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五)

整理:BENJ1
编辑:Kelly

文章配图
配圖製作:小螞蟻614

大躍進的瘋狂,造成共產中國最為荒誕無稽和殘暴駭人的一頁,造成了大饑荒年代中數千萬人死難的歷史悲劇。

餘習廣在《大饑荒之最,滎經慘案》的採訪記錄中寫道:

1962年,重慶市委辦公廳副主任兼共青團重慶市委書記廖伯康,向中央報告了四川大饑荒真相,匯報了1200萬死難者。而其中的滎經慘案,又以其史載人口死亡率53.15%以上,成為當代中國地方誌所載大饑荒中人口死亡率之冠

滎經古稱若水,地處四川盆地西部邊緣的雅安地區中部,距成都175公里,1958年8月大躍進開始後,滎經縣全縣抽調二萬多青壯勞動力,拆屋揭瓦,大建土“高爐”,上山砍樹,建“鋼鐵基地”,四個多月下來,全縣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被毀掉大半,滎經縣因此換回“鋼鐵衛星”紅旗十幾面,成為雅安地區大放“衛星”的“紅旗”縣,一萬多婦女與老弱病殘耕作和秋收。秋收季節,勞力奇缺,大量糧食爛在地裡。
滎經縣又是大放“高產衛星”的“紅旗”縣。縣委書記說五八年糧食產量比五七年翻番,由2800萬斤,增產到5600萬斤。實際上,當年糧食減產兩成多。

秋收不到兩個月,就出現浮腫病和餓死人情況。國家徵購任務又按“高產衛星”數字,任務“落實到社”。一些公社幹部向縣委邢書記反映實際情況,遭到縣委高調痛批,一頂頂“右傾機會主義”、“落後保守”、“富農思想”的帽子壓下來,一桿桿“白旗”插下來,一車車糧食源源不斷運出去。滎經縣又一次奪得“徵購紅旗”,而全縣糧食幾乎全部被徵購殆盡。五九年夏,所有食堂都斷了糧,社員拿草根樹皮塞肚皮。縣領導為了升官上調仍在繼續放“高產衛星”。

“滎經慘案”駭天下,《一個極其深刻的歷史教訓——記滎經縣“五九事件”》記錄到:

1960年春,公共食堂大多停夥。家家都開始死人了,開始還是今天這家死一個,明天那家死一個。先是死壯勞力和老人,隨即死的是那些想省下一口給娃兒吃的主婦們。到後來,死亡如瘟疫般蔓延開來,有的生產隊,一天就餓死十幾個。复順公社太陽灣生產隊,幾十戶人家幾乎死光。不到半年,滎經縣餓死了一半人。有的公社書記向縣委書記饒青匯報,請求開倉發放糧,遭到他嚴厲批評,說是帶頭鬧糧,是小“彭、黃、張、週反黨集團”,要嚴肅處分。

社員腫的腫,死的死,四鄉八野,盡是哭聲。而縣城四街八巷,到處都是餓死者或乾枯、或腫脹、或發臭的屍體。饒青視而不見,自己和老婆天天開小灶,吃肉喝酒,直吃得紅光滿面。吃飽喝足,饒青還在大唱躍進高調。縣委辦公室匯報,對於滿街的死屍和各公社的死人問題怎麼辦?饒青怒喝道:“怎麼辦?抬出去埋了。這點事還要我告訴你啊?”。

由於縣城死人多,開始人們還將死屍抬出去,用席子一卷,挖個坑掩埋。隨後,死屍越來越多,埋屍成了苦差事。於是,縣里決定給埋屍的人以“糧食補助”。而奉命掩埋的人越來越精,想方設法進行“技術革命”,挖下大坑,抬來死屍往里扔。後來乾脆不埋了,死人往溝里扔,或者扔到隨意扔在縣城北門口外的那條小河溝裡,任其順流而下。

我在採訪時,聽知情人回憶說:直到九十年代滎經縣城拓建新城區的時候,施工的田壩裡,還不斷挖到當年的大規模死人坑。當時,工地一傳出挖出“萬人坑”,四鄉八野的鄉親們就蜂擁而至“看熱鬧”。

至於農村,開始還有人埋。隨後,因死人太多,而活著的人們,也大多病病殃殃地自覺得離死不遠,哪有心思和精力去埋人。尤其是那些死得只剩下老小病殘和那些全家死絕的家中,死人擱在家中無人過問,一直臭氣沖天,最後爛得只剩下骨架。

據《滎經縣志》“人口變動”載:1958年滎經總人口是63717人;1962年,總人口降至29850人。三年餓死三萬四千多人,人口減少53.15%以上。五九年底至六一年夏,滎經縣發生大規模死人事件,被稱為“滎經五九事件”,又稱“滎經慘案”。滎經慘案中,許多村莊滅絕人煙。

看到這裡恐怕會有人不禁要問:為什麼那時的人在餓死前都不逃跑、不反抗呢?因為共產黨早有準備:

1958年,為了總路線、大躍進和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的發展不受干擾,公安機關接到指示“把應該逮捕的人逮捕起來,把應該拘留的人拘留起來”。層層下達抓人指標,把那些反抗抵制、暫時沒有而將來有可能反抗抵制的人、有可能犯罪的人,統統關進看守所、拘留所、勞教隊、集訓隊。黨委、人民公社甚至大隊都有權抓人,公社也可以組織勞改隊。這種無法無天隨意抓人的行為,成了大躍進時期社會控制的主要手段。

大躍進運動當中給那些抵制人民公社、大躍進、共產風的農民,戴上“新生的反革命”和“壞分子”帽子。到1958年底,地富反壞分子擴大到71萬多人。僅安徽一省就被整死、餓死42萬“四類分子”。

農民餓死前想逃跑?逃去城裡討口飯?共產黨治下想都別想。

1959年2、3月間,中共指示各地制止農民外出逃荒,尤其是到城市尋找活路。一些地區民兵在路口設卡、攔截。農民沒吃沒喝,又不能外出逃荒,只能坐在家裡等死。就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地方官員還在喝叱:“不是沒有糧食,而是糧食很多,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因為思想問題。”

另一個重要手段就是廣設收容審查站,把逃荒的群眾抓回去,把農民的逃生機會全部剝奪了。尤其是不能讓農民流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

農民們為了不餓死能不能把糧食藏起來,除了上交政府,留一點後手糧?中共和地方政府早就替你想到了。

為了完成國家徵購任務,按中央和四川省委的佈置,搞“反瞞產”運動。在老百姓大量餓死人情況下,縣委組織各級工作隊和工作組,下到社隊,大力施壓,以極其殘酷的暴力手段,開展查抄“後手糧”。

“不惜動用一切手段,要從社員家里和社隊倉庫中把糧食搞出來。”為此,縣、社、隊各級工作隊、工作組和社隊幹部一起動手,大量調動武裝民兵,荷槍實彈,挨家挨戶搜查糧食,開展暴力“催糧食”的“人民戰爭”。查出糧食,不僅當場沒收,而且還要毆打、懲罰戶主全家人。

據滎經縣委在“雙整”(整風整社)運動中的材料披露,在這場“人民戰爭”中,各級幹部對“不老實”的干部群眾,使用了拳打腳踢,罰跪,揪頭髮,煽耳光,捆綁,吊打,人撞人,火燒,鋤把捅進陰道,刀砍,活埋等幾十種刑罰。

曾經山河秀美、物產豐饒的滎經,在“大躍進”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日子裡,卻淪入家家見浮腫、戶戶有死屍、村村斷炊煙,哀鴻遍地、餓殍遍野的人間地獄。

往期回顧:
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一)
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二)
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三)
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四)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