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4系列——大躍進之後的大饑荒(一)

整理:BENJ1
編輯:Kelly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4-2.png
配图制作:小蚂蚁614

2021年12月3日文貴先生直播提到:

明年5月份後,國內是最黑暗的地方。現在阿富汗每天都有人被餓死,2300萬人在忍受著飢寒,我們想救阿富汗人都無從著手。中共一旦開戰攻打台灣,台灣和大陸,就不是死一兩個人的事了。我們絕對不會允許台灣的戰友有危險,但是牆內戰友面臨疫苗災難的死亡、缺糧,我們真的是無能為力,牆內是世界上最壞的地方,會比朝鮮70年代和90年代的大饑荒還慘,基本回到大躍進後的狀態。今天,中國共產黨,讓你們的孩子打疫苗,還要打台灣,他們像是上帝,跟當年獨裁走的路一模一樣,付出代價的一定是無辜的窮苦老百姓。國內的同胞們,一定要團結,所有的災難是因為腦子錯了,不辨善惡。

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之後,毛臘肉發動了大躍進運動,中國人要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搞人民公社,吃大鍋飯,不允許農村一家一戶自己生火做飯,都要去集體大食堂吃飯。對於六十歲以上的人,尤其是幼年在鄉鎮農村生活過的,吃集體大食堂恐怕是人生經歷中消不去的夢魘。七零後、八零後很多都看過電影《活著》,裡有這樣的一組鏡頭:為了使鋼鐵年產量達到1070萬噸,號召每一個家庭捐出所有鐵器,不分晝夜土法煉鋼。葛優演的富貴不僅把家裡的大小鐵鍋捐了,富貴兒子還報告鎮長皮影上有鐵絲,箱子上還有鐵釘。鎮長說:“這點鐵至少可以造二顆子彈,興許解放台灣打到最後就差這二顆子彈”。

當時除了造成人力、物力、財力極大浪費的全民煉鋼,還搞“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糧食產量的虛假宣傳,各種“放衛星”,為了增產增收不顧農作物的自然生長規律,搞“家土換湖土,一畝頂二畝”,集體出工深翻土地等等胡亂操作,不僅沒換來高產,反而欠收。吃社會主義大食堂的鋪張浪費沒過多久,大食堂就因為缺糧停辦了。

1958年大躍進鬧了才半年,牆上刷的“三年超英,五年趕美”的標語顏色還沒退掉,就開始出現物資短缺,到了1959年大饑荒隨之而來。

是什麼原因使得“吃飯不要錢就是共產主義”,“與火箭爭速度,和日月比高低”的大躍進一瞬間就變成了餓殍遍野的地獄景象?

答案是:“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堅持以鋼為綱的“大躍進”,造成了國民經濟比例嚴重的失調,包括積累和消費的比例失調,工農業比例失調,重工業畸形發展,工業內部各部門比例失調,鋼鐵生產擠占大量能源、原材料和交通運輸,使其他部門無法正常生產。輕工業生產急劇下降。由於基本建設規模過大,增加大量職工和投資,造成財政收支不平衡以及社會購買力和可供應商品的比例嚴重失調,出現了巨大的財政赤字和市場緊張。最嚴重的是農業生產遭到極大破壞,農業產量急劇下降,造成最嚴重的經濟困難,糧、油和蔬菜、副食品等的極度缺乏。

全國工農業總產值大幅度下降,1959年中國大陸糧食產量較1958年下降15%,而1960-1961年產量只有1958年的70%,全國各地的糧食、棉花產量跌落到相應1951年的水平。具體數字上,全國糧食產量由1958年的4000億斤,下降到1959年的3400億斤,1960年又下降到2870億斤,低於1951年產量,1961年略有回升仍只有2950億斤。美國中央情報局在1962年出版的文件中稱,1961年,中國大陸糧食產量出現下跌,有工廠關閉,教育和科學的發展被擾亂,數以百萬的人嚴重營養不良。並且出現廣泛的飢荒(widespread hunger)。在另一份中情局於1962年9月24日出版的《共產中國的上升死亡率(THE RISING DEATH RATE IN COMMUNIST CHINA)》中,文件第1頁中稱,自1958年以來,死亡率(中國大陸)由於營養不良、對疾病抵抗力減弱和食物短缺而快速上升,此外中國大陸在1959年到1961年的年糧食產量也低於1957年的水平。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11.pn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12-1.jp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13-1.jp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14-1.jp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15-1.jpg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16-1.jpg

《大饑荒:1959-1961年的中國人口》一書給出了各省餓死人數比例,其中產糧大省安徽死亡率最高,四川死亡人數最多。二零零五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原重慶市委辦公廳主任兼團市委書記廖伯康的回憶錄,稱四川非正常死亡人數是一千萬甚至一千二百萬,而不是人們常說的九百多萬。僅四川省滎經縣全縣,五八年加上外來人口近十二萬人,六二年後統計只剩五點七萬人,死了一半。

網絡上記載了這樣一件發生在成都平原的真人真事。 “那時爸爸在中學上學,按規定中學生每個月定量供應十五斤大米。這十五斤大米不僅是爸爸的‘保命糧’,還是奶奶全家的生命線。當時爺爺已經餓死了,爸爸每月省下三分之一的口糧,走上五十多里的山路帶回去給奶奶和姑姑和著糠粉與紅薯煮著吃。

一天爸爸在家裡幫著乾了一整天的農活正準備返回學校,突然發現自己衣袋裡的糧食本不翼而飛,頓時嚇呆了,怎麼也找不到。奶奶猜測偷糧本的人一定會到糧站買糧,於是他們趕到糧站等‘小偷’。終於等來了小偷,一看竟是奶奶的親妹妹。奶奶哭喊罵著:‘你這不是要了侄兒的命嗎?你還配當孩子的姨媽嗎? ’姨媽開始捂著臉一句話不說,後來她也大哭起來:‘姐,你罵我打我吧,我不是人!可我的孩子幾天沒吃的了,他們就要餓死了!我這個當媽的怎麼辦啊! ’後來爸爸靠糧本活了下來,而姨媽的孩子卻餓死了。從那以後,奶奶和妹妹形同路人,至死不再往來”。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