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文貴大直播後記——財富篇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图片2-13.jpg

整理:Mindy10
編輯:翼族

編者按:文貴大直播後記,是雅典娜速記組將郭文貴先生每次大直播的內容按照一個主題整理而成。 11·19文貴大直播將分為三個主題,分別為“財富篇”、“人道篇”和“信仰篇”。 】

一)王岐山派趙長鵬攻擊喜幣

王岐山在新加坡參加會議,知道王岐山什麼任務嗎?第一件事,王岐山說:“我能不能去現場出席?” “你不能現場出席,你跑了怎麼辦呢?”——言外之意,但你得出席,領導給你的建議是(露面),就是國家安全委員會,三件事。

中方派誰參加?第一個,中國叫幣安的創始人,虛擬貨幣的創始人,叫趙長鵬,而且要接受布隆伯格【注:中文叫《彭博社》】的採訪聲明:喜幣就是一個騙局“scam”【注:騙局的英文】。然後王岐山你要講話,你要私下里跟每個人講話說:你們要小心那個喜聯儲呀、喜幣。

哪一天?看看王岐山哪一天講的話?和當年的11·20和當時的11·17,看看王健的死,和當年的貫君、劉呈傑、孫瑤事件,再看11·20,再看今年的11·20和11·17,再看共產黨現在全力以赴去打壓我們的喜幣。

北京時間2021.11.20,00:30:40)

二)共產黨恐懼喜幣的“一統江湖”

今天大家沒看到一個核心:就在你們今天坐在這的時候、就在王岐山搞這個新加坡會議的時候、並找出全世界的虛擬數字貨幣要打壓我們的時侯,我們的數字貨幣成為了世界之王。真的造成了共產黨的恐懼,它沒想到我的“一統江湖”,是和新中國聯邦人統一了——一個貨幣未來的江湖,它已經擋不了了。

王岐山在新加坡會議前告訴說:誰都沒有想到,郭文貴能整出這麼一出來!這小子這齣可是真收不住了!你就是把郭文貴給消滅掉,他這個系統你是消滅不掉的。這小子當年要搞統一江湖,沒想到他搞的是要統一我們——共產黨玩的是什麼——就是“貨幣江湖”。

(北京時間2021.11.20,00:48:50)

三)趙長鵬的幣安相比喜幣實力如何?

“邦”可以包括“國”,“國”不能包括“邦”,我們叫“新中國聯邦”!沒人懂我們。我們新中國聯邦現在創造的貨幣是全球性的,已經不是“邦”了,是“球”,叫“全球的幣”,簡稱“數字球幣”,甚至可以到月球上去,只要什麼球,咱都可以說了算。

他(幣安)就是一個交易所,他啥都不是,他一個小屁孩!你知道嗎?咱們的是幣,別忘了咱是有幣、有穩定幣、有真的幣。他是個交易所,是啥?他是一個夜總會的媽咪,是不是?咱搞了一個夜總會,他是夜總會的媽咪,要來否定夜總會,他想單獨拉幾個小姐出去拉攤子去。咱不但是夜總會,咱還是警察;咱不但是警察,咱還是決定誰當警察的那個“邦”。他跟咱怎麼能相比呢?他連咱身上的一根毛都不是,是不是?你看王岐山能派出他去攻咱,可見共產黨之卑鄙。就像我們看見的彭帥事件,一個國家在全人類面前撒這樣的謊、造這樣的文件、連鼠標都不知道移開。你代表彭帥了,彭帥也找不著。

(北京時間2021.11.20,00:58:05)

四)共產黨本來要派馬雲出來詆毀喜幣喜聯儲的

共產黨那個low,它真的是太low啦!共產黨能叫王岐山出來,到新加坡專門詆毀咱,找的趙長鵬。他本來讓馬雲出來講幾句的,這馬雲不知道死活,就沒出來講。結果馬雲的這個(股票)漲到160、170,你們都忘了七哥說的話,我說這孫子出來就是把它(股價)弄起來,共產黨讓你看看——“馬雲出來啦、馬雲出來啦”,就像那個小姐夜總會,每次我們到夜總會看到女孩兒都出來“咔咔”溜兩圈,然後“啪”一轉身走了,哎你選幾號幾號,是吧?就是讓馬雲像那小姐,出來兜兩圈,是吧?晃晃腚,是吧?然後大家說“我買單、我買單”。就這買了阿里巴巴股票,160(元),然後“咣嘰”給砸下來了,10%、10%地跌。你們不要看這百分比,兄弟姐妹們,股票不能看百分比,人家一塊錢股票10%是一毛錢,他是160塊錢的股票,10%是16塊錢,這是很大的錢吶! “呱呱”沒啦!這不就是出來表演了嗎?這七哥跟你們說對了吧?

(北京時間2021.11.20,01:00:18)

五)趙長鵬的體係是借助王岐山、孫力軍、孟建柱搞的

今天的柳傳志(事件),他們能找出來司馬南、方舟子這樣的人天天亂咬。去查王岐山身邊的人,比如孫力軍、趙長鵬。要知道趙長鵬的本質是——王岐山、孫力軍、孟建柱——趙長鵬的所有體係就是藉助王岐山、孫力軍、孟建柱搞的。

1989年王岐山已經在玩家族信託了,孟建柱當年(在)上海農場,已經在籌劃國家領導人的安排,所有這些背後是CCP的魔鬼體制。習今天不敢出國,不讓中南坑的人知道他住哪,從 2000年1月份到現在,居無定所、四處流竄、掩人耳目、裝神弄鬼,然後還要統治世界。毛澤東、斯大林的綜合都沒有習瘋狂,而且他的恐懼超過任何人。

(北京時間2021.11.20,00:30:33)

六)幣安幫著共產黨弄錢,最終會被共產黨消滅掉

更重要的,王岐山看到了(和)我們一樣的問題。他找出那個小爛仔趙長鵬,記住啊,幣安的趙長鵬從大陸出去到日本讀書,到台灣待著,現在竄訪新加坡。你記住七哥今天說的話,明天是11.20,趙長鵬你聽著,你最終的結局一定是和王健一樣的,你和共產黨王岐山勾兌了,你幫他洗錢了,你幫他說話了,不是我們怎麼著你,你結局……小屁孩兒,你這毛還沒退乾淨呢你敢挑戰我們“邦”,是吧?你肯定完蛋!而且到處在新加坡竄說,到處挨個兒敲門,說我們喜幣是“scam”。

(北京時間2021.11.20,00:58:05)

他家人我都很清楚的。因為當時他的幣安是幫著共產黨弄錢的,他給共產黨提供所有買幣安的信息,幾乎90%的客戶都是中國人。他是上海人,他在上海當時是搞證券出來的,他家里人裡父母還算是不錯的。

這個小屁孩兒現在跟共產黨聯合在一起,對付我們聯邦來啦,我說他一定會比王健還會慘,因為他一跟這個機構掛在一起,東弟穎妹妹你們知道什麼後果?文斌、哈恩都見得多啦,不管你大小、你老少,只要你跟共產黨沾上,你只有倆結局:繼續被它用;第二被它消滅。它不可能給你第三條出路。

這個孫子到布隆伯格去黑我們去,布隆伯格是王岐山的哥們儿。布隆伯格是最怕我們這個喜幣成長的,他非常清楚,他就跟王岐山一伙的,只要王岐山一出手,布隆伯格就黑七哥,哈,只要吳征一出手,《華爾街日報》,還有什麼AP就全來黑七哥。你永遠記住,這都是一伙的。趙長鵬這種在上海出來的小伙子,真不知道死活。

王健屍骨未爛,現在六尺之地,你哪能找到王健呢?王健沒敢挑戰過我,王健通過各種……臨死之前都跟我還都聯繫。我沒搭理他,這個咱都是說過多少遍了,是吧?我們保護了王健的家人,如果沒有咱們爆料革命,他的家人在美國不會這樣的。

所以趙長鵬,這個小屁孩兒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們從不認識他。但是只要他來,他已經開啟了這個魔鬼之車,不是咱怎麼著他,是他會被王岐山、共產黨給消滅掉,一定的!幣安徹底結束!

(北京時間2021.11.20,01:13:24)

發布:陶子

更多資訊,請關注: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Twitte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ettr:himalayaathena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YouTube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Discord
澳大利亞墨爾本雅典娜農場GTV直播1台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