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4月14日郭先生G-TV直播

戰友之家聽寫組

尊敬的戰友們好,你們健身了嗎?你們傳播香港危機CCP病毒真相了嗎?一切都已經開始。天吶!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今天直播時間不能長。因為10點鐘我要跟歐洲開兩個會——視頻會,所以說1分鐘也不能延遲,1分鐘也不能延遲。我這是剛健完身,跟戰友們在這亂聊一下。

首先感謝戰友們發來的這麼多這麼多的信息,我真的是沒辦法一一而回,沒辦法。所以我就趕快直播一下。而且很多戰友說:不行,太長時間沒聽到你說話了,文貴先生,你得趕快說兩句。我就趕快說兩句,時間不長。

首先戰友們,昨天我發了個蓋特,我相信你們都聽到了,也都看到了。過去這七八十個小時,是我近些年來掉眼淚密度最多的一次。簡直是有時候受不了,1小時能掉十幾次眼淚。戰友們發的每個信息和戰友們發的這些故事,實在是震驚了我。我做夢也沒想到:爆料革命真的救了這麼多人,而且救的這麼徹底,而且幫助人,還救了人的錢,救了很多人的家庭。

從世界各地發來的,大家都明白我不能說的啊!各種信息說我是誰,我就是聽了爆料革命,我家在……我在兩年前,我就離開了中國。2017年我毅然的賣掉了房產,賣掉了工廠,我出來了。不但躲過了共產黨的所謂的私有資產國有化,國有資產家族化這個過程,而且躲過了大牢,太多這樣的戰友了。

我發現:2017年爆料的效果到2018年是救企業家,救的戰友是最徹底、最多的——這真是超出了我的想像。這麼多人攜家帶口的全部離開了中國,離開了中共國。躲開了中共的私有資產共產化的災難,被盜國賊化的災難。

有些人沒有被以貪反貪這個革命給卷進去,還更關鍵的很多人在最關鍵的時候把房產資產賣掉,把錢給拿回來——現在幾乎都不可能了。到了第二波救的人,我發現絕大多數是去年年初的時候。2019年這個王健的事情對私營企業家、國內的人影響太大了,太多人把錢出來了,舉家外移,很有意思。

戰友,我沒有別的意思啊!第一波反應出最快的人都是最有錢的、最成功的人;第二波反應的是中下層,不是太有錢,但是感到危機的人,小有錢的離開了;到了第三波就是這次疫情病毒,就開始屯糧食、上山,把股票房產賣掉,取現金,這是比較小富的人。幾乎是80%左右給我發信息,爆料革命給我參與這次、那個、那個的,絕大多數都是山東人。

我真的是,我為啥要感動啊!咱法治基金的捐款者一切優先,我看到每張法治基金票據說,郭先生這是我當時法治基金捐款證明,我都要掉眼淚。因為我知道那意味著什麼,那是多麼堅決,多麼勇敢。絕對的不顧一切的對法治基金的支持。

有的戰友把發出來幾百萬,當時捐款的那個沒發出來票據,以及錢沒捐成被警察給叫去喝茶,還有威脅、寫懺悔書發過來。大家不放誰身上,誰不知道,放誰身上,誰知道。這時候還是支持我們爆料革命,我每個人,我都是想掉眼淚,我難受,我感動。

真的是瑞安平女士,三年老犯糊塗事兒。就上路德節目把一個事給研究明白了:說真正的戰友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真的是太有感覺了。這是瑞安平啊,我是對你崇拜的現在如滔滔江水了。如果你需要愛馬仕皮子,可以讓老江轉讓給你幾條。

太厲害了,真正的戰友是真的沒有離開過。假戰友、冒充的戰友逐漸必須被離開,因為咱們戰友火眼金睛。真正受到實惠的,真正的在爆料革命中躲避了共產黨的以貪反貪、以黑治國、以警治國、資產被盜國賊化的這些戰友們,永遠不會離開爆料革命。

更讓我感動的是很多人都是帶著全家老少給我發信息,這是我老公、這是我婆婆、這是我老丈人、這是我老丈母娘、這是我老婆、還有孩子,都是一家一家的支持爆料革命,支持文貴。

我們爆料革命要求的是對爹好、對娘好、對婆婆好、對老公公好、對老丈人好、對老丈母娘好、對老公好、對老婆好。我們真的是感受到了爆料革命這些東西深入咱們戰友每個家庭、每個生命里每個部分,這是真的讓人感動。

戰友們,你們無法想像。如果有一天喜馬拉雅農場相聚,大家坐這兒說,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支持爆料革命,我們家人怎麼支持爆料革命。如果你們能體會到,真是一點點的話,我就是真的無法想像。

我被震驚了,我不是感動了,我是沒法形容的這種感動,我真覺得我郭文貴值。

頭兩天,一個我的發小給我發信息:七哥,現在是煙不抽了,酒不喝了,現在你連飯也都少吃——我看了難受,我一看你那樣我就想哭,你能不能答應老弟,你多吃點飯。我說七哥沒事,酒不喝煙不抽,然後雙休要靠我的手。七哥現在一直在奮鬥爆料革命,雙休都靠手了。所以說,我說你記住,七哥會很快跟你見面,健健康康跟你見面。

我這個老弟是我的發小,知道我愛吃,現在因為控制身材不能亂吃。但是他告訴我說,七哥你知道嗎?我身邊的每個人聽不到你直播,大家都跟沒了魂似的。你就在那直播,就在那吃飯,你不吃飯,你坐著都行,你讓我們看到就行。我說兄弟你也太誇張了,你說你七哥做那,你看他幹嘛!我說你也太誇張,你也就看你七哥好。

但是這幾天我是真明白了,爆料革命成了很多戰友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且是五湖四海,而且我真也沒想到,世界上原來這麼多戰友支持我們,無處不在啊!沒有任何國家,沒有任何地方,非洲的、南美洲的、亞洲的、東歐的、北歐的、西歐的、那北美洲就不用說了。

從開始Twitter、 YouTube封殺到現在,很多戰友採取各種辦法、各種手段來聽文貴的爆料視頻,聽我們戰友爆料視頻。這是為什麼這個G-TV這麼厲害,就還在內測階段就達到幾萬、幾萬個VPN。戰友們,國內的戰友,是戰友從來沒離開過,而且很多戰友的故事太讓人感動了。

我們有一位戰友發信息,七哥很多人聽到我這個,因為按照規定必須一對一的回複信息,但是公司可以派出公司的團隊回,我不用回。但是我說不行,我要一個一個的回。因為他們是對著我來的,他們相信是文貴,而且我說我要讓他們聽到我負責任的聲音,相信我的,我要負責任。所以很多人聽到我聲音,都、都哭得受不了,嗷嗷地哭。以為這真的是七哥嗎?我說真是。

但是戰友有一樣,我不能第二次、第三次給你回復。無關的你盡量不要問我問題,因為大家你去想想,當你給我信息的時候,我要把你的名字輸上去,我還要輸上數碼,我再回來、再看你這個,回復你信息。你再問我一回,我再給你回一回,我還得點擊頁面回去。那個WhatsApp回信是非常差勁,所以我們一定要做一個比他好的。

回完每個人的信息,我都得倒回到最……劃拉老半天,因為時刻都不少於2000新的人進來了,所以從前天到現在2000人一直在(視頻中斷)進來那個。新進來那一刻我一點進去了我回復了,但是老的前兩三千個一直在那回不了。所以戰友們你們要知道:不是我不回,實在太多了,一直就兩三千個人在那。好像手機超不過3600個新的人進來,所以那3000多個一直在那。所以拜託了:不管我怎麼著,你就盡量無關的消息先別問我,咱以後聊,好不好戰友們?

你們聽我這嗓子戰友們,過去這幾天我的嗓子成什麼了,我每天大概是真的是一二十個小時,嗓子真的是冒煙了,真是冒煙。我剛才鍛煉完想去上個洗手間,我一看時間來不及了趕快來給大家說。所以戰友們你們要記住:我沒給你們回的不要著急。有些是沒辦法這是系統問題,有些可能這一刻他先發了,他是今天這一刻發的反而先得到回復,昨天和前天沒回復。

戰友們,我不會……只要是法治基金捐款者和老戰友一定優先。還有很多戰友那種感動的話,這都是我們未來見面的見證禮。我真幸福啊戰友們!我這種幸福的感覺,你們能懂嗎?一個50歲的男人在這個時代全世界人類在面臨著生死危機的時候,我得到了來自全世界這麼多人的全家的信任——老的、少的、幼的、孩子、男的、女的——全力支持。世界上還有幾個?

我們的律師團隊說:郭先生,你在創作著人類上太多沒有的傳奇,說現在這就是傳奇。老天有眼呢!昨天我給一個律師開玩笑,我說我們老家有句話,為啥我說為真不破?我們老家有兒歌:天蒼蒼地茫茫,大地之間只有真話,才是親娘。我說我們講的都是真話——天蒼蒼地茫茫,這個大地之間只有真話才是親娘,假話都是晚娘——說真話是讓人尊重的,讓人信任的。

而且很多人說:郭先生,我沒想到你給我親自回語音,親自回復……什麼叫親自?我討厭這個詞兒。和戰友之間沒有階級,沒有高低,我們一定把我們腦子的共產黨那個病毒拿掉!

再一個,我特別感動的就是:很多香港的戰友給我發信息。香港戰友都是普通話說不好,一發:郭叔,因為你我們還活著;因為你,我們還留著這個希望。我們等著你回香港,一個都不能少。我告訴所有的香港戰友:記住,告訴所有人,郭叔一定回來,讓香港變回香港,一定會解放香港。

說實在話,這麼多天我要有一次,我在乎過數字,我在乎過什麼錢、名,我郭文貴不配站在這。對郭文貴來講,天上飛的,水裡游的,地上跑的,沒有一樣東西我再想要的。現在是酒也不能喝煙也不能抽,用手來搞雙修。現在連門都不能出,沒有什麼追求的。全世界所有的大城市的房子我都有,所有男人,所有人想要的東西我沒有一樣沒有的。

我就是一定要告訴香港的戰友們:一定要等到郭文貴回去,解放香港——香港是我們的耶路撒冷,香港是我們的聖地。所以每個我看到香港的戰友們,你們留那麼長的數字的時候,我不知道該說啥好。你們的信任,你們對爆料革命的這種認識和支持,是什麼都換不來的。

我非常驚訝,這麼多我不知道的香港戰友,有這麼多人在支持爆料革命。我們一個台灣的,我找了兩三年了是什麼人在台灣做那麼多宣傳在媒體上——我都不知道是誰。這次給我發信息我找到了幾個人,我也嚇壞了:原來是台灣政府里這麼高級別的人,都是我們挺郭爆料的戰友啊!從2017年上街遊行開始就是他們。這麼高的官員,一直支持,從南到北。

說,台灣得多少人支持你郭先生,你知道嗎文貴?你來台灣的時候,你會看到前所未有的,從南到北從高雄到台北,多少戰友去接你——一家一家子,從小孩到老人。有些台灣話我聽不太清楚。

大家你去想想我在幾十個小時咋過來的。人家是真是假,人家是拿著什麼來的?人家能說出那歷史嗎,人有必要那一家人跟你郭文貴,聽你的語音又哭又啥的嗎?為真不破,無我無私!爆料革命這個影響力真是太大了!我們讓多少人,從過去的平凡,從過去的普通,走向了他人生完全的不同。

昨天有個戰友,日本的戰友,又漂亮又有錢——那是我們的戰友。真漂亮,真有錢,還有文化還有水平,昨天在GTV直播。她說七哥,我第一次直播了,高興!我說為什麼你不直播?為什麼不讓我們人生活的精彩?為什麼我們可以追星?我們眼裡沒有星,我們自己是最好的明星。為什麼不追自己呢?對著攝像機講出你心裡話,別在乎別人怎麼看,不要有表演的感覺。你就儘快講,對著你自己講;你不要在乎別人怎麼說你,你自己就是最大的星。為什麼不能讓自己的生命更精彩?為什麼不讓你自己變為自己的明星?

昨天有位加大那的戰友發信息,說他女兒說:為什麼你追星?值啊!郭叔現在直接給你回語音了,我追星為什麼這些明星不給我回復啊?我說我非常不喜歡這話,告訴孩子:我不是星兒,你也不需要追星兒,我們是兄弟姐妹。戰友,告訴孩子,他就是星,沒什麼星是值錢的。

這幾天,你能想像的多大的明星多大的人物,我也告訴你——因為這是個人隱私——都跟我聯繫:我是誰,郭先生,我要怎麼著怎麼著,我通過誰誰誰。我沒有捐款,但是我家人什麼什麼了……我一概回復,我說你的演唱事業很成功,你的演藝事業也很成功,但這不是你當時捐的,這個不可以。我最起碼拒絕了超過10%以上。

沒有星。為什麼?我們爆料革命是全人類現在最大的明星!無論是從華盛頓,還是北京,還是東京、歐洲,任何國家現在說G-News、 G-TV是世界上最牛的星。

未來你們會看到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他必須回頭無數次地來頂禮膜拜,來看我們的G-News、 G-TV上所有的「上天造」,還有「戰友之家」的我們爆的料,我們的路德訪談和戰友們的路江談、路安談、路瑞談、路博談、路艾談、路墨談、所有的爆料,我們戰友之家所有的爆料,你們……(視頻中斷)

昨天有一個中國的大伽,在紐西蘭呢,給我打電話,「老郭,我現在希望能跟你合作,把我的隊伍帶去跟你合作。我的企業看來是美國要封殺了——你也別提了,我現在跟你合作。」

我告訴他:「你跟不跟我合作,我們都叫G-TV,都叫G-News,誰也擋不住他強大。」我說「你用腦子想一想,Zoom、抖音、Jack馬、支付寶、什麼螞蟻金福,所有共產黨的中共國的海外支付系統,還有任何生存空間嗎?」

我說只有G-TV、G-News,會把你們800億的什麼語音社交、視頻市場、會議市場——800億的會議商務,包括未來我們GTV上最牛的,全世界的和中國人可相信的GTV支付系統、區塊鏈支付系統、商務系統。我說只有一個可以相信的,中國人、世界可以相信的,按照西方法律、註冊地在美國,讓美國人在知識產權、科技、知識、能力……讓中國人的智慧能發揮所長,絕對不需要跑發改委、跑證監委,完全靠能力直接上去就發財的唯一平台——G-TV和G-News。

誰能做到?東西方唯一政府、民間、商業、科技、知識產權,能讓大家平等的實現自我價值的G-TV、G-News。我說你還想啥呢?跟我合作?我說我不需要你合作,我們跟誰都不合作。過去這一星期,最起碼世界上超上百個名人要加入我們獨立董事會。未來我們選幾個吧,不選多了。

還有一個,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再在這說一遍。GTV和G-News是所有爆料革命戰友的,任何有智慧、有能力、有理想、有抱負,所有的戰友,你有這個能力的,要利用和G-TV、G-News,因為他是爆料革命的孩子。你會寫碼農、你會寫UI、你會寫設計、你會寫支付系統、你會寫商務系統,你甚至在GTV未來的商務上、G-Fashion上,開一個你的商店,然後你可以在上面搞招婚欄目、介紹欄目,估計這事就是Sara乾的啦、木蘭她們乾的啦,還有例如水台胸罩,是吧。你這都可以。

一定要在G-TV上,讓戰友們成為你們可以相信的一個戰友們的平台。爆料革命沒有組織,但我們有平台,我們有爆料平台。我們沒有任何title、沒有任何名義,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就叫戰友——爆料革命戰友。

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以後,戰友們你們要記住。很多人問我,「郭先生,共產黨沒了,我就要回去了,中國山也好了、水也好了、人心也好了。」我告訴戰友們,我沒法一一回答:那太天真了!中國的山河、污染、包括人心的淪喪,是需要很長時間恢復的。這是為什麼我們需要G-TV、G-News這平台。

因為中國的山和水,人心、制度、信仰、法治,需要一個巨大的財務平台,和巨大的人才儲備,和集結一切有良知的戰友們來拯救這個民族於危機之中,確實能夠監督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政權,不再成為比共產黨還壞的政權。中國人民不能再出了狼口入了虎口。

所以我們要有兩手、兩把劍,像個超人一樣:一把有足夠的財富,我們要打造萬億的平台,還是最快的時間打造萬億平台。錢!這是解決、監督和實施爆料革命的喜馬拉雅,和滅共後的法治、信仰自由的中國的根本條件。第二,力量!你也可以說武力,但咱叫力量。你沒有一個這樣的力量是不可能的,這力量是跟西方的聯合的力量。我們窮哈哈的、要著飯,誰跟我們合作呀?

我們要與美國、聯合國、全世界的國家的力量,來監督象這些新政府向世界承諾的「讓中國人有信仰、法治自由」。不要像當年共產黨一樣,「我們要給中國人帶來像西方式的民主」。推翻了地主,你就當地主。結果是推翻了地主的人,誰都想當地主。最後他們真當了地主。那是不行的。必須有一個國際的力量,讓你推翻地主的人不要當地主——這叫力量。

後面兩把劍,有一把我們叫最牛的劍,就是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在世界上的有生力量、產業、產品、信用、金融、各個領域。我們戰友一個你看不見的、無法計算的、一個核心的監督力量——我們叫戰友之家呀。另外一個大家一定要記住:我們要有媒體。世界上媒體是巨大的力量,沒有這個媒體平台,誰聽得著我們說話?誰能揭發下一個政府和共產黨把我們再變地主、把我們給弄死呀?媒體的力量。

兩把劍:戰友的聯盟,我們的媒體平台。錢、力量。這才是我們G-TV、G-News核心的本質。想一夜之間把中國變成象西方那麼美好,那是做夢。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很多戰友問我的話,我真的沒辦法一一而回。但是香港的戰友和台灣的戰友,你們記住,只有爆料革命能消滅共產黨,讓中國真正地擁有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台灣才能自由!香港才能自由!才真正的光復香港,為那些勇士雪冤!

我相信很快,川普總統和習主席的個人關係,不再是好朋友啦。
我相信以美滅共、全世界聯合滅共和以共滅共的時刻,已經在急速的向我們走來。

天助我們,共產黨正在以一個瘋狂的、無法想像的錯誤決定,自欺欺人,不知道已經劍在頭上——這種無知的傲慢,在瘋狂的走向死亡。不信咱們走著看!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所有給發的信息,我都會一一的回。所有的那個事情都會在兩到三周內決定。我們會進入到一個新的時代,咱們走著看。很多話,我現在真的沒時間說,我回頭咱在亂聊直播說。萬分感謝,所有的戰友們。你們所有的語音、所有的對文貴的鼓勵,爆料革命都會永遠記住。

還是那句話,真戰友和真是文貴的戰友,疼婆婆、疼公公、疼老岳父、疼老岳母、疼老婆、疼老公、照顧好孩子。戰友們,爆料革命最關鍵的,你們得活著。你沒了,爆料革命給你沒關係了,時間還很長。

我第一聽到有一個戰友告訴我說,頭一段跟法治基金申請口罩沒有收到,我很難受。這位戰友,我已經向你道歉了,現在在加拿大。任何需要口罩的、法治基金捐過款的,還有需要葯的——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的,請跟我們聯繫,可以和Sara、路德、木蘭聯繫。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切都已經開始。讓我們為全世界人民、中國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再見。

聽寫組:文風,鎚子,文顧,S文熙,文竺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 年 前

… [Trackback]

[…] There you can find 6062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74817/ […]

trackback
1 年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74817/ […]

GM39

4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