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驚風雨,窮邊飽雪霜 —— 當下墙國大陸農村

作者:香草山健身部 – 回響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Screen-Shot-2021-08-30-at-7.37.59-PM.png

2021年的冬天來得有些早,無論是大城市還是偏遠的鄉村都沒有做好禦寒的準備。人們依然沈浸在秋收帶來的對美好生活的憧憬中,沒有預料的寒流席捲著CCP病毒一起襲來,而這個地理位置如此偏僻的小鎮亦未倖免。

因為有一個返鄉的人疑似在時空上與一個CCP病毒呈陽性者有密切接觸,小鎮被封閉了20多天。在剛剛解封幾天後,小鎮上的一個村子24小時內有三個人相繼離開了人世,這三個人的年齡在75~84週歲,其中兩個人一個是突發腦梗,一個是突發心梗,一個是癌症晚期。這一年的春天這三個人都被強制注射了CCP病毒疫苗。

其中那位癌症患者在打疫苗之前就已經確診癌症,但是也未倖免的被強制注射了疫苗。經詢問這個偏僻的小鎮100%的人都注射了CCP病毒疫苗,很多人甚至一年都不會去縣城一次。為什麼依然要求全部必須注射CCP病毒疫苗呢?得到的答覆是:因為在人口普查時虛報了人口數量,為了完成疫苗接種率向上級交代完成政治任務,所以無論老幼病殘都被強制注射CCP病毒疫苗。

改革開放三十年,這個地處偏僻的農村小鎮的變化幾乎微乎其微,近兩三年在扶貧的招牌下鎮子通向村子的道路才鋪成了水泥路,習近平的廁所革命在這裡也沒有革命成功,依然只能叫茅房。生活的環境並未因改革開放的中國已是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強國,沒有因為「一帶一路」,沒有因為所謂的西部開發,東部開發,沒有因為這個經濟特區,那個經濟特區,沒有因為戰狼外交「勝利」將要統治宇宙,沒有因為脫貧致富,生活變得更美好,生存環境反而更加惡劣。

老一輩人依然是面朝黃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天吃飯,人均年收入勉強維持在五六千左右。村裡的年輕人相繼遠走他鄉出外打工,即使過年也很少回家鄉,有的人把老人接到城裡幫忙帶孩子,等孩子大了老人依然回到老家,回到世世代代的生活方式。村外原有一眼泉水提供日常生活飲用,因環境的惡化,泉水早已經乾涸,就從村前一條河溝抽水飲用,河溝的旁邊就是村民傾倒垃圾的地方,河水污染已不宜飲用。村子裡條件好點的就到鎮子上買所謂的純淨水,洗漱仍然用的是河溝裡的水,而那些條件差一些的或者為了省錢的人家飲水、洗漱依然用河溝裡的水。

生活在最底層的農民們沒有享受到所謂改革開放三十年一絲一毫的紅利,所謂的合作醫療保險也是杯水車薪,很多人得了大病重病除非家裡條件好,兒女在城裡有穩定的收入,否則就只能吃點廉價的藥勉強延續生命,或者放棄治療,聽天由命的等死。如果說他們享受到了什麼“紅”利,唯一享受到的就是免費注射了號稱可以預防CCP病毒的CCP病毒疫苗的“紅”利!

因為地處偏遠這裡的人死了依然是土葬埋進家族的祖墳。以往村里紅白喜事以年輕人為主力,如今滿眼望去都是中年往上者,抬棺槨的人自己已經是兩鬢斑白,很難想像這些人老了以後誰來為他們抬棺入葬?!村莊的凋敝衰敗無法用文字形容,文學大師筆下「綠遍山原白滿川,子歸聲裡雨如煙」,「棠梨葉落胭脂色,蕎麥花開白雪香」的鄉村早已不復存在!

這就是中共70年前許諾給中國人的打敗國民黨,打倒地主,趕走帝國主義,人民就站起來當家作主的美好生活!這就是30年前中共許諾給中國人的改革開放實現四個現代化中國人就過上小康的美好生活!這就是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下的中國底層鄉村農民的「美好生活」!

校对/发稿:童谣

更多资讯,更多关注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香草山之声

纽约香草山农场GTV-MOS TALK 香草山访谈

纽约香草山农场Gettr

纽约香草山农场 YouTube

欢迎加入纽约香草山农场 Discord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Screen-Shot-2021-08-30-at-7.37.59-PM.png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