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系列——普京的瘋狂與“北下滅共”

整理/編輯:MSGZ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111-1.jpg
圖片來源:VOA

編者按:本文將解析和挖掘:俄羅斯在普京權力陰影下的時代趨向,俄羅斯與中共(習近平)關係的本質,以及在與西方世界(美國)的糾葛中如何追索帝國和個人的利益。在俄、中兩國出現大獨裁復辟的時代背景下,何以影響滅共的進程。

郭文貴先生在12月5日的大直播中提到俄羅斯普京在烏克蘭的舉動對於滅共進程的影響和價值,摘錄如下:

習的自信和瘋狂絕對來自普京、俄羅斯,這是他們倆之間的絕對默契,影響習最深的就倆人,普京還有北朝鮮。為啥北下滅共?一切的一切都有背後俄羅斯的支持,如果俄羅斯一旦跟他捨棄它了,他的技術就會有問題,更重要的是,使用技術的伙伴,都會有問題。這裡的決定性因素是什麼?習近平的身體、普京的身體、普京的安全、習近平的安全,這倆人任何一人安全和身體出了問題,一切結束!更重要的事情,他倆不能出現政治意外,被殺掉、被推翻。蘇聯只要一個人下去,如戈爾巴喬夫下台,一切結束。中國毛澤東下去,鄧小平下去,中國的形勢將被徹底改變,一人定一國。美國和西方國家不管怎麼折騰,保守官僚不可能徹底改變。這時候北邊俄羅斯太重要了,北邊對我們滅共形勢一片大好,因為它要動烏克蘭,不動就麻煩了。現在的俄羅斯和中共之間的戰略計劃,就是分別行動——你取台灣、我取烏克蘭。你開始在俄羅斯在歐洲推行你的天然氣、技術,你把技術給我,天上地上我來幹,我來佔用市場,然後再把中東非洲亞洲拿下,讓美國人餓死他。如果他倆(普金和習近平)都活的好好的,都能成功;如果一個不成功就一切結束。當前俄羅斯出現的精英和資金外逃現象,像極了蘇聯解體的前夕。

目前很多觀察員還不清楚普京是在試圖煽動烏克蘭捲入更大規模的軍事衝突,還是只是在進行一些季節性劍拔弩張的挑釁。

一)當前烏克蘭邊境的軍事緊張局勢

緊張局勢表現在俄羅斯屯兵烏克蘭邊境,美國情報透露俄羅斯正在計劃在明年初以175,000人的部隊進行軍事進攻烏克蘭的可能性。

在日益緊張的局勢下,普京和拜登在12月7日進行了視訊通話,討論發生在烏克蘭邊境的軍事緊張局勢。俄羅斯總統助理尤里·烏沙科夫稱,在與拜登的通話中,普京提出了他對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的要求,該協議將“排除北約進一步向東擴張、以及在包括烏克蘭在內的鄰國領土上部署威脅我們的武器系統”。

烏沙科夫說,俄羅斯長期以來一直在推動這種安排,並強調由於最近緊張局勢的加劇,這種情況變得特別嚴重。他說:“它根本不能繼續這樣下去”。

烏克蘭、美國和其他西方盟國越來越擔心,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附近的部隊集結可能是莫斯科打算入侵的信號。官員們說,目前還不清楚普京是否打算實施入侵,或者似乎在威脅入侵,希望迫使烏克蘭及其西方盟國作出讓步。美國已經威脅說,如果克里姆林宮發動攻擊,將對其實施最嚴厲的製裁,而俄羅斯則警告說,北約軍隊和武器在烏克蘭領土上的任何存在都將跨越“紅線”。

週四,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斯德哥爾摩與俄羅斯國務卿謝爾蓋·拉夫羅夫進行了面對面的會談,要求俄羅斯從與烏克蘭的邊界撤軍。拉夫羅夫反駁說,西方國家剝奪了俄羅斯在北約進一步向前蘇聯國家擴張中的發言權,這是“玩火”。

烏克蘭國防部長雷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週五告訴立法者,在烏克蘭附近和克里米亞的俄羅斯軍隊數量估計為94,300人,並警告說1月份可能會出現“大規模升級”。

烏克蘭一直在推動加入該北約,北約一直在承諾將其加入,但並沒有設定一個時間表。

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本週表示,俄羅斯對烏克蘭是否加入西方安全聯盟沒有發言權。他說:“應該由烏克蘭和30個盟國來決定烏克蘭何時準備加入聯盟。俄羅斯沒有否決權,無權干涉這一進程。”

烏克蘭國防部長雷茲尼科夫週五警告說,“升級是一種可能的情況,但不是肯定的,我們的任務是避免它。我們的情報部門分析了所有情況,包括最壞的情況。(俄羅斯)為升級做好準備的最有可能的時間是1月底。”

俄羅斯在2014年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並在烏克蘭東部工業中心區(即頓巴斯)的分離主義叛亂中投下重兵,此後雙方一直陷入緊張的拉鋸戰。超過14,000人在戰鬥中死亡。

克里姆林宮對烏克蘭可能使用武力奪回對東部叛軍的控制權表示擔憂。而使緊張局勢加劇的是,俄羅斯支持的、自稱是烏克蘭東部分離主義共和國的領導人周四表示,如果該地區面臨烏克蘭的攻擊,他可以向莫斯科尋求軍事援助。

雷茲尼科夫說,烏克蘭不會做任何挑釁俄羅斯的事情,但準備在受到攻擊時作出回應。這位國防部長說,烏克蘭最感興趣的是政治和外交解決。

烏克蘭的地緣位置極為敏感,它處於俄羅斯帝國和西方民主世界地理對峙的邊界。表像上,烏克蘭一直希望進入北約,北約卻只給承諾不給時間表,而普京一直以武力威脅遲滯烏克蘭的陣營歸屬。從這一地區長久的地緣紛爭看,美國、烏克蘭、俄羅斯貌似遵循著某種戰略默契。美國、俄羅斯、烏克蘭都在以低成本的方式施加著對邊境的影響力。

二)烏克蘭問題形同台灣問題

烏克蘭與台灣一樣,各自的地緣形式都面臨著被老牌帝國和舊式君主的吞滅。在當下病毒大流行肆虐,全球趨向回歸極權時代,世界經濟秩序將遭遇毀滅性大崩壞,特別是美國的式微是否預示著世界即將出現權力真空?在混迷的世局下,普京和習近平均背負著病態的帝國夢,抱持著君主的專制野心,正欲窮凶極惡地登上時代和自詡為歷史性的舞台。

普京,一個沙皇式的獨裁者。他的成長歷史決定了在他掌握權力之後將會把俄羅斯帝國帶向何處。

普京要鞏固他作為領導者的聲譽,讓俄羅斯恢復昔日的偉大,在普京的成就名單中仍然缺少一項未竟的任務。這部分未完成的任務是恢復俄羅斯對關鍵領域的統治。其歷史帝國的一部分。該議程上的任何項目都沒有比烏克蘭回歸更重要或更關鍵的項目,因為烏克蘭是前蘇聯的一部分。

普京作為蘇聯間諜曾咬牙切齒地將1991年蘇聯解體描述為“(二十)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

自去年普京推動修改俄羅斯憲法以允許他在2024年和2030年競選公職以來,普京愈來愈成為了一位孤獨的君主。現在有41%接受調查的俄羅斯人表示他們希望他下台。

當下,普京面臨政治精英的政變和公眾的抗議的雙重威脅。

領導人核心圈子中的人通常與政權的生存息息相關。普京的親信就是如此,他們的財富超出了他們的夢想。但這些精英也構成了潛在威脅。親信可以抓住過度依賴他們尋求支持的個人獨裁者。

普京還面臨來自下層的威脅。 “顏色革命”推翻了2003年格魯吉亞、2004年烏克蘭和2005年吉爾吉斯斯坦的統治者。幾乎沒有什麼比民眾起義的可能性更讓普京感到到擔憂的了。面對底層的大規模抗議,普京大幅提高了對參加和組織抗議活動的處罰。

1月份支持反對派納瓦爾尼的抗議活動在俄羅斯100多個城市發生,其根源都源於對經濟上的不滿。經濟疲敝的根源是普京用壟斷的經濟利益換取精英的忠誠度所致,這和中共把利益壟斷為小集團化和家族化如出一轍。

普京的日益獨裁化使政策變得愈加個人化,這增加了政治精英的脆弱性。投資者更願意將資金存放在俄羅斯以外的避風港,許多俄羅斯年輕人已將其重要的人力資本帶到國外。即使是超級富豪俄羅斯人也感到了危險。人們拒絕克里姆林宮讓他們將資本帶回俄羅斯的呼籲。

普京面對近70歲的年齡焦慮和岌岌可危的權力地位,使他作出和歷史上所有獨裁者一樣的舉動,就是把內部的政治、經濟危機外部化,發動對外戰爭是轉移焦點和化解危機最好的方式。

由此,普京的權力危機和習近平的權力危機相互重疊,對失去權力的恐懼、病態自私、狂妄將使他們不得不最終走上軍事擴張的末路。它們的瘋狂行為使原本動蕩的世界局勢更易出現丕變,它們的最終崩潰將隨著戰爭的爆發很快到來。這也是郭文貴先生所說“北下滅共”形勢一片大好的原因。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https://discord.gg/23zmMzYJ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2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