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接種新冠疫苗不久後就被截肢的人員名單

簡評:事實已經非常明顯,這些人的確是因為接種了阿斯利康或者輝瑞的中共病毒疫苗導致了嚴重血栓的形成,然而還有部分人依然選擇支持疫苗,還感謝疫苗“可以”讓他們免於感染,真是洗腦洗的非常徹底。筆者周圍也有不少朋友,在疫苗之後患上了蕁麻疹、胎兒呼吸停止、腿部疼痛,但也沒有對疫苗產生懷疑。不得不承認,主流媒體被操控後的力量堪比原子彈的威力。

據《The Covid World》網站,2021年11月25日報導: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隨著疫苗接種列車的開動,關於可怕的疫苗副作用的故事繼續堆積起來。主流媒體只是孤立地報導這些案例,即使報導,它們也會故意忽略與疫苗接種直接相關的更為廣泛的嚴重血栓模式。在這一點上,只有當這些案例被作為一個群體來看待時,這些證據才顯得不可否認。

下面是一份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員名單。就在過去的幾周和幾個月的時間裡,由於接種中共新冠病毒疫苗的緣故,他們的腿被截肢。

戴夫·米爾斯(Dave Mears):前跆拳道世界冠軍,在接受阿斯利康疫苗1個月後腿部 “爆炸”了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前跆拳道世界冠軍戴夫·米爾斯在接種阿斯利康COVID-19疫苗後,僅一個月他的左腿就發生“爆炸”,導致其左腿被截肢。

米爾斯於3月4日接種了該疫苗,並立即出現了類似流感的症狀和發高燒。一個月後,他因腿部感染而住院,情況非常嚴重,以至於他的腿在彼得伯勒市醫院發生“爆炸”,鮮血四濺。

醫生們別無選擇,只能從膝蓋以上部位截斷了他的左腿

“那裡到處都是血。這真是太可怕了。我做了手術,他們截去了我的腿,我失去了五個單位的血液。情況相當嚴重,之後我的情況非常糟糕”。

在泰國的21年裡,米爾斯獲得了專業攝影師的資格,隨後經營了一系列成功的酒吧,直到冠狀病毒大流行導致他生意崩潰。

Cicera Santos:巴西婦女在接種輝瑞公司的疫苗1週後被截去左腿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來自巴西39歲的Cicera Santos在接種輝瑞的新冠疫苗僅一周後,就因血栓而不得不截去左腿。

Santos於8月25日註射了疫苗,四天后因左腿靜脈血栓而住院治療。血栓的情況非常嚴重,醫生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將她的左腿從膝蓋以下截肢。

這位兩個孩子的母親在截肢後說:“我在接種疫苗一周後左腿就出現了靜脈血栓狀況。在此之前我是一個健康的人,我的血液循環從未出現過問題。”

Jummai Nache: 47歲的醫療助理在接種輝瑞公司第二劑疫苗後不久,就被截去左手、右手手指和雙腿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來自明尼阿波利斯的醫療助理Jummai Nache(47歲)在接種輝瑞公司的COVID-19疫苗後失去了雙腿和左手。

Nache在2月1日打了第二針,並立即出現胸痛。 2月13日,她在全身發現血栓後被送進醫院。她膝蓋以下的兩條腿和大部分手都必須通過手術切除,否則就會死亡。

Nache的丈夫Philip在她受了重傷後說:“我這一路上的經歷是如此艱難,但我無法想像我的妻子在精神、身體和情感上所經歷的極度痛苦。”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對Nache的案例進行了調查。然而,該機構無法確定疫苗是否對她的疾病起了作用。 Nache和她的丈夫Philip對這些調查結果並不滿意。

這對尼日利亞夫婦至今仍在為正義而戰。

Goran: 50歲的建築工人在接種阿斯利康疫苗三週後,因血栓而被截肢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維也納建築工人Goran,在接種了第一支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後僅3週,就因血栓而不得不截去右腿。

Goran的腿部出現了嚴重的疼痛,“每天吐血一到兩次”。到了3月13日,他腿疼變得非常嚴重,他的妻子不得不叫了救護車。

這位工作了30多年的建築工人說:“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這麼痛苦過。我的腿一片白、一片藍、還有一片黑色。”

他不得不在一周內做了三次手術,並被置於誘導昏迷狀態。當他醒來時,醫生告訴他,他的小腿已經被截肢了。

他提到:“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我醒來時的那種痛苦。”

Alex Mitchell:蘇格蘭男子接種阿斯利康疫苗2週後左腿被截肢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3月20日,56歲的Alex Mitchell在接種阿斯利康的新冠疫苗僅兩週後就失去了一條腿。

Mitchell來自蘇格蘭格拉斯哥,4月4日在家昏倒後住院治療。他的下腹和雙腿出現了血栓,迫使外科醫生從膝蓋以下切除了他的左腿。

“醫生們向世界各地的諮詢師講述了我的情況,因為從沒聽說過這種程度的凝血能存活下來。”

儘管失去了腿,Mitchell仍然對疫苗持積極態度,並不想“勸阻” 其他人打疫苗。

他說:“我接種疫苗是因為我希望事情盡快恢復正常,而我們能做到這一點的唯一方法就是接種疫苗。我不想勸阻人們注射新冠疫苗。據他們所知,發生在我身上的情況很罕見。它可能只會影響一兩個人,所以不要讓疫苗把你嚇跑。”

Harold Molle:澳大利亞男子在接種阿斯利康疫苗幾天后左腿截肢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澳大利亞人Harold Molle在第二次注射阿斯利康疫苗後僅三天,就因血栓而不得不截去左腿。

Molle談到這一事件時說:“那是一種極度的痛苦。現在要花錢了,我得買一條假腿和一個輪椅。”

儘管失去了腿,他也積極地談到了疫苗。

他講道:“疫苗起了作用,因為它在醫院裡救了我,因為我在那裡感染了新冠病毒,如果我沒有接種疫苗,他們說我很可能會真的生病。”

Ketsiri Kongkaew:20歲的學生接種阿斯利康疫苗後失去了一條腿,兩個月後死於血液稀釋劑並發症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泰國學生Ketsiri Kongkaew在接種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後僅數週,就不得不通過手術切除她的左腿。

這位20歲的女孩在8月13日接受了疫苗注射後,立即出現了高燒和類似流感的症狀,一周後因左腿嚴重血栓而住院,甲米醫院的醫生除了對她的腿進行手術外別無選擇。

她的祖母Harlia Kongkaew談到這次受傷時說:“她被轉到素叻他尼醫院(Surat Thani Hospital)進行X光檢查,醫生說動脈有堵塞,必須將她送到甲米醫院進行緊急手術。這時,她的左腿從膝蓋以上部分被截肢。這是疫苗的結果。在這之前,她從未患過任何疾病。”

這名學生起初似乎從手術中恢復過來了,並被注射了血液稀釋劑。但僅僅兩個月後就引起了腦溢血,醫生進行了緊急手術,與幾天后Ketsiri死去。

Juan Pablo Medina:墨西哥裔美國演員在接種新冠疫苗後不久因血栓而截肢

Juan Pablo Medina和他的妻子兼演員Paulina Dávila。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花醉金迷》的演員Juan Pablo Medina於8月3日因血栓形成而被截肢。據稱,這位44歲的演員在截肢後陷入了深深的抑鬱。

這一消息在社交媒體上引起了成千上萬的反應,人們紛紛猜測他的病因。媒體當時報導說,在緊急手術中,該演員的生命受到威脅,因此他的家人選擇了截肢來拯救他。

他的妻子Paulina Dávila近日表示,他仍在完全康復中,他也希望盡快公開談論此事:“當他(Juan Pablo)準備好時,他會分享他的故事並告訴所有人發生了什麼。這不取決於我。”

Jeanine Calkin:州參議員在接種新冠疫苗後不久就被截肢了

圖片來源:thecovidworld.com

參議員Jeanine Calkin不得不對她的右腿進行截肢,因為在接受新冠疫苗後不久就出現了血凝塊。

身為羅德島州參議員的Calkin在截肢後提到:“醫生髮現我有感染,這導致了血栓。血栓阻礙了我腿部的血液流動。醫生確定,為了挽救我的生命,他們需要截去我的右腿,他們在星期五給我做了截肢手術。”

儘管血栓是在接受疫苗注射後不久形成的,但Calkin表示,她不相信這與疫苗有關。

原文鏈接:https://thecovidworld.com/a-list-of-people-who-had-their-leg-amputated-after-receiving-covid-19-vaccine/

翻譯:洛杉磯盤古農場–KY
校對:洛杉磯盤古農場–比格渣餐廳老闆の娘
評論:洛杉磯盤古農場–比格渣餐廳老闆の娘
編輯:洛杉磯盤古農場–心照
發布 : 洛杉磯盤古農場 – 彩虹 Rainbow

洛杉磯盤古農場歡迎您加入:(或點擊上方圖片)

https://discord.gg/2vuvRm7z6U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