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三)

整理:BENJ1
编辑:Kelly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4-2.png
配圖製作:小螞蟻614

現代社會,大家吃飽變得很容易,追求的口感也更豐富多樣,甚至暴飲暴食,花天酒地,沒有節製造成的肥胖和遲鈍早已讓人忘了飢餓的感覺。人生在世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飢餓。 Ancel Keys博士的“明尼蘇達飢餓經驗”,通過36名志願者為期半年的飢餓狀態觀察,說明了飢餓能使人的健康和心理受到嚴重破壞外,還能徹徹底底地摧毀一個人的意志力。

記者李錦這樣描述真真實實大饑荒中的飢餓體驗:飢餓使人心慌,腿軟,冒虛汗,手腳顫抖。而長期的飢餓並沒有銳利的痛感,那是種慢性的虛脫。胃裡沒有食物,大腦被停止了供給,麻木了。這時對外界不再感興趣,也沒有慾望了。將要餓死的人知道,老師教的共產主義接班人、社會主義新農村,這時什麼也不敢想了,只要能活下去,吃飽飯,那便是天堂了,能飽飽地吃一頓白米飯那便是“共產主義”了。

在飢餓中生活過來的人,觀察與理解人生的角度起了特殊的變化。餓怕了的人,是太懂得道理了,能吃飽飯,能活下去便是最大的道理了。後來我覺得什麼都可以改革,就是一家一塊田這一點不能改,有一塊田就餓不死人,沒有田地靠什麼養活人呢?這“主義”,那“主義”,吃飽飯是最好的“主義”。

老記者楊繼繩在《墓碑》一書中指出,1958年底到1962年初全國的氣候屬正常年景,而這期間中國山東、河南、湖南、四川、安徽、甘肅、青海等省份餓死人的情況最為嚴重。

書中寫道:1999年秋,我到(河南省信陽)淮濱縣防胡鄉高油坊了解當年情況。見到了70多歲的老農民余文海和他的兩個兒子余海龍、余海濱。家裡空空的,余海濱在北京打工,剛回來秋收。余文海當年是小隊會計。他回憶說:我爺、我娘、大爺、大娘、奶奶、兩個妹妹、一個娃子全都餓死了,村西頭一個坑里埋了上百人。那時四個莊一個食堂,餘莊、高莊、蔡莊、徐莊都集中在餘莊吃飯。鍋拿走了,家裡不讓做吃的,連燒開水的東西也沒有,只好用搪瓷缸燒開水喝,在家裡想弄點野菜吃也難。有的家餓死人不抬出去,放在家裡用被子蓋起來。為什麼放在家裡?一是沒有力氣抬,二是想留個名額還可以在食堂領一份吃的。屍體在家裡放一個冬天,鼻子眼睛被老鼠啃了。人吃人的現像不是個別的,我也吃過人。那是在大隊姚莊,我找生產隊長姚登舉開會,在生產隊辦公室我聞到肉香。他說:“吃肉吧。”我問:“啥肉?”他說:“死豬肉。”我揭開鍋夾一塊放在嘴裡,軟軟的。我說:“這不是豬肉。”他說這是別人割的死人肉,是從地裡死人身上片下來的,他拿來一塊煮著吃。 (談到這裡,送我來採訪的司機小陳問:人肉好吃嗎?余文海回答說:蠻好吃的!就是軟一點。)

高莊生產隊的高鴻文有三個孩子,高鴻文到光明港修鐵路去了,他老婆把三個小孩都煮了吃了。在外面片死人肉吃的人不少,片大腿和屁股上的肉,餓死的人很瘦,肉不多。片來片去,外面的死屍有的只剩下骨頭架子了。那時吃人大多是吃死人,吃活人是個別的。那是冬天,死屍放在外面沒有壞。

余文海說,冬天過後,將死人都埋在村邊的一個大坑里(這個坑是1958年挖的,原來是作別的用途)他領我到這個大坑邊,指給我看。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一大片長滿了莊稼的土地,看不到任何痕跡。誰也不會想到,在這一片令人悅目的綠色下面,竟有幾百具餓殍的屍骨!不過,在原來的大坑附近,人們種了幾棵樹,已經長得很高了。只有這幾棵吸收了餓殍營養的大樹留下了歷史的記憶。

遂平縣嵖岈山公社劉寶和生產隊社員趙強,餓得兩腿浮腫還得趕著牛下地干活。他在地頭昏了過去。醒來,他爬到收穫了的玉米堆裡,大口大口地吞吃已經乾得發黃的玉米葉子,把嘴扎得直流血。他意外地發現一個沒有收盡的玉米,如獲至寶,想起家中餓得奄奄一息的小孩,他強忍飢餓,把玉米藏在懷裡。誰知被隊長閆某發現了,閆某把趙強捆了起來,手拿扁擔沒頭沒腦地往趙強身上打,打得鮮血直流。打了以後還讓趙強幹活。趙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剛走到地頭,就一頭栽倒地上死了。

一天夜裡,遂平縣嵖岈山公社李堯大隊死了一頭老母豬。飼養員宋和看到四下無人,就把死母豬扛回家裡。用刀子一開膛,發現豬肚裡還有12只粉嫩的豬娃子。宋和十分心疼。他想,先把豬娃子吃了,把母豬埋起來以後慢慢吃。然而,他還沒動手,大隊長翟某帶了一夥人闖進來,二話沒說先劈頭蓋臉地給宋和一記耳光,打得宋和滿嘴流血。接著把他五花大綁送到大隊部,吊在大隊辦公室的樑上。大隊委員們連夜把母豬肉吃了,宋和被吊了一夜,疼得大叫也沒人理。第二天,宋和脖子上吊著豬娃子和豬頭,被隊幹部押著遊街示眾,一邊遊一邊喊:“我是賊,我偷殺了豬。”遊街一天,宋和滴水未進,倒在路旁死了。

遂平縣嵖岈山公社韓樓大隊一個老頭餓得沒辦法,偷殺了一隻羊,煮到半熟時,被民兵營長發現了,當場被抓了起來,把羊肉用布包上,掛在老頭的脖子上游街。游完街後,用繩子捆起來吊在樹上。從上午一直吊到晚上。老頭不停地慘叫求饒,沒人理睬。老頭慘死在樹上後,民兵營長把屍體拉到河坡上,蓋上麥桿,點一把火燒了。

往期回顧:
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一)
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二)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