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時評:我們正在輸掉戰爭—俄羅斯物理學家提醒高科技奴役正在發生

編輯/圖片設計:Giselle

12月1日,賬號為正念先生的油管用戶,發布了一段前蘇聯物理學家米哈伊爾·瓦連連諾維奇·科瓦爾丘克在俄羅斯高層會議當中的演講片段。
米哈伊爾是前蘇聯和俄羅斯的物理學家,2005-2015年擔任庫爾恰托夫研究所總裁,研究X射線和納米技術。
本次視頻是他2020年8月25日在俄羅斯高層會議中演講的片段。
這能解釋俄羅斯為什麼拒絕疫苗大屠殺。

以下是視頻文字內容:

政治、經濟,在人類文明發展之初,一直是由技術決定的,
事實上,今天的科技水平變得如此之高,
以至於可以說,我們侵入了上帝的領域。
我們今天生活在真實的戰爭當中,我稱之為“混合冷戰初級階段”,
作為被選擇成為目標的國家,我們被最大程度的弱化。
這絕對是全方位的。教育、文化、經濟、科學、國防安全所有領域,現在是戰爭初期,而我們卻無法取勝。
我們今天就生活在這場戰爭的初級階段,這是為戰爭第二階段——徹頭徹尾的奴役做的準備。
今天,殖民奴役已經被科技奴役所取代,以前這些是要靠軍事武力來實現的,而今天是用科技,舉個最直接的例子——互聯網。
什麼是互聯網?就是數字集中營。區別在於,這個集中營裡的人,不是被抓起來放進去到處是守衛的鐵絲網裡,而是他們自己鑽進來的。人們自己鑽進了這個數字集中營,並且舒服地住在裡面。
我向人們解釋,一切都寫在維基百科上,不需要學習了,互聯網上什麼都有。那麼下一步,人類社會就是這樣的:一旦切斷開關,這些人就都沒有腦袋了。
第二件事是關於認知的,所有的顏色革命,究竟是什麼?這是使用認知技術來控制大眾意識,它來之前需要做什麼?先要愚弄你的思想,縮減你的教育系統,最大程度的愚弄你。讓你們每個人都用iphone,然後在你頭上掛衛星。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是使用認知技術來統治大眾意識。阻止它其實很簡單,把衛星切斷就好了。
我們今天在這裡,讓我們從整個文明史說起。
大家應該明白我們的西方夥伴現在的意識形態,實際上就像法西斯主義一樣。想想原始社會崩潰後世界是怎麼運作的?只出現了少數的奴隸主,其他的都是奴隸。為什麼?
因為都是手工勞動,要把石頭搬到金字塔上去。在支持者的擁護下,他成為了封建領主。
新的奴役制度取代了舊的系統,後者要與前者分享奴隸,哪怕只是一小部分。
這個系統最後也沒能保留下來,不得不轉變成了資本主義制度。
在這個系統裡,奴隸要努力工作,買房、買車、出國旅遊……
為什麼?原因很簡單,他們和奴隸制度下的奴隸是一樣的,首先他們不受控制的增長,第二他們要吃飯,第三自我意識增強,想自己成為領袖,改變工作的方式。
因此,統治世界的精英們一直以來的夢想都是:底層的服務人員只能擁有有限的自我意識。
我們都知道希特勒進攻蘇聯的時候,他們的目的很簡單:掠奪資源、土地、礦產、石油等,之後,把健康的男人掠到德國去從事重體力勞動,留下健康的女人,為他們生育新的勞動力。剩下的,當然在焚屍爐裡燒掉了。
這就是證明這個原則的最明顯的例子。
今天是人類文明史上第一次出現,用科技手段清除“服務人員”。
因為基因組編輯技術,你們簡單想像一下,這並不是非常複雜的操作,選擇子宮孵化器,然後人工向裡面添加需要的屬性,在基因編輯技術下,可以創造出任何你所需要的人。
今天這種技術已經成為可能,這絕對已經是事實。
在技術上已經成為可能,
現在我想告訴大家,我們在輸掉這場戰爭。因為,我們要向美國人學習什麼?美國人玩遊戲非常的持久。
他們在戰爭結束後,我向大家展示一下,就像剛才尼基塔說的,我們這些年只顧著喝酒唱歌,而他們,杜勒斯兄弟,一個是中央情報總監,一個是國務卿,他們在剛因為第七次心臟移植手術死掉的洛克菲勒財團的支持下,早就開始了我們今天才討論的話題。
請看,他們首先建立了世界衛生組織。他們建立這個組織不是為了給人治病,而是為了控制全世界人的健康。通過疫苗等各種手段影響人類的健康。
這個組織是建立在洛克菲勒的資金基礎上的,他最親密的伙伴和朋友奇澤姆是首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以下是奇澤姆說的話:
要建立一個世界政府,就必須從人們的意識中驅逐他們的個性——對家庭傳統的依戀、民族主義、愛國主義和宗教信仰。消除孩子從長輩那裡學到的理性辨別真假的概念,這些是改變人類行為所需要的未來目標。
這是1948年的備忘錄。
下一個,1974年美國國家安全備忘錄:
人口政策對美國追求經濟利益非常重要,有必要為降低出生率創造社會和心理先決條件。我們必須確保我們的活動不會被發展中國家視為發達國家針對這些國家的政策,(1974年美國《國家安全研究備忘錄第200號》。
備忘錄的內容曾經發表在“花花公子”這本摧毀道德的雜誌上。
他們當時的未來,已經在今天的我們身上發生著。
我們目前在這場戰爭中會輸掉自己的未來。
我們看看今天的商品都是怎麼製造出來的:
首先要毀掉基本道德原則體系和普世人性的道德規範。這在全世界已經發生了。
他們把舊有的道德體系摧毀,把人們從那些框架裡拽出來。
然後煽動個人自由的絕對化,在這個口號下,破壞主權國家的傳統價值觀以及人權與自由之間的平衡。
我們不也是這樣嗎?比如“孩子比父母更重要”,破壞了父母的權威。絕對化的自由主義是一把大錘,在這個口號下,國家主權被摧毀了。
而國家政府、學校是唯一能教育並保護孩子們個人權利和自由的工具。如今得到的結果卻是國家主權被政變摧毀。由一群易於控制的個人或群體組成的人類社會。這就是目的,接下來就隨心所欲了,同時縮減出生人口,引入變性、lgbt、FEMEN等觀念意識,事實上,創造新的奴隸階層的各種科技手段,很早就在實行了。我們已經落後多少年了……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