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珠429:江志成等殺習失敗被抓,一天邊控六萬人

簡述:江志成是什麼時候被抓了?2021年3月底,他到新加坡以為沒事,而且為了讓江家看到,不在國內抓你,還不跟你談,是在新加坡把江志成抓了,包括江志成的跟他已經生了一個雙胞胎的龍鳳胎的一個女朋友——不結婚,我知道江家有後,說有龍鳳胎我才知道,就咱這個哥們親自執行的。……馬雲坐著飛機就回去了,飛機從香港起飛,上去軍警就跟上去了,馬雲知道完了——直接抓。抓多少人知道嗎?高管公司第一波三百多人,三百多人的家人又涉及到兩千多人,同一天江志成被抓。同一天史玉柱、什麼柳傳志、滴滴打車,所有的這些老闆,包括平安的馬明哲,包括平安的老闆,當天的整個就是個血洗,也就是大家記得是去年的十月份,就是10月2號、3號、4號的時候,用他的話說是中國的一場歷史性的就像10月革命一樣,他說全國上下都是抓人,他說抓到什麼程度,家裡的司機和保姆的家人全部邊控。他說我們光那一天,一天下邊控下了將近6萬人。
我們銀行查封賬號,他說一百多萬個,查封資產,他說你知道我們彙報的時候,給大腦袋彙報,說查封多少錢?說中紀委的領導說兩萬億。他說你說的兩萬億是人民幣還是美元啊?你說大腦袋都不知道這兩萬億是人民幣還是美元,他沒有常識,兩萬億美元多少錢啊?那得多少錢是吧?他說兩萬億是人民幣。他說,這只是開始。——郭文貴2021年10月17日
我上次直播說的江志成被抓和江志成被放,記住江志成是2020年被抓過兩次,而且馬上被釋放。包括這個吳徵,包括馬雲曾經也被抓也被問話,那時候的王健林——是我們第1個報出王健林被抓的啊,這幾個電商。——郭文貴2021年10月20日

封面:江志成氣數已盡,將死於非命。內鬥當中,江家(江澤民、江綿恆、江綿康、江志成)在軍隊的力量是巨大的,但是反擊的機會越來越渺茫。郭文貴2021年10月7日
習近平得知馬雲、江志成等人要除掉他,所以他對這些人絕不手軟!郭文貴2021年10月20日

2021年10月7日
江志成氣數已盡,將死於非命

2021年10月7日
內鬥當中,江家反擊的機會越來越渺茫。有風水先生說過當年令計劃的兒子是江家乾的,其命令就是老江下的。還說江綿恆和江志成都將為此付出代價,而且還說江志成活不長,這就是輪迴報應。
江綿恆、江綿康、江志成在軍隊的力量是巨大的,但是反擊的機會越來越渺茫。

2021年10月17日七哥直播:江志成是當著江家的面被從新加坡綁架回中共國的,他被要求從海外拿回所有的財產

2021年10月17日 記住2021年3月份,博裕資本江志成宣佈移到新加坡。
我告訴大家今天的重要信息是什麼呢,這位中紀委的逃到日本的我們這位戰友是整個案情的負責人,我跟他聊了一下把我給震住了,如果你們要是我,你們一定,包括東弟,一定會趴在地上聽這電話。因為實在讓我太震撼了,這個世界上沒有比郭文貴事情說得了解共產黨再準的了,我真的是鎮住了。
我因此吃了三大頓餃子,結果現在長了三公斤,我一興奮、一啥的時候都愛吃飯,吃三公斤。昨天中午一斤雞肉,昨晚上一斤雞肉、一大碗麵條,因為太興奮。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什麼呢?他是這個案子的負責人,主要是查江志成,查江志成之前是因為當時湖北軍區有人上報,和上海警備區同時上報給習的。說孫力軍和王立科約見、想見面是想幹掉你,因為習是準備去武漢的,習是準備到武漢又揮揮手、掀掀鍋、摸摸被子的,當時習是不認的,大怒啊。
這說明習對江家、對孫力軍、孟建柱、王岐山是有低估了的,馬上說查,派誰查呢?派出的就是中辦的丁薛祥去查去——他最相信的,結果從那天以後你看丁薛祥最近也很少出來了,丁薛祥沒查那麼快,但是沒想到習有兩手,習這個人還是政治世家出來的,叫三部出了一批人也去查,三部報上來了,說王立科、孫力軍、羅文正這些人準備要殺了你。
據說當時把習整個人給嚇呆了,說習是人個發抖狀態、臉發黑狀態,這是就咱紀委的哥們說的,最後就把咱這個哥們調去,辦查這個專案,咱這個哥們上去以後全部瞭解完以後他就馬上建議,就是現在對孫力軍就是採取行動,對孟建柱和王岐山等人實行監控,也就是加強警衛,也就是軟禁在家。
這個戰友就告訴了我,說王岐山整個人是癱了,去宣佈加強警衛就癱了,而且王岐山,你看七哥去年爆料你去看一看去,就這個消息是這個戰友在裡邊通過中間兩三個人發給我的,我是拼到一起在直播中說的,現在他又完整地告訴我這個過程。
然後說孟建柱包括陳臻、羅文正、王力科所有的家人,每一家就是絕對是十三族,都涉及到上千人,這個專案整個涉及的調查人多少人呢?大家想想吧,兩萬人調查這件事,兩萬人全國,光武警就抽了15000人,就是黃金部隊他就管雙規的。
說這個抓捕人到了什麼程度,他說七哥我可以告訴你,上門授權是你們用什麼辦法都行,不管在世界任何地方除了美國和日本之外,記住!這個詞很重要!——除了美國和日本之外,任何國家都可以綁架回去,一切國際影響不考慮。
結果大家記住的,我為你們講這一段故事,孫力軍被抓以後很強硬,是非常硬地就進去以後緩過來勁了,啥也不說,完全跟你胡扯,結果就是大家發現跟江志成有關係,對江志成約談,約了大概四五次,江志成非常強硬;約孟,孟非常強硬;約王岐山,王岐山很強硬。就是不說實話嘛,包括王立科都很強硬。
上邊的戰略是什麼呢?要讓他們互相繼續溝通,給他們時間溝通,在這個查的中間就第一個就要拿下,為什麼?我給你們講一個細節,查誰呢?——張宏偉,我的這個敵人張宏偉,董文標、史玉柱、柳傳志、柳傳志的女兒,還有抖音的張一鳴,還有Zoom的老闆,那個那個叫什麼的傢伙,我們山東老鄉還不會講英文,還有馬明哲、胡舒立,大概100個相關的人。
你們記得,為啥我剛才問你們這個時間點?這個戰友告訴我把我笑壞了,10月3號你知道螞蟻金服是在哪上市?它是在香港上市,然後在上海上市,在這之前馬雲已經實際被限制出境,出境要報備,你家人出你不能出,你出你家人不能出。
但那一次就馬雲覺得沒事了,也都談完了,你該怎麼上市、怎麼上市,馬雲去約好了說你看明天香港上市,那一天是星期一,星期二就在香港上市——10月3號,你看我對時間沒觀念,這個我記得很清楚。這是他告訴我的,說星期二晚上回到上海,在上海再敲鑼——兩次。
這時候孫力軍在裡邊挺不住了,交待了,說馬雲所有的股東是江志成,給江家、曾家還有孟還有王岐山,怎麼、怎麼代持的,然後交待了馬明哲怎麼回事,然後告訴了馬明哲平安保險多少錢在地產裡邊、保險資金出了多少,大概是9萬億,就平安間接直接投入到房地產的9萬億和移出多少錢。
然後美國的馬雲的代持人是誰,然後吳徵怎麼在馬雲那塊拿走了70億美元。通過吳徵,你們看到那個Ideanomics的那個公司,一個就34億,其他幾個10億8億的,包括騰訊音樂這些,吳徵是幫助孟建柱、幫助孫力軍拿走的錢。
然後馬雲又如何在美國,記住蔡崇信,記得有個叫蔡崇信的吧,記得有個叫蔡崇信了吧,多牛!買那個洋基,然後呢,剛剛在我對面買的房子,全美國有史以來最貴的房——公寓2.5億,所有的這些房子包括在那個海外的170個項目就是馬雲藏的錢、洗的錢,背後老闆主要是江志成,這錢可真是就大了去了,當時報給習,習傻了。
你說這時候馬雲已經到香港了,明天上市啦,欸!你知道他們幹什麼,就咱那個哥們兒給馬雲打電話,我說的話我付100%責任,打電話說這是我親自打的電話——馬雲啊,我們現在覺得你應該在上海先上。他說為什麼呢?他說這個對股票更有幫助我們研究過,我們組織上還是希望你能成功的。
大家記住就在上市的前一天、前兩天我忘了,你記住王岐山當天講話要對市場加強監管,你們記得了嗎?當天馬雲講話反對嚴管、市場歸市場,記住了嗎?就在他打電話前仨小時,所有網絡上王岐山的加強監管全部刪除,而馬雲的全在那兒。
你知道,馬雲興奮了,欸,他大爺的,我的這個被支持啊!他說你看我們把王岐山的都刪啦!你這個是對的!像當年騙車峰迴去一樣,你要簽字我馬上投你五千億,一模一樣。馬雲坐著飛機就回去了,飛機從香港起飛,上去軍警就跟上去了,馬雲知道完了——直接抓。
抓多少人知道嗎?高管公司第一波三百多人,三百多人的家人又涉及到兩千多人,同一天江志成被抓。同一天史玉柱、什麼柳傳志、滴滴打車,所有的這些老闆,包括平安的馬明哲,包括平安的老闆,當天的整個就是個血洗,也就是大家記得是去年的十月份,就是10月2號、3號、4號的時候,用他的話說是中國的一場歷史性的就像10月革命一樣,他說全國上下都是抓人,他說抓到什麼程度,家裡的司機和保姆的家人全部邊控。他說我們光那一天,一天下邊控下了將近6萬人。
我們銀行查封賬號,他說一百多萬個,查封資產,他說你知道我們彙報的時候,給大腦袋彙報,說查封多少錢?說中紀委的領導說兩萬億。他說你說的兩萬億是人民幣還是美元啊?你說大腦袋都不知道這兩萬億是人民幣還是美元,他沒有常識,兩萬億美元多少錢啊?那得多少錢是吧?他說兩萬億是人民幣。他說,這只是開始。
涉及海外多少錢?他說海外大概,(伸手示意五個),他說你別老舉手指頭,到底是5萬億美元還是5萬億人民幣?你想想習都不知道海外是5萬億人民幣還是5萬億美元,你看看我們的爆料正不正確,這位下面說我們預評估海外大概涉及到5萬億美元。
從那天起習再沒出過門,習從那天再沒見過人。習做夢沒想到,這些人敢殺他,敢想殺他;習做夢也沒想到,王岐山和孟建柱竟然有這麼大個鍋,因為他們原來處理海航事件很簡單,告訴你在這呆著,你把海外的錢全給我拿回來,然後把你逮捕,讓你終生死在監獄裡,保證你全家,而且你兒子陳曉峰可以出國。你不配合你全家都死,就這政策,這叫做海航案件處理模式。
他以為是給了王岐山這些人面子,他就沒想到這些人還想殺了他,而且不僅是羅文進,也不僅是王立科還有陳臻——上海的陳臻,陳致馬上就歸(案),在上海呢,馬上就歸,孟建柱要幹掉他,結果他突然發現想幹掉他還不是一撥也不是兩撥,十幾撥人,部隊——潛水艇部分,東北軍區都有人蔘與。
更誇張的事情,他也沒有想到就是他身邊的所有的,發現所有的他的警衛軍9局全都是被他們拿下的,我就不具體說了,這就是今天跟海東兄有關係的,因為這些軍隊的人也想幹掉習,你看從那天習再也不出來了,也不見人了,所以他迅速的換掉人——把身邊人。
這個時候對所有的海航處理模式,中央共產黨也就是習下令,適合所有中國企業家,現在有多少人大家知道嗎?大概在目標內的一萬個企業家全部按此模式處理——很簡單,你可以走全家都得抓,什麼岳父岳母家人都得抓。
我告訴你董文標家裡光一個董文標裡邊就抓了500多人——去,到香港、海外把你錢給拿回來。你看到從去年十月到今天,你告訴我,這些中國的老闆誰出過境?你見過誰出過境,出境他身邊最起碼40到50個人跟著他,出去拿錢去,我今天不點他們的名字,我未來會一個一個告訴你。這個戰友跟我說過,因為他說完我就像印在我腦子裡一樣,因為這些人我太熟了。
然後是拿完錢以後,明確告訴你,你就是一輩子失去自由,死在監獄裡,如果你要不聽話,一定把你全家全弄死,在你死之前你到海外去主動把財產拿回來,交給我然後再抓捕你,跟海航就是陳峰一樣。你還別耍花招,你耍花招我就弄死你。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我們從去年的10月到今天,你看這個人類上發生最大的事情,我今天說完這時間點,你看看馬雲的無知,你看看馬雲的高管的無知,許家印的東西現在許家印一定是不能讓他死,現在是許家印死了,怕把他幹掉,因為這錢必須得弄回來,都在往回拿錢,就像那個肖建華一樣,把海外錢拿回來,不拿回來你們全都死。
然後江志成,東弟你想過沒有,江志成是什麼時候被抓了?2021年3月底,他到新加坡以為沒事,而且為了讓江家看到,不在國內抓你,還不跟你談,是在新加坡把江志成抓了,包括江志成的跟他已經生了一個雙胞胎的龍鳳胎的一個女朋友——不結婚,我知道江家有後,說有龍鳳胎我才知道,就咱這個哥們親自執行的。
他說上面領導給他說,他去哪兒了?——新加坡。不能在國內執行!就到新加坡把他抓回來!——到新加坡直接裝上到船上去,從船上叭叭叭~拉過去,拉到某國,我現在不繼續說,然後再讓你看著就把你運回去,就讓江家知道。
最後把他所有的說,給你江志成時間把所有的錢拿回來,一分不能少!江志成在美國的家、江志成在瑞士的家、江志成在英國的家,所有家裡面都是警察跟著去,就連戒指首飾都要收回去。而且共產黨厲害到啥程度,就像說弄傅政華的時候,傅老三在加拿大的幾個家,警察搜他家的時候,直接進去把牆給砸開,說把這牆砸開,牆裡面是文件,牆裡邊是什麼,視頻、硬盤、大額現金、翡翠,說整個人都傻了,為啥知道得那麼清楚。
這就是人家盯他的家已經盯了很久了,就到加拿大執法,他說在加大執法跟在中國去鄭州去廣州沒任何兩樣,他說我們那香港就甭提了,他說兄弟只有你知道真相,香港我們派出去5萬多人。你知道,兄弟姐妹們,我今天跟你講到這的時候,我們就在爆料革命在全世界發聲音的時候,就在全世界quarantine的時候,我們面臨著一場人類的一場大劫難。
我發自內心的說我一點都不高興,你讓我今天選擇,我認為我覺得江志成他不應該得到這樣的待遇,我也不認為馬雲應該這樣的待遇,中國任何企業家他再壞,你們再恨他,盜國賊,他們不應該這樣,你們不要有任何的得意忘形,他就是下一個我們,我們的下一代,他有罪通過法律去審判他,你不能這種黑社會的方式搞他。
政治鬥爭也是有底線的,你不能像斯大林、毛澤東一樣把人家禍滅九族,現在是十幾族!所有人的爹媽家人全抓了,咱們中紀委哥們原話,他說七哥我可以告訴你,我所有抓的人,我們都讓他談,你看看郭文貴什麼想法,所有人都把你當神,他說很難想象,郭文貴能把他老婆女兒救出去,就這一樣就已經是神了,佩服得五體投地。
他說最佩服你的人是誰你知道嗎?就是孫力軍。他說,一提你老郭,就恨不得打立正,永遠沒叫過郭文貴這仨字,永遠是文貴兄,文貴兄,就在裡邊他對習都不這樣說,他就是文貴兄。他說這個人,他說真的是太了不得了,他那麼幹淨、他那麼做事情沒想到,包括他知道他安排Rui Ma(馬蕊)強姦案、胡舒立、吳徵。
吳徵這個王八蛋現在是幹嘛?就完全是往回弄錢,吳徵是幾次,吳徵是共產黨一定會弄死他的,他說,這個垃圾你就不用想的,他一定是完了的。然後我講了很多國內企業,每個企業家都足夠震撼,太多血淋淋的故事了,多少人自殺呀!
昨天就是他順便給我一說都是我認識的人,就超過了將近50個人自殺,你像來看我的劉彥平知道吧?劉彥平他抓進去,當場老岳母上吊自殺,當場老岳母自殺!劉彥平的女兒兩週以後自殺——就那來找我的劉彥平,多慘吶!
然後軍隊裡邊的時候,他說你知道嗎七哥,我們去抓軍隊的人的時候,他說就是軍隊舉槍自盡的,他說,我們去一個樓裡邊,他說從樓上剛出了兩起自殺,樓下梆梆梆~,他說兩槍仨人自殺。他說先拿著槍把孩子跟母親,梆~一槍給打完,然後自己又來一槍。
他說這事兒多了,這都是他親身經歷,抓傅政華之前他準備好往外逃,然後我開始幫助他,傅政華抓完的第二天,他跑出來的,因為他說老傅的事兒跟我有事兒,他說七哥我也弄了不少錢,他也弄不少錢,然後跑到日本去了,現在也在日本安全了,家裡邊剩下兩三個老人。
兄弟姐妹們,今天我說到這兒的時候,你們震不震撼,這個共產黨的地獄,跟著共產黨走進火葬場,那真夠幸福的了,現在既不在火葬場也不在天堂,這真是痛苦。就在這個去火葬場的路上才痛苦啊,睜著眼睛就看著前邊就是火葬場,還不燒你,光讓你烤著,把全家人綁架,全是這個份兒!全部啊!太嚇人了!

2021年10月20日
文貴直播:習近平得知馬雲、江志成等人要除掉他,所以他絕對不會對這些人手軟

2021年10月20日 我說的是這個時間點啊,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消息,你記住,很快你會驗證。第一條,我上次直播說的江志成被抓和江志成被放,記住江志成是2020年被抓過兩次,而且馬上被釋放。包括這個吳徵,包括馬雲曾經也被抓也被問話,那時候的王健林——是我們第1個報出王健林被抓的啊,這幾個電商。

大家記住這個關鍵點啊,他們那個時候被抓的時候,Rachel你知道他那時候是什麼嗎?你知道嗎?我說的重點是什麼?他是上市公司什麼身份?你們記住了嗎?你們沒有一個人說清楚的——他們是美國上市公司的法人和主席,他是大股東,包括當時王健林有上市公司。Rachel你知道我說啥意思你聽懂了嗎?沒聽懂吧?你們都沒聽懂,花王也沒聽懂,我告訴你這全是刑事犯罪。

因為當你是上市公司主席,你任何形式被調查,你必須馬上公告,如果不公告,所有在上市上造成的股票損失你都得賠。記住啊這是刑事罪,這是詐騙刑事罪,這些一眾上市公司,包括當時許家印都是被抓起來問話——刑事調查,明確就叫刑事調查,他要調查,這些人全都沒公告。
你像江志成被抓了沒問題,他不是上市公司的職務,但你馬雲這些人都是,包括微信,包括平安馬明哲都在去年發生過,(還有)當時的王健林。好,那麼這個我們不說,接下來往下說的事情,2020年的3月份王力軍(口誤:孫力軍)被抓以後,然後是4月19號宣佈,這個時候找馬雲,發的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調查偵查書》,不是經濟調查,接著又給馬雲發的是叫《經濟犯罪調查書》,這些馬雲全都沒公佈。
……

  • 02:04:14蔡崇信不如實在美國政府稅務局披露最終受益人就是洗錢,馬雲案涉及最主要的是江志成
    郭文貴先生:不如實的在美國政府稅務局和在美國交易當中如實披露最終受益人,這是洗錢——蔡崇信涉嫌洗錢,蔡崇信洗掉了馬雲75%的錢。再一個,最後我再告訴大家,馬雲啊,今天負責任的告訴大家,所有跟隨馬雲的這二十個人當中,涉及到中國人的老闆的,中國的企業家,什麼黃有龍、趙薇這都是小人物,主要是江志成。
    江志成的博裕投資都在哪裡?大家看一看,微信、滴滴打車、上海銀行、興業銀行,下邊涉及到上千個基金,所有的包括抖音、zoom,全部都有他們。那麼接下來,現在我們大家要想到的問題,在美國融資和上市的像抖音、zoom這樣和江志成、馬雲有關係有關聯的,還有上市公司跟阿里巴巴上市有一切關聯的,包括像平安的陸金所跟江志成有關係的,都是被刑事調查的,他有向美國政府申報嗎?
  • 02:05:30馬雲、江志成、馬明哲、馬化騰、潘石屹、王健林等上成名企業家是超限戰的前線人物,最終將歐美經濟打垮
    郭文貴先生:所有沒有向美國政府申報的,將給美國納稅人、國家造成損失的,包括在美國融資當中沒有如實提供融資條件和文件的都屬於詐騙罪。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現在中共正在以秒、每秒的速度在中國搞一場經濟大革命,這場經濟大革命的目的主要是加強共產黨的領導和統治權力,同時掠奪全世界在中國所有的投資,包括最終的目的是和美國、西方發動一場經濟的超限戰。
    而發動這場經濟超限戰的工具就是馬雲、江志成、馬明哲、馬化騰、潘石屹、王健林,像這個民生的董文標、盧志強,這一堆中國上萬名的企業家,作為超限戰的一個前線人物,最終將把美國和歐洲的養老基金和社會保險基金,和美國的股市和經濟打垮,這是今天爆料的主題。我先說到這,謝謝,請大家發言吧。
    Rechel莘七女孩:聽了都傻了,但是我覺得這裡面好多點,七哥以前一直說我們不怕他們做什麼,就怕他們不幹事。那現在習這樣大刀闊斧,江這些內鬥都出手了,所以說他們做事兒、互相廝殺的時候,其實就把子彈扔給了我們。您剛才點的每一個點,其實都是可以幫助國際社會,還有包括我們自己的國內的投資者,也就可以利用中國現有的法律來告他們,來告訴他們這些欺詐和欺騙罪。
    但是在美國跟美國上市,他們同時也都是在美國上市的一些公司,比如說阿里巴巴什麼的,其實也可以通過美國這邊的法律來依法制裁這些人,就是說到不要用中國的這種黑吃黑的體制對這些人判私刑。就像這個江家,您剛才說的是江家,代表江家把馬雲殺了,這是您說錯了還是就是這個意思?
    郭文貴先生:就是啊,現在江家發現馬雲你真的往回弄錢,很多江家錢不想弄回去啊,把你幹掉就完了嘛,跟王健似的,王健幹掉就完了嘛,是吧?再一個現在因為馬雲這樣折騰下去,你想一想麼,結局是什麼?就把王岐山把孟建柱把江家全毀掉了,是吧。
  • 02:06:57 戰友分享
    Rechel(莘七女孩):那也其實就是說馬雲真的很可憐,他長得真的是在太醜了,他的命運也很可憐,因為他之前不是還說馬雲還要跟江家勾兌要去暗殺這個——就是想辦法殺習近平。其實我覺得他就是真的在中共統治下,不管你是幫誰和誰結盟都是這麼如此脆弱跟短暫。到今天為止他連自己的這麼powerful(權勢)的一個人,這麼有權力有錢的一個人竟然落到這樣的下場,我覺得也是真的就看清絞肉機體制的這個邪惡吧。我就說到這兒,我交給這個其他的戰友花博士和Estie。
    花博士:好的,我接著Rechel說確實中共的這個絞肉機攪到現在,基本上以前的刀片都變成了肉片了,就剩最後這幾個刀片了。所以來中共我想它確實自取滅亡到了最後了,就互相殘殺刀光劍影的地步了,習近平割完了中共老百姓的韭菜,割企業家,企業家割完了,割他這些個個江派等等曾派。然後已經到了刺刀見紅了,最後是華爾街這幫人也發現他們也變成了習近平的韭菜了,那麼全世界的各個金融機構發現自己也成了受害者了。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那肯定全世界在承受金融打擊的同時,全世界你也不得不醒來,也必須得反擊了。這也就是習近平帶著中共去最後走上絕路了,因為它跟全世界已經徹底崩了,當然我們可能需要承受金融這方面的衝擊和災難,但是共產黨也就是走到底了,它就是徹底暴露了它的這個拼命——已經是到最後負隅頑抗,拼命的,所以這就是最後的黑暗期吧,黎明前的黑暗到了。好,說完了。
    ……
    郭文貴先生:那麼另外一個我們剛才要談到的問題,馬雲等最有代表性的,包括江志成、包括潘石屹、包括許家印、包括香港的四大不要臉的家族。你們要記住,習近平知道你們要弄死他,哈哈,你去想想手握大權的習近平把你們弄死球一億回都不會拉倒。他能讓你拿回錢,讓你好好活下去嗎?他等著讓你有一天翻身做“越王勾踐”嗎?——然後把他全家族給挖祖墳,全家族都給滅了嗎?
    就像有人告這個——告這個習近平,說你知道嗎,多少人就等著你出事兒挖你的祖墳吶。習近平現在深信不疑。所以說這些人的背後老闆是誰呀?就是王岐山、孟建柱、江志成、曾慶紅,對吧?
    你想想所有原來曾慶紅的手下,王岐山的手下,孟建柱的手下,孫力軍、傅政華案有關的人,什麼蘇州市長、江蘇市長,是吧?什麼王立科、羅文正(口誤:疑羅文進),是不是啊鄧恢林,你就想一想吧,跟你有聯繫的人。
    在我知道——在專案組,咱們一個戰友剛剛被開除出來,懷疑他可能給我們爆料了啊,這個人沒有出來。他說:“我告訴你,七哥,現在在裡面被關起來的傅政華,要爆完這個料以後,共產黨要人頭落地一大片。”
    傅政華兩天發抖、跪地求饒之後,跟孫力軍一樣,跟周永康一樣必須交代,他這種報復心理,老子要死之前大家全完蛋,都是這個心理,這是為什麼孫力軍把整個江家交代出來,把馬雲、吳徵這些人咬出來,(還有)虞鋒。
    那麼現在傅政華剛開始啊,過去是叫“雙規”,現在是已經刑事法辦,他知道必然人頭落地。而且傅政華醒過來以後,明白過來告訴大家,說:“你們不用糊弄我,我知道二十大會發生什麼事情。”因為他很清楚,習是要殺一批的。從賴小平之後,習說要殺一批!要在政治上搞一次大運動,殺一批。
    孫力軍一定是死刑,傅政華絕對是死刑,甚至他家人都要判死刑,而且可能是公開執行,不會注射毒針了。像這個王立科100%死刑,甚至他想把王岐山、孟建柱都給弄個死刑,因為不弄他倆死刑他真的活不了。這些人都弄死刑的時候,現在傅政華開口了,你們還在國內等著僥倖?像山西的我一哥們兒跟傅政華超好,還跟我說:“欸,七哥,你說我跟慄戰書也不錯,慄戰書說了:‘沒啥事兒吧?’”他說:“我沒啥事兒,就是跟傅政華有點什麼。”他說:“那沒事。”他說:“沒有其他事兒吧?”他說:“沒有其它事兒。”他說:“七哥你覺得我沒事兒吧?”我問他:“你跟慄戰書說的是實話嗎”?他說:“不是實話”。我說:“你(說的)不是實話,慄戰書憑什麼保證你沒事兒呢”?
    ……
    我們不要說回到多偉大的時刻,也別回到什麼秦始皇也別回到春秋時代,我們就回到一個最基本的——民國時代都不應該這麼整人。馬雲罪不該死,馬雲有罪也不應該把他家人28人抓起來軟禁。馬化騰的家人,虞峰的家人,董仚生的家人,包括江志成,都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我覺得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這樣對待人,更不應該這樣對待我們的同胞。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如果沒有放下自己的仇恨和自己的利益,你根本不配叫新中國聯邦。

2021年10月22日 那個時候咱就知道,江派要幹掉習的,對江家所有的事情、江家的一舉一動都要盯著他(注:疑為口誤,應為習家)。而且就在那個時候,我們就開始瞭解他們想幹什麼。
那麼反過來說了,今天的習大部分都在否定鄧的路線的時候,一定會閉關鎖國,他不閉關鎖國他無法實現這(目的),這是個(手法),政治上就是瞞天過海,你瞞天才能過海,你不瞞天你怎麼過海呀?過海是政治目的,但他一定是瞞天,一定是要把這個政治問題,他一定閉關鎖國。
同時,他不閉關鎖國,江家這些人在海外的資產和安全是沒有辦法……還有這些中國的1%的人擁有90%的財富,怎麼可能你不閉關鎖國,怎麼達到自己的目的呢?所以答案是肯定的,你說的都是對的,一定會。
● 01:08:50上海幫擁有了香港的90%
郭文貴先生:更重要的是你要看到兩個條件,就是江家,你看今天所有的習弄的江派的這些大佬、私人企業家幾乎(百分之)90以上都是江浙人,江派的。
上海幫擁有了香港的90%,這點你們不懷疑吧?在上海,講上海話的,用董建華的話:“上海話上海話,上海人上海人”(注:學上海口音說話)。董建華、樑振英、林鄭月娥,所有香港的幾個,現在那幾個律政司司長,前律政司司長、現律政司司長、前警察頭兒、現警察頭兒,哪個不是上海幫?你見有山西幫嗎?廣東幫還有存在的嗎?人家李嘉誠是廣東人,但李嘉誠本質、人家老婆家全是上海幫。
你給我講講郭家,兩個郭家,幾大家族哪個不是上海幫?(包括)恆生家族,哪個不是上海幫?香港沒有廣東幫,香港的粵語不是最主語,香港的主語是上海語——上海話,上海人,你想想在整個香港什麼情況?那習為什麼要幹掉香港?
反過來又說了,臺灣被“藍金黃”的人是誰“藍金黃”的?不是習,他沒這個腦子他沒這個智慧,是人家楊潔篪,是人家中紀委十八局和十一局、十三局。所有這江家的軍隊,包括當時的總政聯絡部,包括統戰部,那全都是江派,在賣臺賊裡邊(百分之)90以上那全都是江派的。
那你去想想,習你有啥跟人家折騰的?你想拿回臺灣,你想拿回香港,沒有一個香港臺灣的就是跟江家合作的(人物)不等著習出事的。
01:10:48共產黨體制內無勇士無行動者,總幻想別人做掉習,王、孟、江家、鄧家皆如此;六中全會開完到二十大期間是習最危的時候,會發生牆角效應
郭文貴先生:這就像昨天和前天,我跟上海的這些人聯繫,包括這些馬雲的哥們兒,他說:“七哥,我們現在最大的希望:1,你能成功;2,誰把習給做掉”。
所有人的希望,大家你就看著,中國過去70年人的幻想,就像有人幻想川普替我們滅共,同時現在黨內人幻想習被做掉。大家你別忘了這事,文耀,這很天真吶,要不然中國沒有這些事,就沒有文化大革命,就沒有一次次的中國這70年的運動成功,也不會有六四(事件),這就是今天我剛才對我們臺灣的管家說了句話:“中國無男人”。
吳徵這號的人能橫行官場,過去70年能到今天,還有今天所有的人,包括臺灣,都期待著你根本就不可能發生的所謂的川普滅共,所謂的有人做掉習近平。就像馬雲、虞鋒、董文標、馬化騰、馬明哲,都等待著馬明哲把他幹掉(或者)馬雲把他幹掉,互相期待。
最後大家知道,中國所謂的曾國藩的哲學心理——中庸之策,給自己的懦弱找來了藉口,給自己的天真找來了藉口。什麼各掃門前雪,什麼自己不要當出頭的椽子,什麼這事總有人做,都是懦弱的藉口。
在西方沒有這種哲學,在西方沒有了這些東西才有了變革,總有比你快出手的,所以你總是想用行動證明比別人快,這才是西方的劍客精神,整個的基督精神,整個西方的勇士精神、騎士精神,才有了西方今天的文明。
縱觀中國十幾億人口,除了包小二兒小三兒的,除了中國所謂的中庸哲學,除了罵中國女人不行(之外),沒有勇士!沒有行動者!都在等待著把習做掉的突然事件發生,包括王岐山,包括孟建柱。
你想想,當年王立科跟那吳徵這些人在一起到英國去,是我大衛兄弟的車上,開車。我今天我說這個你們不用證明吧?你可以找大衛來直播,我從來沒說過啊,對不起了大衛我說了。大衛最早發給我整個這個東西,那時候就要做(掉)習,習(直到)今天不知道。
他做到了嗎?他沒做到。你覺得如果江浙一帶能如果找王立科殺習近平,你覺得江家還有救嗎?江家指望孫力軍這種流氓能殺習近平,你覺得他能成功嗎?你覺得孫力軍和王立科互相推諉:“你伸手你上”、“你上”、“你上”……
這就像巴黎和大牛打架,要揍七哥一樣,巴黎說:“大牛你上啊”,大牛說:“巴黎你先上去撓他”,倆人在那喊了半天,喊了兩三年也沒動手,結果讓我一屁給嘣回去了,就這麼簡單。
結果倆人(孫力軍和王立科)全被抓了,是吧?而且選擇了武昌,所謂的武漢起義,我要當黃興,我要當蔡鍔,我要當袁世凱,結果兩人全(被)抓了,全完了,全家給滅了。
王立科是誰知道不?王立科是當年遼寧的王珉推薦給江蘇的,100%是王珉的人。你見過王立科生活中就是你見過當年的就是莊烈宏,還有生活中的路大腦騙,耷拉個腦袋,就那種樣兒你知道嗎?就他還殺習近平?
吳徵能把跟王立科、高峰和北京安全局的李東、孫力軍、孟建柱這些人能搞在一起能想幹掉習近平,幹了幾年了?——幹了十年了,以幹習發財,以幹習騙財。你看一個吳徵在馬雲那搞掉七八十億美元的錢,想想這裡邊有多可怕!
所以所有的剛才你的答案,文耀,基本是黨內人所有的答案,你的答案都會發生,更加證明了體制內無一好男兒、無一好女人、無一個勇士,更沒有人有視野。答案“是”,又怎麼樣? “是”,你又能怎麼樣?
鄧家那麼多人,鄧家有敢行動的嗎?——沒有,可悲! 鄧家勢力只有一幫政治騙子,鄧家不管他個人恩怨,還是“六四”什麼,鄧小平是鄧家你看到的唯一的一個男人,一個天才,他家的兒子女兒無一個能配得上鄧小平這個家的,這個人的。
這就是中國人的悲哀,一家人出一個英雄,家裡邊都是“狗熊”,而且“狗熊”一生都寄託在一個英雄的身上過日子,然後他還自己出口永遠“是一家人”,中國的一個家庭文化來否定唯一指靠的一個頂樑柱,全家人都在罵他,全家人都在否定他;全家人出去譜兒都比他大,最後這頂樑柱一塌,全家馬上回到比貧民還差的狀態。
包括我,包括你們,任何人家庭都這樣,這是我們東方和西方的不一樣,東西方是真的根本性的不一樣。文耀成功了,在中國就是你倒全家都倒,而且全家人都否定你,沒有人尊敬你,你在外面所有獲得的尊重,不會被(家人)尊重。中國人永遠都是羨慕妒忌恨,文耀你成功了,文耀的妹妹就看你不順眼,文耀的妹夫看你不順眼,早覺得沒有他就沒有你。
在西方,你不管是爹還是兄弟,還是妹夫,還是姐夫,你成功了,我得到的恩惠我非常感激,我更加尊重你,而且家裡永遠是讚揚你誇獎你,你在家是英雄中的英雄。就像班農先生看到時候,他爸爸一看到班農就是,一百歲的老人也好,八十歲的老人也好,看到兒子就感動,替兒子做筆記:“你是我的榮耀”。
中國人沒這個文化,這就是我們要看到的。這就是為什麼鄧家沒有人能站出來,滅習還手太軟了。我給你們講過一句話,當年宋平我問他:“江澤民那麼霸道,咋就沒人說話呀?”,那時候江澤民還沒站穩的時候,你知道宋平說句什麼話?
他說:“他TM就上海人瞎咋呼,他沒有人敢喊一嗓子,他要有人敢喊‘你說的不對’,他立馬停止,上海人江浙人就這(缺)點:膽小,不敢看嗓門大。你看李長春他跟他們拍桌子,一拍桌子喊,最後答應人家了。”
那我說:“鄧家咋沒人敢動?” 他說:“鄧家就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的,這幫人就想吃點喝點,他哪是什麼鄧家人? 鄧(的)那個智慧那個種啊”。這是宋平的原話。今天我時刻想到宋平的時候,文耀,就是整個鄧家沒有人敢站出來的。
什麼王啊,都是咋呼,吃鄧的,喝鄧的,享受鄧的,根本沒有鄧的智慧和勇氣。江家就咋呼這些年以後,現在江家一個鳥德性的,所有這些人都是跟江家吃點喝點,但是冒頭兒的事、有智慧有信仰的事輪不著。
習這個人他沒敢幹,習要敢幹,他越敢幹他越安全。說實在話,大家拋開政治來說。什麼王岐山、孟建柱,你像斯大林那套“老子都給你抓了,我一個小時都給你抓了,抓完就給你活埋了都,槍斃都不槍斃你”,你看看他安不安全?——習更安全。
你現在還給習呀孟呀,什麼孫力軍、王立科這些小爛崽有機會折騰你十年,你覺得習真的有智慧嗎?他沒智慧。中國(出)就要出倆人,要麼就別出:中國要麼就出個斯大林,要麼就出一個華盛頓,其他人都不需要,或者說臺灣的蔣經國,那要其他人幹啥?
蔣經國能給民主自由法治,要麼就出個斯大林,讓黨內這幫王八蛋全殺光他,等待著最後一次解放的開始,你接不接受都這樣。你覺得習是斯大林嗎?你覺得習是蔣經國嗎?——他都不是,所以他最後會被滅掉。一會兒裝斯大林,一會兒裝蔣經國,最後會被滅掉,一定會被滅掉。
我說到這裡,我就知道等六中全會開完到二十大期間,習是真正最危的時候。我就說過這個牆角效應,當大家發現、確定我們這房間人都會被你幹掉的時候,就是狗、羊、豬都會奮起咬你,直接衝向那個牆,我沒法活了嘛。
江浙人多聰明啊,上海人多聰明啊,現在最後覺得習還得改過來,習也傳遞了各種好的信息,在習身邊有各種臥底隨時要幹掉習,當這種幻想都沒有的時候,這就是當年的吳國楚國“老子跟你(對)幹了,沒辦法了”,陳勝、吳廣,上海也能出兩個。
問得非常好,我先說到這兒,謝謝!
……

  • 01:20:36 不管今天習江怎麼折騰 ,2025年以後不可能還有共產黨,沒有共產黨後的新中國必須是一人一票選出的政府,七哥不會出任任何政治角色
    青藤:好的,謝謝文貴先生!我看到剛才各位總結的六中全會,包括歷史以來的所謂六中全會,我每一次看到這些會議其實都是中共的內鬥和政治鬥爭的一個結果。那麼剛才文貴先生也說了中國沒有男兒,沒有一個人會去改變這樣一個體制,沒有膽識去改變這樣一個體制。大家都有點首鼠兩端,其實有點像剛才我們說川普一樣,他一邊要反共,但這邊一看到錢,他馬上又去拿錢。
    文貴先生,我想問您一個問題,因為班農先生一直說您是中國的“華盛頓”,您其實也有一個很大的一個計劃和一個,我覺得您是看到了問題的本質,我覺得是跟經濟相關的,就是靠經濟實力去滅共,我覺得不能靠美國人,現在共產黨自己就是他們只是自相殘殺吧。
    那我想聽聽您(看法),就是不管習是閉關鎖國還是說是江派勝了繼續跟海外的這些機構去奴役中國人,對中國老百姓來說都是一種災難,但是我們現在有新中國聯邦,我就想聽聽您,因為我們的喜幣也馬上就要上市了,這個我覺得這真正才是一個大頭兒,我也想聽聽您這方面的(看法),這是不是我們的一個解決方案?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免責聲明:本文只代表編譯、作者觀點,與Gnews無關

免責聲明:本文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平台不承擔任何法律風險。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