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流氓·假紳士和滿懷希望的人——美洲篇

撰稿:何處是我家

圖片來自網絡

當你的右眼註視著歐洲的難民潮時,看到的是那些來自利比亞,索馬裏,敘利亞,伊拉克,伊朗以及阿富汗的難民。難民有時像大海的浪潮一樣澎湃,有時像小溪一樣涓涓細流,連綿不絕沒有停止的跡象。

他們利用各種方式,使用各種交通工具,徒步行走的,坐汽車,火車,飛機,橡皮艇,漁船真是難民路上各顯神通。攜兒帶女歷盡艱辛和各種磨難。最終又有幾人是幸運?能到達希望的彼岸呢?

你的左眼是否也曾看見另一個畫面,南美洲的難民。南美難民隊伍有多長,人數有多壯觀。那些洪都拉斯,委內瑞拉,海地以及哥倫比亞。當他們懷揣著滿肚子的希望,走向幸福的國度——美利堅,沿途不斷地又有古巴人,墨西哥人加入隊伍。規模越來越大,人數越來越多。

這一景象是幾年前的事情。南美洲的難民大軍,嚇壞了當時執政的特朗普,緊急將邊境墻加高,加固。幾千公裏近五米高的邊境墻,逐漸佇立在美墨邊境上。這是一條獨特的風景線。
有流氓的地方必有難民,有大流氓的國家,每個國民都註定是——難民。

委內瑞拉的查韋斯,始終以偉人,強者的形象出現在世人面前。本世紀初委內瑞拉的查韋斯執政時期:汽油便宜的就像是河水,那時40升的汽油是相當於當時一個雞蛋的價格。醫療免費,住房免費。這是個已經實現共產主義的國家。當我聽說委內瑞拉的美女如雲,熱情妖艷時,我心生向往。
可是好景不長,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後,石油價格一落千丈。這個往日南美最富有的國家,擁有著世界排前幾名的石油儲量。查韋斯執政後期,國家的經濟和民生卻像石油一樣——墜入深淵。接下來的幾年更是創造了「人間奇跡」。2018年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達到一萬三千倍,這個數字趕超了中共國的另一個非洲好朋友穆加貝的政府——津巴布韋。同時,後查韋斯(查韋斯已經去世)政府為世界輸出300萬的難民。

在近幾年的新聞中我們知道,中共國為查韋斯政府陸續提供了近千億美金的幫助。但是,曾經是世界上石油出口量第二,開采量居世界第一,又有中共國千億美金的支持。為什麽委內瑞拉的民眾,卻爭先恐後成了難民!

這時,另一個更牛的人物走進人們的視野,是已去世的卡斯特羅先生。又一個——中國共產黨的老朋友。金光閃閃照耀著古巴大地數十年,可憐的古巴人距離天堂般的美利堅,近在咫尺卻遠如天涯。地域不大,人口不多的古巴共和國,前有蘇共的鼎立供養,後有中共國充足資金的拼死支持。古巴卻只留下卡斯特羅的傳說,而古巴人卻同樣加入難民大軍。
我不知道美國的邊境墻夠不夠高,夠不夠堅固。

我也曾經天真的想:真流氓和假紳士倒下後,世界就會好起來,可是,今天查韋斯死了,卡斯特羅死了,難民沒有減少!

更早一些的阿根廷的英雄,貝隆夫人和貝隆將軍也已仙逝。一曲「阿根廷別為我哭泣」蕩氣回腸,讓多少人心情難過。可世人沒有追問:上世紀世界最富有的阿根廷,歐洲人移民美洲的第一選項目的國。為什麽在貝隆夫人後,阿根廷國家的貨幣幾經貶值,幾度作廢。直到今天也沒有恢復元氣,經濟和政治極不穩定。

流氓出現的地方,有一個若隱若現的影子——共產黨!
難民湧現的地方,有一個光芒四射的流氓——共產黨!

難民的隊伍浩浩蕩蕩,蜿蜒綿長。我不解的是:世界上鮮有人提問,是誰製造了這無窮無盡的難民,是誰故意讓數以億計的人們流離失所。我還想問,南美的難民裏為什麽有我的同胞,你為何跑到了南美?
發稿:mgjxs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