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時代如何理解人類生存的意義

撰稿:喜媽

文貴先生有過這樣的的一句話:人類生存在地球最根本的意義是安全、尊嚴和幸福感。在疫情仍然就在我們身邊,毒疫苗就在我們生活的每一日,生生死死的問題每時每刻都會突然成為單選項,我們來思考這樣的生存意義的問題,就成為必然。而且一定是每個人都無法逃避的課題。

來自網路截圖

筆者走過半生,也算有一些附庸風雅或者心靈境界的自我追求。走到當下的狀態,有時還是猛的有種迷茫和恍惚:這個世界變得我們已經不能相信和如此陌生,我們到底生活在一個怎樣的世界?我們的未來,人類的未來,未來的未來到底會何去何從?

生存的命題,從來都是哲學般的深奧,可是當下,深奧褪去,神秘解體,生存回復到本初和原始。我們作為一個生命體和人類作為一個物種的生命集合,如何面對自身,如何看待他人,都變得如此迫切,如此具體,如此細節到你可否接受一針,可否低頭要一個注射證明。

真與假的區別,就在於你是否相信你的心,你的眼,你的感受;遠與近的對立,就在於你能否聽進一句勸告,一聲呼喚,領會一個眼神。跟著自己打開的心,你就可以追隨真相得到生、得到救贖、得到安全;背離你的直覺、知性和本心,你就走向死亡、傷害和無邊無際的黑暗。

很多的真與假,都是在良知與直覺裏體會;很多的遠與近,都是在勤勉和行動中分割;很多的生存機會,都是靠自己的思考和摸索,不斷地比對參考,一步步艱難地跋涉,痛苦和曲折地摸索。相信,凡是參加爆料革命的戰友,都能理解我在這裏所說、所言、所講述。因為,這樣的路,走過的時候,是孤獨;而只要你走得過來,你看到的是攢動的人頭,都是滿眼親切的臉。

我們因生命的本能而朝向存活,努力創造屬於我們的安全、尊嚴和幸福。可是,如果沒有文貴先生,沒有爆料革命,我們的想法就僅僅是一種想法,僅僅是一個努力,僅僅是一種努力中的無法企及。而且,越是日子在疫情不斷繼續中往前走,我們越是能夠體會到我們的安全、尊嚴和幸福感都來自於在疫情時代中我們是爆料革命的一份子。

從中國大陸走出來的每一個人,從中共國控制下的環境中長大的人,我們雖然已經走在海外,生活在西方的文化體系中。可是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我們既看不到自身的那些局限來自何方,我們也不能長遠地在新的文化體系中全面地建設自己。

以疫情為例,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我們絕對是必然要去打疫苗的人,我們肯定是那些懵懵懂懂、啥也不清楚的就稀裏糊塗地持有健康證,說不定也是那些照樣打了疫苗因為副作用要麼死了或病了也無人問津的人。當然,如果不是因為爆料革命,我們也是那些暫時沒有副作用,天天嗨皮玩樂,似乎日子還是一樣過的人。而且,誰知道呢,說不定也是還是那些即使在海外都要輾轉回牆國去打上幾針的人。

我們由於和爆料革命的緣分,由於受自己良知的牽引,我們成為追隨文貴先生的一員,我們擁有了一個人在地球上出於生存必然應該獲得的安全、尊嚴和幸福感。對照我們那些在爆料革命之外的同胞和其他人們,我們知道,生存的意義已經在我們身上體現和圓滿。

疫情時代,是複雜的、糾結的、痛苦的、挑戰的;可是,疫情時代,人類的生存意義因為爆料革命而成為相信真相,追隨真相的少數人的必然獲得昇華。這是對正義者多麼大的饋贈和獎勵啊!如果你以安全、健康、尊嚴和幸福感為標準去採訪每一個爆料革命戰友,你一定會得到每個指標上的肯定答案。而這一切,都驗證了文貴先生對於生存意義的詮釋和理解。爆料革命提供的不僅僅是真相,並且通過疫情時代得到更突出體現的安全、健康、尊嚴和幸福感。感恩爆料革命!感謝文貴先生!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與G news無關)

發佈:五餅二魚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