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證明:郭文貴爆料“新冠治療藥物和疫苗解藥”的準確性

圖片來源:洛杉磯盤古農場設計組Ada戰友

一、郭文貴先生對新冠病毒治療藥物和疫苗解藥的爆料

在新冠病毒肆虐之際,郭文貴先生率先一次次向全球爆料:青蒿素、伊維菌素、羥氯喹、鋅等藥物可治療新冠病毒。

1、郭文貴先生在2020年7月8日直播中爆料:呼籲美國政府解除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的限制,上班農節目將說出2020年1月2日最有權威的人(國內戰友)給文貴發信息說要吃羥氯喹,1月21號又發信息說要吃羥氯喹和阿奇黴素。

2、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8月30日文貴大直播中爆料:青蒿素是新冠病毒和疫苗的解藥。

3、郭文貴先生在2021年9月1日直播中爆料:戰友大衛接受法制基金提供的伊維菌素、土黴素、地塞米松、鋅治療,從病危很快康復。

二、科學文獻資料來源(Source)與方法(Method)

1、資料來源:
google scholar、pubmed等論文數據庫。

2、方法:
使用青蒿素、伊維菌素、羥氯喹、鋅和新冠病毒關鍵詞 (artemisinin | ivermectin | Hydroxychloroquine|Zinc & covid-19| sars-cov-2)搜索,篩選影響因子較高和引用次數較多的文章,找到可靠證據。

三、新冠病毒解藥

圖片:青蒿琥酯,維基百科和明財藥品比價網
  1. 青蒿素及衍生物(artemisinin with derivative)

青蒿素臨床實驗數據較少。
在《科學報告雜誌》發表的一篇題為“基於青蒿素療法的體外實驗效果研究”[1]一文中,體外實驗青蒿素針對VeroE6 細胞、人體肝癌 Huh7.5 細胞和人體肺癌A549-hACE2細胞新冠病毒體外抑制實驗中,青蒿素抗病毒效果無明顯區別。青蒿素及衍生物中,青蒿琥酯(artesunate)半對數效應濃度(EC50)最低,效果可能最好。其他依次為蒿甲醚(artemether)、青蒿提取物(A. annua extracts)、青蒿素(artemisinin)。青蒿琥酯在A549-hACE2細胞中清除新冠病毒的時間延長實驗中,在2~6小時注射青蒿琥酯濃度為14 µg/mL的細胞內病毒抑制率達80%以上。文中還提到青蒿琥酯注射劑2劑次按照2.4 mg/kg給藥,最高血漿濃度可以達到19.4and29.7µg/mL,2倍於半對數效應濃度。在動物實驗中,青蒿琥酯在器官中濃度要高於血漿中濃度數倍。
而在《國際傳染病學期刊》發表的“非洲的抗瘧青蒿素聯合療法 (ACT) 和新冠病毒:甲氟喹-青蒿琥酯對SARS-CoV-2複製的體外抑制實驗結果”[2]一文中,在Vero E6 cells感染新冠病毒的體外實驗中,甲氟喹-青蒿琥酯(Mefloquine-artesunate)在最大血藥濃度有(72.1±18.3%)的病毒抑制率,其他如青蒿琥酯-阿莫地喹(artesunate-amodiaquine)、蒿甲醚-芴芴醇(artemether-lumefantrine)、青蒿琥酯-吡咯烷(artesunate-pyronaridine)、雙氫青蒿素-哌喹(dihydroartemisinin-piperaquine)在最大血藥濃度病毒抑制率均在27.1%-34.1 %之間。文中還提到這些藥物在人體肺中濃度要高於血漿中的10~160倍。
在《國際抗微生物因子雜誌》發表的題為“青蒿哌唑片治療新冠感染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一項開放式、非隨機、對照組的臨床實驗”[3]文章中,報告對輕中度新冠患者,青蒿哌唑片治療相對對照組,RNA轉陰時間縮短,轉陰比例升高。

  1. 伊維菌素(ivermectin)
圖片:維基百科和中時新聞網

在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生物醫學研究所的阿方索·杜納斯·岡薩雷斯教授發表的“伊維菌素用於 COVID-19 治療的藥代動力學原理”[4]一文中,伊維菌素在體外降低 99.98%病毒載量所需的劑量(2毫克/公斤)在臨床上是可行的。由於開發伊維菌素沒有商業利益,三期臨床實驗前的給藥藥代動力學實驗、藥效動力學關聯臨床實驗,只能由資源有限的獨立研究人員才能做到,這些急待優化的臨床實驗確定伊維菌素是否能治療新冠。確定伊維菌素是否可用於治療COVID-19。
世界人口 (28%) 使用伊維菌素治療 COVID-19,確定伊維菌素能否治療新冠是至關重要的。
伊維菌素的薈萃分析(meta-analysis)較多,在引用數最多的《美國療法學期刊》的一篇題為用於預防和治療 COVID-19 感染的伊維菌素:系統評價、薈萃分析和試驗序貫分析為臨床指南提供信息”[5]一文中,中等質量證據發現,使用伊維菌素可以大幅減少COVID-19的死亡人數,伊維菌素作為一種安全性和低成本的藥物,可能會對全球 SARS-CoV-2 大流行產生重大影響。

  1. 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在《國際抗微生物因子雜誌》最新一篇關於題為“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對新冠患者 病毒清除率效果的一項薈萃分析”[6]中,羥氯喹單用並未降低死亡率,但羥氯喹與阿奇黴素合用降低了死亡率。
在《心血管內科評論雜誌》的一篇“羥氯喹和阿奇黴素的早期聯合治療降低了10,429名COVID-19門診患者的死亡率”[7]的論文中,羥氯喹和阿奇黴素對比其他方案,在早期聯用對比其他方案擁有極低的死亡率,應作為臨床標準治療方案。
在《印度醫師協會期刊》發表一篇最新的題目為“伊維菌素和羥氯喹用於 COVID-19 的化學預防:針對醫生對結果的認知和處方實踐的問卷調查”[8]的論文中,伊維菌素和羥氯喹聯用顯著降低了感染風險,比單獨使用羥氯喹效果好;無任何化學預防感染風險很高。

4、鋅(Zinc)

圖片:australianvitamins.com

在《感染醫學》一篇題目為“提高氯喹和羥氯喹對SARS-CoV-2的療效可能需要鋅添加劑——COVID-19臨床試驗的更好協同作用”[9]的文章中,氯喹可誘導鋅的吸收細胞的胞質溶膠,能夠抑制依賴於RNA的RNA聚合酶,最終停止冠狀病毒在宿主細胞中的複制。有多項臨床試驗表明,目前正在多個國家進行氯喹和羥氯喹抗新冠病毒的療效評估。由於氯喹已被廣泛規定用作抗瘧疾藥,它的安全性是毋庸置疑的。鑑於上述情況,以鋅補充劑和氯喹、羥氯喹協同作用為基礎的抗新冠病毒臨床試驗得到更好結果可以期待。
在《Cureus期刊》發表的一篇題為“預防COVID-19進展的療法,包括羥氯喹、阿奇黴素、鋅、維生素D3和口服或靜脈注射維生素C”[10]一文中,維生素D水平與入住ICU和住院時間延長顯著相關。口服或靜脈注射維生素C、 羥氯喹、阿奇黴素和鋅在治療COVID-19 中是安全有效的,靜脈注射維生素C有助於加快康復。

四、新冠疫苗和解藥

圖片來源:news-medical.net

在《SSRN期刊》發表題目為“新冠刺突蛋白通過CD147受體介導的信號傳導破壞人類心臟週細胞、內皮細胞的協同功能:COVID-19微血管疾病的潛在非感染機制”一文中,新冠刺突蛋白可以獨立引起心臟外周細胞的功能改變。這改變包括:(1)心臟外周細胞遷移增加,(2)降低了心臟外周細胞對心臟內皮細胞網絡的形成的支持能力,(3)通常參與細胞因子風暴促炎分子的分泌;(4)促凋亡因子的產生導致心臟內皮死亡;(5)刺激心臟外周細胞磷酸化。

在《循環研究期刊》發表的題為“新冠刺突蛋白使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功能下降,損害內皮細胞功能”一文中,刺突蛋白可以使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功能下降, 從而抑制線粒體功能。刺突蛋白可損傷內皮細胞,表現為線粒體功能和內皮一氧化氮合酶活性受損,但糖酵解增加。

在《生化和生物物理研究通訊期刊》發表的“新冠刺突蛋白與澱粉樣蛋白的相互作用:神經變性的潛在線索”一文中,刺突蛋白S1上的RBD 區域與許多易於聚集的肝素結合蛋白結合,包括Aβ、α-突觸核蛋白、tau蛋白、朊蛋白和TDP-43RRM蛋白。這些相互作用表明S1蛋白上存在肝素結合位點可能有助於澱粉樣蛋白與病毒表面的結合,從而引發這些蛋白的聚集,最終導致大腦神經變性。

在《細胞雜誌》發表的題目為“一種針對新冠病毒的基於受體結合域 (RBD區域) 的新型 mRNA疫苗一文中, 刺突蛋白S1上的RBD區域確定為設計針對新冠的有效疫苗的關鍵抗原,表明基於RBD的mRNA疫苗在緩解新冠大流行和未來可能發生的新冠類疾病擁有巨大潛力。

根據中共國一份編號為CN112220919A的專利文件顯示,2020年9月27日上海納米技術及應用國家工程研究中心有限公司向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提交一份了名以氧化石墨烯為載體的納米冠狀病毒重組疫苗的專利申請,內容為用氧化石墨烯的表面帶有COOH、羥基等基團的特點,利用π-π鍵之間的相互作用,把篩選出的RBD的重組蛋白(刺突蛋白RBD區域)與CpG分子和肌肽組裝在一起,製備成基於氧化石墨烯為骨架的納米重組蛋白疫苗。

綜上所述,新冠的刺突蛋白可以導致刺突蛋白可以使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功能下降,損傷血管內皮細胞,導致細胞線粒體功能下降,降低一氧化氮合酶活性,導致新血管疾病。刺突蛋白S1上的RBD 區域與許多易於聚集的肝素結合蛋白結合可以導致大腦神經變性,導致神經症狀。新冠疫苗將刺突蛋白送入人體,導致人體出現上述損傷,發生心肌炎、心包炎、血栓、神經系統疾病。疫苗導致人發病的主要成分為刺突蛋白,而刺突蛋白為新冠病毒致病因子一部分,因此新冠病毒的解藥對疫苗依然有效。考慮到各種疫苗的佐劑不同,有的疫苗還含有類如氧化石墨烯的有害成分,疫苗解藥除上述提到的治療藥物外,額外需要添加NAC、褪黑素等,詳細信息請見GNEWS。

五、結論

青蒿素、伊維菌素、羥氯喹、鋅在體外實驗或臨床實驗中,都證明對新冠病毒有效。尤其是青蒿素和伊維菌素,在體外抑制實驗、臨床實驗均能明顯抑制病毒複製,對治療新冠有顯著作用。羥氯喹、鋅、維生素D3、維生素C作為輔助治療和預防藥物,對新冠預防感染和加快恢復也有明顯作用。新冠疫苗主要成分為新冠刺突蛋白、氧化石墨烯等,而刺突蛋白為新冠病毒致病因子一部分,新冠病毒的解藥對疫苗依然有效。中和氧化石墨烯除上述藥物外,還需要額外需要添加NAC、褪黑素等。
科學證據證明了爆料革命關於郭文貴先生爆料“新冠病毒治療及疫苗解藥”準確無誤。

作者:洛杉磯盤古農場–73stolencountry
編審:洛杉磯盤古農場–心照
發布 : 洛杉磯盤古農場 – 彩虹 Rainbow

聲明: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與Gnews平台無關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