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爆料革命你需要的只是“堅信”

撰稿:佚名

圖片來自網絡

幾天前郭先生在大直播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一個跟隨爆料革命幾年的日本戰友,投資G系列七十萬美元,後來聽信了王腚肛與蛇妖閻鼓惑,開始動搖。全家一致認為郭先生是個騙子,根本不是滅共的。老娘、媳婦又哭又鬧、又吵又罵,尋死尋活面對全家壓力這位戰友的心亂了。剛好喜幣推遲一天上市,這如同火上澆油,本來開始懷疑、動搖,終於下定決心親自找郭先生要求退款。郭先生二話沒說,沒通過農場,直接把錢退給了他。事情並沒有結束。第二天喜幣上市,一下就漲了二十倍,起初這位戰友還算淡定,但是七天之後,當喜幣高歌猛進,突破二百倍的時候,全家陷入顛狂狀態,悔不當初的心理讓全家都崩潰了,老娘、媳婦都出現中風的跡象。這人找到郭先生表示反悔,要求拿回自己的配額,被郭先生拒絕。 “人生落棋無悔”就是這個意思。

這位戰友所以沒有堅持到喜幣上市,其實主要是不相信。他不相信自己的判斷,不相信自己的智慧,不相信喜幣會上市,不相信郭先生會滅共,所以王腚肛與蛇妖閻的忽悠,立馬讓全家改變立場,退出了G系列的投資。

郭先生一直在說與他最終走到喜瑪拉雅的人,可能只有百分之五?因為來自家庭、朋友的壓力,意志不堅定者最終都會退出這場爆料革命。很多的投機分子、中共的特務都混進了爆料革命,這是一場大浪淘沙的過程,吹盡黃沙始到金。比如蛇妖閻與王腚肛之流,他們在拿到喜幣的前一天開始自爆。截稿為止喜幣已漲到了三十四元。王腚肛損失粗略估計已經超過一億美元,這是他作夢都夢不到的財富。這種後悔死、瞪眼死、忌妒死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我深信七哥的一句話:錢是有主人的。是他們命中擔不起這種財富,現在像兩隻喪家之犬到處流竄,搖尾乞食。他們為了一點狗糧出賣了自己的靈魂,可憐、可悲之極。但從另一個側面可以說,王腚肛從參加爆料革命開始,心裡就不相信郭先生就是那個承載上天使命的人,就是那個斬妖除魔,結束千年帝制,帶領中國人走向喜瑪拉雅的人。而中國有這種心理的人何償是少數啊!他們不相信中共會滅亡,不相信會改朝換代,不相信G系列投資,認為這就是一場驚心策劃的騙局。喜幣的上市猶如一記重錘,震醒了很多人,我家人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

二零一七年的時候我當時在北京居住,兩個妹妹來北京看病。她們第一次接觸到郭先生的爆料,那種震驚之餘後的覺醒讓我非常開心,我這麼多年的啟蒙,不如郭先生的爆料來的迅速,且深入人心。其中一個妹妹二零一八年就奔向了美國順利地拿到綠卡,其間她得到了一位所謂“宗教人士”的熱心幫助,她不失時機地向她灌輸了他們的功法,並對妹妹說:郭先生就是一個騙子。我一直認為“兄弟登山各自努力”這個組織是反共但用不著暗中下腿絆。妹妹動搖了。我們姑嫂關係變得疏遠、冷淡,彼此都說服不了對方。

我投資G系列的時候,全家聯合起來一起冷嘲熱諷,都說我被騙了,都說郭先生集資G系列是為了自己花天酒地的快活。兄弟妹妹們私下議論我發瘋了,神經變得不正常,整天在做白日夢,而且不聽人勸。這時真需要你有堅強的意志,用常識與邏輯來判斷,還要有堅定的信念,相信郭先生是真正的滅共者,相信自己最初的選擇。

我曾啞著嗓子對自己先生說“我投資G系列只想表明自己的態度。我相信只有郭先生能滅掉共產黨!我不想讓自己的子孫世代為奴,不想自己的後代女孩被雙休,男孩被活摘,我不想我們死後被後代子孫唾罵——罵我們自私、懦弱,像豬狗一樣的活著,沒一點血性。我不管你們怎麼嘲笑我、懷疑我、否定我,時間將證明一切。

十一月一日當喜幣上市暴漲了二百倍時,我隔著屏幕對美國的妹妹說“郭先生不是騙子,你信奉的那位”師傅“才是一個大忽悠大騙子。妹妹當時臉色很難看,半天沒有說話,然後找個藉口就下線了。昨天晚上我倆再次聯線,她的語氣變了很多,沒有了往昔嘲弄的表情,只說喜幣美國買不了,她還不敢最終確定喜幣的真實性,但我知道她的心境已變,重新開始相信爆料革命,轉變只是時間問題。

家人對我態度也在悄悄轉變,儘管嘴巴沒說,但他們相信了我的判斷力,相信了我的智慧,相信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我們走向喜瑪拉雅的過程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總有人加入,總有人被淘汰出局,跟隨郭先生一路到達終點的人,你需要的其實只是堅信!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GNews無關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