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珠464:中共早有預謀用天花消滅基督/天主教徒

簡述:一位原海關的官員,後來調到國務院,給郭先生說,他開會時發現在中共國各級政府,天花病毒(疫苗)隨處可見,管理十分混亂。前中共安全部長耿惠昌給郭先生說,基督教和天主教徒是中共的天然敵人,只有通過天花病毒等細菌武器將他們毒殺,才能確保他們不威脅中共的獨裁統治。
郭先生說,在2020年,他曾經得到情報,中共準備在美國的主要水源地進行投毒。以前郭先生在國內時,在中共安全部某些牆上,都貼著美國的各種水源分佈圖,這是極其危險的,通過向飲用水源投毒,消滅殺害平民,達到自己的邪惡政治目的,中共完全做得出來。2017年,郭先生向西方世界發出警告:黑暗已經到來。中共對細菌和病毒戰,他們不僅敢想,更敢幹,而且是早有預謀。——郭文貴2021年11月26日

封面:前中共安全部長耿惠昌說,基督教和天主教徒是中共的天然敵人,只有通過天花病毒等細菌武器將他們毒殺,才能確保他們不威脅中共的獨裁統治。2020年,文貴得到情報,中共準備在美國的主要水源地進行投毒。在中共安全部某些牆上,都貼著美國的各種水源分佈圖。郭文貴2021年11月26日

2021年11月26日
牆內體制內,有億億萬萬戰友支持郭先生,在常洲有一個地方,專門關押所謂病毒高度感染祕密基地是軍隊管的,在長洲這個軍事關押基地,忽然間來了個特別部隊,趕快把人醫生接走,在上海北邊印山有間醫院出現了問題,感染極為嚴重,杭州某醫院出現了有天花病毒成份病毒。

2021年11月26日 文貴大直播

2021 文貴直播天花病毒是生化武器,易製造

再談青蒿素病毒疫苗解藥;感恩節五千萬人旅行後果;近日幣安數字貨幣大變;喜幣價值新中國聯邦實力時間點2:07:22——
郭文貴先生:我覺得天花病毒這個用最簡單的一句話來解釋,天花病毒這個生化武器誰都可以做的,它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了,全世界上千個實驗室都可以做,那可一點都不神祕。這個可不是蛇妖閆那個王八蛋說的,那是在歐洲的科學家明確告訴我的,他說,文貴,做一個病毒很簡單,三到六個月就出來了,老百姓可能以為這個病毒是天大的事,上一下月球一樣,它很簡單。天花病毒是人類所有實驗室必研究的科目,都有。
到任何實驗室研究病毒沒研究天花,就像咱們中國人吃飯你沒吃過餃子沒叫吃過飯一樣,所以說太容易了,太容易了。共產黨放這個毒也太容易了,現在我真覺得不僅僅是共產黨。
我昨天晚上的時候,我跟一位咱們特別德高望重國內的真的是支持爆料革命的老人家,一家人因為支持我、支持爆料革命提前退休,老人家沒跟我要一分利益,我們通話的時候,他說,文貴,我在這個時候我特想跟你說的是,你真的讓我這個老頭子一輩子沒白活,我老了老了,我給共產黨幹了一輩子,我天天給人家講課,天天讓共產黨聽我的,他說現在我不聽你的,我就睡不著,這是老人家的原話。
他說你最重要的是什麼,他說你說過的話——世界怎麼如此之安靜呢?在這個疫苗問題上,在病毒溯源怎麼如此之異口同聲啊?他說人類上對於兩次大戰都沒有這麼一致過,對待美國之好壞、對待世界任何事件都沒有一致過,這次聲音卻如此一致。
他說那基本上按照我們共產黨像我們這個級別——政治局委員這個級別的說,當世界上有90%聲音統一的時候,那就是兩件事情可能發生——一件事情,就是真的發生人類災難了;第二是有一個超出大家想象的力量在操控這件事情;——沒有一件是好事兒。
現在幾乎是99%、100%在同一個聲音,那就一定有人操縱這個事。老人家說,文貴你說得太對了,只有我們一家;第二個,老人家說了句話,他說,文貴,你說全世界媒體一致靜音,他說最誇張的事情你說得太對了,為什麼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家都一致地閉聲?所有全世界的醫院都一致地閉聲?
他說這個力量不整明白、真相不整明白,還有你說輝瑞製藥也好、所有制藥也好,讓你必須打針、你必須負責任,連各國政府都不允許公佈疫苗的所有的成分和真相,而且永遠不能告之這些疫苗公司,而且只有全世界加在一起不超過九家疫苗公司製造,大家想了嗎?想過這事情有多可怕嗎?
然後他說,文貴,真的是人類遇到了大問題了。他說怎麼能出來你一個文貴、一個爆料革命這個時候,你哪是滅共啊,你這是滅世界的黑暗勢力呀!
所以說你剛才說那個天花疫苗,他說文貴最近炒作天花疫苗,天花疫苗在中國不要說武漢啦,他說隨便一個縣城都能搞得著,他曾經是管整個中國衛生部門的。他說,我們開會就經常說,你們把這疫苗那疫苗要管控,他說,你上網查查去,管控好危險疫苗、病菌的卸放有很多。
共產黨過去幾十年都講,他說我當時在海關,從領導調到國務院的時候,他說我開會就說,要管控好疫苗,結果下邊說啥?疫苗,特別是天花這種疫苗,到處都是。他就意識到這太危險了,那要是有人把它放到某些國家中央機關或者飲用水或者什麼地方怎麼辦?他說,那就瞬間死人啦。
他說下面有人哈哈大笑,說你還擔心有人放這個毒啊?他說後來我把這幾個人全給他開了,這是最好的例子。根本不存在你擔心的有沒有可能發生,共產黨敢不敢,一定敢,一定會發生,它只是多大的規模。
……
2021年11月26日,郭文貴先生在大直播中談到,他在國內時認識一位中共前官員,他是一位原海關的官員,後來調到國務院,他對郭先生說,他開會時發現在中共國各級政府,天花病毒(疫苗)隨處可見,管理十分混亂。前中共安全部長耿惠昌給郭先生說,基督教和天主教徒是中共的天然敵人,只有通過天花病毒等細菌武器將他們毒殺,才能確保他們不威脅中共的獨裁統治。
郭先生說,在2020年,他曾經得到情報,中共準備在美國的主要水源地進行投毒。以前郭先生在國內時,在中共安全部某些牆上,都貼著美國的各種水源分佈圖,這是極其危險的,通過向飲用水源投毒,消滅殺害平民,達到自己的邪惡政治目的,中共完全做得出來。2017年,郭先生向西方世界發出警告:黑暗已經到來。中共對細菌和病毒戰,他們不僅敢想更敢幹,而且是早有預謀。
郭先生曾經問過中共前安全部長耿惠昌,問他是怎麼看待基督教和天主教?這位耿惠昌是中共黨內、中共黨校每年講課得分最高的人,它是絕對的黨內最高水平的理論派。他回答郭先生說,基督教、天主教徒跟我們本質上是天然的敵人,有三個方面原因。
一是所有的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在西方統治人類很久,而且延續至今的一種工具,所有的基督教、天主教,包括他的猶太教和西方的幾個教,他們都是出自一家,都是猶太,就這是整個世界的宗,這些人受到的影響和信仰,和我們“中國人”(實為中共)追求的生活和社會基礎是相悖的,這些教也不允許你相信其它的教義,你不能有崇拜,孝敬,你不能有第二個中心,你只能中意我、孝順我。中國社會是以父母、家庭為中心,我先崇拜我的父母,我幹嘛崇拜你呢?這樣一來,首先我們文化的社會基礎就沒了。
第二個我們共產黨要求人們相信爹親孃親沒有黨親,你只能尊敬黨、忠於黨,你不能忠於這些宗教,所以這是我們的天然敵人。
第三,這個不能在桌面上說,他們那個天主教和基督教的教義都是假的,那都是神話故事,我們的封神演義早就玩兒得很好了,只是我們普及的不夠而已,如果我們繼續普及,就沒他們什麼事了。如果不信我們共產黨的神話,我就抓呀,還不行就殺呀。郭先生問他,你就怎麼能確保能殺乾淨基督教和天主教徒呢?他回答說,如果殺不乾淨,我們就要使用天花病毒了,你怎麼知道天花病毒不是人培養出來的呢?
這位前中共安全部長說,人類使用病毒殺人有記載的可以追溯到1500年前,西方歷史上以色列耶路撒冷把被病毒感染的羊扔進河流裡,那就是病毒災難的案例。還有今天的奧地利,包括黑海都曾經是。這位中共前高級官員2004年的時候對郭先生說,他們研究病毒做得很好,而且人類使用細菌病毒做為武器已經發生2-3000年了,甚至更早。
他說基督教、天主教和其它教之間的區別,就是有細菌戰。七哥為什麼在2017年告訴西方朋友,黑暗即將到來啊,就在2004年的時候,他們已經有用細菌戰一舉滅掉所謂他仇恨的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的準備,很多西方人腦子不清楚,沒有意識危險早已來臨。
中共已經不是會不會投放天花病毒,而是他們一定會、一定敢,只是規模大小的問題。郭先生說,據他了解的信息,目前的放毒有一部分是中共投放的,可能不是全部,中共放毒的主要目的還是在於疫苗。如果下一次中共向西方投毒,一定會是更致命、更有殺傷力的,人們一定要對此提高警惕。
(本文根據2021年11月26日郭文貴先生大直播整理,如有出入請以原直播為準)。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只代表編譯、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