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專欄】在路上046——神仙篇

加拿大溫哥華揚帆農場 小雨

小時候最喜歡看《西遊記》,雖然看不懂其中的道理,但是其中打打殺殺、神仙鬼怪,尤其是騰雲駕霧、變化多端、呼風喚雨的情節,讓人流連忘返。好像每個人都有個神仙夢,小孩子模仿其中形象更是惟妙惟肖,抓耳撓腮,上蹦下竄,還有特別熱心的,會按照劇中角色給別人起綽號。比如老妖,就是因為他鬼點子多,平時喜歡裝神弄鬼,所以大家給個綽號老妖,他也樂享其成,漸漸地叫開了,有時候去他家喊他“老妖”,他父母也跟著喊,至於各種原因,只有我們幾個知道。

一歲兩歲是心肝,三歲四歲有點煩,五歲六歲老搗蛋,七歲八歲狗都嫌。剛好那段時間我們在七八歲階段,每天要么人手一個棍子,美曰“金箍棒”,要么人手一個彈弓,每天好像有無窮精力,想著法折騰、發洩。膨脹的老妖,自從有此雅號,好像已經忘乎所以,以為自己已成得道神仙似的,有點找不到北了;別人嗚槍弄棒,他偏不,不知道從哪裡搞了一本練習氣功的寶典,有點像周星馳《功夫》電影演繹的“葵花寶典”味道。每天神神秘秘地又是瞪目站樁,又是呼呼運氣,一副我行我素的神仙派頭。

我們戲笑他走火入魔,越是嘲笑,他越是反其道而行之,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奇怪。比如,你苦口婆心勸他人別打疫苗,他反而還覺得你杞人憂天、小心過度,或著說你別有用心、居心不良、陰謀論,更有什者說你偏激、著魔了。這個時候只能盡力而為,發自肺腑,耐心細心,多在具體方法上多下功夫。比如,遇到別人油鹽不進的情況,只要對方還肯和我交流,我會心平氣和擺一些雙方能統一的共識。首先不反對成熟疫苗,但要知道即使成熟疫苗也不是百分之百安全,並且還有些並發症;其次在兩年內緊急推出的不成熟疫苗,再加上國內外已經有諸多致病、致死情況,事關生死,如果一定要打能否等待成熟後再打也不遲,不著急這一時半刻,更犯不著冒這麼大風險,這樣說來基本對方都能接受。做了該做的說了該說的,剩下的只有問心無愧了。

這些道理也是現在才知道,可惜那時候我們只是對老妖嘲笑和諷刺,可憐的老妖好像也暗暗憋著一股氣,大家越不看好自己,就越要表現自己的與眾不同,每天愈加發奮練功。還不知道從哪裡搞來了幾個石敦,每天費勁吧啦地搬來抬去。我們幾個倒真像看妖怪一樣看老妖了,不被認可的老妖更是憤恨,從開始的口角辯論,到後面的不再理喻。

記得有一天,我們幾個在外面玩,不知道怎麼就引到老妖練氣功,哥幾個就爭先恐後說笑起來。好漢難敵四手,可憐的老妖被氣得滿臉通紅無話可說,剛好旁邊有半個破損的石磨盤斜靠在牆根。老妖為了證明自己,指著石磨盤恨恨地說:誰能搬動?大家更笑了,都知道搬不動,就更故意嘲諷:老妖會氣功能搬動。可憐的老妖被大家放到火上烤,搬不動也要搬,在大家嘲諷中奮力搬磨盤,自然紋絲不動,引來更尖厲地大笑。雖然搬不動,因為石磨是斜靠牆壁,還是能費力搬正的,這時候老妖剛把石磨搬正,就听呼天搶地的“哎呦”聲,老妖被滑倒的石磨壓在下面。

後來的情況是腿被壓的骨折,幸虧沒有生命危險,老妖也因此在家養傷一年,我們幾個私下談起此事也是愧疚難當,覺得對不住好兄弟。

老妖氣功神仙夢沒練成,倒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在我們的實際工作中,不能只當順毛驢,聽不得半點指正之言。凡事發生有利有弊,一個項目方案也是如此,唯真不破在實踐中就是實事求是。稍微提一些合理化建議,或提出不同方案,就偏信偏疑,輕者拉開距離打入冷宮,重者打成偽類。在具體實際工作中,少講點“主義”,多在具體方法論上下文章,即使有思想不堅定的戰友,也會因為您得當的工作方法而回歸正道,團結最廣大戰友,實事求是,是我們工作最好的捷徑。

編審:文敏     發布:文敏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