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疫苗設計的重大缺陷:自身免疫攻擊引致的自我毀滅

作者:Snowman

疫苗(新冠疫苗)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

我們不反疫苗,只針對假疫苗
我們不反科學,只針對反人類

這是兩篇深度好文,用科學原理準確揭示了COVID-19疫苗由於設計上的缺陷,導致此疫苗不但不能發揮疫苗的功能,反而會誘發自身免疫攻擊,引起機體的自我毀滅過程。此文是根據2021年12月15日Sucharit Bhakdi博士和 Arne Burkhardt博士在 “COVID-19 倫理的醫生論壇”研討會上的部分發言整理匯集。為易於理解,我盡可能使用簡潔的科普語言來描述這一罕見的、人類歷史上第一支mRNA疫苗在席捲全球的冠毒大流行中產生的深遠歷史影響。

Sucharit Bhakdi博士簡介:一生均從事醫學微生物學和傳染病的實踐、教學和研究工作。自1990年開始主持德國美因茨約翰內斯-古騰堡大學的醫學微生物學和衛生研究所,直到2012年退休。在免疫學、細菌學、病毒學和寄生蟲學領域發表了300多篇研究文章,並在1990年至2012年擔任《醫學微生物學和免疫學》的主編,該雜誌是由羅伯特-科赫於1887年創立,是該領域最早的科學雜誌之一。

Arne Burkhardt博士簡介:病理學家,曾在漢堡、伯爾尼和圖賓根大學任教。他應邀在日本(日本大學)、美國(布魯克海文國家研究所)、韓國、瑞典、馬來西亞和土耳其擔任客座教授/研究訪問。他主持羅伊特林根的病理學研究所18年。此後,作為獨立的執業病理學家,他與美國的實驗室簽訂了咨詢合同。布克哈特在德國和國際科學雜誌上發表了150多篇科學文章,並為德文、英文和日文手冊撰稿。多年來,他對德國的病理機構進行審核和認證。

目前世界上使用的COVID-19疫苗都是根據冠狀病毒的標誌性蛋白-S 蛋白(又稱刺突蛋白)作為外來病原體為模版而設計的。當病毒侵入人體後,病毒表面的S 蛋白會與機體組織細胞上的特異受體ACE2(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結合,攻入細胞內引起不同的疾病。身體中幾乎所有的細胞表面都有與之相匹配的ACE受體。因此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接種疫苗和感染病毒兩種完全不同的事件,會引發完全相同的疾病。按疫苗設計,打進身體的COVID-19疫苗會刺激機體產生抗體。但令人完全難以置信的是,儘管這些抗體能隨血液循環在全身各處巡邏,但卻沒有到達它們應該去的地方—病毒侵入機體的部位,因而抗體只能中和在血液中的有限病毒,而無法真正在病灶處發揮作用而成為無效抗體(事實上,單克隆抗體的治療效果也是如此),因而COVID-19 疫苗也變成一個徙有虛名的無效疫苗了。然而事情並非這樣簡單,如果此疫苗無用但無害也就罷了,但無人想到,正是這種mRNA 疫苗製造了這場人類史上最大的醫療災難。

一.為什麼說「COVID-19疫苗是不能工作的無效疫苗」?

COVID-19疫苗設計的一個重大缺陷是忽視了人體免疫系統自身存在的兩大類抗體之間的功能區別,不同的功能決定了設計的疫苗應針對不同類型病毒的工作範圍和目標。如果疫苗是根據侵入病毒抗原的致病特徵來設計的,就不會有後來的 「有效」 和 「無效」 抗體之分。Bhakdi博士和Burkhardt博士在演講中一語切中要害: 「疫苗的設計者完全沒有想到他們在這一關鍵問題上犯了一個大錯誤。」

現代免疫學理論告訴我們,人類機體的免疫系統能產生兩類不同的抗體。第一類屬分泌型抗體(分泌型IgA),由T淋巴細胞產生。這些T淋巴細胞是不能移動的免疫細胞,它們位於呼吸道和腸道外表粘膜下,將產生的抗體通過粘膜分泌至粘膜的外表面。因此,這些抗體就常年潛伏在那裡「守株待兔」,當病毒到達那裡時正好被等候在那裡的抗體一舉捕獲。人體最容易被外源病原微生物侵入的部位是呼吸道和食道,免疫系統億萬年進化形成的這種特異方式,能有效阻止了外源病毒的入侵,對保護機體細胞免受病原體的感染具有重要意義。

第二類抗體屬循環型抗體(IgG和循環型IgA),由B淋巴細胞產生,產生的抗體分布在血液中,通過血液循環到達身體各處發揮作用。B 淋巴細胞分泌的循環抗體主要消滅那些通過血液傳播疾病的病原體,來保護身體內部的深部器官。

Bhakdi博士和Burkhardt博士在演講闡述了 「COVID-19疫苗是不能工作疫苗」 的根據。SARS-CoV-2(冠狀病毒)的自然感染特徵表明,病毒在大多數人身上都主要停留在呼吸道的局部,而不是進入血液中。由於COVID-19疫苗設計只會誘發血液中的循環型抗體(IgG和循環型IgA),這些抗體僅在血液循環中停留而不會到達呼吸道粘膜處,因此Bhakdi和Burkhardt博士一針見血地指出:「這種抗體不能也不會有效地保護粘膜免受SARS-CoV-2的感染」。目前在接種疫苗的許多人中觀察到 “突破性感染 “的許多病例,就有力證實了這是疫苗基礎設計缺陷造成的後果。如果這是事實,現在對血液中抗體水平的檢測是沒有意義的,這是因為抗體數值的變化不可能代表呼吸道處對病毒免疫反應的真實狀況。

二.為什麼說「COVID-19疫苗誘發了機體的自我毀滅的過程」

已有大量的研究證據顯示,在身體的許多系統中都能檢測到疫苗攜帶的脂質微小顆粒成份。這些顆粒中包含著指導機體產生S蛋白的基因序列信息。 Ryan Cole博士2021年8月在德克薩斯州舉行的白大褂峰會中說: 「我們將一個基因序列注入人類的身體,通過你的血液中循環,進入到身體的多個器官中。在沒有病毒體存在的情況下,而機體根據疫苗基因信息生成的刺突蛋白卻可以完美髮揮病毒一樣的功能,即誘發與COVID-19相同的許多疾病 ,如相同的肺部疾病、相同的血管疾病、相同的心臟疾病、相同的大腦疾病。刺突蛋白是一種毒素 「。mRNA COVID-19疫苗會誘導我們身體深處的細胞表達COVID-19的S蛋白。Sucharit Bhakdi博士和Michael Palmer博士在2021年12月21日題為【SARS-CoV-2尖峰蛋白的長期持續存在:證據和影響】另一篇論文中,展示了具有重要醫學意義的發現:在第二次疫苗注射後的至少四個月內,在外泌體(細胞衍生的囊泡)上發現了刺突蛋白。刺突蛋白在體內能如此長時間持續存在,提示在表達刺突蛋白的器官內會發生持續炎症和損害的前景。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近年的研究表明,外泌體是胞內多泡體與細胞膜融合後,釋放到細胞外的膜性小囊泡,是細胞間信號傳輸的載體。只要可以在細胞衍生的膜囊泡上檢測到刺突蛋白,免疫系統就會把其當成外源異物而進行攻擊釋放這些囊泡的細胞。 無論囊泡是「適當的」外泌體還是凋亡囊泡,都會發生這種現象。這些證據都無可辯駁地證明,接種COVID-19疫苗對人體免疫系統的自我攻擊具有長期潛在的危脅。

我們知道,自然界中的冠狀病毒是從來不可能以這種方式侵入機體的,但現在通過接種疫苗實現了這種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下一步將會發生的事恐怕不可避免:任何表達這種外源抗原體的細胞都會受到自身免疫系統的攻擊,這些攻擊可能會發生在任何時間、任何器官中。現在,我們終於不幸看到許多年輕人的心臟受到影響,導致心肌炎,心臟驟停甚至死亡。雖然我們現在還不能完全證實這種悲劇是如何產生的,以及為什麼會與疫苗接種有因果關係,但一些無可辨駁的病例已經證明這種因果關係的存在。

Bhakdi和Burkhardt博士在演講中顯示了他們的屍檢數據和分析結果。他們對15名接種疫苗後死亡的人的器官進行了組織病理學分析,每位患者的年齡、性別、接種記錄和注射後的死亡時間都列在一個表格中。

在死亡之前,15名患者中只有4名在重症監護室接受了2天以上的治療,其他人從未住院。其中的5人死於家中,其餘的人死於工作或其他不同的場所。這表明治療性對屍檢結果產生干預的可能性很小。沒有一例死亡被驗屍官或公訴人認為與接種疫苗有任何可能的聯繫,因為常規屍檢中器官的外觀總體上並不會發現異常。在大多數情況下,”心律失常 “被認為是死亡的原因。為了深入剖析這種連繫,屍檢才是唯一可信賴的方法。關於死者的基本信息摘要,包括姓名,年齡,接種的疫苗名稱和次數和接種後的死亡日期(此文略過)的數據可從鏈接中獲取。當最終完成對15名死者的組織病理學分析後,產生了與之前的結論完全相反的逆轉。

結果顯示:在15名死者中的14個器官中發現了類似性質的組織病理學現象。受影響最為顯著的是心臟(14例)和肺(13例)。此外,在肝臟、甲狀腺、唾液腺和大腦也觀察相同的病理改變。在全部病例中受影響的所有組織中,共同突出的病理特徵佔據了主導地位。

(1)小血管的炎症事件(內膜炎),其顯著特點是血管腔內有大量的T淋巴細胞和固著的、死亡的內皮細胞。(2)T淋巴細胞在血管周圍廣泛積聚;(3)周圍的非淋巴器官或組織有大量淋巴細胞浸潤的T淋巴細胞。這些共同特徵表明,這種多灶性的、以T淋巴細胞為主的病理組合,明確反映了免疫學的自我攻擊過程,是沒有先例的。由於接種疫苗是所有病例的唯一共同點,毫無疑問,它是這些死者產生的自我免疫攻擊而導致毀滅的觸發因素。

結論無任何爭議,非常明確和清楚。組織病理學分析顯示了明確的證據,疫苗在多個器官中誘發了類似自身免疫的病變。不言而喻的是,由這種自身攻擊過程引起的無數不良事件一定會在接受疫苗的所有個體中頻繁地在任何時候、任何器官和任何組織中,出現各種不同疾病的不同症狀,特別會是在接種加強針之後。我們注意到,在這些案例中,所有四個主要製造商都有基於mRNA和載體生產的疫苗,所有這些疫苗都無一例外地都會導致人體自身免疫系統的最後崩潰。

在文章結束之余,我們仍有成百上千個疑問需要答案:

  • 為什麼COVID-19疫苗在沒有動物中、長期動物實驗的任何數據下都能被暢通無阻地批准?
  • 為什麼輝瑞公司的疫苗數據必須55年後才能被公眾全部獲知?
  • 為什麼面對幾十萬、幾百萬因疫苗接種而死亡的事實卻給疫苗製造商100%免責?
  • 為什麼FDA、CDC故意封鎖硫酸羥氯喹、伊維菌素這些已被證明有效的譽滿全球的藥的前期治療使 用,而寧肯造成至少50萬美國人的生命損失?
  • 為什麼面對疫苗造成的多達40 多種嚴重疾病和終生殘疾的事實,卻仍舊狂推疫苗,仍舊繼續強制接種,仍舊繼續為兒童和孩子們接種?
  • 為什麼在被宣傳為人類有史以來的最大的大流行期間,所有大制藥公司的產品都可以免責,但無論是病毒死亡還是疫苗後死亡,都沒有及時和完整的屍檢數據?引用Ryan Cole博士的話:在已經有11000例接種疫苗後的死亡案例後,才有了第一個屍檢,你認為我在跟你開玩笑嗎?這還是科學嗎?
  • 為什麼主流媒體對所有揭露疫苗副作用的報告和發聲一律被視為「陰謀」「假消息」「危險言論」而大批被封鎖,甚至消號?連世界最著名科學家之一的馬龍也難逃被消號的命運?
  • …………………………….

這些問題的答案有些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我們也不需要知道這裡的全部答案,但我們應該清楚,疫苗的推出並非真的想保護你的生命,它已是國家的政治行為。我們不拒絕疫苗,但堅決抵制和反對以保護人民生命的名義,實質執行殺人的COVID-19疫苗,它是毒針!是毒素!是有別於COVID-19 病毒的另類生物武器。

參考鏈接1:On COVID vaccines: why they cannot work, and irrefutable evidence of their causative role in deaths after vaccination

參考鏈接2:Long-term persistence of the SARS-CoV-2 spike protein: evidence and implications

審核校對:Barry Jack
上傳排版:F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9933
4 月 前

真理的無奈與無力感~GTV系列加油!

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欢迎大家订阅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