思啊,這是高端人士玩的,殺手的“遊戲”,這比任何電影都有意思,所以這回這個“戲”演大了,演大了,玩國際化了。

不僅僅是787飛得高,飛得大,不僅僅是臥室大,不僅僅海航有著上萬個美女服務員,這回又玩了一個諜報“大遊戲”,中國的情報人員弄不好法國的情報員也參與了,這傢伙全都一起,這事大了。

王健的事件大家記住,未來幾年絕對是媒體上最大的爆料熱點,一定的。不論哪天“嘣”爆這個,“嘣”爆那個,我甚至我認為它把法國把中國及多國的政府部門都給牽扯進來,這個事絕對沒那麼簡單了。這個整個為啥說去海南啊,上的都出來了,最最沒本事的人出不了國,這些歐美都去不了,而且日本也去不了,香港也去不了,去哪啊?去珠海,珠海再不行去深圳……

  • 1:12:12海口是過冬的好地方;海南是海航的天下;王健的多重嘴臉

郭文貴先生;再一個就是老人到海南,冬天的時候去兩、三個月非常好,度個冬。度冬是在亞龍灣好,海口不行, 海口因為它那個氣候啊有時候也不舒服,亞龍灣好。但是真正懂海口氣候的,是到海口去度假。因為亞龍灣是在風口上,這個海口在冬天的時候很舒服。 

所以說海口也分好幾等。你到了三亞,你到了海南去,說老實話那有啥看的呀,水也不好, 山也不高。山是窮山,小樹很小。當年那個李書福搞了一個——他的汽車,買了個山,搞了個俱樂部,搞了個學校,我去過。哇噻,那簡直那山不行。那個木蘭島我去過, 還不錯。但是海沒有什麼海灘的,沒有什麼玩意兒。

所以說基本上,海南這地方是海航的天下。所以這王健嘛,我對王健先生印象非常不好的就這一次,就是告我那個PA,叫太盟。當時海航沒錢的時候,在2002年左右的時候沒錢。他(需要)融資,叫太盟投資,Pacific Alliance 。借了人家2.5億美元,投資了三亞的鳳凰機場,押了100%股權。那給人家送禮啊,哎呀給(把)人家當祖宗。

但是人家這個創始人人家到海口見他的時候,打電話。 人家都融完資了,是不是啊。哇,王健變了個人,打電話都不見,說“我都等了你幾天了,在海口”,“啊,我現在,我在北京呢,錦濤要見我,錦濤要見我開會”,然後“安全部領導有任務”,人家說:“你別跟我說那麼多,我是到期來收錢來了” 。(王健)說:“你等著吧”。

這個人等了七天,等了七天在海口,最後是七天后來見了,一見面,他說:“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是海南‘李嘉誠’”!哈哈,我第一次啊,這個哥們給我介紹。因為Pacific Alliance ,後來被海口收了一部分股權, 這是為什麼去年來告我們, 幫他們要錢, 那就是王健和陳峰使的壞。

那麼他說這話我就想笑,是說:“誰這麼狂啊?你是海南李嘉誠?你就是海南李嘉誠,你也別那麼狂吧!” 然後說陳峰:“陳峰就是海南“老大”,海南“皇上”,那就是陳峰啊。”這多少年了,這都快20年了,最後人家發展真大了。結果王岐山一上去,“噔“,王岐山到了海南,這些人一去海南,王岐山陪他吃飯,王岐山每次吃飯都大侃,所以這些人全跟王岐山認識了,省委書記嘛。

所以說王岐山跟太盟的這些股東,和這些人認識,那成天在一起,哥兒們長哥兒們短。吃飯中間美女全來了,是不是。咱們說摸摸大腿,他們都是公開的,公開的,完全不忌諱的,有幾個俱樂部,就在一進海口,旁邊有兩個島,島旁邊有兩個俱樂部,經常在那兒。 

所以王岐山先生啥樣全世界人民都知道,都知道,我相信習近平主席都非常清楚,他倆老在一起玩兒是吧,都清楚。所以啊,海航當年是那個樣兒,我對王健沒好印象。我說什麼人啊那麼狂,你說你是海口“李嘉誠”,陳峰是海南的“皇帝”。

當時那紀委書記跟我很熟,我跟那紀委書記吃飯, 紀委書記很深沉。我問他,我說:“這是什麼怎麼這麼狂,怎麼這個樣”?結果給我使手勢:“文貴, 別談這倆人”。我說:“什麼意思”? 說:“這倆人了不得, 咱惹不起”。海南的紀委書記權力很大的。哎喲,我一聽,這傢伙厲害呀。然後呢,安全部的那些人都圍著他們轉,海口安全廳是很重要的,很重要的。因為那塊兒有個潛水艇基地,有個潛水艇基地。搞地產的,必定要經過他們雁過拔毛。所以這個王健先生給我留下印象非常不好。後來,幾次我們安排本來要見面,我都拒絕了。

我跟王健先生唯一兩次見過面,誰也沒跟誰說話,在北京私人機場。因為我們私人飛機嘛,有個專用機樓。每次到了以後,有個大VIP廳,就是每次都給我用。結果有一次不給我用了,說旁邊有人,他說:“郭先生對不起,你到第二號廳”。我也不在乎,我說:“趕快上飛機吧,就不到這兒休息了。”我說:“誰呀這裡邊?”  結果那人說了:“王健也要坐飛機走。”

這是很早很早的了,“海航的王健。”“王健”我說“這麼重要啊,很牛啊!”他說:“但是,這跟王健有一個人,有一位常委的夫人。”當時的常委的夫人,想想是誰呀?想想是誰? 哎,我說:“誰啊?”說:“長春的夫人。”哦,怪不得,我說:“咱趕快躲著,咱惹不起。”所以當時你看看海航,整個共產黨的很多人都被它拿下了。

然後有一次, 我呢又是飛機回來,旁邊停個飛機。海航的飛機從上面下來人。誰呢?鄧朴方。從上往下抬。我就聽著鄧朴方在那兒罵,“呃呃呃”在那兒罵。我們那個車呢我們上個擺渡車。後來接我的人嘛,都是在機場都是一幫人,都互相接嘛,都是自己的朋友。我說:“鄧朴方罵啥呢?”他說:“他每次用海航飛機他都罵,說:‘海航,TM你們貪那麼多錢,給我派那麼爛的飛機。’” 我說:“那也不對,你用人家飛機,你還罵人家?對不對呀。”後來知道,鄧家不再用它飛機了,因為有了安邦,那時候沒有安邦呢。安邦買了兩架達索,一個是S7,還有買了一個是S8,兩架S7,一架S8。當然人家就三架飛機用了,就不用你海航的了。

那時候海航私人飛機是跟中央領導聯絡的最關鍵作用,安全部出門派私人飛機全是海航的,所以那時候王健是很牛的,然後,我們都沒打招呼,王健給我們擺擺手,我們都過去了。還有一次就是,我是親眼目睹,姚慶、姚明珊,“哢”上飛機了。這個時候王岐山已經回到北京了。哇!我一看,那王健弓著腰,都這樣。我說:這是聽說倆人關係好,陳峰是他秘書,我沒想到這麼好,為什麼?陳峰在後面弓著腰跟著。那一幕讓我看見了,啥叫太監。中國的太監文化到今天,只有發揚光大,從來沒消失過。這是我們沒有脊樑的一個民族的根本屬性。 

所以這都是我親自眼見。所以今天看到海航今天走到這個程度,我從開始瞭解、認識、熟知,到最後我們從沒有見過面,到現在看著他們成為世界上這樣的人物。現在又成了我的對手啊,我的對手。然後又看到他們現在最後要分贓。哎呀,真有意思! 

  • 1:19:55七哥願意花大價錢給提供真實料的人

郭文貴先生:所以我這兩天就看到這個海航的一幕一幕,包括海航內部很多人現在跟我聯繫要爆料,都要爆料。我統統地、我都說:等等,一概不收。第一,我怕海航派出來的探子,故意喂假料。第二,我不想讓海航感覺到我這麼卑鄙。就像我在北京搞房地產的時候,我公司不接受任何房地產公司員工到我這兒來,我不挖任何人的牆角,我現在我也不做這種事。咱君子打仗,咱打出個紳士水準出來,不幹這事!過一段再說。過一段有償給我料的,經過驗證後,我願意。海航的員工們,你們那麼多人給我發的資訊我都收到了。只要你要錢,你敢擔保這料是真的,你敢讓我驗證你的身份,我拿錢買,白給料我不要。

我再次重申啊,你們發的資訊我都收到了。但是你無償地給料,我不要。你要想……你都看到我過去這一年,我答應任何人的錢沒有一個不付的,包括李友的秘書餵料,騙了我20萬,我都給他了,明知道他騙了我,我還給他20萬。那深圳的好幾個的都騙了錢了,我都給他了。我一點兒不後悔,哪有買料都買成真的?那不叫買料了,那叫買料嗎?那叫做買賣了,很正常! 這是一場智商的較量,也是一場勇氣的較量,也是考驗我對爆料革命的忠誠度,我願意接受。

但是你要是說白給我,我不要。你要是敢保證你是真的,讓我驗證你的身份,敢驗料,我願意出大價錢。特別是最近王健先生的死亡的真實內幕,還有陳峰先生的這場大牌、大計畫,還有這個渤海金控下一步的整個所謂的依法重組、還有上市公司重組、資產重組的資訊,我願意出百萬美元、千萬美元、甚至上億美元,我都願意。

如果你願意可以給我發資訊,可以給我聯繫,各種管道。你也可以直接跟我律師聯繫。未來我要把我的律師的聯繫方式發上去,直接通過律師來談,我非常願意。我也想參與參與海航的資產重組啊,看看能把老百姓的錢組哪兒去!

(看網友留言。唐旺:“你太厲害啦,太厲害啦,愛死你啦,你太厲害了”。愛你,我也愛你啊。周立波先生了不起啊,周立波先生了不得啊。 )

我再次重申,所有海航員工願意跟我律師聯繫的,證明身份的,願意被驗證的,我願意出大價錢買你的(料)。海航的錢是老百姓的錢,最後必須還給老百姓!(河南方言)你王岐山、孟建柱想拿走,那不可能滴!

(看網友留言:”郭叔你跟我說哪個香檳好,以後定點爆破的時候要喝啊”。)

哎呀,這不能做廣告啊!你們就喝差不多的香檳吧,法國的Dom Pérignon,這可以喝啊,法國的Dom Pérignon。

我今天心情太好了,太激動了,但是沒睡好覺這幾天。咱就聊到這吧,行不行?親愛的戰友們,大家表決吧,表決的話,看看啊,咱們結束啊,表決了,好不好?(注:跟工作人員說:Hold on,Hold on.Thank you .)

  • 01:24:09千招不如一招絕,總有和陳峰面對面交手的時候,恰當的時候會放小視頻出來

郭文貴先生:看來需要放視頻了過一段啊,放放老王、老孟的視頻了,盜國賊的視頻了,放劉呈傑、貫君吃飯說話的視頻了,要放視頻了。

陳峰先生,我放視頻那一刻就是你的大計畫“嘣”爆滅那一刻,你記住我說的話陳峰先生。只要是郭文貴爆出你核心的料的時候,你所有計劃都在“咣嘰”,我就等著你這一刻,咱倆總有面對面、手對手的時候。

但願你不要被“拍照”死啊,你得活著,我可希望你好好活著,我一定會面對面的我告訴你,你先出手,我讓你三招,你出完手我就出一招,這就是郭文貴的哲學:千招會不如一招絕!

我就等著這個時候,你能不動嗎?你動我就等著你動,我等幾個月著急,陳峰的性格,運籌帷幄,念經打坐,聽電話、看情報、看資訊,王岐山跟你再聊聊天,弄兩下,王岐山啊(注:模仿王岐山單手捋下巴)。你得行動,我就等著你行動,這武功高手就是對方得動,你一動就是我的力量,就是我機會,你不動我傻了。

現在你終於動了,你想停也停不下來,我一定會給你面對面的交手,讓你先出三招,我讓你三招,你年齡比我大,好不好?王健是1961年,陳峰是一九五幾年……(注:看直播留言)視頻,視頻,是,謝謝大家!謝謝大家啊!讓我100%安全,文我、猫猫猫(注:同音字)謝謝了!

今天咱們《郭媒體》運行暢順呐。大家說說今天視頻和音訊效果如何?大家一定記住,文貴要不給你們放幾個小視頻短片,到時候你記住郭文貴實現不了喜馬拉雅,本人從樓上跳下去。如果不給你放幾個猛烈的短片,你們記得郭文貴就是大騙子,我就應該被“拍照”死了,慢慢來啊,慢慢來,一定記住隱而不發,這武器有作用,該發不發它也是廢物,該發的時候一定發,恰當的時候恰當的時間“啪啪”發出來。

《郭媒體》越來越好了,一天十幾億、二十幾億次攻擊,咱能活著就不容易了,別忘了咱對抗的是一個盜國賊集團。(注:看直播留言)“視頻有點暗,音訊很強大”,(注:對工作人員說:你看看有點暗,有點暗,你往這,move this light little close we will try,對啊)

“劉霞女士到德國”,我還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劉霞女士一定會出國的,因為歐洲我見過所有歐洲的政府,他們認為什麼最重要?我說你們要見達賴喇嘛,救出劉霞。最近很多人都是見過的政府官員都問我什麼事你覺得重要在中國?我說現在見達賴喇嘛救出劉霞。還有一個你們要關心“新疆”事件,關注“709”事件,關注那些被刑訊逼供關押的官員和家屬。

  • 01:28:22郭媒體》的目的是爆料,不是做生意;喜馬拉雅就是建立一個法治民主的中國,14億中國人都擁有法治、民主、自由、安全、快樂美好的生活,不要浪費了上天給我們的使命和歷史上千載難逢的時刻

郭文貴先生:大家千萬記住《郭媒體》今天是網站,是網站,很容易(被)攻擊,基本上屬於“裸體”狀態,“裸體”狀態。我們等到是我們有一個加密的 APP的時候,APP的時候才會不一樣。大家現在記住,基本上咱們現在是玩那個是787的活,用的是拖拉機的材料,然後駕駛員基本這都是開拖拉機出身的,最多是開拉達兒的,所以說大家多原諒多包容,表現《郭媒體》的技術不是我的所長,但是達到爆料的目的這是我的所長,最終把我說的話說出去就ok了,至於音訊視頻好不好,請大家多包涵,目的是爆料,不是做生意。

咱不能像《明鏡》一樣找投資者,靠爆料弄錢,那不是咱的目的。不像袁紅冰,不像郭寶勝,也不像賴建平,也不像東京爆料中心弄點錢花花。弄點大錢!弄點小錢多丟人啊!

中,中、中、中、中、中,今天跟大家聊開心了,開心了!今天原諒我們的開拖拉機的向你們展示波音787飛機,這個技術也沒掌控好,這個視頻也沒好、音訊沒好,大家知道我們的所有的團隊沒有問題,為什麼?我們最重要的,靠近我的人的安全性是第一的,再加上咱的我這英文水準也這麼差,人家都是講英文的,所以說希望大家多理解,一切都會擁有的,一切都會好的。

親愛的戰友們,希望所有戰友們同時傳播文貴爆料,啥也不求你們,傳播文貴爆料,睜大眼睛不要被郭寶勝、袁紅冰、賴建平這些壞人給利用,不要被他們利用,不要隨著人家的腳步跳“探戈”,要隨著我們的喜馬拉雅腳步跳“探戈”,看清真相!

這場爆料革命是開啟智慧、積大德、尋找光明、正義和尊嚴、公平的,這是一場運動,要把屬於我們中國人所有的財富從這個壞人手裡、盜國賊的手上拿過來,反對以貪反貪,反對以警治國,反對以“黑”治國,這是我們要追求的。

那麼我們的喜馬拉雅就是建立一個法治中國、民主中國,我們一定會贏,一定會成功!但是沒有戰友們的支持,成功有什麼用啊?文貴不用追求,我待在美國就已經擁有了喜馬拉雅的一切了,但是我希望我們大家所有人看到是,讓我們14億中國人都擁有今天我們在海外享受這種法治、民主、自由、安全、快樂這種美好的生活。

每當我醒來時候看到藍天白雲這種祥和的空間、人與人之間的和諧,我真的都希望我們的同胞14億人民都有這樣的生活,而不是天天看著那些像劉霞女士這樣被虐待、劉曉波先生,看到“709”律師,高智晟的家人,高智晟、李文竹這樣的家人的虐待,包括那些在街上,那些賣菜的被那城管虐打、掠奪,包括像楊改蘭女士這樣的事件每天或者每個月或每年都會發生。

我們更不願意看到北京長安街全是特牌車,老百姓連騎自行車權利都沒有;我們更不願意看到這些員警和這當官的可以玩弄任何人的女兒和老婆,更不願意看到這些老兵獻出了青春以後沒人管沒人問,看著盜國賊坐著787、灣650、灣550、737到處飛。

我們更不願意看到孟建柱先生這旁邊是練的6塊肌肉,領導的公檢法穿著最嚴肅的人民相信的那個公檢法的戰服,卻幹著卑鄙齷齪的事;更不願意看到孫力軍和傅政華這樣的人,傅政華管監獄是人類上最大的醜劇,然後孫力軍搞香港、澳門、臺灣安全,搞情報,管理特務。一個搞外科醫生的小毛孩子,然後保護著劉特佐這樣的竊國“大盜”,在世界上搞“藍金黃”。

這就是我們追求的喜馬拉雅,親愛的戰友們,上天給予了我們使命,我們最後的結果讓上天來決定,但是我們一定要問我們自己:我們為這場運動到底是一個參與者還到底是一個推動者?還到底是一個反作用者?還是一個破壞者?

不要浪費了上天給我們的使命,不要浪費了歷史上千載難逢的時刻,一切都是剛剛開始!親愛的戰友們,喜馬拉雅我們一定會贏!謝謝,謝謝!

(注:跟工作人員說)今天你倆沒犯錯誤,謝謝了啊!太好了,我有點興奮,想喝點酒啊。

******END******

溫哥華揚帆農場七哥直播聽寫組

聽寫

溫哥華揚帆農場:米小樂

紐約香草山農場:天才老鼠

紐約香草山農場:蘭草(文泉)

溫哥華揚帆農場:百鳴

英國喜莊園: 杯酒漸濃

校對/要點提取:

紐約香草山農場:月野兔

紐約香草山農場:林禮

溫哥華揚帆農場:聞喜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整合發佈

紐約香草山農場:風起雲間(文敏)

全文發佈稿審核

溫哥華揚帆農場:文敏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