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避墨爾本封鎖的女生,自述北領地模范隔離營悲慘遭遇

翻譯:文揚
編輯:文泓

一位26歲的女生海莉·霍奇森從墨爾本搬到北領地達爾文,原本以為可以躲避墨爾本無休止的封鎖,結果卻發現自己沒有染上病毒,卻被關進了新冠病毒隔離營中。

最近,她剛結束在霍華德·斯普林斯的14天隔離返回家中。霍華德·斯普林斯是達爾文郊外可容納2000人的新冠隔離營地,當局將本地區受感染者集中安置到該營地。在接受採訪中,霍奇森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這始於她的一個朋友核酸檢測呈陽性。隨即調查人員便來到她家,通過她的車牌號將她認定為“密切接觸者”。他們問她是否做過核酸測試,當時她撒謊說她做過,而實際她還沒有做。后來引發了一系列非同尋常的事件。

她說:“后來警察們堵住了我的車道,要把我帶走。我告訴他們,我不同意這樣做。為什么我不能像其他人那樣在家里自我隔離?他們說,這是政府的規定(集中隔離)。”

她被命令收拾行李,并被告知一旦檢測結果呈陰性,她就可以回家。她被關在一輛租來的面包車后面,送往隔離營。到達后,她被告知必須在那里呆滿14天。

“隔離營里這些人都穿着防護服。他們根本不想靠近你,因為他們認為你被感染了。他們真的把你送到你的房間,然后離開。”

“他們不會過來說什么,不會檢查,不會做什么。每天給你送一次飯。然后你就被拋棄在那里。”

她在14天內接受了3次檢測,每次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有一次,她因為離開房間沒有戴口罩而受到處罰,并被威脅說要罰款5000澳元。還有一次,她說有人給她服用鎮定劑以讓她平靜下來。

“你感覺自己是被關在監獄里。而你并沒有做錯什么。他們所做的事是不人道的。你是如此渺小,他們打壓你。而你實際上什么都不是。是的,他們甚至威脅我,如果我再這樣做,‘我們會把你關得更久’”。

至今霍奇森仍然不確定的是,她在霍華德·斯普林斯的遭遇是否屬於懲罰性的,是否與她最初的對測試撒謊有關?

此后,她失去了在一家商店的工作崗位,那是一份臨時性的工作。在任何階段都沒有人提醒她的權利或讓她與律師聯系。

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個共記錄了290例病例且無死亡病例的州。與澳大利亞其他地區相比,北領地遭受的損失相對要小得多,但它依然釆取高度嚴厲的措施。上個月,該州的凱瑟琳鎮在報告了三起病例后進入了緊急封鎖狀態。

該州的·斯普林斯中心被澳大利政府描述“澳大利最安全、最用的隔離設計”。它已成澳洲地方隔離營的典范,聯邦政府正在與各州政府合作,在墨爾本、布里斯班和珀斯提供“國家復原力中心”——隔離營。預計將在未來6個月內建成。

原文鏈接: Inside Australia’s Covid internment camp – The Post (unherd.com)

發布: 文武全才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