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4月4日文貴談CCP病毒讓人類陷入巨大災難,明年5月不可能解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IRx8ln2P1I&t=1009s

戰友之家聽寫組

好了,我們今天就不等了,反正這裡能直播,我就在這裡跟大家聊一聊。

實際上今天呢,戰友們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今天是星期六,以往文貴都直播,所以今天呢,我還是直播一下,特別都是國內的戰友,都是希望星期六上午,因為紐約時間,他們是晚上時間,因為星期天他們好一點,所以他們希望我直播。

今天我有幾個事情,我希望跟大家聊一聊吧,叫亂聊。昨天晚上真的是,直播完很興奮。但是興奮完以後,就面對現實的時候,這心裏面很難受。

大家都知道,紐約每八分鐘,每八分鐘啊,親愛的戰友們。每八分鐘死一個人啊。義大利是幾分鐘死一個人,西班牙是幾分鐘死一個人。現在澳大利亞還好一點,還不按分鐘算。

我突然間昨天想起來二月中的時候,我們武漢的戰友,很不幸他現在也染上了CCP病毒了,當時他跟我的電話中說得非常清楚,他說,七哥你知道嘛?我姐姐告訴我說,他們那裡現在報告的數字是每一分鐘是死一個人。大家算一算,紐約每八分鐘死一個人,一天死多少人?一千多個人,那要每一分鐘呢?一小時60個人,24小時,當時僅僅是他姐姐那裡報告的。

他姐姐是當地的,就是民政機構的這麼一個負責人。他姐姐勸他說,你趕快走啊,能跑出去就跑出去。那時候武漢已經是這個戒嚴了嘛。他們還是有辦法的,家裡還是很有實力,但是他選擇了真的不離開,他姐夫也有辦法叫他離開的,他真的沒有選擇離開,最後他真的給染上了。這我們太多背後的故事和戰友了。

當時一分鐘一個的時候。那樣的事情已經進行多長時間了,戰友們?大家想想那個時候已經是多少?你想想該戰友們!那時候一天按照這個說法的話,一分鐘一個人。一分鐘一個人啊,一小時60個,十個小時就600個,一天一千多,那你想想就那一個地方。就按那一個地方說,武漢死了也不止5萬人了。

這是多麼恐懼的事情,戰友們。所以昨天我就在想,全世界現在論分鐘死人。我們很多戰友看到爆料,我們有沒有想過這是個什麼樣的時代呀?戰友們,這是個什麼樣的時代?我們能用恐怖、能用人道災難一句話就把這事兒給帶過去嗎?不是那麼回事兒,真不是那麼回事兒。

昨天凌晨兩點多鐘啊,咱們一位老戰友跟我通話說:文貴啊,看這些人走到地方了,沒有青煙裊裊。我說,是的,都去八寶山了,八個都到了,不是四個,但是爐子沒開呀,這八個人又活著回去了。這八個人是都到了八寶山了,但是這八個人都回去了,要留下來兩三個,三四個就好了,是吧?

前天他們去植樹了,本來以為植樹能留下兩三個人呢,結果一個也沒留下。

這駭客,簡直太瘋狂了,駭客現在駭客太厲害了,這數據簡直是!livestream說現在我們正在遭受巨量的攻擊,說隨時可能斷啊。這幾天真的瘋了,我覺得共產黨真的瘋了啊,真的不想讓咱直播,是真不想讓咱直播呀,能感受到共產黨不讓咱直播的感覺啊,非常遠的恐怖,但是我們還得堅持直播是吧?

這八個人到了那裡去。沒有被青煙裊裊,那個不鏽鋼的爐子8341號也沒有被啟動,但是我覺得時間不會太長。我就等一句話話,行了!中了!我們爆料革命就有巨大的變化,不會說,就這一刻都贏了,會有個質的變化。我深信會的,我非常堅定會的,戰友們!

同時這位朋友告訴我說,文貴整個現在,整個是宣傳口24小時工作。就每四小時就有一個叫靶向型的新聞,這打靶一樣,放一個靶子,靶向型的新聞。

現在在全世界,大家都看到了,全世界洋溢著中國人的春風,在全世界洋溢著中國人的春風!就是這紐約也好,義大利也好,西班牙也好,這死人都屬於春風,中國的春風給吹死的。你活該死。

在國內,各省各大市都在全力的。歌功樹德,為習近平塑造滅疫英雄的雕像,給公檢法樹碑立傳。

而且現在全中國就像我們春節前說的,生意最好的是火葬場,賣骨灰盒的還有墓地。咱在兩年前咱就說,中國的養老產業,還有這個墓地,還有這些骨灰盒,殯葬行業。都是王岐山家控制的,所以說這王岐山家真了不得啊,這姚家都了不得。

你活著賺的錢到老年時候全要到王岐山的姚家去。然後到你死的時候,從火化到骨灰盒到墓地又是姚家。其他的還是幾個中央領導家,原來孫政才給曾家搞了一大塊兒,曾偉就是搞殯葬業起家的嘛,是吧?大家都知道。

承德還有北京這個邊兒上的幾個大的墓地,殯葬的那幾個公路還有火葬場都是早年曾偉搞的,九幾年搞的,最大的。當時孫政才就是在承德幫助曾偉搞了一大個山啊,搞了個公墓的墓地,豪華的墓地,才得以提拔,這是曾家提拔的人啊。

但是咱這位朋友也給我特別明確的說,文貴,你能想像嗎?他說我旁邊的鄰居告訴我說,好的骨灰盒有20萬一個的骨灰盒。墓地有40萬到80萬的,還買不著,還得找關係。更誇張的是,現在是抱著骨灰盒到墓地不讓哭。

中國人歷史上是最忌諱的,天塌下來你得讓人家辦,這個所謂的送行就是這個喪事兒,白事兒,得讓老百姓吹嗩吶。讓他盡情地辦,有火葬有土葬的改革,但真沒有說不讓你哭,這在歷史上還沒有過。

現在到北京的火葬場,去拿骨灰盒都要晚上的拿,分距離拿,定點兒拿,不允許一咕噥,你想來就來,都得岔開時間,

武漢就更不用說了,武漢市稀稀拉拉的在廣場那些人,你看到的那都是已經給你安排好時間了,讓你錯開了的。到拿骨灰盒不準哭,不準問,說這骨灰是怎麼回事兒啊?你怎麼確定是家人的?不準打開,不準問不準哭,然後想辦法找墓地,墓地貴的要死。等到了墓地了,不讓哭,清明節呀!

我聽了心裡太難受了,特別我們山東老家。當地的官員不允許一年一度的清明節給家裡過世的人和列祖列宗,去焚紙,燒香,大聲的哭。我老家這個要不哭是有問題的。老家要到墳上不管如何,要拍上腿要哭上幾下,有沒有眼淚,你得拍腿哭幾下。哭不了,不讓哭。

哎呀,這也是讓我嚇一大跳啊,這個怎麼死,你說了不算啊,死了以後你還得不算數,你不算數完了,買骨灰盒,你家人多少錢不算數,然後墓地給你漲個五倍,十倍,你還不算數。到了墓地還不讓哭,還不讓拍照,還不讓錄像,這是什麼年代的事?

我們老家聊城,正在全力準備所謂的按需分配 ,準備實現共產主義了。按誰的需要,不是按你的需要,是按黨的需要,分配你幾個雞蛋,分配幾塊肉。

然後我收到了全國大量戰友發來的內部文件,江西、寧夏、錦州、遼陽、瀋陽。各內部領導已經說,怎麼樣接下來計劃性供應,供銷社供應, 現在不叫什麼糧票叫消費券,在全國悄悄地實行。

然後現在儲存糧食的已經不是老百姓了,現在儲存糧食都是當地的有頭有面的人,牛人。我本來該四川,找了12噸糧食,另外一個60噸,都想好,都賣給我,挺好的,四川的,結果說了,郭先生給不了這麼多了,只能給你1噸到2噸,因為當場的官員都要,我們瞞不過去。現在給你拉都拉不出去,糧食屬於查的,戰略物資,不是口罩了,戰略物資。整個都是在搶糧食。

所以當時聽了路德,當時備糧的,全得救了,不聽路德備糧的,現在倒霉了。

還有更滑稽的,口罩。現在是全國各地什麼人都造口罩,大家可能大家去問一問,紅星二鍋頭廠就是北京的就是原來潘石屹買那塊地,北京紅星二鍋頭,北京二清局的,紅星二鍋頭過去的一幫人,現在在北京在攛掇著造口罩,說造量巨大,到處找人賣。

昨天我看到這個網路上一個小視頻,一位女士試這位口罩,口罩,打火機,打一下,隔這會一吹就滅,假口罩,吹不滅就是真口罩,我一開始用那點雪茄打火機,我怕不行,我又找了那火,照吹不滅,我們的口罩絕對是最好的。我擔心這一個假口罩就害死一家人。

那在國內什麼情況呢?那跟著紅星二鍋頭的這幫人,搞假口罩的,其中一哥們兒跟我說,他說你知道嗎?我們發大財了。我們的口罩現在,他說次品2塊錢1塊錢賣一個,好的3塊5,就這差不多的,真管用的,大約10塊錢到15塊錢。 成本大家知道非常便宜。我說你們都是假的嗎?也不是,有些有真的,有些你能碰上點真的,有的就是假的了,真假混在一起。

我說你知道這會害人嗎?他說都是民工、老百姓,他們半點、一點點不覺得這是壞良心不好意思,沒有。覺得中國民工,像楊改蘭,像我們草根就該死,你需要戴什麼口罩?對不對呀? 我說你們都戴什麼口罩?他說我們都是原來備的,3M,N95。她說我閨蜜還從澳大利亞給我寄過來的N100。

戰友們,這種心態大家說的,多麼的平淡你看我說的,你聽著多自然!就好像說人家天邊的事一樣,跟咱們一點關係沒有。你知道我現在想什麼嗎?

我怎麼就知道這個王八蛋賣的假口罩不會被我家人給買了呢?我怎麼就能保證他們買的假口罩沒被我的員工給買走呢?我的員工買這假口罩,我能想像我的員工家人他們都想省錢,那不就完了嗎?你找誰去啊?你就是找著了你又怎麼著他呢?而且一死可能就死全家,這是什麼世道啊?!

人好好的就為你圖個 1塊錢10塊8毛的,我得把你弄死就賣你假口罩,你死了還不讓你家人認骨灰盒,不認骨灰,骨灰盒錢你說了不算,然後拿骨灰盒不讓看,不讓確認裡面的人是誰,拿骨灰盒不讓拍照不讓哭。然後要去墓地,給你漲10倍,到了墓地清明節了你也不能哭!

進去怎麼進去的大家知道嗎?現在墓地連燒香都不行,現在拿一個花,他們告訴我,你說什麼?就拿一束花,裡面很嚴,查,檢查,什麼熱槍,探槍?還有這個什麼三關,到墓地去,我不知道他們擔心是傳染給墓地里的那些死去的人,還是擔心傳染給看墓地的人,全中國都這樣大家可以去問問去。不準上香,不準燒紙,然後不準哭,不準拍照,就拿束花,大家捂著嘴,吭哧吭哧走了。

我三年來爆料,我一再說的是中國人活活不起,生生不起,生了孩子養不起,養起孩子上學上不起,上起學考上大學考不起,考上大學你也上不起,考不上大學你又活不起,然後到中間結婚你又結不起,有病病不起,死了死不起,埋埋不起,現在埋了哭不了,你說這是什麼王八蛋社會?這叫中國的春風吹遍了全世界,這是春風真夠春的了,這種叫床的聲音已經把全人類的人都毀掉了。

我真的很難相信看到全世界全中國《人民日報》大紅字寫著,「中國的春風蕩漾著全世界」,這種不要臉到這種程度,然後全中國的海外的媒體大肆的宣傳,習近平就是當代的偉人,王岐山就是商鞅在世,這個范蠡在世,國師。

現在全世界都不想跟美國了,美國現在什麼又寫了,美國有七條也是,這個組織不力;口罩沒有;資源沒有;愚蠢;內鬥;對老百姓不負責、耍橫、傲慢什麼玩意列了六,七條,反正美國這個國家完蛋了,全世界將拋棄美國,全世界就認為只有跟隨中國了。中國現在這個滅疫、抗疫天下第一,充分的體現了習主席是天上之神。王岐山也是天上之神,可能二郎狗神,什麼神咱就不知道了,都是神,拯救了全中國人民,全中國人民這是太榮幸了,全世界人民都不跟美國了,都要來跟隨中國了,都在想辦法推中國你快當世界老大吧,你不當這世界就完了。這叫你要想抗疫滅疫要學中國,然後中國春風蕩漾去了全世界,然後美國七條爛的不行了,天天死人,整個災難之中哭爹叫娘到處搶東西。

我剛剛推薦大家去看二戰的紀錄片,咱看了德國那個 戈培爾那些不要臉的那種宣傳,當時是造成二戰德國人的災難,死亡幾百萬,全世界也死亡幾千萬,日本也是那種幾個航空母艦打沒了,山本56,東條英機還告訴我們打贏了,美國人的航線全滅了。

大家不知道這個謊言、宣傳是獨裁生存的,它是最重要的食物!一旦戳穿了獨裁和惡魔的謊言,他基本上就沒有生存之地,無論是魔鬼,無論是獨裁,還是極權,靠的最核心的手段就是愚弄老百姓,就是虛假和欺騙,這就是我們爆料革命所提到的反對以假治國。

從二戰我們看一看,希特勒但凡任何一個謊言被戳穿,德國人就不會遭受那樣的危機,就不會差點給滅國了;

日本人但凡當年能看清東條英機和山本五十六的野心,這個國家也不會遭受那個災難,做那個愚蠢的行為。

為什麼英國人和美國人贏了,說實話,全民說實話,大家現在都在面對著一個一個新聞好像跟你沒關係的,戰友們,所有這些假話都跟我們有關係,這個假話造成的危害,一個一個絕不亞於一個核導彈。

我的一個老同學,東北的老同學,是長春一汽的,這有四五年沒跟我聯繫了,跟我聯繫上,跟我聊兩句話。他說我們廠現在加班加點在生產,文貴呀,我也看了你幾年視頻,一開始我覺得你是個英雄啊,我甚至覺得我都想跟你了,但是最近我要跟你說一句,你輸了。為啥呀,我別說他名啊,跟我說說我咋輸了,我特別想聽聽,你多指教指教。

他說你看,這個疫情開始到現在,確實湖北人民付出了巨大代價,他說,你說死幾十萬,那不靠譜老七,他說死了也就十來萬人。不行,我得平靜平靜啊,這事我不能罵娘,罵我同學,我得平靜。我今天直播以前呢,我怕我衝動啊,我真的是,得讓我平靜平靜啊,我得轉移轉移我的心情。

我為什麼要轉移下我的心情呢,戰友們,說實在的,我這個同學這人特別特別好。我們原來家人,一到東北去的時候,他開著車,跑里跑外,接待,吃飯,從沒向我伸過手,從來沒有。當年我在東北的時候,我們家特別窮,我當時去,他很早他們家就父親被平反,就返城了,那時候人家地位很高,但是呢,那時候人吧,你在農村的人,被下放的地方,從磐石,紅旗嶺那時候再去都讓人家很煩的人,你知道吧,臟乎乎的也不洗個澡。到人那去,還跟人家到食堂去,還跟人家混碗飯吃啊什麼的,人家都不願意見,但是我一說我去了,人家家人包括他,後來他太太啊,給我很大面子,帶我去洗個澡。因為那個時候東北那個地方,都是黑泥,你說我們三個月五個月不洗個澡,你說那個鞋裡面都是放點玉米芯來取暖,那腳上那泥都皴了。你泡一天兩天泡不下來,誰讓你上家去啊,上家去,上人家樓,那樓是多高級啊是不是啊,那樓上去,脫鞋吧,都是泥,不脫鞋吧,你不能穿著鞋,那東北那個黑稀泥我是真不喜歡。我到了外國最大的感受,外國走到哪去,有山有水,它沒稀泥,就中國東北那個稀弄啪嚓的沒法乾淨。人家,老七進來,沒事沒事,然後呢,帶著我去洗洗,還幫我買那種那時候咱們東北人廢舊的軍裝,還給我弄兩套軍裝,大概三塊錢,兩塊錢,軍裝,穿上,洗的雖然不幹凈,但也泡了半天吧,也泡一些皴下來。所以說,這對我是很好的,我很感激,就我這麼成功以後,到東北去,沒跟我伸手要過一分錢,我給很多人買了房子啊,買了車啊,買了幾台車,他從來沒有過,從來沒有,我很尊重。

他說這個武漢人,他說沒有幾十萬,老七,沒那麼誇張,更不會到百萬,十幾萬是有的,我平靜了半天。他接下來告訴我,他說你知道么,某某某,咱們同學的媽媽,這回疫情死了。他說這老太太也是老看你直播,但是最後一分鐘,被扇呼著去做義工去了,這對我更是刺激。看了我那麼多直播,還被扇呼去當義工去,他說,到那第二天下午,她感覺不舒服,她就回家了,回家以後大概不到一個小時,就把她給弄回去了,弄回去以後大概十幾天,死在裡面了。我那位同學到現在沒去拿骨灰,他說他不能確定那是他母親骨灰。

大家不要忘了,在武漢,很多東北人,很多吉林人,樺甸的,磐石的,很多很多,四平的,榆樹的,很多,梅河口。這又告訴我說,為什麼我說你輸了,文貴,我們現在廠子大量生產,我們廠也在做配件,生產移動式火葬場。我們今年超額完成了,我們兩萬件,現在我們做了六萬件。

我說都零疫情了,你們做火葬場幹嘛,他說這疫情還會反覆啊,領導說了,這次是會反覆的,有準備,但是死的人,絕大多數是老年人,或者身體不健全的人。我們領導私下說了,這是民族,人種,上天幫我們凈化我們這個民族的一種方式,留下來的都是精英,死的都是球活該。

戰友們,你聽聽啊,這是真正的共產黨這個王八蛋的黑社會的聲音啊。真希望啊,既然是放毒出去了,那把這些養著吃糧食的,白吃的,都弄死球了算了,這就他們的心聲。

不要忘了,一汽這個地方是直通中央的。什麼樣的政策,那一汽是最早知道的,江澤民為啥去一汽,那是中國的重工產業,它本身就是軍工產業。一汽不是商業,是百分之百國營,百分之百服務于軍工。而且他們是秘密生產,都選的所謂的優秀共產黨員。他們生產絕大多數的配件,然後把配件運到了上海去,上海組裝。

你說現在全世界,蕩漾著中國的春風,中國共產黨的春風蕩漾全世界的時候,平均三分鐘死一個人,八分鐘死一個的國家都在悲痛之餘的時候,中國在大量的製造骨灰盒,燒屍體的焚化爐,然後在全世界說需要中國治疫滅疫的思想和戰略,要學中國,然後大量的製造假口罩,然後大量的製造假藥,然後告訴中國人你們回去上班,現在是零增長,然後這邊開始造著焚化爐。

大家你們去看一看,靠近福建,有一個地方造骨灰盒的,你看看24小時工作,他們工作到什麼程度了。骨灰盒從過去的所謂的硝化板,實木板,現在已經完全變成了那種木頭壓縮的,壓縮板,產不完了。

共產黨說一共幾千人死亡。用得著這麼大動靜生產骨灰盒嗎?用得著這麼大動靜,在零污染情況下還搞這麼多焚化爐嗎?這僅僅是一個生產焚化爐備件的廠,那上海的中船呢,中船重工呢?

戰友們,這是一場什麼樣的戰爭啊?!全人類到現在都在干著一件事,別把病染自己身上。只有中國想辦法要讓這個病傳遍全世界,只有中共要把這個病傳遍全世界,只有中共希望中國人某些人群染上這個病,並且給你準備好了怎麼燒你,怎麼把你家人的骨灰放哪?然後怎麼把你錢弄乾,然後你家人也不能哭。

全世界的股票、經濟、金融,大家都看到了,香港的股票,恒生還在2萬2、2萬3呢,上海還在2萬7左右呢。我昨天說那真不是擀麵杖,那不是木頭做的,那絕對是王岐山的,人家是花崗岩做的。估計把王岐山家唐山的那個山,包括海南的山脈,人家姚家的養老基地,後面都是花崗岩的,我估計都是花崗岩做的,是12個硬度的花崗岩做的擀麵杖,太硬了。全世界,連美國的金剛鑽擀麵杖都倒下了,歐洲的那是百年傳承的擀麵杖子也倒下了,就是王岐山、共產黨,香港這擀麵杖子堅勝鋼,硬如鐵啊。牛!

但是大家看到了嗎,中國的油價便宜嗎?油價很貴。糧食現在能買得著嗎?你買買試試去。不是說工作沒有問題、能解決嗎?美國現在上千萬人申請國家救濟,親愛的戰友們,你覺得中共現在就業機會和申請失業的低於1000萬嗎?

鄭州金博大物業,金博大的高管絕大多數都是來自裕達國貿,只要是裕達的高管去金博大馬上翻兩倍到三倍,你們大家都了解,鄭州都知道。

當時河南有三雄,鄭州亞細亞,王隨州搞的商場,中原之行哪裡去?然後是廣告《蝦球傳》——瞎球傳,鄭州亞細亞。然後是裕達國貿,裕達國貿就是「走進裕達到了歐洲,出了裕達還在鄭州」。這就是當時的裕達就是中原的歐洲,中原佛手。

第3個是當年陳義初。市長的一個情人叫德義房地產,那個女的已經滅了。金博大關門了,我們裕達還在那塊兒。我們那是真的是幾十年傳承的擀麵杖,撐得還挺好,但願還能繼續撐下去吧。

鄭州金博大倒下,大家知道鄭州是iPad、iPhone生產的重要工廠之一。還有多人倒下。

(又斷了,又斷了,GTV又斷了,今天的GTV是被黑慘了,你真黑呀。)

從昨天到現在,聽到和看到的國內這些信息和美國的這些信息,真的覺得這人活著,真是太不容易了。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當我們看到共產黨的這個瘋狂,戰友們我想今天跟大家說,希望能聽到文貴直播的所有戰友們,真的不要像我那位同學一樣,被共產黨洗腦洗的麻木到幫人家製造焚化爐,他以為不會焚化他的人。他認為死個十幾萬這屬於低數字,他認為共產黨說的幾千和十幾萬被誇的數字不是什麼問題。他也堅信了共產黨說的:武漢人民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但是我們國家贏了,我們民族贏了。這種殘忍的,不人道的,最後一定要落到自己身上的這種強盜邏輯。

包括共產黨這種對外大肆宣揚、製造虛假的這種宣傳,為的就是所謂的春風蕩漾,是掩蓋國內真正的經濟的崩塌。

瑞星咖啡在美國的倒閉,接下來大家會看到阿里巴巴、所有中概股,我再說一遍,我2018年19年我都告訴大家:所有在美國中概股,都不會有一個好下場。一個都不會有!大家記住我今天說的話,一個都不會。

過去就是上海有幾個人,專門在美國搞上市公司的,我都不說是誰,我們都是多年的朋友。他從開始坐飛機來,從經濟艙到最後頭等艙,最後買兩三架私人飛機,所有的錢騙的美國,都是假的。後來和香港人和美國所謂華人串通一起,偷到技術再到美國騙錢。一個都不會有好下場,包括那麥肯錫,不可能有好下場的。

我可以告訴大家,現在要看共產黨、還有跟共產黨合作的、還有這牛X的企業,就一個最好的參照物:凡是當年和希特勒合作的、和納粹合作的那些企業,最後的結局是什麼,那就是現在共產黨所有的企業。這些人的結局,你絕對不用任何想,大家不信咱走著看。

被共產黨洗腦洗這麼嚴重的中國人,我可以告訴大家,將付出的代價,絕對不是你一個思想認識錯誤那麼簡單。你也會付出生命、失去親人,所有的這些痛苦可能是加倍地到你身上來。

戰友們你們一定要相信,美國和以美國為首的世界,絕對不會在看到自己的國民幾分鐘死一個,這事就拉倒了,絕不可能!

我現在不方便說,我可以告訴大家,共產黨的青煙裊裊和被消滅,已經在路上,誰都擋不住!

過去我80%、90%既希望於以共滅共,等待著4月1號、4月7號青煙裊裊。人家也去了火葬場了,但是人家沒冒煙,人家去了祭公回來了;人家也去植樹了,植完樹也回來了;到處著火,那火也沒跑到中南坑。

人家希特勒還躲過好幾次暗殺呢,據說上千次上萬次暗殺,有效暗殺達幾百次。卡扎菲、薩達姆一生都在被暗殺,最後還是被殺了,被明殺了給。齊奧塞斯庫說過,一生中都在被暗殺,最後啥事沒有,是吧?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斯大林的死亡,你們去看去。躺在地上,尿了一地,甚至還沒有全咽氣,就宣布他死亡了。全世界70多億人口就被兩三個人,不超過十個人在威脅著,每個人都在面對死亡,而且死了以後你連骨灰盒都說了不算。這種局面能持續下去嗎?我絕對不相信。

最近海外大外宣的文章,都穿上馬甲,很多人都像對待爆料革命一樣。以什麼高度——國際政治、國際地緣政治、國際政治經濟、歷史——闡述這種叫美中大治:美中治世界,美中共同治理世界的時刻到來;美中較量此起彼伏,相互鬥爭,相互勝出。然後此起彼伏,美國有時候贏,中國有時候贏,美國有時候輸,此起彼伏。大外宣無處不在。

然後是,中國制度贏了世界,中國制度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疫情給世界帶來了災難,也給世界帶來了機會;經濟重整,政治、利益、世界格局重整,人口素質重整,對政治家是好事。等等論調,全是共產黨楊娘娘、孟建柱、王岐山這些中南坑這幾個,王滬寧也算其中一個,研究出來的,叫中國的2025、2035、2049計劃的重要一環。但是這個代價是什麼,是14億中國人被綁架的代價。所有的中國人現在都以為啥,能把全世界給滅了,所有的東西都是中國的,連美國的土地都是中國的。

我在半年前,在美國西部參加演講的時候,很多美國在中國工作過很久的美國情報機構的退休人員,曾經問過文貴:為什麼中國人這麼願意看到美國人倒霉,甚至很多人希望美國人倒霉。他說這個還有一定的市場,他承認絕大多數中國人是不了解美國的,或者絕大多數都是喜歡美國的,精英當中絕大多數是嚮往美國的,但有很多人對美國讎恨相加,甚至從來沒來過美國。

我說我從幾個方面跟你說:小方面和大方面。

小方面是什麼呢?我說我們中國這個民族,是我走遍全世界看過最願意內心裏面有最大、最愛妒忌;由於羨慕和妒忌和恨,造成的這種文化、人際關係,它是一個非常誇張的,那個比例是很大的。所以你跟中國人打交道的時候,我們同胞打交道的時候,你一定要想到羨慕妒忌恨這個東西在我們中國人的血液裡面,它是主宰著一個人的行為和言行結果的。

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這個東西在全世界都有,但我們在中國人這個血液裡邊是無限擴大的。事實上是什麼呢?非常簡單,能來美國的人,來了(卻)不能住在美國,不能擁有美國這種美好、這種法治社會,不能稱為其中一員,或者簽證沒有被留下來,在這上完學,這叫怨恨。

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美國啥玩意,我根本不去。像我們小時候那小孩一樣,我拿著冰棍兒吃,哎呀老七,我根本就不吃冰棍兒你知道嗎,我爸媽給我買了我都不吃,冰棍兒吃了拉肚,我媽說了還長蟲。這是好聽的,再難聽的,老七你知道嗎,吃冰棍吃多了會死人的。那你吃吧。那我吃一口。這就是羨慕妒忌恨,還有吃不上葡萄說葡萄酸。

另外一個角度,美國大使館在中國等待著簽證的人,簽證人百分比是少的,絕大多數是簽不上的。甚至很多中國人是被拒簽、永久拒簽和多次拒簽。我說得不到來美國的機會,就是你的敵人。這是哪個國家也沒我們這麼恨美國,就是拿不到簽證,我能看到罵你、恨你、詛咒你。

另外一個,有人去了美國,他周圍人沒來美國。郭老七家一家七口去了美國,郭老五家、郭老四家旁邊鄰居孩子沒去,莫名其妙就開始恨美國。

另外一個最誇張的事情,你還不知道。就是共產黨這些年宣傳的大方面,宣傳仇美、美帝國主義,和每天在中央台和每天官方罵美、仇美、恨美,把所有的錯全給美國,美國所有乾的好事全都不在中國說。全世界的問題全是美國問題,中央電視台前15分鐘,紐約有事了、美國很窮、都是要飯的、又著火了、又下雨了、又冰雹了,反正美帝國主義沒好東西。然後就是欺負人、不公正、美國人腐敗、美國人流氓、暴露。天天講,它深入骨髓。在信與不信,但凡有一個小事兒,我剛才說的小原因,拒簽簽證了、自己不喜歡的人去了美國了,然後這就變成恨了,大家身體的魔鬼在起作用。

另外一個大問題,共產黨是利用仇恨美國,甚至老是要挑戰美國,所有中國問題都轉嫁於美國,成了共產黨統治極權的一個重要手段和工具。我說你看我們現在在網上罵美國、詛咒美國,你要給他選擇叫他來美國,他毫不猶豫地來美國。這個分量很大,再加上共產黨的宣傳。人性的醜陋無限地放大,加上共產黨的極權政府的宣傳,成為了化學反應。

所以說,當你看到中美之間有問題的時候,共產黨就是操縱民意,絕對可以說是100%的成功。——他非常贊同。

這次疫情發生以後,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看到了嗎?在國內咱們的多少戰友、我的老同學,幾乎都是說什麼:哎呀文貴啊,看到沒有,川普完了吧,還得指望習呢,川普根本不想反共也不想反中,那是商人;中國解決的確實不錯,中國現在已經控制住了,都上班了;美國還得指望中國呢,而且現在世界上各國給習近平打電話排隊,十個有九個都接不了,忙著呢;

這些小國現在全要舉手要跟著中國干,中國復工了,中國上班了,市場不錯啊;美國是個現實國家,美國最終得出賣你們;共產黨不會亡的,王岐山死了中國也不會亡,就少了個壞人,那壞人多著呢;習在,習在中國就在,習在,共產黨就在,中國就強大。——大部分。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我只想說一句,從我爆料革命到現在,我接觸最多的就三種人:
一種人:一開始支持文貴,支持支持,哎呀我不支持了,什麼原因?你看,雞腿潘事兒讓我傷心了,什麼東京爆協的事兒讓我傷心了,郭寶勝事兒讓我傷心了。趕快傷心,你快走,不要支持文貴,不要支持爆料革命,你快走快走快走。求求你了,咱們是好朋友,還曾經是戰友,趕快離開。就曾經支持的,在過程當中有各種理由,有各種理由認為不應該支持了。趕快(離開)。

第二種人:是對文貴這塊兒是有想法的,想弄點兒這,想弄點兒那,文貴你讓我出出名,多說說我;然後利益弄不到,就像雞腿潘,就像庄烈宏那個爛仔,像Inty啊,打著爆料革命想干自己的事兒的;最後被戰友識破,最後也裝不下去了,最後原形暴露,我們志不同道不合,那就肯定分道揚鑣。這是必然,我解決不了,誰也解決不了,它是肯定要發生的。

第三種人:就是現在我們很多戰友,默默的戰友,在支持文貴當中懷疑;覺得文貴的道德到底咋樣啊,文貴的思想水平啊、道德水平啊,到底能不能滅共啊,是真的滅共嗎?到後來變成不相信。覺得文貴這人就是個騙子啊,文貴也不可能滅的了共。而隨著時間的變化、共產黨的宣傳,共產黨始終在那兒,強大在那兒,共產黨滅不了。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樣的人我現在特別想勸他,你別浪費時間了,不要支持爆料革命,不要相信郭文貴,對吧。

這三種,我們都沒讓你拿錢,也沒有跪請你,也沒有對你有任何要求,也沒讓你付出,你就怎麼高興你怎麼干。我還是那句話,最大的快樂就是,你願意挺郭,你真心的你開心的你就挺,不真心不開心你就不挺,甚至你覺得不對你就砸。

法治基金的捐款者是另外一種,那是我們真正的我們這個民族、我郭文貴本人和法治基金,和所有以後明白過來的中國人都要終生感激的。他不僅是救中國人,我相信他在救世界的人。我相信現在世界上華人當中,唯一一個不懼生命危險、沒有任何慾望、沒有任何名利心的,給美國、給戰友、給捐款者給口罩給消毒品。

現在我們正在準備大量的羥氯喹、阿奇黴素,我們還要再買那個測試機,很多錢都是我個人要出,來給戰友們,來給這些捐款者的。這是完全不同的,這是堅定地願意跟文貴和爆料革命去滅共,相信這個的。這是同生、同死、同榮、同辱的戰友們,這個層次是另外一個。這些都是文貴要以身相許的,這是發自內心的。

但是我還是想說的,如果對文貴有任何懷疑,人品、道德、能力,請戰友別浪費你時間,別浪費時間。

另外一個,4月1號,4月7號也好,青煙裊裊,它是我們的目標,它不是文貴的100%的承諾。滅共6月4號,我到現在我深信100%它會滅,會成為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但文貴不敢保證,我沒法保證,我保證我就是騙子啦,那就胡扯啦,不可能的。我深信、我努力、我奮鬥、我奉獻,行嗎?但是你買不買賬,那是你的問題,反正我這一生就一個目標:滅掉共產黨,然後讓中國有法治信仰的自由,還有擁有一個讓中國人永遠有維護法治自由的實力和能力的爆料革命的這麼一個沒有組織的集體,一直下去。這就是我的一切,這就是我的一切。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當我們面對著幾分鐘死一個人,幾分鐘死一個人,據我所知啊,瞎蒙的啊,算是今天瞎蒙料吧,蒙料,不是爆料,蒙料啊,很快我相信會有行動的。

我從過去的80-90%指望以共滅共,現在我要調整一下:我覺得國際跟國內各50%吧。

這個沒有青煙裊裊,這火,這霹靂火也沒著進中南坑,這次我覺得……而且最近看到西方世界,我們不希望西方死人,西方死那麼多人。如果任何人還相信共產黨還能在中國,咱們拭目以待。

我可以告訴大家,絕對不會再有共產黨在中國了!中國一定會迎來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而且是馬上的!絕不會存在所謂的美國中國治理世界的胡扯八蛋!美國和西方的斬首行動一定會發生!大家不信走著看。

投機者、取巧者,在爆料革命這面前想拿利益者、想做交易者,希望你趕快收手,別浪費你時間。懷疑論、陰謀論者就不要在爆料革命這兒混了。

我相信、我奮鬥、我努力,但這不是我的責任,我不欠任何人、任何組織的。

就像我今天早上跟美國那位朋友,Miles,什麼什麼事兒……我說閉嘴,shut up shut up,把你聲音放小點兒,郭文貴不欠你的,你們這塊兒死人是你們國家政府有些人有問題,我不代表中國共產黨,我也不代表中國人,你跟我喊什麼喊,對吧。我說你願意反共就反共,你不反共拉倒,你不反共你去親共去唄。我說你不要搞錯了一個問題,好像你反共是給我的禮物。你反共是你的覺悟,你反共是上天給你的禮物,你反共是爆料革命給你的禮物。你要的是感激爆料革命。不要搞錯了,我們的善良我們的客氣、禮貌變成我們欠你的了,我們說幾句:I』m really appreciate you ,thank you anti CCP,你就覺得我真的感謝你了?你得感謝我們。這跟美國人打交道真得把人……

唉!他愣在那了,他說你這脾氣怎麼這麼大?我說、我真的不是脾氣大,我要告訴你,我最近跟你、打感覺、打交道的感覺就這樣,好像我該你的似的。我們戰友這個事情沒有翻譯過來,我們戰友現在都是免費翻譯。你咋不找你美國人翻譯去呢?你們機構那麼有錢,幾百億美元,你找我們翻譯幹嘛!對吧!別拿我們戰友不當人,只要是我們戰友的,他的榮譽、他的安全就在郭文貴的生命之上,誰也不行。

他立馬對不起、對不起。我說你不是對不起,我再糾正你一遍,你滅共,你反共,你跟郭文貴在一起,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這是我們個人的選擇。你不願意滅,不願意參與,你不要參與嘛!是不是!

就像香港的這些孩子,我為什麼喜歡香港的這些孩子?昨天晚上香港這孩子,人家每次都給我說幾句話。說郭叔啊!uncle Miles太感謝你了,這麼晚打擾你多不好意思。然後說,你完全不需要幫我們的,你冒那麼多風險,你完全不需要做,你不做什麼,我們都感激你。這就是香港人最偉大可愛的地方,越跟香港人打交道,我說實在話,我就感覺,我們大陸的人跟香港人差距咋這麼大呢?

我們大陸的有個戰友給他寄了三次口罩,他根本都不知道。每次寄口罩都可能一次是五次、六次的失敗的結果。昨天給我發個信息,我們每次都寄五十、一百啊!最多一次寄了六百,就這樣給我發信息,我要兩千。後來,我問他為啥你要兩千?哎呀!他說我們家的這個餐館,最近來的人還是有一些的。他說有一些VIP來、來我們家做的這個訂製的食品,走時候,我們一人送他倆口罩。

我給這位戰友說,我說你這就太過分了,你們家拿這做買賣,這口罩送給你不能讓你去搞餐廳,給你所謂的VIP送外賣去。我的這些口罩都是碾轉翻折,你想想口罩我們這最好的口罩,把他打開包裝,散包寄過去百分之八九十都給滅了,都給沒收了。然後再給你打包裝,再轉載兩三個地方,我們其他的戰友才寄到你,你已經是第三次了。他說郭叔你咋這樣,你不給就不給唄!你說那麼啥!我說這真的不能給你了。

然後昨天晚上給我發信息,郭叔啊!我覺得我給爆料革命也做不了啥事,我家人、我壓力也很大,最近我就不去支持爆料革命了,我就少麻煩你。我馬上給他回信息,我說你告訴我,你給爆料革命做什麼了?你怎麼支持爆料革命了?給法治基金捐了500美金,代別人捐了1000美金,這叫支持爆料革命了,然後你現在就開始就這樣說。

所以我說、我說我不是跟你爭什麼,一樣我要告訴你,所有對你的幫助,不是因為你捐了那1千5百美金,是因為儘可能幫助支持爆料革命的,是你的信念。很多已經、很多人被判刑、被抓、被喝咖啡沒有拿到口罩的多數。捐了款的,捐大款的人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都說我們不要口罩,給其他戰友吧!不是每個人都拿口罩了。

然後你再跟香港這個孩子比,人家香港這孩子……大家知道這口罩很多都是我們給送的,我們有一次給他送的那個第一次買的N99的口罩,就那個黑的那個給他送過去,送了大概是2千多、2千1百多吧!孩子一個沒拿全部退回,說這個口罩我們用不了郭叔。他說我們用完都扔掉,你讓我們回去洗,我們很難。他說裡面那個膽換起來也不安全,他說那麼好給別人用、給醫生。我說那你就把我這東西捐給香港醫生去。他們真聽話,全部捐給香港醫生。

捐給醫生,人家回來還給你說一聲,郭叔要不要單子,千萬別給我單子,有單子傳出來不就出事了嘛!就像那路德,我們這個天真的路德哥哥一樣,郭先生他把報銷憑證給你,我說求求你,千萬別把報銷憑證給我。我不要報銷憑證,錢給你了,順便花,都是現金。人家問路德,這錢我這麼花行不行?這幾千、這幾萬、這幾萬、這幾十萬這麼花行不行?路德問我,我說隨便花。我相信你了,我就相信路德,這就香港的孩子。

你說咱們、咱們這大陸文化,共產黨被咱們荏苒的管制這麼壞呢!這麼偽了呢!所以我發自內心的說,爆料革命的隊伍越純潔越好,爆料革命當中,純潔的隊伍更有戰鬥力!包括現在這美國、歐洲、西方,我們爆料革命現在已經成了第三極的和政府同等的力量。

我們的G-news 大家知道在美國排名300多網站,美國是多少網站?大家查一查,美國的網站,美國所有網站加起來,咱排三百多名,咱才兩三個月。人家是三百年的歷史跟美國建國初期就有媒體,自由媒體,咱們搞了個三百多名。(郭先生的信息有誤)為什麼?所有的G-news都是戰友寫文章,戰友都是真東西,我們不是媒體,我們全部是證據,全是事實啊!

因此,哎!這郭媒體這回沒崩潰啊!因此戰友們,他才成為了一個這麼了不起的媒體。現在叫GTV一樣,共產黨為啥害怕呀!因為它太有影響力了。但這誰做的?這背後的各個層次都是我們戰友,這是純潔的戰友,堅定的戰友。

大家想想你聽我說話,一花一小時、倆小時,戰友們,我真不想浪費你們時間。我們在這講的時候,文貴每天講完、文貴是人,我、我不是鐵疙瘩,我、我講完一兩個小時,我是口乾舌燥,而且我每天都是十幾個小時講話,要不然這一天都過不去呀!

我最希望的讓戰友們,咱們之間互相的了解。如果現在還等著文貴爆料,那已經是非常晚的戰友了。現在文貴不是爆料,文貴和戰友一起在交流,在這場滅共的戰鬥中,我們找到更多的戰友,更不同層次,更多有戰略性的戰友,增加滅共的力量和成熟。這才是文貴的目的呀!要不然你們聽一個五十歲的老男人,是不是!聽我講啥呀!有啥用啊!

我最怕的就把爆料革命變成娛樂革命。爆成什麼媒體革命,那就扯了,那就扯太大了,這成本太高了,成本太高了。多少國內的戰友,億萬戰友等待著我們去解放。那些好人,那些真正的希望沒有共產黨,有法治、信仰自由的中國誕生的戰友。

有多少人真的是,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多少人挺郭爆料沒有說的,多少人相信共產黨能滅?這個事是很複雜的。成數不高啊!成數不高。

還有一個跟著郭文貴的,就願意相信你、支持你、有什麼行動的,成數非常不高,非常不高。等待沒有共產黨的時候,那想想、那想自己成為重要一員的那人很多。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爆料革命真是到了關鍵的時刻,我、我在這裡給國內所有的支持文貴爆料革命的,相信滅共的戰友們,我們應該開始逐漸有行動,把火要燒進中南坑,把火要燒向八寶山,把火燒向人民大會堂,一定要這個革命之火,爆料之火,爆料革命之火,我說的那個「火」啊,咱別搞誤會了。

解救全中國人,真正讓中國人過上有法治、信仰自由,絕對不能讓共產黨以假治國,以假治民,現在還以假治疫,還有以假治全世界。這背後就是以警治國、以黑治國,這是根本,必須把它滅了。它已經是全人類的公敵,全中國人的公敵。而且一定會被滅的,肯定會被滅的,只是時間問題。

關於文貴我再次說一句話,你喜歡不喜歡你砸與罵都無所謂,只要把共產黨滅了大家都是贏家。共產黨不滅,所有的人現在能聽到我說話的,沒有一個你可以明天過的比今天好,今天你不可能比四天前好,永遠不可能!包括中南坑的人,他想再回到一個月前三個月前,不可能了!全世界的人想再回到陽光明媚、幾個月前沒有病毒、沒有那麼多挑戰的日子,不可能了!

1917、1918到1927的美國大蕭條,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戰,病毒大流行,經濟大蕭條,美國失業人數多少人,最高160萬人申請救濟金,現在已經過千萬了。珍珠島,911死了三千人,現在已經死了五六千人了。現在美國受人命生存威脅,可能死亡和病的人數是美國建國以來所有災難的總和。美國已經說了,我們可能有兩千萬人到三千萬人感染,如果是那樣的話,是美國建國以來所有災難死亡,病傷,受威脅的總和。全歐洲六百萬人死亡,那一場大戰役,包括二戰死了大約一千多萬人,現在歐洲絕對超過這個數。

共產黨還能存在嗎?還能春風蕩漾全世界?替全世界開方解決疫情?還要與美國共治全世界?這不是吃了春藥了,也不是吃了心歡死、腦天堂了,你這真是吃了老鼠藥了,打錯針了,跟希特勒滅亡時一樣,就是吃冰毒太多了,幻想症啊。

親愛的同胞還有我同學朋友們,你所坐的下面那塊土地正在顫抖,很快要房塌屋倒,天崩地陷,還想啥呢?盟軍,八十國聯軍的軍隊和懲罰,如閃電般的,雷鳴般的,一系列的重拳會打在你的臉上!

所以說戰友們,我可以告訴大家,你很快會看到共產黨的滅亡。不讓你們花錢,也不讓你們什麼以身相許,有啥怕的嗎,就聽聽吧,不願意聽就把手機關掉不就完了嘛。去聽那些講歷史,都講了二十年了,去聽那些講歷史的去,聽那些所謂的在道聽途說評論員,聽那些評論員去,聽風就是雨的是評論員,聽風就是雨的,是又破又爛又假又虛的,叫評論員。聽風就是雨,叫評論員。

現在社交媒體上還有一個叫什麼叫網路說客,在網上說點什麼東西,然後開始去說去解釋。我覺得這是在侮辱所有人的智商,這東西這麼容易找到,你說啥,用得著你說嘛。

最偉大的就是我們爆料革命媒體,像路德訪談,像我們一系列戰友媒體,就是講事實,透過現在發生的現象來分析我們的敵人共產黨下一步的走向,和提醒更多的人能得到拯救,和看清這個世界,讓家人更安全,讓資產更安全,甚至也能讓自己雙修的很高興,他是流氓雙修,咱們是正確雙修。對吧兄弟姐妹們。

(我還是願意看咱們自己的GTV,這個效果太好了。)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文貴在這個爆料革命中我感受到最多的,我也是得到最多的,也就是我的內心世界,我的精神世界。

(你看這船出來遛狗的,這是有錢人家,這幾天很少有船,除了我們的船很少有船出來。)

所以說,我精神世界我覺得我學到了,我本身也是個學習的過程。今天早上我跟那個美國朋友說,你唯一給我帶來的是,讓我更加了解美國,更加愛美國,而且我希望美國能夠度過這一關。

此時此刻,今天美國會有一系列的決策,大家去看官方的決定吧、官方的媒體吧。歐洲我相信也會有一大堆的。這各國之間,昨天的下午他們有一個歐洲和美國的聯合會議,關於防疫,包括澳洲、日本都參與,就是所謂的西方盟國吧,有一系列的決定。

而且西方的這些媒體,最近有幾個大的組織機構把他們組合在一起,就是怎麼把這個疫情的事情怎麼統一在一個戰線上來。像二戰的時候,西方的媒體不再像義大利的媒體還有法國的媒體,都拍馬屁,都去拍希特勒的馬屁的時候,張伯倫還在和希特勒簽那個綏靖協議的時候,然後美國有個紐約時報,英國有個英國時報,英國日報就出來了,說這不對,這傢伙是個壞蛋,人類的公敵。這得有個過程,這個過程我相信很快就會發生。

西方的媒體的突然轉向,把中國病毒變成了共產黨病毒,然後要追究責任,查找真相,打開防火牆,這一系列的事情,最後說中共要為此買單,就把它那個春風蕩漾吧唧就踢回去了。然後說,接下來咱們得說道說道,你這春風為啥要蕩漾,你在國內怎麼蕩漾的,為什麼要春風蕩漾?這事就開始弄一弄了。然後就找出來國內的什麼「我驕傲,我為黨省口罩」,也就是那些所有的宣傳。到底死了多少人,到底多少人感染了,現在只有爆料革命,只有郭文貴最早說過,感染人數超過一千萬,死亡人數超過十萬二十萬。我從那再也不說了,我從那再也不說了。我說我對我說的話負責任,我三次我在視頻中重申,我對我說的話負責任。

各國政府都說,Miles你是嚴肅的嗎?我說我是很嚴肅的,現在美國人歐洲人都說,哎呀Miles你太厲害了,你就是我們的神,你太厲害了,多虧了你!我就讓他們閉嘴,shut up!shut up!郭文貴絕對不希望在死了那麼多人以後來證明我們中國人死的人數是真的,這是對我是個侮辱,我很痛苦。

為什麼全人類只有郭文貴一個人能知道死了那麼多人,感染那麼多人。如果那個時候,任何一個國家,聽見郭文貴的話,我說你們當時都說聽我的,相信我,我是你們的神,你們的行動呢?你沒有行動,導致了全世界這個樣子。

如果從二月一號我的直播,還有一月十七號那天的直播,如果當時西方開始採取行動,百分之百,西方不會這個樣子。如果中國人戰友相信文貴爆料革命,我告訴大家死亡人數、感染人數,中國會少死很多人。就這麼簡單!

聽了文貴爆料革命的這些視頻,長期跟隨的,到現在為止,我們的戰友一個死的沒有。不信我們的人可是死了很多,信了爆料的一個死的沒有。

這就是為什麼剛才,另外一個藥廠跟我聯繫,『法治社會』、『法治基金』,包括紐約「金泉」,我們要買很多葯,它是處方葯,也根本到不了你手裡面,太難了那個葯。

我們能把氫氯喹、阿奇黴素,如何合法地擁有,能發到真正的挺郭爆料戰友那去。而且我現在要準備好,預防性地讓戰友先拿到葯。畢竟這兩個是有效的,我現在正在做這個事情,我們的團隊全力以赴地在做。

我們幾個……在英國有一個團隊,在試圖在做;我們在美國有兩個團隊在做;在日本的一個團隊在做。我文貴做啥事,我一定要多方下手,不論哪一方贏了,我希望在真正的災難到來的時候,喜馬拉雅大使館能成為戰友們一個可相信……甚至可以救命的地方。

還是那句話——我沒有任何承諾,我不負任何責任!

別我一說話……啊……我這話說出去,你就要怎麼樣!不是的。我正在做,我不承諾,我也不承諾給任何人,我正在做。

這,我沒有義務做,所有人說我是瘋子,你幹嘛做這個事情?這麼大的事情,你冒那麼大的風險、花那麼多的錢,幹嘛?我想做!做到做不到我不知道,我全力以赴去做。

我們在內部在協調一些葯,給好多戰友已經發送了,包括也捐贈了一些部門。我們現在想更大量地,能讓更多的戰友……而且絕不要國產的葯啊,國產的堅決不要!我們要最好的葯,阿奇黴素,最好的氫氯喹,給所有的戰友們!

希望啊…… 在努力、在做,看結果吧!希望很渺茫、很渺茫!希望不大!因為這是純戰略性的東西,太難啦!這都是救命的,試試吧!

那麼另外一個,我再說一遍,今天紐約這樣,今天早上我還跟那個美國朋友,我說最糟糕的時刻完全沒有來。

一月底二月初,我在馬阿拉哥我就說了,完全沒有來。最糟糕的時刻,下個兩三周……四周左右吧!最壞的。也就是四月底以前,五月一號、五月二號,就是五月的第一周以前,是最壞的。

然後會有個反覆,甚至是大家……就像我以前說的,解藥也來了,這解藥也來了,那解藥也來了,都是好消息;股市也有反覆。然後到今年的春天,一定是爆發!

我現在所有整的葯,我準備的。這一波我們很多戰友都聽爆料革命,真的絕大多數都蹲在家裡,備了糧食備了菜,備了肉。在家裡面侯著,沒被染上。

但是,到了明年春天的時候,大爆發的時候,萬一呢!所以我準備今年春天和明年,和明年的五月份以前。這個病情要想在明年的五月份以前解決,絕對不可能!

這場病情最大的災難,就是經濟災難造成的傷害,遠遠要大於病情;政治災難造成的對社會的人傷害,遠遠大於經濟傷害和病情;最後是次生災難、人道災難,就是要大過政治災難、經濟災難和病情。

這幾個是沒有發生,這是遠遠……早著呢。大家,什麼叫次生災難,我就不用說了是吧!現在,社會動亂,社會供給,糧食,供給鏈斷掉。

然後呢,國與國開戰;經濟整個崩潰、自殺,犯罪率高升;然後惡意傳播病毒。因為病毒導致的家庭崩裂,人性的喪失。為了搶一個救藥,搶一個解藥,誰先吃誰後吃,以及有病以後和家人、和朋友的關係。整個人道,整個的那種災難的結果,想再……非常誇張!

現在還看道瓊斯……它能到一萬五千點,它都是牛了,這我都懷疑。還在那晃蕩呢,沒用的。

所以戰友們,我郭文貴不承擔任何責任的,如果你讓我承擔任何責任,那是你的事兒!我憑我個人的信息,憑我個人的情報,內部的多方情報和我們戰友用生命、鮮血換來的情報,還有我掌握的證據,和我這活了幾十年……五十年來吃的糧食,我做出的判斷。

絕不能作為你做出事情的依據和根據,你自己決定。我只希望每個人活著,健康、安全和快樂。

我就希望我們的戰友,還有更多善良的人,不要染上病毒。在沒染上病毒的災難面前,不被餓死,不被一波一波的經濟災難、政治災難和次生災難給消滅。

而且我們爆料革命在人類前所未有的大災難時刻,它的誕生,我們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使命,滅掉共產黨。因為這一切災難,大家都會明白,就是我們爆料革命說的,這算是共產黨搞來的,全是CCP搞來的。

我的這個地方是有三個總統誕生的地方,在這看他家門,看的清清楚楚。三個總統都在這誕生的,有一個在這過了二十多年,有一個過了十幾年。

我相信,人類到了一個選擇,一定要消滅共產主義,一定要消滅共產黨。這是最後能解決這些問題的唯一原因。就是這個疫情有了疫苗,真正解決人類的問題是消滅共產黨,也不是疫苗。因為共產黨可以繼續再放病毒,共產黨可以繼續再搞一個什麼問題。

這就是昨天到現在,我跟很多朋友開會,我說如果你們認為這個病毒來自於、來自於實驗室的話,咱就別聊了,來自於自然的話就更不要聊了。都認為來自實驗室的,沒錯!

但是不是故意放的,大家都表示猶豫,五五開,甚至是四六開、三七開。我說我告訴你,前提是你要相信,這絕對是生化武器,是它故意的。

所以說,不滅共產黨,你解決了疫情沒用!因為它再放第二個病毒。這不在傳了么,山東有新的病毒了么,什麼漢坦病毒啊!明年再出來一個擀麵杖子病毒哇,孫力軍病毒啊,吳征綠帽子病毒哇,孟建柱的肌肉病毒哇!王岐山的高艷艷、貫君病毒都可以的,太容易了!他想做這個,在實驗室太容易了,分分鐘。從蝙蝠上說,從老鼠上說,蛇上說,是不是?都可以。不消滅共產黨,病毒會一個接著一個地來,這就是我的建議。

所以戰友們,我們正在面臨著人類、全球的歷史改變的時刻。一切選擇,用你的腦子來做決定。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切都已經開始,千萬別忘了香港。我再說……沒有香港的開始,就沒有今天的一切,香港是中國人最值得要尊敬的,將在未來是精神領域、宗教領域,法治信仰這個領域,是我們的耶路撒冷。

如果中國能活到香港的素質,我們中國人就贏了。如果沒有了共產黨的新中國,活不到香港的這個素質,我們也沒贏。

請戰友們為全世界人民,十四億中國人民,香港人民、台灣人民、西藏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

親愛的戰友們!明天是星期天了,星期天和星期一以前就基本沒有直播了,好吧!但是我會在GTV偶爾會試試直播,只到試好為止。

好吧,兄弟姐妹們,GTV還在測試階段,內測階段,很快會有APP版,手機版,PC版大家也能看到了,正在升級中,下周周末吧,會有一些巨大的改變。

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一切已經開始!

【杯酒漸濃】【linlin】【OnePunchD】【文顧】【文成】【呼吸的霧霾】【悠悠】【文中】【文風】【shangshang】【拿得起】【文竺】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39

4月 0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