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用西方學術界作“特洛伊木馬”

翻譯:Jenny Ball

伊曼紐爾·克雷馬斯基/蓋蒂圖片社

在整個西方高等教育中,精英機構正在使威權政治體系正常化——例如中共國(CCP)——而它們本應受到審查。

最近,倫敦大學學院學生辯論會舉辦了一場討論,小組成員提出了“中共國模式”治理,可以被其他國家採用的動議——這是一種違背民主原則的令人震驚的信念。

此次活動的小組成員包括:倫敦國王學院中共國研究所所長克裡·布朗(Kerry Brown)和北京私募股權協會執行董事、天安門廣場大屠殺已故設計師鄧小平的前翻譯維克多·高(Victor Gao)。

布朗是英中理解協會的成員,該協會是一個有親中共傾向的非政府組織,經常對中共新疆局勢編造的謊言鸚鵡學舌,他“真誠地”承認了這一點——沒有一絲諷刺意味的是,他會非常高興,如果可能的話,如果中共國模式可以帶到英國。他辯稱,中共的複雜模式不容易輸出,並表示,其民族主義領導層對此沒有興趣。

或許需要提醒他的是,正是這種治理模式,導致 1 到 30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進入新疆西北部地區的“再教育”營地,在那裡他們遭受強迫勞動、性虐待和器官移植。

此外,這次活動選擇了一名中共黨員和明顯同情中共的學者一起發言,而完全相反意見的人卻沒有被邀請發言,這幾乎是“戲仿”。讓我們記住,資助英國大學的納稅人,絕大多數都對北京持懷疑態度,今年早些時候,七名負責就其地位立法的議員受到了當局的制裁。

專家組沒有援引北京不斷擴大的侵權清單,為其他國家可能認為中共國的治理體系不可能和不利於國際實施的原因。

這場危機的根源在於大學的擴張和商業化。這直接導致了對外國現金的依賴。僅在英國,中共國學生就為英國大學貢獻了近 20 億英鎊的收入。

中共政府及其關聯公司在遊說大學管理人員方面一直很有效。今年 2 月,牛津大學同意將其威克漢姆物理學主席更名為騰訊-威克漢姆主席——因為這家中共國公司捐贈了 70 萬英鎊,與該政權的精確情報基礎設施建立了聯繫。6 月,劍橋大學耶穌學院中共國中心主任彼得·諾蘭(Peter Nolan),因將維吾爾族的危機指定為不適合在校園內辯論而被曝光。

很明顯,許多學者沒有經濟或道義上的動機來阻止北京的要求。

當然,操縱英國高等教育的不僅僅是中共。頂尖大學通常會從與鎮壓有關的政權和公司那裡獲得大量捐贈,但在其中,中共顯然擁有最多的現金。

英國的世界歷史和政治教學遭到如此詆毀,我們的金庫如此妥協,以至於我們在概述威權影響對我們教育系統的威脅,並將其剷除方面,面臨著一場艱苦的戰鬥。這種情況代表了第三產業與現實的螺旋式脫節,呼應了“知識份子”被非主流政治哲學所吸引的歷史趨勢。它反映了 1930 年代歐洲的大量學者如何公開與法西斯主義調情,以及同樣地,許多學者毫不掩飾他們對蘇聯一切事物的偏愛。

阻力這一切已經開始。

今年 3 月,麻塞諸塞州塔夫茨大學宣佈,在經過多年抗議後,將關閉其孔子學院。就在本月,埃克塞特大學的學生,要求切斷與中共國的所有聯繫。有更多的東西需要脫鉤,而學術界很少渴望這樣做。如果我們讓西方學術繼續支援專制政權的機器,我們就會讓本應成為我們成就頂峰的教室,成為世界上最嚴重罪行的幫兇。

參考資料:[newsweek]China Is Using Academia Like a Trojan Horse | Opinion


審核:文樂
校對:信心滿滿
發布:信心的選擇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