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時評:衣食住行,沒有“思”

作者/圖片設計:Giselle

1
衣、食、住、行,人生中的四件大事中,唯獨沒有“思”。
我們作為一個人,活著,卻不需要了解人是什麼,人生是什麼,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我們也不需要了解什麼是死亡,什麼是恐懼,什麼是快樂,什麼是人生目的……
我們渾渾噩噩地活著,彷彿一切都只是為了滿足生理上的慾望。
我們為生計奔波勞累,為了得到更多物質挖空心思。最後,我們老去,死亡,腐爛,留下一堆我們生前為之奮鬥的電子產品、珠寶、汽車、房產……

2
如果我們的需求,僅僅停留在“衣食住行”之上,我們與禽獸又有何異?
我們的精神、靈魂需求呢?
我們知道自己的人生目的嗎?
我們的精神世界一片荒蕪,這正常嗎?
我們是如何失去思考能力、失去我們的精神世界的?

3
早在兩千多年前,當東方和西方還都不知道彼此存在的時候,幾乎是同時代,東方的中國與西方的希臘、羅馬,同時誕生了輝煌的文明。
春秋戰國、先秦諸子百家,古希臘、古羅馬的聖賢先哲們,猶如天空中的繁星一樣燦爛輝煌,點亮了整個世界的文明之光。
如果以當時的文明程度作為發展基礎,人類早該進入一個高度文明的發展階段,然而,世界並沒有按照當時的趨勢來發展。東方的文明被儒家的君臣父子、三從四德所束縛,西方的文明則徹底陷入宗教的控制,神權與王權嚴密交織,就像一張密不透風的網,一切與之相悖的思想皆被打成邪教異端,大量的科學家、思想家被追殺、迫害、處死,整個人類文明群星黯淡,陰霾密布,再無昔日榮光。

4,
東方的春秋戰國時期,是中國歷史上思想和文化最為燦爛輝煌的時代。這一時期諸子百家相互爭鳴,思想學術盛況空前,時至今日,都是中國思想界無法企及的高度。
以老子、墨子、孔子為代表的三大哲學體系,與“古希臘三賢”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交相輝映。
老子的“清淨無為”,暗合西方的自然哲學、蘇格拉底的道德哲學;
墨子的“兼愛、非攻”,與亞里士多德的政治、倫理、道德哲學隱有重合之意;
孔子推崇德治,這與柏拉圖的“善理念”、在法治與德治之間強調德治相吻合。
彼時,西方不知道有東方,東方也不知道有西方,而兩個世界的文明卻如此驚人的吻合,這,難道是巧合嗎?

5
還有一個巧合就是,幾乎是同時代,這兩個世界所創造的輝煌,都被後來的統治階級結束了。
在東方,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了中國之後,還統一了貨幣、度量衡與文字。秦始皇也想統一思想,因為知識越多越反動,知識分子不好管,所以,秦始皇決定“焚書”,將所有的文學經典都付之一炬,僅僅留下實用的農業、醫學方面的書籍。
好在秦朝只有短短的15年就亡國了,一些文人冒著生命危險把當時的典籍保存了下來,文化傳承不至於滅絕。不過,這一舉動卻摧毀了從周朝以來的百家爭鳴局面,再加上後來的漢武帝為了鞏固統治,“罷黜百家、獨尊儒術”,老子、墨子等哲學思想再無發展,中國思想的黃金時代一去不復返。
墨子被雪藏兩千多年,老子則被後世不肖子孫神化成了“太上老君”,其正統思想無人繼承,只有利於統治的孔孟思想,得到了發揚光大。

6
而在同時代的西方,哲學的道路也是坎坷崎嶇。
極力推崇基督教的羅馬皇帝查士丁尼,在公元529年將柏拉圖的哲學思想打成邪教異端,關閉了柏拉圖在公元前383年創辦的學院。
神學一統江湖,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西方自此陷入千年的黑暗中世紀,哲學、思想界再無星光耀眼。

7
所以,我們為什麼要思想?
曾經繁榮、思想者閃耀、浩淼如繁星的時代,為何同時終結?
是誰,讓我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是誰,害怕我們會思想?
是誰,隱藏了我們的靈魂?
我們為什麼來到這裡?
我們的使命是什麼?
什麼是死亡?
什麼是恐懼?

“你微粒般的生命在宇宙只是一瞬,如果不趁此短暫時光將靈魂點燃,它將和你永遠消失在茫茫宇宙中,永遠不會重返。”
——馬可.奧勒留(古羅馬哲學家)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